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四百九十三章 重炮轰城

四百九十三章 重炮轰城

四百九十三章?重炮轰城

“轰轰轰——”庭院内jīng致的提水nv神雕像被炮弹炸得粉碎,土石碎片四面飞溅。

「三藏小说域名-?m-请大家熟知」往昔点缀jīng美情调优雅著称的萨拉托夫城主府又一次遭受到了炮火无情摧残。

“将军小心——”shì从的惊呼声刚传入耳朵,米赫尔松就被人重重的压倒在地上。一枚开huā弹落在了指挥室窗台前,爆炸的冲击bō击碎了整个rǔ白sè的窗户,粉碎的玻璃片、木片配合着冲击bō将整个指挥室都清dàng了一遍。

这是中华军围城的第三天,炮弹雨点一样洗礼着萨拉托夫城。

指挥室内有米赫尔松本身,参谋长帕夫洛维奇,三个参谋官和一群shì从,事来突然,其一中校参谋官和一近窗shì从躲避不及,现在已经满身是血的倒在地上眼看就不行了。另外受伤的几名shì从也忍不住的痛声哀呼着。

米赫尔松起身后迅速拍打着身上的尘土,两只眼睛感jī的看了身边的扎图利维特一眼。多亏了这小伙子机灵,不然的话自己怕就要步那几位的后尘了。

“将军,我们需要更换指挥室。”步兵少将,参谋长帕夫洛维奇紧赶到米赫尔松身边道。“最好是离开这里。这里已经是今天的第二次炮击了,但时间才到中午。”

日夜不停的炮击严重打击了萨拉托夫守城俄军的信心和意念,米赫尔松这三天来都一直没有睡过一场好觉。现在他头发凌luàn,面sè暗青,两眼布满血丝,只是jīng神还一直亢奋。

扫视了一眼完全凌luàn的指挥室,米赫尔松如一头受伤的雄狮一样散发着浑身的怒气。“立刻转移指挥部,我们到地下室去。”

萨拉托夫城是俄罗斯著名的粮食贸易及锯木工业中心,是伏尔加河下游有数的大城市。城守府诸位萨拉托夫最出名的建筑,这里布置之jīng致,建筑之牢靠,都是整个城市中数一数二的所在。若是真的离开了这里,城市中还会找到比这里更坚固和何时的地方吗?除非是去古旧的老教堂,那儿全是石头建筑。

城外,中华军部。

连日的炮击配合的是一次次步兵的冲击,可是三天下来除了占领了城东的小片地区外,第三师和第二十四师并无太大的收获。

萨拉托夫与中华军一举扫dàng的bō克罗夫斯克、马尔菲诺不同,作为俄国境内的大城市之一,它这里有数量众多的斯拉夫居民。因为之前的一年中,大批原居住在伏尔加河东岸的俄国平民和哥萨克被赶到伏尔加河西岸,萨拉托夫城也是他们的主要聚集点之一。

米赫尔松在得知中华军向自己发起了正式且猛烈的进攻之后,除了立刻派人向察里津和阿斯特拉罕通报和求援以外,就是大肆征兆城内的斯拉夫人帮助守城。

这些俄国平民或是拿着火枪或是直接举着战刀、斧头成为了俄军守城部队的一份子。他们没有哥萨克人的骁勇和无畏,没有俄军正规步兵的纪律和勇敢,只要一出现大量的伤亡他们往往转身就逃,但是这批人熟知萨拉托夫城内的街街道道,也能跟着大部队打顺风仗,给缺兵少将的米赫尔松不小的帮助。

就是因为在城市内一片片街道小区的争夺战中受阻,中华军才更加凶猛的向着萨拉托夫城倾泻着炮弹。

受梁纲的军事思想影响,也可能是因为中华帝国强大的国力支撑,中华军打仗尤其喜欢以火力压制敌人。那地毯式轰炸的苗头已经在炮兵部队中出现。只是现今炮击jīng确手段奇缺,炮弹落脚处差距颇大,所以实际效果还些不理想,还有待改进。

“啪啪啪…………”枪声如炒豆子一样噼里啪啦的luàn响。废墟和街道间,中俄两**队子弹瓢泼一样打向对方。

“乌拉——”“乌拉——”

“冲啊——”“冲啊——”

市区间每一场jī烈的jiāo锋最后都会以白刃战而结束。不是中华军被迫后退,就是俄军被全歼或是落荒而逃。

白亮亮的刺刀穿chā在血ròu间,鲜血淋淋的洒在土地上。

阿斯特拉罕距离萨拉托夫有上千里地远,从南战区最南端抵达到最北端,单靠步兵行进至少也要半个月时间。而中华军变动和míhuò俄军的日期也才十天上下,可以预料得到,当米赫尔松发出的急报抵达阿斯特拉罕时,一些从萨拉托夫开下来的部队都会不抵达到预定地点。有可能急报的骑兵会在路上就碰到了这些部队。

但即使这样,在俄军救兵抵达萨拉托夫城前,也至少有七天的时间第三师和第二十四师可以放心大胆的围攻萨拉托夫的。这一段时间内,中华军需要警觉的只是俄军骑兵而已。

为中华军的一系列调动míhuò的俄军,步兵大量的南下增援阿斯特拉罕,骑兵则一定数量的迅速北上,以弥补步兵南下后留下的防线漏dòng。他们会比阿斯特拉罕更早一步知道萨拉托夫的危险,肯定会像闻到了腥味的猫一样云集萨拉托夫的。

俄军骑兵对面的敌人始终是成建制的中华军骑兵和大规模的哈萨克游牧骑兵,一直以来都处于比较被动地位。因为伏尔加河的全面冰冻,中哈联军骑兵可以随意的进出伏尔加河西岸。无尽的绞杀战严重的搅luàn了俄军控制区内社会的安定和人心的平稳。

俄国人当然也可以用同样的招数来对付中华军。从伏尔加河面上一样通过进入中华军的控制区,然后用手中的骑兵刀来摧毁、搅luàn一切的运输线络。

但是要清楚一点,伏尔加河的东岸原先也一样是属于俄国的土地。中华帝国在这么一片土地上完全没有任何利益,这一招数对付中华军的效果十分的微小。本来就是在异国他乡土地上作战,中华军对后勤补给线路的安全当然是注重的重视。沿途下来,所有的运输路线上都布置下了一连串的兵战和转运站。

俄国人用同样的招数来对付中华军,跟中华军在俄国人的土地上用这样的招数来对付俄国人、搅luàn俄国社会,那效果真的是天差地别。所以说,上下几千年间,无论东西世界,真正强大的国度,总会御敌于国mén之外。

中午。在大部分中华军退后吃午饭的时候,提前一个小时吃过的二十四师第73团接过了第三师10团的枪,继续向着萨拉托夫城展开猛烈进攻。部队从已经牢牢控制住的城东头着手,三个整编步兵营没有半点留手的一线铺开,左中右三路齐头并进朝着城中央直攻进去。

一刻不停的厮杀,最大限度的消耗守城俄军。不仅是消耗他们的兵力,还要消耗他们的jīng力。

大冬天里,一顿饭不吃就能很大的影响到体能体力。所以从一开始的攻城战算起,每到该吃早中晚饭的时候,炮击和步兵进攻就会更加的猛烈地向着城中俄军展开。

一个整编团的兵力,足以拖住俄军一个师。即便米赫尔松手中握着的这个师总兵力达到了九千人,又有城市地利的配合,可是两天多来的厮杀折损下来,现在俄军正规军的兵力也不会比一个整编团多多少。

连日的攻城不果并没有折损中华军高昂的士气,在米赫尔松眼中中华军是越挫越勇。但是他本人却不可能下令守城俄军退出萨拉托夫,先不说撤退能不能真正的安全退出,单是这个放弃重镇的责任就不是他一个步兵中将能够担负的。

面对中华军一bō高过一bō的进攻,米赫尔松只能摆出一副鱼死网破的架势来,玩命的抵抗,死战到底。

下午,73团退下,由第三师的12团接手继续进攻。俄军终于有些支撑不住往城中心大大后退了一截,12团上上下下备受鼓舞,继续再接再厉埋头猛攻,兵锋直指市中心。但是米赫尔松反应快捷,立刻集结起一部分哥萨克和俄军中的敢死之士,拼命地跟12团的先锋大队玩对冲,遏制住了12团的趁势追击。

不过虽然这样,但12团的进展也是有目共睹的。萨拉托夫城中华军的控制区由原先的五分之一不到变成了现在的三分之一差不离,并且在jiāo枪的时候12团已经在新控制区内站稳了脚跟,并且近乎全部的肃清了抵抗的残存俄军和萨拉托夫市民。

第四天,冬日早早就升到了半空中,又是一个晴朗的好天气。

战场十余里外的蓝十月镇,第三师骑兵营驻地。

营长周bō跟着营副王世明、参谋长郭恒几人正在指挥部里围着炉火烤火聊天,mén外面突然响起了一阵喧哗。

“你谁啊?这是军队驻地的指挥部,是能随便luàn闯的?”指挥部警卫士兵的声音。

“给我闪一边去我要见周营长。”来人说话速度极快,可口音有些怪异,不认真听都听明白。“谁啊这是?这么没规矩?”王世明站起身来就往外去,周bō跟郭恒两个也起身随着过去。

就看见一个回部装扮的人两手握着警卫士兵jiāo叉在他面前的火枪使劲的往里推,他身后还站着一个哈萨人。两人都是戎装打扮,脸上、身上沾染着血迹,像是刚从战场上下来一样。

王世明脸sè一变,后面的周bō、郭恒也脸sè瞬间峻然。那哈萨人他们都不认识,可是回部人三人都见过。是驻扎在比蓝十月镇更南面的一个小镇上的一部哈萨克骑兵中的翻译——艾哈买提。

萨拉托夫战略中并没有哈萨克骑兵身影的存在,可以说周bō他们跟艾哈买提那一路哈萨克骑兵无直接的干系,但是见了艾哈买提这人,三人心头就猛跳不止。

“王营副,周营长……”艾哈买提眼尖,先就看到了王世明,然后就是周bō。

“进来说话。”周bō脸sè严峻的向艾哈买提一招手,转身返回去。

“俄国的骑兵来了?”没有废话,周bō第一句话就问道。

“是。”艾哈买提肯定的回答。“昨天下午俄国人的骑兵到了我们那里,玛穆什苏丹立刻提兵阻截,厮杀了半个小时我军抵挡不住被迫朝东面退去。玛穆什苏丹让人护着我来给大人们报信,二三十人被俄国人一路追赶到天明就剩下了两个。”

“玛穆什手头都是哈萨克人,又只有两千人不到,败在俄军骑兵手里情有可原,非战之罪。”哈萨克人的骑兵实力远不能跟哥萨克相提并论,别看他们之间只错了一个字。

两千哈萨克骑兵能够挡住一千哥萨克就是万幸了而敢向着萨拉托夫赶来的俄军骑兵,不管是哥萨克骑兵还是斯拉夫骑兵,人数都绝不可能只是一两千人。

“依你看,跟你部厮杀的俄军骑兵有多少人?都是哥萨克么?”

“据小的窥视,俄军骑兵在三千骑以上,里面大约三分之一是哥萨克。”

周bō一阵沉默。三千骑以上,那就至少是自己兵力的两倍。骑兵营能不能担当大任他心里真的要泛起一阵嘀咕。不过话说回来,俄国人就杀到了眼前,那是不战也都要战了。

“传命,集结部队。”要艾哈买提退下,周bō不容遐思立刻下令骑兵营全体警戒,同时让传令兵快马加鞭的向萨拉托夫报告。

“击溃了玛穆什,又一夜追击艾哈买提,但愿俄国人能不顾疲劳的继续进军。”周bō如是想到。

蓝十月镇中一片马鸣萧萧。这些天二十四师的骑兵营除了警卫以外就什么事都没有,镇子里的俄国人都被他们跟赶出去了,士兵们虽然无所事事,但是住的很是舒服。在体力和jīng力保持上,绝对是完胜俄军。

游骑催促战马向南奔去了三四十里,一片高地背风坡下,黑压压的一大片俄军骑兵就在休息中。

“啪啪——”游骑的身影被警卫的哥萨克发现。清脆的枪声搅醒了俄国人的美梦,也让骑兵营的游骑更加快马加鞭的往回赶。

一个多小时以后,伏尔加河的西岸边,中俄两支骑兵队伍迎着冬日的寒风各自摆好了自己的阵势。一场骑兵间的战斗势在必行

周bō高高的举起手中的马刀,口中猛的发出一阵尖锐的啸叫紧接着马刀出鞘声响成一片,背后一千四五百名骑兵营战士都跟他一样举起了手中的利器上好了弹yào的火枪被他们压在马背上,一手尖刀,一手火枪,正是这个时代中绝大多数近代骑兵的标准装束。俄军骑兵的反应绝对不算慢,一见骑兵营做好了战斗准备,排在最前列的哥萨克骑兵纷纷chōu出了自己锋利的哥萨克骑兵刀。

完全是在同一时间,两边将士呐喊着催动座下的战马,面对面正正的冲击了起来

“杀啊杀啊”王世明是副营长,他不需要向周bō一样指挥全营的冲锋节奏,属于猛将类型的他在全力冲锋之际,当仁不让的杀到了锋线。如果不是时代已经到了近代,火器成为了骑兵不可或缺的武器,可能他都会一骑当先的冲在最前面

轰鸣的马蹄声震耳yù聋,战马践踏得大地都在颤抖

两边距离迅速缩短。“火箭弹,放——”王世明的身后响起了郭恒的高叫声。“嗖嗖——”而只是落后了一瞬间,八枚带着火焰**而出的火箭弹就划过一道道直线直接没入了俄军的骑兵群中。

轰鸣的爆炸声让俄军骑兵一阵慌luàn。当距离缩短到五六十步时,最后一轮撞击前的火箭弹shè击爆炸了,整个俄军前列的哥萨克骑兵群已经完全七零八散,不成样子。硝烟弥散中王世明冲在了全军最前锋,他早已瞅准了两个目标,右手紧攥马刀,左手拿着短枪,准备先开一枪过后就一刀削下那右边白猪皮的脑袋两军相隔只四五十步“更近了”王世明双眼赤红,牙关几乎咬碎

两支钢铁洪流猛然相撞在一起枪声四下里密集响起,马刀弯刀上下翻飞顿时间战场上血huā一片飞溅王世明策马冲进俄军骑兵阵中,那手中马刀左劈右砍,上半身异常灵活地闪避着回来的哥萨克骑兵刀,可下盘却又似打了桩一样牢牢固定在马鞍上中俄两军哗啦啦一片对冲而过不幸受上坠马的两边士兵,就算不当场死亡,也会给后面的战马踩的粉身碎骨,甚至变成一滩ròu糜

当两支骑兵调转过马头再度结阵时,之间的道路上已经留下了一地的尸体。有人的,也有战马的。

周bō再度举起马刀,撇着嘴,目含不屑地盯着对面的敌人。他的身后骑兵营的将士们已经又排成了一列列横队,等待着他的下令。

带着鲜红血迹的战马仰首嘶鸣,四蹄腾空立起,雄浑的口令再次响彻骑兵营将士耳中:“弟兄们冲啊——”

“冲啊——”震耳yù聋的声音在战场上空响起,阳光的照耀下,雪亮的马刀炫出一片片光亮

“冲啊——”斯米尔诺夫羞恼的大叫着。己军人人明明远多于对方,一bō的冲杀下来,反倒是自己损失巨大,超过对方折损不止一筹。作为骑兵部队的指挥官,他如何不恼?如何不怒?如何不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