汉风清扬

四百六十九章 伊拉姆会战三

四百六十九章 伊拉姆会战(三)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四百六十九章?伊拉姆会战(三)

“上帝保佑,该死的东方人,他们要统统下地狱——”冲锋了这么远,莱克.伯埃尼才步上了前辈的后尘,被铁蒺藜扎倒战马摔到地上,对于始终冲锋在前排的他来说,这已经是很幸运的了。「域名-..-请大家熟知」但是莱克内心仍旧充满了懊恼

他不知道缺少了自己的带领,骑兵部队是否还能继续保持旺盛的斗志,因为这样的情况从来就就没有发生过,因为冲锋中的骑兵部队不可能因为一个人的倒地就勒住自己的奔驰中的战马

“嗯,疼死我了,卑鄙的东方人”莱克.伯埃尼胳膊没断,tuǐ脚没伤,身上除了左臂和后背上扎着的铁蒺藜外,最多只有些青肿的磕碰伤。十几年的骑兵生涯练就了莱克.伯埃尼敏捷的马背身手。

可是他的身手再好也只能在战马倒地的瞬间保护他自己的生命安全,绝不能替他抹掉地上撒布的铁蒺藜。虽然发现不妙后莱克.伯埃尼竭力止住自己翻滚的身体,可还是挨了两枚,重重的两枚

“上校,我们需要赶快离开这里”团长毕竟不同于旁人,莱克.伯埃尼摔倒之后,立刻就有二三十名骑兵止住了自己的战马,士兵们迅速翻找着轻重伤员。领头的少尉则快速跑到莱克.伯埃尼面前,一个漂亮的军礼之后,如此说道。

炮弹不住的在战场上落下,莱克.伯埃尼深深地点了点头,他确实需要赶紧离开这里,如果他还不想死的话。“少尉,帮我一把——”

莱克.伯埃尼背过了身,“把那东西给我拔出来”两排牙齿紧紧地咬着牙关,莱克.伯埃尼浑身的肌ròu都绷得紧紧地。

后背的这枚铁蒺藜扎的一样深,但是它不想胳膊上的这一枚,它始终都牵动着背肌。不管是徒步走路还是骑在战马上,都会无时无刻不在产生着剧痛。

甚至来说,莱克.伯埃尼宁愿xiōng口上中上一枚,那麻烦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大。

拔掉铁蒺藜用不了多少时间,军人也都有果断的决策力。片刻后一枚血淋淋的铁蒺藜就落到了地上,莱克.伯埃尼脸sè蜡白蜡白的。

在仅剩的两名shì从和少尉的拱护下,莱克.伯埃尼退下了战场,停在边缘处仍然注视着战场的每一丝动静。

“开炮——”

“轰轰轰——”

联军炮兵阵地。沉闷已久的直shè短炮终于发威,91团的布置是从来不会làng费一分一毫力量的,尤其是现在还处于极大劣势的情况下,这些大威力的直shè短炮更不可能被弃之不用。虽然它们不能布置到锋线,但是用意守卫炮兵阵地却是十分适用的。

十八mén直shè短炮数量并不惊人,但杀伤力却足够令人胆寒。而英军骑兵纵马持枪shè击来的子弹,打在土木草草搭建起的壁垒上却是半点作用都不起。虽然这样的壁垒只需要一炮就可以立即敲掉,但是换成子弹就完全不是一个概念了。

壁垒与壁垒之间都安放着拒马,守卫炮兵阵地的中华军手持火枪列阵以待。枪炮齐鸣下,弹雨瓢泼一样打向攻来的英军骑兵。

进攻炮兵阵地的是第16轻龙骑兵团,冲锋了二三十分钟,折损了四典从来就没有‘退缩’这一个词,所以他为现在英军骑兵的作为感到愤怒。可是骑兵队伍所遭受的巨大伤亡,也是他亲眼看见的,他为此也极度的痛恨着联军

“万岁——”

联军队伍中响起了一bō高过一bō的欢呼,英军骑兵退去了,悬在联军头顶最锋利的一把剑移开了。

“让周彬掉过头,全力轰击——”

趁着英军骑兵溃败的空挡,冉天元要全力进攻英印步兵,一举将他们击溃

安东尼奥在纵马狂奔,那条死亡之路上的一切都被硝烟遮蔽了,但他却清楚浓烟下全是遍地的死尸。他不知道此次骑兵共损失了多少人,但他清楚,自己的那个团至少损失了三分之一。

“嗨,弟兄们,停下来,停下来。莱克长官要你们停下来。”不远处传来的枪炮声清晰入耳,安东尼奥在十几步路远的地方听见了一声恼怒的喊叫声。他心中冷冷的一笑,一点没有放慢自己战马奔跑的速度。

少尉的这一声喊叫仿佛是一道口令,大家一听见喊声就急忙逃命。因为英军骑兵们都清楚莱克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德里之战的时候,莱克率领骑兵向马拉塔军队进攻,将他们赶出了战场,缴获63mén大炮和许多财宝,可骑兵团也损伤了477人。

去年的普特bō尔之战,莱克不在作为一个单独的骑兵军官参与战斗,他就像威灵顿一样成为了一方面军的统帅,手下有英印军和印度土邦的附庸军上万人。

他对普特bō尔城发起了四次强攻,均以败退告终,部队损失十分惨重,有103名高低军官和3100名士兵伤亡。

若是这个时候被莱克拉住了做壮丁,他肯定会让骑兵扭过头去继续向联军发起进攻的。没人愿意丢掉自己的小命,即便是再骁勇的战士,也不可能在一场大败后就立刻鼓舞起信心去重新舍命作战。

所以,一听到少尉的叫喊,所有人反而更加仓惶的逃命去了。

húnluàn的骑兵人数愈益增多,他们尊重莱克.伯埃尼,但是现在却没有一个人愿意重新回到莱克的麾下。溃败的骑兵在齐齐的向后退却,要叫这一群人站住不仅十分困难,而且连少尉本人也不由得被骑兵群席卷着退去。

一名第3轻龙骑兵团的少校在不停地向四下张望,他现在只是力求不落在骑兵群的最后面,他感到自己很困窘不安,因为在莱克的带领下3轻龙骑兵团最近两年的战果实在太辉煌了。

他现在都无法想象自己该如何在日后面对莱克.伯埃尼,他满脸都是通红的羞sè。

一个骑兵连长找到了莱克.伯埃尼,大声的向他叫喊,“阁下,如果你不马上离开,你会被俘虏的。”

莱克.伯埃尼骑的也不知道是谁的战马,他的面颊上在流血,来的路上他被一枚开huā弹的碎弹片划到了那里。

少尉终于从húnluàn的骑兵群中挤了出来,找到了莱克.伯埃尼。

“您负伤了么?”少尉神情有些慌luàn,莱克之前受的伤就很不轻,这一次除了脸被划伤外,别的地方可别再挂彩了。

“伤口不在这里,而是在心里”莱克两眼盯着溃跑中的骑兵,一手猛拍着自己的xiōng口。

“叫他们站住叫他们站住”他知道叫骑兵们站住是不可能的,可是他就是忍不住这般去做。

忍着剧痛莱克驱马向着溃逃中的骑兵冲去。

但是任凭他如何嘶喊,都还无用处。最后又一群蜂拥而至的败兵,把他拖在一起向后退去。但好在在这之前骑兵连长已经带人到了他周边护卫。

密密麻麻的部队都在拼命地打马狂奔着,只要窜进了骑兵群中间,就很难再出来。

“快跑干嘛要磨磨蹭蹭”有人这般呐喊,还有者直接对天空开枪,骑兵彻底luàn了。

两个shì从全部走散,莱克很费劲地才从骑兵洪流中钻出来,少尉和骑兵连长倒都还在,只是一群人个个都脸sè苍白,沉默地彼此对看着。

“hún蛋,都给我站住”战场上爆炸声越来越密集,而且多是在英印步兵阵地。莱克能想象得到眼下英军的态势有多么恶劣,所以他万分渴望着能收拢住骑兵,然后掩护着步兵大部队稳定后撤

可是事实证明,这注定是奢望他不知道,正是自己往日对胜利的执着,使得现在求生**打过求胜**的骑兵,纷纷如躲避瘟神一样躲开了他的拦截和召唤。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