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1章 混世魔王

第一卷 第一章 混世魔王

位于钱塘江的开化县有着“晴日遍地雾、阴雨满云山”热带雨林风景,这不,一个精明的小伙子背着旅行包,光着脊梁行走,脖子上一块非常美丽的九龙玉佩在晃荡着。他独自一人朝宋村十八洞走来,看着他结实的体魄,就知道是一位经常锻炼武术的俊才。可是,他那忧郁的神情好像心事很重,来到十八洞真的是来旅游的?

“嗷——”走到十八洞后山坡上那株高高挺立着的枫香树旁,年轻人用胳膊搂住大树转了一圈,也许是需要散发心中的不快,双手捧在嘴上喊叫起来。

“我是混世魔王,我不喜欢钱太多,也不喜欢去别人的公司里做工。老天爷,我喜欢打架,喜欢战争,可现在是和平年代,你让我怎么办?我要留在这里做一个山大王!”

年轻人大声的呼喊着,山谷里回声阵阵,可也没有人接过他的话题,也许是喊累了,坐在大树下从包里取出一瓶矿泉水拧开喝了起来。经过短时间的休息,他跳起来望着十八洞洞口独说自言道:“孟达呀孟达,想做山大王也不容易,这里偏僻荒凉没有人烟,做不了山大王只能做个野人。”

孟达无奈的苦笑着,耸耸肩膀朝山洞里走去。只听天空阵阵雷鸣,刹那间倾盆大雨落了下来。他急忙跑进洞内停下来,天空密密麻麻的雨点敲打着山林里的树叶爆响着。他用手在头顶上使劲的挖抓着,眼睛一眨从背包里掏出个手电朝山洞深处走去。

沿石阶下得洞去,洞内宽敞、清凉、幽静,高近20米,面积数十平方米。洞顶钟乳凝结,怪石嶙峋,壮如游龙猛兽,头角峥嵘,吞云吐雾。洞顶石端一缕清泉摩空而下,滴嗒之声铿锵成韵。

洞的四周是悬崖峭壁,石壁缝里渗出冰凉的水。地面上沙石高低不平,积满了水,洞顶的水滴滴嗒嗒落下,洞内满是潮气和冷气。往里走,是漆黑看不见的洞底,因为无法预测它的深度,因而带给他的是神秘和遐想。

十八洞里面洞中有洞,进入第二洞,左侧有岩石自然形成梯状石阶,距地约3米高有一平台,孟达把背包放到卧龙**,一个纵跳蹦了上去。他美滋滋的看过周围的风景,身子一倒说道:“卧龙床,都说我是混世魔王,既然称得起王,也算是一条龙。小弟沾沾你的光!”

年轻人并不是真的困了,洞外大雨倾盆,他知道今天不可能回到县城。既然老天要他留下来住一晚上,胆大的年轻人也乐意这样。在石**他用手电朝四周射着,很快就灰心丧气说道:“看景不如听景,十八洞内还不如外边的桃林风景好。”

泄气的孟达关闭手电,拳头朝头颅后方的龙头上猛然砸下。只听咔咔咔一阵爆响,卧龙床开始摇晃起来。他吃惊地要跳起来离开,可是,后背好像被粘在上边一样。等响声过去的时候,他的身子像从空中朝地面坠落一样往下沉去……

“砰!”

别看他练过武术,当身子坠落地面时,猛烈的撞击让他呲着牙几乎喊叫出声。

“咦!”

孟达手中的电灯被打开,可他吃惊了,自己身处一条宽敞光滑的石洞。前方被幽蓝的光芒照亮,一扇巨大的石门洞开。他爬起来走进石门,发现是一个巨大的石厅,自己身边站着一个女人,具体地说是一个赤·裸的躯体。他闭上眼睛喊道:“大姐,大白天脱得光溜溜的站着,我可不是偷窥狂。”

喊了半天没人回答,他暗暗想道:“这么长时间总该离开了吧?”

睁开眼一看,身边的女人还是笔直地站着。玲珑的躯体令人热血沸腾,丹田一股邪火在燃烧,他尴尬的说道:“大姐,别怪我不礼貌,你还是该快离开吧。再这样下去我会发疯的!咦?”

他已经感觉到不妙,手电光芒下,女子好像没有呼吸一般。他蹭的跳了起来,惊诧的叫道:“你是人还是鬼?”

美貌的女子长发披肩,胸口上带着火红的凤凰锦缎胸罩,左臂上刺绣着一朵非常好看的牡丹花。嘴唇红色胭脂散发着花香,微露的牙齿雪白整齐的排列着。尤其是下身,青色绸缎的内衣遮掩着令人发癫的妙处。

孟达直勾勾的看了半天,冷哼一声道:“你不理我没关系,可你总得告诉我这是啥地方,我想离开总可以吧?咦!”

他的手触到女子光臂上,吓得朝后一退差一点摔倒。女子身上冰凉冰凉的,难道是死人?可死人还能站着?他吓傻了,把目光转到别处,手电灯下又看到了和眼前同样的情况。五个女人堪比貂蝉赛西施,那种勾人心魂的身材,是男人都难以自制。

“完了!”他不敢在女子身边久停,在山洞里不停地寻找出口,足有好几个小时后才发觉这是一处非常奇怪的地方。大洞非常深,可他走了半天才发觉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在一个石墩上坐下来,心中悲愤地想道;“我会饿死在这里,混世魔王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因为离女子的躯体很近,他闻到了一种特别奇怪的香气。但生死攸关的时候,他的眼睛无神的瞪着地面。摔落的地道口已经关闭,在洞里又像鬼打墙一样找不到出口。孟达发愁的看着背囊:“还能坚持三天,难道要饿死在这里?不成,就算死我也要弄明白这是什么地方!”

孟达的混世魔王是他老爸给起的,自从学校毕业后,拿着文凭却不找工作。孟家不缺钱,老人也没有在意。可是他迷上了武术,跑到少林寺学武两年,仗着一身功夫四处找人打架。这时候两口子才焦急了,这不是混世魔王吗?

混世魔王胆子也真够大,从悲观中解脱出来,开始了在山洞里寻找着秘密。当他冷静地思考后大笑起来:“哈哈,难道秘密在女子身上?别怪哥哥不礼貌,我也要死在这里,既然是雕塑,我摸一下也不算猥·亵。姐姐们,我就不客气了!”

孟达豁然开朗的大笑,毫不客气在五个站立的女子身上探索着。这时候他才发现,原来五个女子并不是真人,好像是石蜡塑造的。他吃惊地瞪直了眼:“奇怪,谁会在这里造出这么逼真的人体?一定有出口!”

“啪!”

无意之间碰到女子的乳胸之上,只见女子的身子轻轻的转动,地面闪现出一个洞穴。他弯腰朝下一看,发觉是一个樟木箱子。惊讶的年轻人伸出胳膊把箱子搬了上来,打开后惊诧的叫了起来:“妈呀,我发了!”

箱子内是一副黄金做成的盔甲,上边放着一颗闪烁着绿光的夜明珠。他惊叫后猜想道:“既然这座女子身下有一个箱子,其它地方肯定也有!”

孟达走到另一个女子塑像面前停下来,伸手就朝胸腹上按去。可是,女子的身躯纹丝不动,让他生气的没了办法。这时候,他胸前的九龙玉佩微微闪烁着光芒,好像要飞起来一样。他吃惊地瞪大了眼睛,和他陪伴渡过二十多年的玉佩会发光?奇了怪了,他被眼前的景象吓呆了。

身子几乎要吓瘫在地,可玉佩直接弹跳起来,和女子胸前的凤凰胸罩粘合在一起。只听吱吱扭扭的响声传来,身前的女子又开始转动。他吃惊地瞪直了眼睛:“难道九龙玉佩是钥匙不成?奶奶滴,怪事儿!”

箱子打开后,发现里边是一件蚕丝做成的衣服。他有点失落的打开,发现箱子下有一块白色绸缎写着:“此乃西域金蚕丝,得之长安皇宫,真空的状态下虚若无物,避寒暑,刀割不断枪刺不透。”

“宝贝又能怎样?我还能走出去吗?”孟达得到了这件宝贝,可他想着眼前的遭遇更加悲观。但是,他拿起来穿在身上,哭笑不得道:“这样的宝贝做梦都想不到,可惜我活不了多久了。”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孟达很快从五个女子脚下取出五个箱子。当他打开后才知道,另外三口箱子内放着珠宝和黄金。他生气的把箱子踢翻,愤恨不已的喊道:“我宁愿他是一块发霉的馒头!黄金、珠宝能吃吗?咦!”

箱子被踢翻后,地面展开一块写着密密麻麻文字的绸缎。他拿起来慢慢的看着,脸上不断的变换着表情。他想不到,这处神秘的洞府竟然和他的家族有关。他们孟家,竟然是一千多年前唐朝黄巢的后裔!

公元879年,黄巢亲率大军直捣长安。黄巢乘坐金色肩舆,其将士皆披发,束以红绫,身穿锦袍,手执兵器,簇拥黄巢而行。义军浩浩荡荡,“甲骑如流,辎重塞涂,千里络绎不绝”。黄巢终于实现了“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的夙愿。

十二月十二日,黄巢进入太清宫。翌日,于含元殿即皇帝位,国号大齐。黄巢虽然建立了农民政权,但却没有出台什么改革措施,稳定人心。也没有及时追击望风而逃的僖宗朝廷,给敌人以喘息的机会,所以僖宗得以从容地组织力量,大力围剿起义军。

“朕兵败退出长安,行至衢州就知天命。500个武艺高强的人组成的控鹤和我留下,主力在外甥林言率领下金蝉脱壳之计瞒过唐朝追兵的眼睛。朕今生无望和妻子汇合,孟姓子弟即我黄氏后裔,唯有九龙玉佩出世,才能打开十八洞龙床下的地宫。

朕经历过的那些不平凡的戎马倥偬岁月,今日方知英雄迟暮无可奈何的苍凉和悲哀。削发后常常想起自己杀人无数,希望后辈子孙谨记,得我宝库后造福于国于民。入洞者难以生还,但能达成你的一个愿望。”

孟达看到这里哀叹一口气,他知道自己的小命完蛋了。让他选择一个愿望,他喃喃自语道:“让我选择,回去过那种醉生梦死的生活还不如回到二战年代杀鬼子去!”

一句话出口,孟达感觉到自己的魂魄飘了起来。他在惊诧的时候发现地面一个男人躯体在不断地缩小,那是他,是他离开魂魄后的身体。他在狂呼着:“不算,不算,我还没想好呢。我不想死,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