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四百八十五章 提前了四年的俄国卫国战争

四百八十五章 提前了四年的俄国卫国战争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四百八十五章?提前了四年的俄国卫国战争

“**,又下雨了”第三师前沿阵地,10团一营营长杜鼎新看着天空淋淋沥沥落下的小雨忍不住爆了一声粗口。\\én。“老曾啊,老曾……”

——————————————————

巴格拉季昂从左右两翼绕过军队的整条战线之后,便登上了刚刚建造完成的那座可以纵观整个战场的炮台。他在这里下了马,面前有四mén大炮已经卸车。巴格拉季昂就在那尊紧靠边上的大炮边旁停下来,炮对的两名哨兵在大炮前面踱来踱去,本来他俩在看到巴格拉季昂的第一眼时就要tǐng直xiōng膛立正的,但是巴格拉季昂向他们做了一个手势,示意他们照常。

哨兵们接下来就继续着自己没jīng打采、步速均匀地巡逻。炮台上的生活太无趣太危险了,为了建造这一座老旧式的土木炮台,俄军士兵真是损失了不少人。

前车停在大炮后面,再往后走就可以看见系马桩和炮兵们生起的篝火。在离那尊紧靠边上的大炮不远的左前方,还可以看见一座用树条编就起来的新棚子,棚子里传出军官士兵们热闹的谈话声。

诚然,从那座炮台上几无遮掩的展现出俄军和大部分敌军驻地的全貌。在对面山岗的地平线上,正好面对中华军的炮兵阵地,可以望见那个已经被中华军改造成兵营的小村落。在离兵营两侧不远的地方,中华军士兵生起篝火的滚滚黑烟清楚可见,甚至望远镜下巴格拉季昂都可以清晰地观察到中华军前沿阵地的活动。从位置上看,这座炮台是一处真正的要地。

大部分中华军都在兵营和山后驻扎。村子右边,在一股浓烟升起的地方似乎也是一座炮兵阵地。巴格拉季昂用望远镜看不太亲切,他脚下的这座炮台是处于俄军整条防线的右翼的,距离拉开的太长,望远镜也不顶事。

中华军人数众多,战线比俄军的战线更宽更厚。其目的一目了然,黄瑞就是想从两面包抄俄军。

乌拉尔山脉自北到南分为:极地、亚极地乌拉尔山地和北、中、南乌拉尔山5段。平均海拔500~1200米;极地、亚极地部分不用去考虑,事实上那里1894米的人民峰就是乌拉尔山脉整体的最高峰。

山脉的宽度为40~150公里。低平的中段是欧亚两洲的主要通道。而且乌拉尔山脉西坡较缓,东坡较陡。中华军的进攻即使大部分都集中在中段,也依旧是始终处于不利地形。

巴格拉季昂在炮台上另一mén大炮旁边停留,他耳朵中不断地听见那些在棚子里说话的军官士兵的嗓音,但是他们说什么,他一个词都没去听。身为军团的最高统帅,巴格拉季昂没闲工夫也没时间去聆听低层军官和士兵们的声音。^^网^e^看?免费?提供?^^

对面的中华军就是一压在他肩头的沉重包袱,巴格拉季昂被压的都快喘不过起来。他希望的到援军,对面的中**队中有一支十分善于山地作战和运动的军队,他们跳跃似的分头穿chā在乌拉尔山各段的山地丘陵中。这牵制住了他太多的兵力

一个bō多尔斯克军团,含三个军辖七个师,再加上基辅掷弹兵团、莫斯科团、圣彼得堡掷弹兵团、巴普洛夫斯基团、立陶宛团和奥地利团等六个近卫和禁卫军团,和一群哥萨克骑兵,一共六万人的部队。这一股力量军力并不比对面的中华军低多少。如果中华军方面第五骑兵师的军力不参与战斗,双方的兵力几乎就扯平了。

但是柏清华特战旅的出现,在战场上他们的作用,让巴格拉季昂手忙脚luàn,兵力布置各处都是捉襟见肘。

从全面开战以来,巴格拉季昂就一直是被动挨打局面。因为特战旅的山地穿chā作战,也因为中华军超强的火力,bō多尔斯克军团和六个近卫团、禁卫团都被压得抬不起头来,哥萨克骑兵就更不用说。

“我们不需要害怕,灵魂终有一日要升天的……虽然我认为天堂并不存在的,那里只有大气层。但是为了我们的家园,为了我们的祖国,干杯——”一个宏厚的嗓音叫道。

“干杯——”一群燥热的声音响起。俄国人走到哪里都不能没酒

jī昂的高叫声让巴格拉季昂嘴角微微一笑。军队的士气还算可以,毕竟俄国正在被侵略,自己的祖国正在沉沦。

这时候空中传来一片呼啸声。愈来愈近,愈来愈快,那尖啸声愈清晰,一枚铁弹好像没有把要说的话说完,就带着非人的威力重重的打在在离棚子不远的炮台前沿,轰隆一声落在地上。砸出了一个几乎湮没了整个铁弹的坑洼,大地都因此颤了一颤。

一刹那间,一个身材魁梧的炮兵上尉就歪歪带着高圆军帽从棚子里急忙跑出来,他的面孔有些发红,显然刚才喝酒的人之中有一个是他。十几二十个炮兵军官和士兵也迅速跑了出来去,跑步时,一些人还不忘扣上军衣的钮扣。

“上帝啊,是将军——”一个tǐng着酒糟鼻子的中年炮手看着巴格拉季昂严峻的脸sè发出了一声呓语。这种情况下跟军团司令官相见,真是一个再不好的时机了。

炮兵上尉狠狠地瞪了那两名哨兵一眼,对于这两人的知情不报他是记在心里了。当然炮台内里的那些人和值班少尉,也被他记在了心里。

tǐngxiōng收腹,立正敬礼。炮兵上尉跑到巴格拉季昂面前,所有动作一气呵成。“司令官阁下……”

“不用敬礼,该干什么干什么去,迅速给我还击——”巴格拉季昂不在意这一点小事。俄军不是军法军规严格的普鲁士军,在教条松散的俄军中这种情况十分平常。只要不耽搁打仗还击就行而且就这座炮台上下的士气,他还是很满意的这名上尉的。

炮台的观察室中,望着炮火的硝烟,一枚枚炮弹飞也似地shè出去。巴格拉季昂平静的俯视着下面广阔的战场。他只看见,先前驻守原地不动的中国士兵成群结队的动弹了起来。在自己左翼前方也出现了一个敌人的炮兵阵地。阵地上的硝烟还没有消散,他看的很清楚。

战斗开始了。自己不能长久的停留在这里,炮台虽然能俯视大半战场,但是这里不是指挥地。

巴格拉季昂下了炮台,骑上马回头就前往自己应该去的地放弃。他听见身后传来的炮声愈来愈急速,愈来愈响亮。俄军的大炮也开始回击了。隐隐的他耳朵里似乎还传来了砰砰的枪声。

“您瞧,战斗开始了”普雷斯比斯维斯基中将这般对打马奔来的巴格拉季昂说道。

大批的一刻钟前还在吃饭、喝伏特加酒的俄军士兵整齐的列队,拿起火枪他们动作敏捷的进入前沿阵地。巴格拉季昂从大家的脸上发觉一丝压抑的痛苦。

战斗开始了每一个士兵和军官的脸上都证明了这一点。这场仗打的很痛苦

————————————

“报告。”一个通讯员跑到柏清华面前,微微气喘的报道:“钧座,七号山头俄军主力昨夜已经后退。我部三营、四营迂回落空现在已经合兵一处前进追击。”

“又跑了?”柏清华的脸sèyīn沉了下来,比山间的云层还要低沉。整个北战区,第十二师和第二十五师虽然进展缓慢,在乌拉尔山中段每进一步都要付出血淋淋的生命为代价。但是对比特战旅来,柏清华倒是宁愿打成主战场那样的战斗。

俄军除了最早时候吃了两次大亏,被特战旅全歼了一个完整的步兵旅之后,就一下子变得油滑起来了。

七号山头已经是两次成功的包抄围歼之后,设下的第五个作战方案了,而这从第三号山头算到今,五次长途包抄作战总共吃掉的也才不到一个团的俄军后卫。

特战旅好不容易被拉吹来检验一下战斗力,柏清华可不愿意把一支jīng兵变成了整体作战布局上的一个催化剂。

两次包抄迂回之后,主战场的进度一下子快了许多,俄军战线频频后退,这里面肯定就有特战旅的作用。但是战功却没有特战旅的半分。即便谁都知道俄军的后撤是因为特战旅的包抄迂回到位,巴格拉季昂恐怕自己虚弱处被咬上一口,且特战旅咬上一口之后还有很大可能不撒口,所以俄军防线不得不一步退接着退一步。

但是明白归明白,战功特战旅照样拿不到。

柏清华不愿意放弃,他做梦都想把特战旅升格为特战师或是山地步兵师,眼下的战场就是最好的机会。

河道谷地地势比较平坦,虽然两边就是峡谷。特战旅第三营一大队官兵在全力的向河道上游前进。

一天一夜的辛苦追击,第三营、第四营的大部队终于咬住了俄军的尾巴。一大队官兵照例的绕道迂回,虽然已经接连失败了好几次,但是侦察兵出身的特战旅官兵,不愿意放弃一丝的机会。

南乌拉尔山脉,四周峰峦叠错,山谷溪流流淌,丛林遍布。多年积累的树叶沤烂成泥,yīn森森几乎与外界隔绝。

天刚过晌午,就猛地刮起了一阵大风,yīn云很快就在天空上密布。大队长林建章当即下令士兵披上雨衣,这种浸了油又涂过树胶的大衣虽然坚硬、穿起来不舒服,但是确实能挡雨,而且还不透风保暖。

部队没有片刻耽搁继续往前行进,天空中很快就下起了雨来,开始还只是小雨,不久雨点就越下越大,河道的岸畔边三百多一大队战士不时的有人摔倒在湿滑泥泞的陆地上,“啪叽啪叽”的声音不绝于耳。

“大队长,雨下的太大了是不是要弟兄们先躲躲雨?俄国人这天气他们肯定不会赶路的……”风雨声中一中队长凑到林建章耳边大声喊道。“咱们先歇息一下,还有的是时间。”

“不行”林建章都没答话,副大队长徐怀伟就高声抢断,“正是俄国人不赶路,咱们才能抄的过,部队不能停下。”

“老徐说的不错。俄国人不走,咱们走。不然的话,凭什么咱们能绕到俄国人前面去?”

“此一战天降大雨是机会,是大好的机会。”林建章挥手招来了左右跟随的警卫,吼道:“告诉部队让弟兄们加把劲接着赶路为了打胜仗,为了泄咱们特战旅xiōng口的闷气,这点雨算得了什么?就是天上下刀子也要给我赶路”林建章大声的叫喊,不过雨声实在大了些,还刮着风,他说的话也就周边十几二十人能听得到

八月份的乌拉尔山,这气温已经有些冷意了,大雨再一下,一大队特战旅官兵虽然装备的有雨披,但雨水散发的冷意、凉意还是让人感到湿冷yīn寒。而至于山路的湿滑那倒是好办了一些,特战旅就是翻山越岭练起来的,从全面的侦察兵到旅一级的山地步兵xìng质的转变,战士们已经习惯了山路,习惯了在泥泞的道路上摔的满身泥水。

走了十里路,林建章已经在微微打颤了,他也想休息一下,等雨停了再走。可要是因为休息而错过了赶超俄军的机会,就太得不偿失了。所以,第一大队还要继续接着走。

“林大队雨太大了咱们休息一下再走吧?弟兄们实在是太累了走不动了啊?”一中队长江伦也跑来诉苦,他身上也正在打寒颤。事实上整个第一大队三百多官兵几乎就没有不在打缠的。

“娘希匹的,老子发的话你没听到?”浙江出生的林建章脸sè一沉,粗口立刻爆出,“你这个中队长要是不想干,就趁早让位滚蛋,省的碍老子眼”

“大队长,不是我江伦叫苦,实在是这破地方忒冷了一点。你看看现在弟兄们都啥样了?都在打寒颤啊……”江伦对于林建章的话根本不予理会,那些都是气话。

“大队长,咱们真的不急于一时。这下雨天对我们太有利了,只要雨一直下去,以俄军的德xìng他们是万不会冒雨前行的。而且一样是走山路,咱们也比他们快多了迅速多了。”

“大雨之下山路湿滑难行,这跟大道官道完全不一样。咱们大队可以有充足的时间来迂回敌前。

四下里雨点响成了一片,部分听到江伦话的士兵纷纷看向林建章。一句话也没说,林建章无人似的越过江伦继续向前走。

无奈的一掐腰,“弟兄们加把劲,大步往前走啊……”江伦振作jīng神,狼嚎一样的喊了一声。

大雨一直下到第二天才渐渐停下了,路途上的一大队战士身上的雨衣不曾脱下,虽然穿在身上颇不方便,但是山间的冷风嗖嗖的刮着,密不透风的雨衣一脱,非待立马有人受凉感冒不可。

上午经过四个小时的强行军一大队到达了地图上的穆戈贾尔山那宽阔的高地上。

林建章松了一口气,看地面俄军的那一个团并没有经过,昨日的一场大雨确实是拖延了他们的行军。

“老林,一个团的俄国佬差不多是到肚里了。”徐怀伟笑呵呵的望着穆戈贾尔山山口。只要守住哪里,三营、四营就可以关mén打狗了。

“俄国佬这地图还是tǐng靠谱的嘛”又一个半小时,脚板踏在穆戈贾尔山口的林建章满意的打量着四边地形。

山路崎岖,山势险峻,边上陡峭地山崖就像是马上要垮下来似的,别提多险了。“是个打阻击的好地方——”

穆戈贾尔山口的战斗持续了一整天。八月七号,当夜幕降临在乌拉尔山的时候,巴格拉季昂并不知道自己部署在右翼的拖延部队又少了一个整团。

但是黄诚、张月梅、黄瑞、姚学才等人也不会因此而lù出一丝的喜悦,因为战争持续到现在,拖延至冬季甚至是来年将是不可避免的了。

中俄两国在西北方的这一场战事已经渐渐脱离了区域冲突的范围,扩大为倾国之战。至少在俄国人眼中,这已经衍变成了一场艰苦卓绝的卫国战争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