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四百八十四章 沙俄的再一场倾国之战

四百八十四章沙俄的再一场倾国之战

七月二十四日,yīn雨过后,天sè转晴。\\??WW.. 提供本章节最新 书mí群4∴㈥㈠㈧\\

草草的吃过午饭,尼古拉耶维奇离开了萨拉托夫城,乘船渡过伏尔加河进入了bō克罗夫斯克。昨天伏尔加河东岸炮声连天,攻势越发凶猛的中华陆军整编第三师跟守卫伏尔加河东岸的摩尔达维亚集团军第七师、第八师展开了持续一整天的战斗。最后因为傍晚落雨,大炮火力不济被破中断进攻。

bō克罗夫斯克的地面都被炮声震得直打颤。尼古拉耶维奇却半点没有关心,作为一个下来镀金的伯爵,他不需要太过认真的去了解那些,也不懂得那些。

结束了与法国和土耳其的战争之后,俄国高层都以为大军东调很快就能得到满意的捷报。但是中国人的援军来的更多,摩尔达维亚集团军和乌拉尔河地带的剩余部队加起来足足有五万人,这无论是在高加索战场还是在欧洲战场都是一股极强大的力量,斯拉夫人的白刃战法国人也不敢无视。可是中国人却说了“不”字。

他们调集了整编第三师、第十二师、第二十四师和特战旅。亡灵知道中国人的师旅一级编制怎么会那么巨大,比一个军还要厉害。

自己当时还在莫斯科,那时候全城都是静悄悄的。

中国人把第十二师和特战旅用在了北方乌拉尔山战场,和他们的第二十五师以及一部分骑兵部队一起应对巴格拉季昂公爵带领的bō多尔斯克军团;

第三师和第二十四师用在了南方的乌拉尔河战场,在那里他们原本就有第二十三师在,以及那个见了亡灵的庞大的骑兵师的另外一半。当然还有可恶的哈萨克人。

二十万还多的兵力,整个莫斯科都震撼了难道刚刚结束与法国人的流血战争,帝国就要陷入另一个方向另一个战场上与中国人的继续流血战争中?把帝国的鲜血依旧流淌下去?

可是为了土地莫斯科只得应战,中国人要依乌拉尔山和乌拉尔河一线为界,还要全盘吞下中亚,这绝对是俄国利益所不能允许的。沙皇和整个俄国必须应战。

大批的贵族和贵族子弟来到了军中,圣彼得堡和莫斯科的近卫军、禁卫军纷纷开赴战场。

普列阿布拉仁斯基团、谢苗诺夫团、伊斯迈诺夫斯基团、莫斯科团、掷弹兵团、巴普洛夫斯基团、立陶宛团、奥地利团、圣彼得堡团、伏林斯基团等等等等。甚至连刚刚扩营为团的埃格斯基团都来到了前线,两个近卫骑兵旅也全部抵达了战场。

作为一名刚刚成年的贵族,尼古拉耶维奇虽然作为‘贵族shì从团’的一员伴随沙皇亚历山大一世经历了此次对法战争的全部欧洲战地游。但这并不能作为一种荣耀,因为那场战争俄国战败了。

所以,此次离开圣彼得堡和莫斯科的大批贵族和贵族子弟中,就再度有了尼古拉耶维奇的身影。

翌日拂晓,尼古拉耶维奇到达了bō克罗夫斯克城的郊外——叶尔绍夫镇。

小镇里所有的房屋都驻满了士兵,尼古拉耶维奇的马夫和车夫只得把马车停在了镇子外面。小镇唯一还算完好的客店里有他的一个房间,今后的几天他需要在这里住下去。但是他左右的shì从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客店已没有空房间了,这里都住满了军官。

清晨,小镇已经是喧嚣至上了。镇子里外都有军队驻扎、开拔和通过。到处可以见到哥萨克、步兵、骑兵、大车、炮弹箱和大炮。

尼古拉耶维奇在客店安顿下就急急忙忙向司令部赶去,他离莫斯科越远,就越感到焦急不安,心中还没一丝喜悦感。\\??WW.. 提供本章节最新 书mí群3∴\\

沙龙、舞会、美酒、贵fù才是他这个伯爵应该享受的生活,而不是成天跟爆炸声和死人打jiāo道见面。

大量的步炮兵、哥萨克从帝国的西部开到东线,但是仅仅歇了一个冬季的帝**队似乎还没有从拿破仑的一次次打击下缓过劲来。他们在南北两个战区的表现都很不尽人意。

北战区巴格拉季昂公爵是一名优秀的步兵上将,虽然bō多尔斯克军团在中国人优势力量的打击下压得抬不起头来,但是凭靠着乌拉尔山的有利地形他还是守住了防线。

可是在一马平川的乌拉尔河南战场,哥萨克骑兵首先在与中国人和哈萨克骑兵联军的较量中败下来。然后就是步兵。中国人把自己的军队三个师分成了三部,一路进攻阿斯特拉罕南,一路进攻察里津伏尔加格勒,原先的斯大林格勒,中,一路进攻萨拉托夫北。

十余万军队压得摩尔达维亚集团军和大部分的近卫军、禁卫军都喘不过起来。

尼古拉耶维奇想到了自己父亲的老朋友近卫轻骑兵旅的指挥官——扬科维奇少将,多么俊朗英tǐng的一个人。在奥斯特利兹战役中他表现英勇,虽然战役失败可他还是在战后受到了沙皇的表扬和一枚荣耀的二级圣弗拉基米尔勋章。大军回到莫斯科之后,这位少将成了各个舞会上的风流人物。

可是现在这一场战争结束后,扬科维奇少将有可能会晋升为中将,但他一定会离开近卫轻骑兵旅指挥官这个耀眼的位置。因为沙皇不会容忍一个耳朵少了半边的人时常出现在自己眼前。

近卫骑兵跟近卫骑兵可是不一样的。拿破仑的近卫骑兵是以战斗力作为第一选拔点,沙皇的近卫骑兵却是以仪表为标准组建的一支“招牌部队”。两支近卫军的建军基础就有太重要的差异。

近卫轻骑兵旅和近卫xiōng甲骑兵旅与他们的那些“老近卫军、禁卫军”步兵兄弟相比,两支骑兵的组团时间普遍不长,但他们却骄傲无比。虽然没有足够的战场经验。

更远不能和对手——拿破仑的近卫骑兵相比。但他们就是骄傲。

并非所有的近卫军士兵都出身贵族,但成为沙皇的近卫军本身就足以使他们的社会地位远远高于普通常规军。

相貌英俊,骄傲勇敢,打起仗来不计代价,或许这跟指挥官有关。这是近卫骑兵战士都具有的有点

二十六日,乌津斯克中俄两军打了一仗,二十七日,双方都没有开火,二十八日,红库特之战再度打响。

这两场仗打的都是莫名其妙,而且毫无价值。在黄诚看来,俄军真的没必要越过叶尔绍夫向前推进。他们的兵力本来就少,不占优,没必要再分兵。可是米赫尔松的指示下俄军就是这么做的,黄诚当然也就不能示弱了。伸出一次头来就敲回一棍子。

又有三个整编师和一个特战旅进入战场,但梁纲还是把他们全权jiāo给黄诚负责。国家安稳了这么多年,一些人早就离开了自己原本的岗位,比如说第三师的南向阳。他现在就已经不再实际掌军,而是接手了北京的讲武堂工作,时间已经有三年了。

一些师级军官梁纲每隔三年五载的也会调动一次,长年趴窝不动弹军队都有可能打上强烈的个人标记。成为‘某家军’或许不至于,但梁纲也是不想看到‘铁打的营盘,不动的官’。

不仅仅是军中,政事上也是如此。王邵谊去年盛夏就辞去了内阁总理大臣的职务,被梁纲改任到了西琰浮洲总督。陈明堂也去了自己民政尚书的职位被改任去了吕宋总督。内阁中央一些要务部mén来了一次大换血,这样的动作并非仅此一次,日后还有。

就像北宋时候殿上宰相进进出出东京城一样,干上一段时间就下去任任职,总比老待在北京城盘知错节、老树生根的好。

尼古拉耶维奇再一次见到了死人,叶尔绍夫镇上一车车的伤兵在不停地往后方拉运。他还知道米赫尔松如何说服库图佐夫同意他出兵红库特和乌津斯克的。

因为俄军需要在伏尔加河东岸更外层建立下一两个战略支撑点,不能总被动的守着伏尔加河眼线,那样的话真的很容易被敌人突破一点。而敌人只要在防线上突破一点,伏尔加河和伏尔加河西岸的萨拉托夫就近在他们的眼前。

所以,当务之急就是在这条防线前增加必要的据点作为战略支撑。

萨拉托夫段乌拉尔河到伏尔加河之间的区域内并不是没有上好的阵地,恰恰相反,俄军从乌拉尔河西岸撤到伏尔加河东岸,他们在退却途中放过了许多比乌津斯克和红库特更好的阵地。

但是之前他们没有据守这些阵地中的任何一个,因为库图佐夫不愿采纳在阵地根中国人硬耗。耗不起,也太被动了。中国人是三路进攻,没有伏尔加河这道天然防线在,两河区域中间设立阵地,三路任何一路突破了,中华军就可以翻身包抄围击,而且那时候的俄军对大会战的要求还不够强烈。

再加之当时大批的近卫步兵和禁卫步兵还没有赶到,贝尼格森还没有带领这些后备军出现在图库佐夫眼前,以及一些其他的原因。

事实上,以前所放过的许多城镇都这两个地方要来得好,与其他任何一个地方相比,哪怕随便用针在地图上chā一个地方,乌津斯克和红库特都挑不出什么出众的条件来。

但是谁让乌拉尔斯克就丢了呢,南战区一路后撤,现在就要给之前的欠债买单了。

三十日清早,尼古拉耶维奇离开叶尔绍夫小镇。出了镇子就是一个长见的小山坡,上面还有一座教堂,正在鸣钟,做礼拜。

尼古拉耶维奇要马夫停了一停,他走下马车看着教堂方向考虑着是不是要去一趟。这时一队骑兵从山坡上走下来,迎面也来了一队大车,车上载的都死战斗中负伤的士兵。赶车的农民吆喝着,甩响鞭子,不断地驱使着驽马。

每一辆都坐着或躺着三、四个伤兵,在乡间的泥路上上下颠簸着。伤兵伤口上扎着包着破布,面sè苍白,紧闭着嘴皱着眉,双手或抓住车栏杆或是靠着车栏杆,尽量稳定住自己的身形,不要随着马车的上下颠动而碰撞了自己的伤口。几乎所有的伤兵都惊奇的望向尼古拉耶维奇,看着他头上那顶黑sè礼帽和身上穿的烫洗干净的燕尾服。

这种在正规场合出现的衣着打扮和伤兵们是那么的不相配。

尼古拉耶维奇的车夫气忿地吆喝伤兵运输队,叫他们赶紧靠边走。骑兵们却直冲着尼古拉耶维奇的马车走下山坡,把路彻底堵塞了。

“退到一边来,多克托洛夫。”尼古拉耶维奇并不纯粹的纨绔,没有用自己伯爵的身份盛气凌人,叫住了马夫吩咐道。

打头一辆马车上的四个伤兵,两个都是脑袋包着破布,望着不远处的教堂虔诚的在xiōng口划着十字;一个是年幼点的新兵,金黄sè的头发,脸白得一点血sè也没有,带着友好的傻笑望着尼古拉耶维奇,他的伤在胳膊上和xiōng口;最后一个是趴着的,看不见他的脸,当然也看不到他的表情。

骑兵们迅速从车队前通过,与神态骄傲的骑兵相比,伤兵们是那样的yīn暗、忧伤。“讨厌的战争,我诅咒下地狱的中国人。”尼古拉耶维奇内心道。

随着战争的进行,大批的斯拉夫人被中**队、哈萨克军队洗劫一空后驱赶到俄军的地盘上。不仅仅是南战区,北战区也是如此。

北海兵团和远东兵团早已经扫清了整个西伯利亚,大量的布里亚特人归附到了中华帝国的羽翼下,比如说那三个通古斯团和布里雅特团。

十多万斯拉夫人正在被北海兵团和远东兵团的骑兵分批分散驱赶着向乌拉尔山移去。把斯拉夫人彻底清理出西伯利亚,像当初的对méng作战一样断了俄国人的根,为帝国的统治和在西伯利亚的长治久安打下最好的基础。

大量一无所有的人口涌入俄军控制地带,不仅要大量消耗沙俄政fǔ的财政无力,还能一定程度上húnluàn了俄国人的jīng力。虽然这样一来也更有利于俄军征用民夫。

“这年头,战场上不仅有士兵,还有农夫。只要是人,什么都不分了”随在车后面押送护卫的士兵面lù苦笑对尼古拉耶维奇说。这些农民虽然能帮上一些忙,但是效率真的是差极了。

路通了,骑兵走远了,伤兵运输队也走过去了,尼古拉耶维奇没有去上教堂而是坐马车继续向前赶路。

尼古拉耶维奇打开马车左右的小mén,一路上左顾右盼,希望能寻找到一两张熟悉的面孔,但是见到的全都是不同兵种的陌生的军人面孔,他们也在全都惊奇地盯着尼古拉耶维奇的一身‘奇异’的打扮。

走了好一段路,尼古拉耶维奇才遇到了一个熟人,一个库图佐夫身边的军医官。他坐着的是一辆篷车,向着尼古拉耶维奇马车迎面赶来,军医官身边坐着的依旧是一个青年医生。这个军医官认出了尼古拉耶维奇的马车,于是二人见了面。

“伯爵?您怎么到这儿来了”军医官问道。他可是很清楚尼古拉耶维奇这班贵族子弟的德行的。叶尔绍夫往东就算是前线了,比如说这里,随时都有可能落下炮弹。

“想来看看……”尼古拉耶维奇不会把自己的真实意图透lù出,他是打算来抱库图佐夫的。如果能得到库图佐夫的一封信或是一道口令,他就可以返回萨拉托夫了。

在叶尔绍夫住了这么几天,尼古拉耶维奇感觉自己整个身子都是酸的,他不想再在叶尔绍夫待着了。有这几天时间,他感觉就可以了。

“我想知道阵地在哪里,我要去看看,你能告诉我吗?”尼古拉耶维奇还要‘亲临前线’一次。他有信心让库图佐夫卖自己一个面子,虽然他仅仅是一个伯爵,但是作为老牌的宫廷贵族家族,可是跟库图佐夫这样的战争+落魄户公爵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阵地?”军医官奇疑的打量了尼古拉耶维奇一眼,说道:“那可不是我的事。过了前面的小河,那儿有许多人在挖战壕,您爬上边上的那个高岗,往前看就可以看见了。”

——————————

墓地。

合上圣经神甫列到了一边,一个庞大féi胖的身影走上前。库图佐夫穿着军服,没有戴帽子,满头白发lù在外面,背微微驼,像是在担负着什么一样。

他的脸有些浮肿,因为战事紧张库图佐夫已经好久没有正常休息,身体越来越不好。脸上那只因负伤而失明的眼珠显得白白的,像是méng上了一层白sè。

一瘸一拐摇晃不定的走到墓地一排排十字架前,库图佐夫习惯xìng的在xiōng前划了十字,然后一躬到地。巨大的伤亡让他内心深深地叹着气,低下了自己满是白发的头。

库图佐夫后面是贝尼格森和一群高级军官以及大群的shì从,他们在继续祷告着。

战争越来越苦,越来越艰险,但是俄国人不愿意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