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四百八十三章 东归英雄的余部

四百八十三章 东归英雄的余部

一年的七月。\\??WW.. 提供本章节最新 书mí群4∴㈥㈠㈧\\草原上炙热的夏日稍稍退去,蓝天下一片碧绿。瘦唆的羊群、骏马经过chūn夏两季节的滋养已经是膘健硕féi,这是一年中草原游牧民族最为注重的一个时段。

因为草疾马féi,因为气节适宜,所以秋季通常是他们跃马扬鞭发动战争的时节。

只是在热兵器逐渐发展的今天,游牧民族的没落已成事实。秋天,再也不只属于他们了。

七月二十日,一个平平常常地日子。土尔扈特领主阿木哈,氏族的首领翰齐尔,兀鲁思首领莫库先,喇嘛根库藏巴格素尔,宰桑佐德巴、藏巴和巴克萨尔德木奇;和硕特台吉车尔贝丘缅涅夫,宰桑巴图尔;杜尔伯特领主丘切伊.通杜托夫台吉,宰桑巴德巴、杨德克、兀鲁思nv领主纳德木特,额尔德尼巴克夏喇嘛,宰桑乌巴什等6人聚到了一起。

这是卡尔梅克人地位最高地一批人。他们中不是各部头首,就是喇嘛或是法庭札尔固(宰桑)。五万余卡尔梅克人地命运由他们来主导。列席地还有策凌乌巴什和翰齐尔这两人分别是土尔扈特部和杜尔伯特部领主地继承人。

卡尔梅克人三部中,人口最多地自然是杜尔伯特部。但部族影响力则是土尔扈特部最大。虽然现在形势已经变化了多多,但是三部中依旧还是以土尔扈特部为首。毕竟这里的杜尔伯特méng古、和硕特méng古都是土尔扈特部地附属小部,一百多年的hún合杂居下来,土尔扈特部没把他们给吞吃了真是仁至义尽,而且三部族嫁娶婚配往来频繁,血脉早就融合到了一起,而这也是卡尔梅克人迅速形成统一称号的最大原因。此次聚会地召集人是土尔扈特首领阿木哈。

看着到齐了的众人,阿木哈暗自平复了下自己jī动地内心,冷静地开口向一众人问道:“诸位,可知道最近一年东边发生的什么事吗?”一开口,就让帐内的众人心神一震,阿木哈这是得到什么消息了?

东面?在卡尔梅克是一个很敏感的问题,为了那个问题几十年中三部族付出了太多太多的代价。

最近一年来,生活在伏尔加河流域中下游的卡尔梅克人似乎又回到了三十年前的时光,俄国人突然限制了他们整个部族的游牧、活动。三部族人人都清楚有大事发生了,但是他们就是得不到半点有用消息

伏尔加河流域也有大量的哥萨克和斯拉夫人村落存在,但是卡尔梅克人与之两者间的关系一直都是紧张的不能再紧张。他们不可能从哥萨克和斯拉夫人口中得到有价值情报。

只是最近几个月卡尔梅克经常能看到一队队的俄军向东开进,大批大队的运船也向伏尔加河最南端的阿斯特拉罕驶去运集。心中人人都知道东面出了大事,可处于圈禁状态中地他们却始终不得而知。

“丘切伊台吉应该知道。你现在可是卡尔梅克公署地总督,改了名字还被沙皇赐给了旗子、马刀、铠甲、貂皮大衣和帽子。作为我们这群人中地位最高的一位,能告诉我们东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么?”nv领主纳德木特的声音中带着掩不住的调笑。自从五年前额尔得尼改名丘切伊.通杜托夫,被沙皇赏赐封做卡尔梅克公署的总督之后,他就成了卡尔梅克中的一大笑柄。

当然,这些都是在开玩笑。沙皇明知道土尔扈特部在卡尔梅克影响力巨大,杜尔伯特部和和硕特部一直以来都是以土尔扈特部马首是瞻。这样的拔出额尔得尼,就是为了挑拨离间,想要挑起卡尔梅克人之间的内斗。如果土尔扈特部跟杜尔伯特部干了上,不管最弱小的和硕特部帮谁不帮谁,卡尔梅克人都不再是问题了。

额尔得尼接受了总督任命,可是与阿木哈之间却始终无半点矛盾,卡尔梅克人内部依旧团结无比,亚历山大一世只得到了遗憾和失望。~~ . ~~

兀鲁思是杜尔伯特部的一支,就好比氏族与土尔扈特部一样,nv领主纳德木特还是策凌乌巴什和翰齐尔的岳母,她说的调笑话自然当不得真。

已经被调笑惯了的额尔得尼一点都没生气,在接受沙皇赐予的那一切之前他就已经有了成为笑柄的准备。但是为了部族,为了卡尔梅克,他不得不这样做。

额尔得尼反而是陷入了沉思,片刻后抬起头,两眼看着阿木哈已经变得若有所思。“老阿木哈,你是不是闻到了什么?虽然我还不清楚你到底察觉了什么,但是东面的事情我还真的了解了一点,是从马卡罗夫那个叛徒口中得到的。”说到这个名字,额尔得尼一脸的厌恶。

马卡罗夫,很正统的斯拉夫人名字,但其本身却是一个地地道道的méng古人。只是他的家族早在渥巴锡东归之前就已经信奉了东正教,变成了成为俄国人的一条恶狗,现在已经有五十年了。

马卡罗夫现在的职务是卡尔梅克公署的第一任警察总长。

当年土尔扈特人东归之后,留居俄国境内的卡尔梅克人也在酝酿着东归,准备到第二年冬季伏尔加河上冻后就举事。西历1771年10月19日,叶卡特琳娜二世,赶紧下令取消土尔扈特汗国,成立了卡尔梅克管理处,由阿斯特拉罕省务厅直辖管理,省长作为最高监督,选派了一大批俄国警官去卡尔梅克部维持治安。

第二年,1772年阿斯特拉罕卡尔梅克管理处又下设了札尔固法庭,由3个主要部落——土尔扈特部落、和硕特部落和杜尔伯特部落推选3名代表组成,按卫拉特méng古的《卫拉特法典》来审理断案,法庭裁决由省长批准。当时一心率众回归的三大部落的领袖:杜尔伯特的台吉策伯克乌巴什、和硕特的台吉杨德克、土尔扈特的台吉阿沙尔瑚被叶卡特琳娜二世召集到了圣彼得堡,各种宴请规劝并耐心说服他们。

只是这3位台吉软禁威胁都不吃,好言利yòu也哄骗不了,一心东归。西历1774年4月沙俄将杨德克和阿沙尔瑚在一次聚会上毒死了,策伯克乌巴什侥幸逃脱。

鼓动东归中国的部族首领虽然给镇压了下去,但沙俄这种做法也当然jī起了卡尔梅克人的更大不满和愤怒。这是这个话说起就长了,这里且不提。

西历786年,阿斯特拉罕总督bō焦金下命令撤消了阿斯特拉罕的卡尔梅克法庭札尔固内部法庭和卡尔梅克管理处,卡尔梅克人的诉讼案件转jiāo县级法庭处理。只是在阿斯特拉罕设立了卡尔梅克军需处,由一名俄国官员任主要负责人,还有3卡尔梅克领导和3名宰桑为办事员,主要是征收赋税和征兵。

军需处当然遭到了卡尔梅克人强烈的反对,后被迫撤消。bō焦金的命令落空,就在1788年再度成立了卡尔梅克办事处,并处在阿斯特拉罕省长的直接控制之下控制。

这个机构,还是遭到卡尔梅克人的普遍不满,俄国变第三次变换了huā样,于西历797年撤消了卡尔梅克办事处而成立了卡尔梅克公署。

沙皇面子话说的非常好听,卡尔梅克藏传佛教僧侣,允许有宗教仪式的自由,赐给卡尔梅克人权力和特权,规定在职务需要时,才允许干涉卡尔梅克人的事务,并任命卡尔梅克人担当警察总长,为卡尔梅克事务的直接领导者。

马卡罗夫就是这样被任命为警察总长的,各兀鲁思维持治安的警察区长都要听其指挥。

可是卡尔梅克人真正上的利益一点都没有得到。警察总局的成立让卡尔梅克人不但要受到俄国阿斯特拉罕省警务厅的管理,还要受俄国政fǔ外务委员会的管辖。沙皇政权对卡尔梅克人的控制进一步增强,这些méng古人后裔几乎失去了土尔扈特汗国的所有权力。

作为一条咬人的够,马卡罗夫十分恭顺它的主人,也听从主人的命令。他直接chā手札尔固的审判工作并且规定一切审判都要依据俄国的法律来进行。卡尔梅克牧区驻地俄国警察遍地,随意捉拿拘捕人。牧民有冤无处诉,是非得不到分辨,享受的待遇也就比殖民地人高出一点点。现如今,卡尔梅克人对沙俄的不满已经达到了顶界点,对叛徒马卡罗夫也是恨之入骨。

“入冬前,阿斯特拉罕撤来了一批伤兵,我当时正在那里参加聚会。总督这个破帽子虽然不值钱,可再怎么着也算是一个官。米特洛维奇没有让咱们筹集物资,我跟着马卡罗夫那个叛徒就参加了阿斯特拉罕为欢迎回归的俄军军官所准备的一场舞会。

本来我是不打算去,但被马卡罗夫给拽了过去,却反倒在里面听到了一两句不知真假的传闻。俄军应该跟汉人和哈萨克人打起来了。”额尔得尼话语停了一下,脸上多出了一抹笑容,“虽然具体的情况毫不知道,但是俄国人应该吃掉了一些苦头,有不少伤兵么。”

额尔得尼的话引起了一阵不小的bō动,帐子内都luàn嗡嗡的一片。

“不是吃了一点亏,是吃了很大的亏。现在整个西伯利亚都是中华军的了。”阿木哈没有兜圈子,在议论声音响起的时候张口又放出了一颗更大的炸弹。

“西伯利亚?还整个?”和硕特部台吉车尔贝丘缅涅夫不敢置信的惊叫道。

“不错,是一整个。所有的领土,西伯利亚汉人把它全吃进了肚子里看。俄国人在北边已经退到了乌拉尔山西面。在里海一片,也让汉人杀过了乌拉尔河。”阿木哈语音有些颤动,满面都是cháo红,虽然这一点早就jī动了无数片,可今天这个时候,当把消息告知所有人的时候,喜悦、高兴、jī动的眼神瞬间从他浑浊的眼睛中乍现。

大帐里面一时间静悄悄的,所有人都被惊呆了。包括额尔得尼和土尔扈特部余下的几个参与者,十七人的大脑一片空白,完全被这个惊天喜讯给砸晕了脑袋。

只要俄国人倒霉,卡尔梅克人就高兴,这已经是天经地义的了。

“父亲,您是怎么知道的?”策凌.乌巴什惊奇的叫道。毕竟是年轻人,承受能力上强出不少。抑制下内心的jī动,策凌.乌巴什转而又疑问了。

被惊醒的众人一片沉默,都不是傻瓜,里面的因由瞬间就明白了。过了半响额尔得尼问道:“东面来人了?”语音中带着一股莫名的紧张,但更多的是底气阿木哈,“他要我们怎么做?袭击俄国人后方吗?”

卡尔梅克人一共才五万多人,能集结出来地青壮最多只是一万人,这些可都是卡尔梅克人的未来。即便是东面的汉军来了,看到希望地卡尔梅克人也不能用那全部族的未来做赌注。

“不,他们没让我们袭击俄国人的后方。特使这一次前来仅仅是询问一下,我们是否想要……回家?”最后两个字似乎耗尽了阿木哈全身的力气。说完话阿木哈就瘫坐在了大椅上,两行浑浊地泪水不住的从他的眼眶中流出。

当初渥巴锡率部东归时,阿木哈还只是一个未成年的孩子。可现在他人都已经有孙子了。

“当然要离开这儿,当然要回家,就像渥巴锡大汗一样,回家”年轻的策凌乌巴什和翰齐尔高声叫道。

余下地人则似乎是没有听到两人地叫声一样,依旧沉默不语。

大喇嘛根库藏巴格素尔停下了手中一直转动地佛珠,苍老地声音问道:“老阿木哈,汉人真地不需要我们做什么吗?一点条件都没有?”天上掉馅饼一样的美事,但帐中的人都不敢置信。

“没有,一点都没有。”阿木哈肯定地说道:“汉人早就准备动手对付俄国人,他们太贪婪了。哈萨人做了汉人的先锋打手,大皇帝准备拿下整个西伯利亚,以乌拉尔山和乌拉尔河为界。

本来两边都已经谈判好了,但是俄国人欧洲和土耳其的战事一结束后就立马翻了脸,撕毁了谈判合约。大皇帝很恼火,准备在西北跟俄国人好好地干一仗,兵锋要往西打的更远,打到俄国人认输求和为止。”

“méng古人也是中华的一员。特使说了,漠南、漠北、漠西的méng古人现在全都投在了大皇帝麾下,已经被全部除部置县。土尔扈特也是一样,如果我们愿意归降,部族虽然会被打luàn,但大皇帝不会亏待我们的,他会用恩赐会补偿我们。”

“所有的部落都置县了?乌里雅苏台也是?”车尔贝丘缅涅夫惊声大问道。这简直是比汉人就要打过来了更让人惊奇和不可思议。méng古人在大元灭亡退出中原之后可就一直没有改变过部落制的。

“嗯,全置县了。北京的大皇帝发兵草原,把抓到的和俘虏的méng古人全带回了长城。一点点的往前推,一点点的往里抓,谁能扛得住?满人都不行,内外méng的人就更不行了。到现在为止反正是都服了汉人。”

“领兵抵抗不顺从的全被砍了头,老老实实投降的还都活了下。”阿木哈没点出这说的是谁,但帐内的人都清楚这指的是各部落的首领。“这些年汉人开始要羊máo了,他们内地有máo纺织机,生产máo料布匹。所以北京的大皇帝就让人搞出了一种长长máo的绵羊让投降的内外méng和新疆的……那个去放。反正现在老家的族人除了少量被征去当兵的外,剩下的就都在草原上放牧,汉人拿钱来收。生活比原先倒是要好上很多。”

…………

半响后阿木哈停住了嘴,“我知道的都说完了,该不该走那条路,大伙就都议议吧……”

————————————————

就在汗帐距离不远处的一个舒适的méng古包中,在阿木哈、额尔得尼等人会面紧张的议论中时,一个满脸胡须的哈萨族大汉正缩躺在毡毯上舒舒服服的睡着大觉。

这个很有高加索地区面目特征的哈萨人有一个再正宗不过的汉人名字——杨天佑。他是军情局近年来招募的情报员之一,父亲是真正的俄国人母亲是哈萨克人,杨天佑的出生并不是两人间爱情之huā的绽放,而是一次纯粹的男人对nv人的最大侮辱。

幸运出生并活下来的杨天佑成长在新疆境内,因为沙俄一直以来的侵略举动,哈萨克人有一些就跑到了新疆去落脚,他**一族就在其中,这里面定居在巴尔喀什湖周边的最多。

杨天佑长着一张高加索人脸,会说哈萨语,也会说méng古语和回话,因为小时候舅舅不疼姥姥不爱,很早就开始独立生活,不成年便跟着商队往来迪化、伊犁和奥伦堡等地之间,所以他还会说一口流利的汉语和俄语。用后世的话来说,这家伙是一个语言天才。

杨天佑有三个名字,分别是俄国名,哈萨名和汉语名,而这最后一个是他新近才加上去的。

绝佳的外在条件让他顺利的成为了军情局中的一员,并且很快级别就提升到了jīng英级。因为像他这样适合往来穿梭在两边的人,军情局实在太稀缺了。

比如说此次来卡尔梅克,纯种的哈萨克人和méng古人都不行,只要被发现就肯定会被俄军和俄国警察盘根问底。但是杨天佑却轻轻松松的hún了进来,一路坦dà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