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2章 夏府小少爷

第一卷 第二章 夏府小少爷

“呯!”

一声清脆的枪声,把一头金色的豹子给撂倒。更奇怪的是,豹子身上伏着一个虎目俊俏的小男孩。开枪打死豹子的是一位三十岁左右的魁伟汉子,他被眼前的一幕给吓呆了。

“咦!”

汉子蹲下身子盯着小孩,而豹子背上的男孩流出两行热泪无声的哭着。他放下枪抱起男孩温和的问道:“孩子,是这只母豹养大了你?”

“嗯。”小孩用手臂擦干眼泪,挣扎着下地趴在豹子身上,痛哭流涕说道:“是它养育了我。饿了给我找来食物,渴了给我驮到水泉边去喝水。没有它,我可能在三年前就会被饿死在这深山野林。”

“咦!”壮汉惊吓一跳,小孩胸前缀着的九龙玉佩,让他失声惊呼。他根本不敢相信,上千年前祖上留下来的遗训竟然在这一刻出现。九龙玉佩,牵涉着一桩上千年的宝藏,更牵涉着他江家、方家和陆家的命运。

“你姓黄?”壮汉迟疑良久,终于开口问道。

“我姓孟,孟子的孟。”

壮汉惊奇的打量着小孩,难道这块玉佩不是祖宗说的那块?略带失望的江世麟问道:“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孟达。”孟达神志清醒,但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看着眼前壮汉的打扮和手中的步枪,他知道已经来到了民国时期。可他不知道自己今后该如何生活,忍不住眼泪流了出来。

“天呐,难道上千年祖先传下来的都是真的?”壮汉惊叹不已,不相信的追问道“你的父母呢?”

“死了,被豹子活活的吃掉。”孟达只得撒谎,他发现自己大约有四五岁的样子,想着再也见不到父母又开始掉泪。

“别哭孩子,你的命也真够大。”壮汉安慰着怀中的孟达,自我介绍道:“我叫江世麟,你既然父母双亡,我不会丢下你不管。孩子,跟我回家。”

江世麟,黄埔军校第一期学员,担任教导二团1营3连政治指导员,东征广东河婆时从死人堆里被一个掩埋尸体的老人救活回到了开化县,他和县城里的夏家小姐夏静怡结成夫妻,在山林狩猎并不是他的职业,而是忘不掉他祖先留下的规矩和使命。

九龙玉佩奇迹般的出现,让他抱着小孟达开始了新的计划。那处神秘的地方不能去,更不能把自己的发现告诉给陆长青和方振山。巨大的财富会让人性变得贪婪,说不定会引起兄弟之间的火拼!

“我必须把这件事隐瞒,必须把小孟达养大。我要暗中观察,要把这件离奇古怪的事情弄明白!把孟达放在身边安全吗?我该怎么办?”江世麟苦思良久,终于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他站起来对孟达说道:“走,我带你回夏家!”

夏府,坐落在开化县西北门江边。这是一座三进四合院,走进去孟达就暗暗庆幸的想道:“老祖宗对我不薄,如果生活到一个贫困的家庭,我恐怕真成了混世魔王。”

“哪里来的孩子?”迎面走来一个老者,胡须在胸前飘荡着,身穿着蓝色的长袍。

“岳父,这是一个孤儿。”江世麟把自己打猎遇到豹子驮着孟达的事情讲述一遍。

夏郎中,是江世麟的岳父,夏静怡的父亲。他们家祖传几代都是行医做生意,在开化县称得起第一大户。可惜身边只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夏静怡二十一岁嫁给了江世麟,二女儿才六岁。听说孟达是个孤儿,老中医惊喜的蹲下身子。

“嘿,好机灵的小孩!孩子,做我的儿子,做夏家的小少爷如何?”

“我叫你爸爸,但我不能姓夏,我姓孟叫孟达。”孟达狡黠的眨巴着眼睛,他不能出卖自己的祖先。

“这——”夏郎中难为情的迟疑着。

“岳父,他可以姓孟,未来的孩子可以姓夏。”江世麟灵机一动,这句话即使对夏郎中说的,也是对孟达的要求。

“我答应你!”孟达抢先回答,小胳膊伸开搂住夏郎中的脖子:“爸爸,我会像你的亲生一样,养父母的恩情我会报答的!”

“咦!”夏郎中惊喜的看着孟达真诚的笑脸,四五岁的孩子能说出这样的话,难道是个小神童?

“哈哈哈哈!”江世麟用手掌抚摸着孟达的头顶,他对小孩子说道:“叩几个响头,我带你去见两个姐姐和妈妈。”

夏府欢声笑语,都为收留一个养子而高兴。孟达这时才知道,现在是公元1926年。但他心中非常郁闷,开化县处在深山区,将来有自己施展杀鬼子的机会吗?江世麟看到他忧心忡忡的样子,好奇的问道:“你这么小都有心事?”

“大姐夫,我想跟着你学打枪。”孟达从深思中惊醒过来,灵机一动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啊!不行!你不能学武,要学我们家的医术。你大姐是从英国留学回来的西医,我又是家传的中医。”夏郎中一听孟达要学江世麟的枪法,差一点从椅子上摔倒。

孟达失望的看着江世麟,希望他能从中周旋。夏静怡嗤嗤笑道:“爸,我建议小弟既学文又学武,文武双全不好吗?”

“对呀,乱世之秋,小弟应该学点防身的本领。”江世麟趁机替孟达求情。

夏郎中无语了,孟达高兴地蹦了起来,掐着腰说道:“姐夫,我给你打一套少林武术拳你看看。”

孟达不等众人回答,把前世学过的搏击格斗卖弄了一番。江世麟惊讶不已,孟达虎虎生风的拳脚功夫相当熟练,他从心中认为这孩子肯定是家传的武功,观看后心中暗暗想道:“我不能莽撞,一定要知道这件事是真是假!”

“天生的神力,又有这么好的功夫,太难得了!”夏郎中也是识货的行家,走过去搂住打完拳脚的小孩,心情激动的夸奖着。

孟达成了夏家的小少爷,整个府邸都在庆贺这件事。唯有江世麟在不停的观察着四五岁的孩子,深夜后悄悄出府朝一处神秘的地方走去。一个身穿黑色夜行衣的蒙面人闪烁着精明的眼光,冰冷的问道:“你能确定?”

“那块九龙玉佩不会有假,他姓孟也是真的。我已经偷偷验过他身上的那件宝衣,和祖先留下的遗言完全吻合。”江世麟不敢有丝毫隐瞒,把自己的发现说了出来。

“让总教头方振山和你去,这件事一定要保密,更不能对他说知。十年后带他来见我。”

“是!”

时光如梭,孟达在夏府不知不觉渡过了十年,他已经变成了一个英俊的小伙子,虽然略显嫩气,但怀有渊博的知识和一身功夫。在这十年里,他收留了一批少年精心的培养着。夏府前院成了练兵场,在江世麟的努力下购买了几十支步枪作为射击练习。

孟达从南京回到了家里,他已经三年没有见到这群兄弟姐妹,走进府内脱掉衣服就拿起了步枪。方振山身边站着一对双胞胎兄妹,瞪着眼观看少爷的射击。

“呯呯呯!”

“好!”江世麟走了过来,孟达从十岁就开始练习射击,他有一套古怪的手段,从黄埔军校里走出来的军事干将也钦佩不已。

“姐夫,我的恩师经常让我到兵营里射击,还给他们做教官呢。”孟达放下枪,自豪的对江世麟讲述着他在南京三年里学习的情况。

“我知道!”夏府的人经常去探看,孟达在朱家骅家里的一切他都清楚。他指着那对兄妹说道:“你看,三年没见他们都长大了,武功几乎要超过你的方师父。”

“真的?”孟达乐呵呵的走到黑脸少年跟前,拍着对方的肩膀问道:“鲁世杰,露两手让我看看。”

“不干!”鲁世杰吓得直往后退,他知道少爷又想拿他做陪练。

孟达没有强逼少年,回身观看着自己辛辛苦苦收留的四十多个男女。这是一群乱世小太岁,三十六个男孩成立的狼队,十八个女孩组成的十八蝴蝶。他在暗暗想着心思,拿定主意后对江世麟说道:“姐夫,把他们送到日本去!”

“都去?”江世麟惊吓一跳,这可是一大笔开支。

“这笔钱你先垫上,将来我会加倍还给你。”孟达不容置疑的说着。

“呸,你不是做生意的料,当强盗还差不多!”夏静和姐姐走了过来,小丫头讽刺着她的三弟。

“准备浴盆,我要洗澡!”孟达坏坏的看着夏静,心里早已经笑开了花。

“啊!”夏静羞愤的背转身子,自从孟达走进夏府,她这个夏家二小姐简直成了使唤的丫头。

“都长成大人了还这样胡闹。”夏静怡嘎嘎笑着用指头点着孟达的额头。

“少爷,我给你温水去!”鲁世杰的妹妹鲁萍走了过来,低着头对孟达说道。

“你敢!”夏静一下子蹿了过来,横眉竖目道:“水我已经烧好了,不准你给他搓背!”

“啊!”

“哈哈哈哈!”第一进院子里的人都开怀大笑,夏静已经习惯了这种劳动,让别人伺候孟达她还不愿意呢……

深夜,江世麟晃醒了正在做着美梦的少年。孟达睁开眼睛一看是大姐夫,翻身爬起来问道:“姐夫,你有事?”

“有,是关于你的身世。走,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是去雄狮岩石吧?”孟达狡黠的问道。

江世麟惊吓的后退一步,满面疑惑的问道:“雄狮岩世人谁都不知道,你从哪里听来的?”

“我姓孟,准确的说我应该姓黄。我已经长大了,雄狮岩的秘密只有孟姓之人知道。当年我的祖先曾经盗窃秦陵、茂陵、乾陵三座,涉秦、汉、唐三代,座座显赫。秦陵是秦始皇的陵墓,茂陵是汉武帝的陵墓,乾陵是唐高宗李治和武则天的合葬墓,陵主都是不可一世的历史风流人物。

还有,义军攻打下长安后把唐朝皇宫洗劫一空,这么多金银财宝哪里去了?当年五百个武艺高强的近卫队没有被唐朝消灭,他们藏身的地点正是雄狮岩。如果我猜测不错,他们的任务是保护地宫,作为护陵军负责看守宝藏的使命。”

孟达一番话,让江世麟长叹一口气:“你说的不错,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祖先留下的遗言,并不是把宝物交给你。我们三家护宝上千年,从来也没有见过宝藏。”

“历代农民铤而走险,反抗残酷暴政统治者,起义军首领,无不残忍野蛮,无不杀人无数。但是,像黄巢以人肉为粮糗的恶行,绝非一般意义的战场上的较量,而是人性灭绝的屠杀。正是因为他在出家后细细品味着风云岁月,冷眼旁观着纷乱的天下,终于醒悟。流寇成不了大事,杀戮不能针对自己的同胞!”

江世麟惊讶的看着孟达,欣喜不已说道:“你很聪明,这么小就能明白是非很了不起。走,咱们去雄狮岩!”

“我不能去!”孟达用手握着胸前的九龙玉佩,坚定地说道:“我要出国!”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