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3章 疯杀令(一)

第一卷 第三章 疯杀令(一)

望着黑洞洞的枪口,汉斯也有点害怕了。但他毕竟是见过世面之人,在上海公共租界里也是有名望的显赫贵族。他明白眼前站立着的三个人身份,颤抖着声音说道:“杀了我,德国政府不会放过你们的国家。”

“哟西,你的死亡我们会嫁祸到支那人身上。”领头者洋洋得意的摸着两撇胡须,摇晃着手中的无声手枪,朝窗户跟前走过去。

“告诉我,为何要杀我!”汉斯知道自己已经绝望,但还是不明白小鬼子为何要杀他。

“很简单。我们大日本帝国要进行圣战,我们需要你的医院,更需要你的汉斯饭店和你的财产。老朋友,我们不想得罪德国人,但为了大东亚共荣,只得出此下策。”

“田中,你杀了我也不可能得到我的一切。我已经把所有财产转交给了海蒂。”汉斯愤怒的嘶喊着。

“哈哈哈哈,海蒂已经在我们的控制之下。带进来!”田中狂傲的狞笑着,身子一转朝门外喊道。

门被打开,两个蒙着面部的黑衣人架着一个女孩走了进来。田中走到女孩身边伸出魔抓,狰狞的调侃着:“她的身材丰满肉感,曲线完美地令人窒息。喷薄欲出的豪乳以十分挑逗的姿态突挺耸立,滑腻肌肤,娇美细腰,皮肤白皙得刺人眼睛。”

“你不得好死!”汉斯绝望了,他的女儿已经被控制,说明小鬼子把一切都计划的很完善。

“哟西,我不会杀她。像这样的美女我要好好的享受,要让她欲仙欲死甘心情愿跪倒在我的脚下。老朋友,令我下定决心的正是你的令爱。是她的美貌,她如夜莺一般婉转甜美的声音勾走了我的灵魂。我不会开枪打死你,你可以从这里跳下去,嘭,六层高落下去你会一点痛苦都没有的死去!”

田中松开了手,走到窗户前推开窗户。正在得意的小日本像遇到魔鬼一样瞪直了眼,因为,窗外一双明亮的眼睛正在看着他微笑。他后退了一步,窗外之人手腕一动,房间内顿时倒下四个人。

“八嘎!”田中已经看清楚了来人。因为对方射杀了他的部下,令他窒息的是那种诡异的手段和不知道何种武器。年轻人已经跳进了房间内,一米七八的个头像一座铁塔一样和他面对面站立着。

“是你!”海蒂从绝望中露出了笑容,身子一软就要倒下。

“海蒂!”汉斯急忙扶住女儿,揉揉不敢相信的眼睛,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情景。

“田中,老子的女人你也敢动?”年轻人朝惊喜的海蒂眨眨眼睛,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坐到沙发上。

“你的,什么人的干活?”田中很想开枪,可他被那双面带杀气的眼神吓得不敢动一下。他知道,只要自己胳膊一动,自己的小命瞬间就会完蛋。

“我,孟达。”

“你的身份。”

“医生。”

“医生?”田中不相信的看着年轻人。

“是,我是医生。从五岁就跟着义父学医,跟着大姐学医。三年前我去到了德国,和这位美丽的海蒂小姐同桌三年。谢谢你对她的青睐、她的赞美,她的睡裙只能被我掀开,冒犯她的人会死的很惨!”

孟达一招手,海蒂像温顺的小猫咪一样走了过来。玩世不恭的年轻人一把拉过女孩抱在怀里,肆无忌惮的把嘴贴在了女孩红润的嘴唇上。田中胳膊一抬举起了手枪,对方好像没有发觉一样。

“女儿!”汉斯发觉了小鬼子要动手,惊慌失措的挡在了女儿身前。

“汉斯,你死定了!”田中狰狞的扣动扳机,可他傻了眼,手枪扳机在不停的响着,却没有子弹射出来。

“哈哈哈哈!”孟达喷然狂笑,紧紧地搂着怀中的美人站起来,左臂一伸拉开挡在前边的汉斯:“小鬼子,子弹在我手里。”

“你——”田中惊惧的后退一步,他不敢相信,自己的手枪没有离开过右手,子弹怎会被别人拿走?

“杀了我,你也逃不脱法律的制裁,大日本帝国也会理所当然的得到汉斯饭店和汉斯医院!”田中面部一阵抽搐,他知道自己的计划被眼前的年轻人给破坏了。

“你的计划中不是要嫁祸给支那人吗?好,我成全你。”孟达松开了海蒂,指着房间内倒下的四具尸体冷漠的说道:“你看,他们是被刺杀的,杀人者,中国人,为了让你死得明白,我可以告诉你一切。这是疯杀令,是一群不甘做亡国奴的中国人秘密组织。他们的使命就是杀人,当然,是杀尽你们这些惨无人道的侵略者!”

只见白光一闪,田中手中出现一个精致的铜牌,上面苍劲有力的写着三个大字:疯杀令!

“八嘎!”没有退路的田中借机身子一歪倒下,抓起地上尸体手中的手枪,目露狰狞垂死挣扎把所有子弹打了出去。

“达子!”海蒂吓傻了,孟达被射中三枪,她的情郎还能活下来吗?

“哈哈哈哈。”孟达被子弹的冲击力震倒在沙发上,狂喷大笑道:“田中,你射我三枪,我要还你三刀。死去吧!”

“上帝!”汉斯麻木的身子一丝都不能动弹,但他看得明白,三道白光从孟达手中飞出,对面的田中喉管上出现三个血洞。小鬼子惊恐的倒在地上抽搐着,死神已经降临了。

“别怕。巡捕马上就要过来,你要镇静。”孟达微笑着拉过海蒂,附在她的耳边低声交代着。

“我,我——”海蒂死死地抓住孟达的胳膊,希望他能留下来。

“我会暗中保护你们。听话!”孟达严肃的看着怀中的美人,轻轻地一吻拉开女孩的小手,身子一纵又从窗户消失。

“上帝!”汉斯看得目瞪口呆,恢复的身体不由得走到窗前朝外看去。

“爸,你还反对我们的婚姻吗?”海蒂走到父亲身边,靠在他的肩膀上妩媚的瞪着妙目。

“他不是医生,他是魔鬼!”汉斯抚摸着女儿的头顶,叹口气说道:“乱世之秋,你有他保护我放心了。”

“嘎嘎嘎嘎。”海蒂看到父亲终于答应了她和孟达的婚姻,忍不住大笑起来。

租界里的巡捕很快到达。他们勘察了现场,发现尸体都是被一种细如牛毛的银针射中。当他们从田中手里发现那块疯杀令,明白这是一起暗杀事件。租界里的侦缉督查黑三狡黠的看着汉斯问道:“日本人死在你的办公室里,你恐怕很难洗脱责任。”

“督查,小日本携带武器进入我的办公室,而且是蒙着面来刺杀我们。”汉斯知道黑三要敲诈他,但还是把小鬼子的目的说了出来。

“死无对证啊!”黑三摊开双手,表示一定要带他们父女去工部局巡捕房。

“如果我有证据呢?”海蒂懒洋洋地指着桌子上的一个小物件。

“录音?”黑三吃惊了,汉斯被小鬼子的高级特工绑架时还能如此留下证据,这件事还真的诡异。

“是疯杀令主留下来的。”

“哦?”黑三疑惑地问道:“疯杀令是谁留下的?他为何要帮你们?难道你们认识?”

“不,我们不认识。来人是从窗户外进来的,穿着一身黑色夜行衣。他不是帮我们,是和小鬼子过不去。”海蒂已经从惊恐中走出来,按照孟达交代的应付着眼前精明的侦探。

“和日本人过不去?他真是吃了豹子胆!”黑三连连摇头,打开孟达留下的录音机听完田中和汉斯的对话,手一挥对巡捕们说道:“清理尸体,咱们走。”

“是!”

巡捕离开后,汉斯饭店的工作人员急忙清理了房间里的污血。等所有人离开后,孟达光明正大的从房门中走了进来。海蒂一下子扑过去,举起粉拳使劲的擂击着年轻人的胸膛。

“回来也不给我发电报。”

“我想给你一个惊喜。”孟达伸手抓住海蒂的双手,微微一笑又把美女搂在怀中。

“你是怎么知道日本人对我下手的?”汉斯给孟达递过来一杯咖啡,坐下后瞪着眼睛问着眼前的年轻人。

“是这样的——”

原来,孟达从德国毕业后从英国坐船回到了上海。他们急于回家,想见海蒂一面就走。当他们走进六楼经理办公室门前,发现了楼道已经被小鬼子控制。他知道海蒂和汉斯遇到了危险,和鲁世杰、方振山商量后,准备全歼这股偷袭的小鬼子。

“他们也来了?”海蒂惊喜追问。

“少夫人!”

“海蒂小姐!”

两声不同的称呼在房间里荡漾,只见门口并肩出现两个身影。一个黑黝黝的青年汉子和一个中年大汉,面带微笑走了进来。海蒂蹦起来跑到鲁世杰跟前,小手一伸就打了过去。

“哈哈哈哈。”方振山爽朗的大笑,指着孟达说道:“三少被你打败没有?对付鲁世杰你应该用刀砍。”

“刀?他最怕的是这。”海蒂猛地把嘴巴伸过去,一下子亲吻在鲁世杰的脸蛋上。黑大汉吓得双手抱头,蹲到地上举起了双手。

“哈哈哈哈!”房间里所有人狂喷大笑,不怕刀枪的人竟然会害怕美女的香吻。

“我只有这一个女儿,不希望她做寡妇!”汉斯礼貌的让方振山、鲁世杰坐下,把目光射向孟达。

“一旦战争爆发,不知道有多少家庭要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小鬼子在我们的国土上制造出许许多多的悲剧,难道我们不应该反抗?汉斯先生,如果不是我们及时赶过来,你和你的令爱还有命在吗?”

孟达知道汉斯是在谈论他和海蒂之间的事情,但他不会因为感情而放弃国仇家恨。日军自1931年占领中国东北后,为进一步发起全面战争,陆续运兵入关。到1936年,日军及伪军已从东、西、北三面包围了北平,帝国主义为实现它鲸吞中国的野心、发动全面对华战争做好了准备,他是中国人,必须站出来。

“我可以把我一生的财富交给你,带领着我的女儿去到香港,也可以给你们办理签证去到美国。”汉斯叹息一声,但还是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受到战火的惊吓。

“汉斯先生,若论财富,你的家当不抵夏家的万分之一。我们少爷立志报国,这才在学习医术的同时在德国学习了三年的军事。疯杀令是少爷在一年前就打造出来的,我们回到家里见过老爷,很快就会从新来到上海。”鲁世杰不肖的语气带着鄙视,表示孟达不会对他的财产动心。

“不,咱们不回家了!”孟达坚定地站起来,掷地有声的说道:“小鬼子已经开始在上海收买汉奸,疯杀令该出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