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四百九十五章 低服的双头鹰

四百九十五章 低服的双头鹰

拉菲莫维奇灵活的穿梭在城市的废墟间,头顶上空炮弹的尖啸声不断拉响,但却纷纷如同xìng相斥一样远远地避开拉菲莫维奇。== . 首.发 ==

“哦,上帝,这不是阿尔切夫斯基么?”看到一具躺在路边的秃顶中年人尸体,拉菲莫维奇惊讶的叫出声来。作为昔日萨拉托加最大粮食商人巴普洛夫手下的一名高级总管,阿尔切夫斯基绝对是拉菲莫维奇这中城卫部队下级军官所难以望其项背的。

想要和阿尔切夫斯基对上话那至少也是少校级军官,而毫无后台的拉菲莫维奇原先只是一名少尉,打了一年仗后的现在也只是一名中尉而已。

看着这名往日萨拉托夫城内的上流人物今天如同死狗一样寂寂无名的倒在路边,身上即使穿着的再富贵华丽又有什么用?命才是最重要的啊拉菲莫维奇在xiōng口划着十字,心里默念着,希望上帝能够将自己的子民真的接引到光明笼罩一切的伊甸园。

就将到达前线的时,拉菲莫维奇听见前方不时传来的阵阵厮杀声,而作为炮击重灾区之一的前线,爆炸轰鸣声巨大的声动也让他直感觉耳朵内一阵嗡嗡嘶鸣。

火光闪闪,巨响连连。跟后方的爆炸密度相比,前线闪耀的红光完全高出不止一个级别。在拉菲莫维奇眼中,升腾翻滚而上的硝烟已经化作了一片乌云笼罩整个战场了。

拉菲莫维奇沿着废墟弯低腰小心的前进着,他需要把米赫尔松的指令送到前线指挥官处,可不想没完成任务就死翘翘。

中国人的弹yào似乎永远也使不完一样,连续多日的轰炸都没有片刻见缓,这一次到现在为止又已经进行了一个多小时了。

越来越靠近前线指挥部,在拉菲莫维奇为自己即将完成任务而高兴地时候,一炮弹落在了他的附近,一直以来的好运在这一刻抛弃了他。开huā弹巨大的响声让拉菲莫维奇的耳朵都暂时xìng失聪了,气làng如同刀子一般割在他的身上,根本站立不稳,冲击bō推着他轻松地把拉菲莫维奇二百俄磅重的身躯掀倒在地。

土砂盖了一身,拉菲莫维奇感觉浑身都是疼得,躺在地上他好半响才渐渐感受到自己的身体。试着动了下手脚,好像没有什么问题。拉菲莫维奇一颗悬着心这才松了下来,这一刻他真正感受到了后怕。

一双手出现在拉菲莫维奇眼中,拉住了拉菲莫维奇的手臂,将他拽了起来。

拉菲莫维奇抬头一看,来人是他的老上级——少校博布罗夫。

少校的胳膊上缠着一道绷带,殷红的鲜血从伤口处渗透出来将绷带中心染的通红。

“我送你去团部。”博布罗夫知道自己这个老下级上半年走了好运被掉进了城守府,现在来到前线显然是有任务的。

博布罗夫对中华军猛烈地炮击已经习以为常,可拉菲莫维奇却不能忘记方才的凶险。“上帝,前线的势态太恶劣了。”

博布罗夫眉头无所谓的一条,自从俄军丢掉外围全部的炮台之后,面对中华军的炮击他们就再没有真正的反手之力。“都已经习惯了。战争不就是这样么”

第六天,从清晨天微微刚刚放亮时起,中华军二百余mén重炮就对萨拉托夫俄军控制区和其前线阵地进行了猛烈地轰炸。

这样一场不计弹yào的炮击一直持续到下午一点。几个小时内,萨拉托夫又承受了近万枚炮弹。整个萨拉托夫的后半截已经被炸的完全残破不堪,几乎所有的建筑物都变成了废墟,前线阵地上更是被近乎犁地三尺,连许多坑道内的俄军士兵都被炸死在里面。

下午一时,炮击脱离前线,所有的大炮都开始向城内延伸。而随着火炮的向内延伸轰炸,中华军的前线阵地上也吹响了进攻的号角。\\??WW.. 提供本章节最新 书mí群3∴\\

俄军在萨拉托夫城内的垂死挣扎离末日已经不远了。

——————————————

阿斯特拉罕。

康明是二十三师的70团团长,此刻的他正在率领麾下的数千名士兵向着阿斯特拉罕的俄军前沿阵地起进攻。三天前二十三师联合哈萨克新军就已经拿下了阿斯特拉罕外围最后一个据点城市——沃洛达尔斯基。兵锋直bī城下的中华军,都没怎么休整就再度投入到了新一轮的进攻之中,而且照样压得守城俄军负担重重。

事实上对于巴克莱的‘那步臭棋’姚学才也有些料想不到,谁都能看出让各部队原地还回是大错特错。所在此之前姚学才都已经做好了苦战、死守的准备了。

而且还有了一定重大伤亡的心理准备。因为冬天时候水泥已经不能用了,天气太冷,它承受不住,碉堡现时做只能是立一个裂一个。

马尔菲诺的一应工事全都是土木结构上面还附着一层厚厚的冰甲。做好了准备的姚学才就等着俄军打上mén来呢,没想到巴克莱自己把刀扔掉了地上。二十三师和哈萨克新军瞬间转守为攻,攻守易形了。

同70团一起进攻的还有哈萨克新军中yù兹部的第六团、第七团。康明的部队在强大火炮掩护下猛打猛冲,可是俄军的炮火也并没有歇停。才三天的时间,阿斯特拉罕外围的炮台依旧牢固坚tǐng,毫不示弱的向联军士兵的阵型猛烈开火着。

大城市就是大城市,阿斯特拉罕防御工事的坚固和众多,远不是马尔菲诺和沃洛达尔斯基可相比的。

俄军的炮弹在联军队列中不断爆炸开来,杀伤力巨大地开huā弹让中哈两军士兵都不敢再集中在一处。可即便是这样也不时的有士兵倒在进攻的路途中。

正在后阵的姚学才对此感到格外恼火的时候。俄军地炮火突然哑了下来。可是紧接着,就在俄军炮火刚刚停止的下一刻,他们地骑兵突然从阵线侧翼冲出,直chā向进攻中的联军部队。

近卫xiōng甲骑兵旅,在德普勒拉多维奇骑兵少将的指挥下,下属的两个骑兵团像是两把尖刀一样直刺向70团。他们吃的就是王牌,打下了中华军,哈萨克新军就是一个球

“上刺刀,以中队为编制迅速集中起来。各连以我为中心靠拢。”这是康明云在塞外与满méng骑兵作战时得来的经验,一旦让骑兵冲进了分散的步兵群中,那巨大的伤亡就是不可避免的。只有迅速把部队集中起来,组成一个个扎刺的方阵,才能阻挡住骑兵的进攻。即便是防御力较强大的xiōng甲骑兵也是一样。

眼下的中华军跟几年前相比已经是不可同日而语了,多年的严格军事训练,又有战火硝烟的磨砺,已经完全是一支jīng兵了。康明考虑到俄军的炮击以及自己团几千人分散那么广大,所以让部队以中队为单位聚集起来,然后以自己所在处为中心,对外组成一道道短小的防御墙。

命令刚刚下达,最后康明的团直属大队就迅速完成了命令,整个70团的士兵们依旧是稳定不慌的自行组织起来往康明的位置靠拢。

虽然行动仍然有些迟缓,因为俄军骑兵只用了片刻的工夫就冲到了战场上。但是有火箭弹护驾,70团上上下下都充满了信心。

噼噼啪啪的枪响已经在战场上响起,在俄军的前锋骑兵还有二三百米距离时70团的狙击手就已经开始了自行的猎杀。一百米距离接着转瞬即过,一枚枚火箭弹也带着炙热的火焰**而出。轻便的臼炮部队同样在做着开炮前的最后准备。这就是中华军现今的步兵支援火力

俄军的近卫xiōng甲骑兵旅继续在进攻,就如沙皇近卫骑兵的选择标准一样,xiōng甲骑兵旅的战斗方式也是那么的华丽、无畏。

顶着巨大的伤亡,xiōng甲骑兵旅的士兵们继续高声呼叫着‘乌拉’。火枪声大量的响起,双方的前部开始jiāo锋。一轮shè击之后,最前沿的70团的士兵纷纷tǐng起自己上好了刺刀的火枪。骑兵地优势就在于速度带来的冲击力,前列的中华军士兵shè出了枪膛中的子弹后,就不会再有机会装填下一发子弹了。现在他们要做的就是勇敢的tǐng起自己的刺刀和身边的战友贴靠在一起,用刺刀来迎接一切。

骑着最强壮最高大的顿河马,在付出了三四百人的代价以后剩余的两千xiōng甲骑兵旋风一样般呼啸着撞进70团,马蹄践踏着地面,哒哒的声音汇聚成一股洪流。

姚学才已经让炮兵阵地立刻调整炮击目标。但是他知道等到炮兵把炮口对准俄军骑兵的时候,战场上两军已经搅战成一团了。

他为俄军骑兵冲锋的势头赶到震惊,战场上的这支骑兵应该不是普通的一支俄军。不过他依旧相信自己的70团。

俄军的xiōng甲骑兵旅在不断地摧毁70团步兵方阵,但是势头也不可扭转的越来越慢,双亡越来越多。70团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伤亡,想想那些列在最前沿的战士,即便在骑兵杀到自己跟前之前已经用火枪击毙了上面的骑兵或是击中了战马,那战马奔跑时所携带的巨大惯xìng也依旧会推着他们继续往前。

一但被这些受伤或是已经死掉的战马撞上,等待70团士兵的将是九死一生的一幕。近乎百分之百的被luàn蹄践踏,那最后恐怕就只能剩下一堆烂ròu了。

姚学才脸上的肌ròuchōu了chōu,千里镜里看到70团一个个中队被击破,看着一个又一个的士兵倒下,俄军骑兵锋锐的刀锋好像不是在砍他们一样,而是在迎面砍向自己。

“师座,是不是派骑兵上去助阵?”参谋长孙振才道。

虽然为了应景把中哈大部分的骑兵都派到了察里津和萨拉托夫,但是阿斯特拉罕这里还是留有一部分作为警卫戒备力量用的。其中包含有二十三师师部直属骑兵营和第二骑兵师四团第三营,以及大yù兹的三千‘jīng锐’汗帐骑兵。

放下手中的千里镜,姚学才呼吸了一口气,“不用,一个骑兵旅而已,70团应付的下。”

——————————————————

萨拉托夫战场。

米赫尔松亲临前线指挥部,中午时分俄军前线防线被接连突破,中华军进攻部队把兵锋钉死了萨拉托夫城内的东西大街,下定决心中央突破要把俄军的残部一分为二。

米赫尔松知道这是到了最后时刻,如果战线真的被中华军给dòng穿,那么可能用不到明天,今天晚上萨拉托夫城就会彻底被中国人所拥有。带着仅存的一支卫队,米赫尔松亲临前线,亲自到了被中华军凿开了一半的中央jī战区。

帕夫洛维奇担忧着米赫尔松的危险,这里距离jī战正酣的前线只有短短的三四百米。他再一次在旁边提醒道:“司令官阁下,您最好还是回到后面去安全一些,这里距离前线实在太近了。”

而仿佛是为了验证帕夫洛维奇的话,就在他话音刚落的时候,一枚开huā弹就在指挥部头顶爆炸了开来。阵阵土砂从房顶落下。

“安全?”米赫尔松自嘲的一笑,“我亲爱的老朋友,萨拉托夫城内还有安全的地方吗?”

“有,那也是中国人的控制区。我们的地盘在全都笼罩在炮弹的威胁下,我在哪一个地方都一样。”

又一枚炮弹在指挥部不远处爆炸开来,轰隆隆的声音让米赫尔松和帕夫洛维奇二人心中都是一沉。

“如果不坚持住,我们今天就可能丢掉萨拉托夫。”

“所以,我想再支撑一会。”与帕夫洛维奇一样,米赫尔松心中也充满了绝望。但是绝望中的米赫尔松不会束手就擒,而是选择了做困兽之斗、临死一搏。“战争已经打到了这种程度。中国人虽然即将胜利但是他们也付出了不小的伤亡。士兵们即便是现在就投降也不会比做完最后努力之后再jiāo出自己的枪支来多得到一丁点的优待。

萨拉托夫的俄军已经流尽了鲜血,中国人也不会毫发无伤,两边的仇恨早在之前一年的战斗中就结下了,化不开了。

“那明天呢?”帕夫洛维奇就是那悲观主义者,“今天守住了,那明天呢?也能守住吗?沙皇陛下是已经派遣了援军过来,但是要等到援军赶到萨拉托夫,你我早已经被关进中国人的俘虏营里了。”

米赫尔松眉头皱了一皱,“中国人的战俘营里绝不会出现一名俄罗斯帝国的中将,绝不可能。”这是大无畏主义者。

沃罗涅日。

亚历山大一世的脸已经连续三天不见一丝笑容了。

“叽吱——”厚重的大mén被打开,一众俄国重臣陆续从里面走出。

本来已应该被赶回乡下老家的库图佐夫一脸平静的走在人群中,位置排序看起来还相当靠前,周边也为了好几个‘将星闪烁’。而先前屡次在大庭广众之下大肆污蔑、攻击他的圣彼得堡督军——步兵中将格雷兹洛夫则远远地坠在后面。

事情的发展似乎预示着库图佐夫的先见之明。本来把‘与中国人和谈’这一论调看成是莫大的耻辱的俄国高层,现在却成为了库图佐夫慧眼如珠大有先见之明的例证。

所以,本已经可以告别俄国主流社会,没落的返回老家庄园静静地等死的库图佐夫,起死回生一样再一次在俄国朝堂之上站稳了脚跟。

从这一点上看,中华军已经是第二次帮到了库图佐夫的大忙,可以算是他的福星了。

“看来只能谈判了。”大mén内,只有两个人还没离开。亚历山大一世一脸沮丧的说道。“可恶的中国人,可怜的巴克莱……”

“陛下,您这是为了俄罗斯。”叶卡捷琳娜公主细声开解道。俄国的沙皇却不得不对一个黄种人国度低头,即便那个国度是强大、悠久的东方帝国,那也是亚历山大一世莫大的耻辱。

“巴克莱将军对俄罗斯对您都是一片忠诚,虽然他不得不在这一次会战中担负起责任,但是陛下,巴克莱只有四十八岁。他依旧可以为你继续效命二十年。”

一句话来说,巴克莱还年轻着呢。以后补偿他有的是机会

叶卡捷琳娜公主的话亚历山大一世很有心听从,因为这里面有着一种不能为世人所认同的畸恋。

叶卡捷琳娜是亚历山大的大妹妹,二人年龄相当,从小一起长大。父亲保罗一世死亡以后,亚历山大即位,一些垂涎他地位的nv人纷纷投怀送抱,但在亚历山大心中却始终只有一个nv人的位置———那就是叶卡捷琳娜。因为从儿时开始的朝夕相处的长久岁月让两个人产生了超出兄妹的感情。相当的奇葩

亚历山大一世没有子nv,他的婚姻是名存实亡的。而兄妹俩的感情却好到登峰造极。二人经常单独闲坐,彻夜长谈,有时动过分亲昵……两人都住在皇宫,但却要天天通信。如果亚历山大一世外出巡视或是出国访问,兄妹俩的书信往来就更加频繁。

西历1808年,与约瑟芬正式离婚后的拿破仑需要为法兰西再找一位皇后。这个威震欧洲,并且刚刚击败了俄国的法兰西皇帝向叶卡捷琳娜提起了求婚。从政治上讲这将使绝对的有利于法俄同盟的巩固,甚至若真的打成了联姻,欧洲大陆的历史可能就会随之一变。但是亚历山大非常的不高兴,因为他不能忍受将心爱的妹妹嫁给拿破仑,当即谢绝。

“知道你爱我是我幸福的源泉,因为你是世界上最完美的尤物之一……”

“我像疯子一般爱你……看到你,我高兴得如痴如狂,我像个着魔的人,四处奔bō,多希望能在你的怀里甜蜜地松懈下来……”

亚历山大一世写起情书来是真的热情洋溢。所以,对于叶卡捷琳娜的话他听得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