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四百九十四章 愿上帝保佑萨拉托夫

四百九十四章 愿上帝保佑萨拉托夫

huā开两朵各表一枝。\\ 提供本章节最新\\

就在萨拉托夫之战jī战正酣,外围阻击战也逐渐打响的时候,察里津和阿斯特拉罕沿线上,中俄两军也纷纷jiāo上了火

首先是察里津。贝尼格森在巴克莱到任之后就被赶到了察里津做方面指挥官,在得到萨拉托夫方向快马急报之后,立刻就筹集了城中剩余的俄军向着河对岸发起了反攻。

之前他们不是不知道中华军一旦大举南下,南战区中段和北段部位的守卫力量就理所当然的会受到大幅度削弱。之所以,不立刻向这两个方向发动反击,以策应阿斯特拉罕,牵制中华军的南下,是因为一中华军骑兵部队攻击太过犀利,二中华军火力优势太过巨大。

攻击这样的一个对手是要付出超大量的军队伤亡的,是要有心理准备承受付出与战果严重不相匹的刺jī的。所以无论是贝尼格森的察里津还是米赫尔松的萨拉托夫都没有去反击河对岸的中华军。

可是现在贝尼格森赶鸭子上架,不打也要打了

察里津地理位置特殊,之前已经说过伏尔加河在这里扭了一下腰,而察里津本身位置就在那个凹点上。它南方的河道被一片面积巨大的河心洲一分为二。事实上说是河心洲都有些不适合,有那种河面两三千米长,河心洲东西距离却四五十里地远的现象吗?伏尔加河是好运的没有正式被一分为二,而是在河心洲的尾端重新汇成了一注。

这个河心洲就是察里津东面的最后一道防线,冬季还远的时候俄军就已经在上面开始修筑炮台和防御工事,所以即便冬季来临伏尔加河被全体冰封之后,阿斯特拉罕、萨拉托夫纷纷险情高飘,察里津却始终安稳如泰山。

贝尔格森自己对于察里津的防御是充满自信心的,坚固的正面就好比一面完全遮挡了他身影的盾牌,他只需要把jīng力投放在左右两边的警惕上,那当然是轻松许多许多了。

但是现在,上万人的俄军士兵不得不从坚固的工事中走出,向着克列茨基——中华军的桥头阵地发起自身尽全力的进攻了。

阿斯特拉罕。

这里的战事也在jī烈进行中,不过出乎预料的是,进攻一方不是之前重兵云集的俄军,而是一开始就虚张声势的二十三师。

巴克莱面对萨拉托夫的危急,下达了一个很值得商榷的命令。他要赶来阿斯特拉罕增援的部队迅速各回各家。

从察里津辛辛苦苦赶到,气还没能喘匀的俄军不得不迈着自己疲惫的双tuǐ‘火速’返回老家去。而萨拉托夫来的俄军则如黄诚等人的预料一样并没有在此时赶到阿斯特拉罕。事实上他们在半路上遇到报急的哥萨克之后,一个个就已经停住了脚步。现在得到了巴克莱的命令之后,就立刻撒开脚丫往回跑了。且体力状况反而比倒霉的察里津俄军还要好上一点。

二十三师即便再是虚张声势,他们得到了哈萨克新军的增援也是无可抹灭的事实。来阿斯特拉罕增援的俄军就这么出人意料的各回各家,姚学才当然不会放弃这么一个大好的机会,立刻组织兵力朝着沃洛达尔斯基猛攻不止。

糟糕的局势让俄军内部一大批人对巴克莱升起了诽议。既然已经中了中国人的计策,为什么不将计就计集结起大批兵力拿下对面的马尔诺菲乃至古里耶夫??

当察里津和萨拉托夫的兵力都集中在阿斯特拉罕之后,俄军至少能集结起六万人的步兵。他们有信心也有能力击败、击退对面的中华军。到时候中国人是可能会拿下萨拉托夫,但俄军也有可能收复古里耶夫。虽然战略重要xìng上两边相差很远,但场面上至少不落太多的下风。^^ 网 ^^免费小说网

一直以来中国人在战争中都是以实力来说话的,三个师的兵力铺展在三条进军路线上,一直是在跟俄军做着最正面的战斗。现在他们突然用计,用计略míhuò俄军,巴克莱没有立刻察觉到也并没有人说什么。可是巴克莱接下去做的这一决定,实在是太惹人质疑了。

本来可以保证一路优势的局面现在也保不住了,被动之极的战局令一分部俄军军官把矛头指向了巴克莱。甚至军中都出现了——巴克莱是英国人,跟俄国不一条心的话。

萨拉托夫战场。

清晨,大雾浓浓。一条条黑影在浓雾中出没,俄军阵地一片肃然。所有的人都做着战斗前的最后准备,这是萨拉托夫围城的第六天。

五天的战斗俄军丢失了一半的市区,兵力损失巨大。今天,他们真正到了要鱼死网破的时候了。

为数不多的哥萨克们冷冷地擦拭着手中的骑兵刀,虽然**没有了奔驰的战马,但是哥萨克一样无畏。

嘈杂的声音隐隐的传来。阵地上的俄军士兵愕然,因为那竟然是俄语。

“是自己人,是市民。中国魔鬼把他们驱赶了过来。”侦查的俄军士兵带回了人群的信息。

“不许放进来,不许放进来。”站立在坑道上方的一名俄军中校军官高声吼叫道。“可恶的中国人,撒旦的魔鬼都比他们善良。”收留这批‘自己人’的后果是什么,中校一清二楚。中华军接下来的举动是什么,中校也能猜测个大概。绝望一点点在他心底升起,他高叫着不许士兵放人进来,却知道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季申科沃从团指挥部钻了出来,他快步走到阵线前观察着,这群深情恐慌、惊悸的市民大约有一千多人,一个个灰头土脸不说,更重要的是他们的队伍拖得很宽也拉的很长,就是密度很稀。

一位年纪稍大的男子站在阵地前沿用哭泣的语气哀求着士兵放他们进去。“我们都是从帝国的忠实子民,都是斯拉夫人,是你们的同胞,你们不能这样对我们……”

“该死的——”季申科沃狠狠地咒骂一声,内心痛苦的煎熬起来,接纳他们中国人一定会趁机发起进攻,战线可能会瞬间被突破。可要是不接收这些市民,对士兵的士气就会产生巨大的影响。

恍惚中季申科沃想起了曾经听闻过的一些‘*祸’传闻,那些méng古人当初在进攻欧洲的时候就是常常这样做的。驱赶着当地居民做掩护,自己躲在后面进攻,给守军造成巨大的jīng神压力,这是一项极其卑劣、下作的手段。

“可恶的东方人,可恶的黄种人,可恶的鞑靼人——”

“上校。”士兵的呼声叫醒了季申科沃,“您需要立刻作出决定……”

是啊,作为前线的指挥官季申科沃现在不需要去想什么méng古人,而需要立刻决定眼前的事情。

“放??不,不能放”理智和情感在脑海中jī烈的jiāo锋着。

俄国市民的背后,杜鼎新看到被自己营驱赶的一千多俄国人已经逐渐缩短了前后一半距离,眉头狠狠地的皱了起来。不能再等了,若是这一千多人都堆在一块,要通过俄军的阵地实在是转眼之间的事,那自己的一番辛苦可就白费了。

“啪——”抬手放了一枪,杜鼎新向着身边的一队士兵命令道:“朝天打,开枪——”既然他们自己luàn不起来,那我就给他们添一把火望着浓雾中隐隐可见的人影,杜鼎新嘴角冷冷一笑。

清脆的枪声传到俄国市民耳中,就像是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已经挣断了发丝掉下一样,一千多人发出种种音调不同的惊叫、惊呼、恐惧声,再也不顾面前有俄军士兵的阻拦疯了一样的朝俄军阵地冲去。

“弟兄们,跟着上,冲啊——”

没什么好犹豫的,本就坠在市民后面一二百米远的杜鼎新营齐齐一声欢呼吼叫,一千多人tǐng着雪亮的刺刀就疾步直冲上去。

“卑鄙的中国人,比恶魔还要更该下进地狱。”季申科沃痛苦的闭上了双目。他知道自己这个团的阵地是算完了。

米赫尔松明显比开战前消瘦了一圈,两眼中全部布上了血丝。对于萨拉托夫城的防御作战他不可谓不上心,但是事情的发展显然不能和他的努力成正比。

城市在一步步沦陷,士兵在一个个死亡,俄国没有‘山穷水尽’这个词汇,但米赫尔松现在的局面就是——山穷水尽

眼下的他是想退都退不出了,第三师骑兵团的一个营始终就放在萨拉托夫城的背后。即便是战场外围,各方面骑兵jiāo战越来越稠密,这个骑兵营刘庆生也始终没有调动过。

“命令炮兵还击——”萨拉托夫城内仅存的六mén火炮,每一次调用都必须米赫尔松亲自批准。

现在是大雾天气,不需要担心中国人发现炮兵阵地,所以这一段时间炮兵可以放心大胆的轰击。既然中国人把那么卑劣的招数都用上了,那么米赫尔松也就顾不得误伤自己国家的平民了。

“跟我走,到战场上去——”

防线被中国人用这种方式突破,俄军的心理压力会非常沉重和重大。作为军队的最高指挥官,米赫尔松需要亲自去鼓励自己的战士。

街道墙角挤满了无家可归的市民和城外逃难进来的平民。米赫尔松目光低沉的看着面无生气的市民、平民,心中是愤怒,也是黯然。

多少年了,帝国的子民都没有这样遭受过沉重的灾难,这儿的一切可都是俄罗斯军队经常赋予别人别的国家身上的。可是现在,中国人把战争的灾难一切都降临在俄罗斯的子民身上,是报应吗?

米赫尔松内心沉痛之极。

“轰——”

一枚开huā弹落在了街边的一幢房屋上,爆炸声掀飞了整个房顶,屋子瞬间倒塌了一半。

“小心阁下——”shì从们反shèxìng的遮挡在米赫尔松身前。

房屋周边难民四散而逃,可是还是有一个倒霉的家伙到在地上干嚎哀叫着,他的下半身被倒塌的一根房梁给砸中了。

推开身前的shì从,米赫尔松走上了前去。那个受伤的家伙显然没得救了,他的下半身都被砸烂了,内脏和这段的骨头都漏了出来。就像是撒上了番茄酱的烤ròu排。

哀叫声越来越虚弱。米赫尔松眉头不自觉地皱了一下,这种哀叫如同地狱的呼唤,很容易让人丧失信心。

这样的声音让米赫尔松十分烦躁,他向身后的一名shì从递了一个眼神。“帮他解脱了痛苦,我的小伙子。”

马科洛夫点了点头。“啪”的一声枪响,声音立刻停止了。周围的目光都集中在开枪者身上,一名戴着毡帽的俄国中尉军官。马科洛夫不将枪放回了自己的枪套,然后取下头上的毡帽向已经得到了解脱的伤者弯腰鞠了一躬。

没有人会谴责他。能够帮人早日脱得苦海,这也是一种‘善良’。

“啪啪——”米赫尔松拍响了两下手掌,把人们的注意力从马科洛夫身上转移到了自己身上。“现在我们需要勇气,而不是懦弱的哭泣。上帝教导我们面对异教徒的时候应该勇气百倍。城中的几万的中国在侵入我们的家园,他们将我们的田野变成了战场。现在是我们拿起武器保卫自己家园地时候了,而不是躺在地上无作为的哭嚎。

看看之前中国人是怎么对待我们的?如果他们占领了整座城市,我们会受到异教徒们最残酷的对待。他们会剥削掉我们一切的财产,随意掠夺走我们拥有的一切。甚至把男人变成奴隶,把nv人变成为他们发**望的工具。难道你们愿意接受这样的一切吗?

伟大的斯拉夫人不会屈服于**,是一个真正男人的就应该用你们的拳头来保护你们的家人和家园。我,俄罗斯步兵中将,米赫尔松,以萨拉托夫城最高军事长官的名义向市民们征召战士,鼓起你们的勇气,勇敢的站出来,和我们的军队并肩作战,把中国人赶出去……”

米赫尔松的jī情演讲却是鼓舞起来一部分市民的勇气,但是更多的平民在一颗颗炮弹的轰鸣声中依旧选择了屈服。

当米赫尔松转移到前线的另一个地方准备再发表一通jī情演讲的时候,萨拉托加城的上空上闪现出了一道道呼啸地小黑点。

中华军的重炮群全速开动了起来,杜鼎新营所在的第三师10团完全占据了先前俄军的前线阵地,地点确定下以后,重炮群就可以肆无忌惮的把炮弹打到阵地的更前面去了。

跟先前的炮击相比,这才是真正的弹下如雨。一个个小黑点透过浓雾极快的落进萨拉托夫城俄军的控制区内,变成了一道道热làng冲天的爆炸。所有的俄国平民都紧紧地曲缩着自己的身子,如果城中那一家开辟的有地窖,那真是他们一家人的幸运。这种情况下,地窖是最安全的

就想往常几日的炮击一样,一道道爆炸接连不断的落下,街道上、房顶间、工厂内,随着俄军控制区的逐渐缩小,这爆炸的落点越来越密集了。

米赫尔松在shì从的掩护下回到了指挥部。这里也是地下室,但是地点已经不再市中心的城守府了。那里刚刚已经成为了中国人的地盘。

躲在地下室内,米赫尔松仍然能够感受到地面时不时传来的颤抖。泥沙随着地面的抖动让桌子上地地图铺撒上了一层尘土,几盏明亮的油灯也一阵接着一阵摇晃,让地下室光线一闪一闪的。

米赫尔松背对着油灯,面孔在摇晃的灯光shè应下变幻不停,一双眼睛不时地爆闪出jīng光。

半个小时的密集轰炸结束,10团开始了接着往下的进攻。街面上一些平民已经在努力扑打着起火的房子。虽然绝大多数房屋里面已经变得破烂一堆,但是大多数人还在努力的扑救着。

米赫尔松钻出了压抑的地下室,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却被空气里飘dàng的浓烈硝烟味jī的猛烈地咳嗽起来。

片刻后他得到了新的战报,继前一道战线丢失之后,准备有些不足的第二道防线也很快被中华军分头突破。现在加里宁诺维奇少将正在全力组织着部队后撤。

米赫尔松面无表情的听着这一极不好消息,控制区又丢了一部分,第三道防线后面也就只剩下三分之一个萨拉托夫城了。

突然间米赫尔松心头升起了一股不美妙的预感,事情也就这两天时间了。或许是今天下午,或许就是明天上午,也可能是下午,战争就该结束了。

九千人的一个步兵师,加上哥萨克人,截止到昨天晚上还依旧能够站起身打仗的就只剩下四千出头。如果这些天中不是召集来的民兵们在ròu搏战中帮了大忙,可能昨天时候自己就已经全军覆没了。

但是现在所有的力量加在一块也不到五千人了。两道防线被突破,首当其冲的季申科沃团只剩下了一个连队逃回了,好几百人的民兵也被中华军包了饺子。在前线听枪声,似乎没多久就不见动静了。

“愿上帝保佑我们。”米赫尔松默默地在xiōng前划着十字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