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4章 疯杀令(二)

第一卷 第四章 疯杀令(二)

上海是中国的金融和工业心脏,摧毁中国继续抵抗的经济实力,迫使南京政府接受日本的要求,才是日军目前最重要的决心。孟达很想回到家里去见一下父母和姐姐,但他知道,留在上海更是迫切需要。

汉斯被孟达坚定的意志所折服。他知道,女儿已经死心塌地的爱上了这位年轻人,阻挠只能令自己更失望,说不定丫头会扔下他,和孟达一起私奔。可他也明白强大的日军不甘罢休,就算他是德国人,也难以防备小鬼子玩弄阴谋被算计。

“鲁世杰。”

“到!”

“电令十八蝴蝶、三十六狼队成员迅速赶赴上海,租界里绸缎庄作为指挥部,我会亲自坐镇。在汉斯饭店、汉斯医院、夏家粮行、绸缎庄门前竖立一道告示:日本人与狗不准入内!”

“这,这,这,你这是公开挑衅日本人。”汉斯脸上顿时流出了冷汗,这道告示一旦贴出来,恐怕汉斯所有生意都会成了小鬼子的打击目标。

“我会让威廉·李斯特将军出面和日军交涉,这你大可放心。”孟达得意的笑着,对未来的老丈人炫耀着他的好朋友。

“嘿,威廉·李斯特你也认识?”汉斯惊喜的看着孟达,不由得把目光转向自己的女儿:“我听你提起过威廉·李斯特,你也认识?”

“当然,我是他家的常客。”海蒂美丽的脸上自豪的洋溢着笑容,要父亲放心听孟达安排就是。

威廉·李斯特任德雷斯顿步兵学校校长,三年后破格晋升中将。1935年任第4军区司令时晋升为步兵将军,后调任第4军军长。汉斯当然听说过这位军事名人,但他没有想到,年轻人和女儿竟然是中将的忘年之交。

日租界里,特高科机关长小林君三的办公室里站着一群垂头丧气的人。五个特工精英被杀,计划已久的租界蚕食方案不但没有实现,反而被天皇臭骂一顿。德国人是他们的战争伙伴,这件事已经引起了希特勒的震怒。

“中佐,汉斯饭店、医院、绸缎庄、粮行都贴出了日本人和狗不准入内的告示,我们不敢出面,指示青帮人去挑衅,想不到他们都被收拾掉。”特高科行动队长藤野诺诺的汇报着。

“八嘎!”小林君三乌青的面部饱含着愤怒,他想不到支那人敢于这样做,更想不到那个年轻人有如此大的后台。天皇和军部大本营三令五申,不准日军去汉斯的产业捣乱,羞辱的告示让他们成了上海的笑谈,大日本帝国的尊严已经丧失殆尽。

“杜月笙、黄金荣不肯出面,张啸林损失了二十多个精锐,更可怕的是,他在睡梦中被人偷偷潜入到卧室,枕边放着和田中少佐遇害时一样的疯杀令。难道,疯杀令是德国人?”

“你的饭桶一个!”小林君三摇头怒骂着部下,对藤野说道:“租界里停止一切军事行动,展开调查,我要知道疯杀令是谁发出的,他们的组织有多少人。”

“嗨!”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在绸缎庄后院卧室里时,孟达稍显疲惫的身体动弹了一下。他睁开眼睛看了身边一眼那堆美肉,想起了昨晚精神昂奋的一宿。他像匹不知疲倦的骡子,更像一只发疯的狼狗,公式化的推进、离开,再推进、再离开——

死妮子很是厉害,准确的说是被她折腾了一宿。亏啊我!摊上这么个婆娘,一定是上辈子造孽太多!和她相比那站街的暗娼几乎都是圣女。他伸出魔爪按在高挺傲人玉兔上,张口咬住了那粒发紫的葡萄上。

“我要!”海蒂醒了,双臂紧紧地箍住年轻人的腰肢,妩媚的脸蛋上展现出贪婪的目光。

“整整嚎叫了大半夜,还没有吃饱?骚婆娘,以后我夜夜让你爽。”孟达用手拍打着对方的屁股,支起身子笑着掰开了对方的**。春光闪耀,所有的生命旅程,都是由这里开始。望着那块神秘的“圣地”他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口干舌燥,反正我是控制不了,随它去吧……

“少爷,少爷。”

室内的激战刚刚拉开序幕,卧室门外传来鲁世杰焦急的呼喊。孟达狠狠地朝下一坐,猛地拉出小弟弟站了起来。海蒂一把抓住傲然挺立的“哥们”,嘻嘻笑道:“我等着你。”

“嘿,今晚还会有机会。”孟达苦笑起来,像这种女人他可真的没办法,再厉害的子弹都射不穿的靶场,他这样的神枪手都有了种恐惧感。

外边的客厅里,站立着的几十个男女都听清了卧室内传送出来的对话。他们忍不住哄笑,知道少爷和少夫人小别胜新婚,正在忘我的做着游戏。王勇乐呵呵的喊道:“少爷,再不出来我们就要打进去了!”

“哈哈哈哈!”

门开了,孟达在哄笑声中走了出来。他一看是十八蝴蝶、三十六狼队成员一起来到,大方的摆摆手:“都坐下,我要你们来,是有重要的任务!”

“疯杀令震撼了小鬼子,可上海人不知道,咱们的民众不清楚。我认为,要在上海制造出更多的杀戮,目标是日军特工和背叛国人的汉奸。玉儿带领十八蝴蝶为第一小队,王勇为第二小队,第三小队有我带领,第四小队有方师父率领。”

“是!”

“凤蝶。”

“到!”

“你是通讯组长,负责各小队的联络。”

“是!”

“汉斯饭店、医院、绸缎庄、粮行各驻扎一个小队,出发吧。”孟达发布了命令,示意大家开始行动。大家站起来迅速编成四个小队,一瞬间客厅里走了个干净。海蒂从卧室里走出来,抿嘴一笑朝门外看去。

上海的三月,那群神秘的人都穿着薄薄的羊毛衫。海蒂看看自己的旗袍忍不住笑了,靠在孟达的肩膀上说道:“老公,今天我不上班,陪我逛逛大上海吧?”

“yes!”孟达顽皮的答应着,拍拍肚皮笑道:“这里已经被你掏空了,我现在最需要的是填饱肚子。”

“嘎嘎嘎嘎!”海蒂拉着孟达:“走,咱们去饭店里吃西餐。”

“嘿,老丈人知道你和我在一起,肯定会不高兴。”自从孟达来到上海,汉斯时刻监视着海蒂。这丫头好像发疯了一样,编造出各种谎言偷偷跑过来和他约会。

“嘻嘻,他当然不会高兴,因为,我要汉斯饭店、汉斯医院作嫁妆。”海蒂忍不住发笑,抚摸着肚皮得意的说道:“等我怀上了宝宝,我要接管他的全部家产!”

“啊!”孟达吃了一惊,摇摇头说道:“上海夏家的生意也不少,咱们不要老丈人的一切。”

“你救了他的命,只要他一个女儿太亏了。我已经告诉他,不把家产交给我,他的床头上就会放着一块疯杀令。”

“嘿,你个贪婪鬼!”孟达忍不住笑了起来,女大不中留,有了丈夫开始算计自己的亲老子起来。

“报告,上海青帮老大杜月笙求见!”凤蝶走了进来,对正在卿卿我我的两个少年夫妻禀报。

“杜月笙?杜老大能亲自来,难道他已经知道疯杀令的事情?”孟达惊讶的站起来,独身朝门外走去。

被称为“中国黑帮老大”和“中国第一帮主”的杜月笙,一生叱咤风云,闯得猛、玩得火、斗得凶,他闯荡上海滩的基本要素是:足智多谋、隐忍薄发、坚韧不屈、蛮橫霸道而又不露声色。

杜月笙不但出入黑白两道,游刃于商界、军界和政界,而且将触角伸向金融、工业、新闻报业、教育等多领域,这在当时的中国,都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杜月笙是个聪明人,世事洞明,为人练达。他是一个无名小辈,而这位在上海滩叱咤风云的黑帮老大来到,让他满脑子都是疑云。

“夏老弟,你我是第一次见面,但我与你大姐、你的姐夫江世麟可是久有来往。你能认识威廉·李斯特将军,还是我和你恩师的举荐。”看到孟达走出来,站在门外的杜月笙慌忙笑谈着他和夏家的关系。

“哦?杜老板,你在香港也有生意?”孟达恍然大悟,肯定是江世麟托付杜月笙照顾他的小弟。

“哈哈哈哈,我不仅在香港有生意,在美国、德国、日本和英国也都有生意。老弟,疯杀令已经震撼了整个上海,是你的手笔吧?”杜月笙狡黠的笑着,携手孟达朝客厅里走着。

“你认为是我?”孟达含蓄的回问,他不知道杜月笙对他了解多少。

“英雄出少年,好好,你有这样的城府、这样的心机,不枉你的大姐夫对你的夸赞。”杜月笙没有不高兴,反而笑意涟涟点头赞许。

“你是足智多谋的前辈,我需要商界、军界和政界的情报。当然,我不是为了经商、从政,希望了解那些人与小鬼子有勾结。”话说到这份上,孟达也不再隐瞒自己的身份。他把自己建立起来的十八蝴蝶、三十六狼队说了出来,希望能在小鬼子动用武力侵略前夕好好的玩玩。

“你对日军的特高科了解多少?”听说孟达只有几十个手下,杜月笙疑惑的看着年轻人。

“特高科的人员都经过非常严酷的,魔鬼式的训练。有些人被折磨得死去活来,七尺男儿被搞得泪水涟涟。其中,意志薄弱者,往往惨遭淘汰。苦是苦,一旦合格,其军饷比普通士兵高好几十倍!

小日本对我中华觊觎已久,日本的小商人、浪人其中大部分是间谍。他们可以很方便地到中国各地搜集情报,刺探军事机密,为灭我中华打前站。为了打击他们骄横跋扈、杀人不眨眼的行为,我要用疯杀令震慑他们!”

“你的部下比他们更厉害?”看到孟达对特高科这样了解,忍不住插话问道。

“也许吧。海蒂,给杜老板上茶!”

“来了!”

“汉斯的女儿海蒂?”杜月笙吃了一惊,他不敢相信,这位在上海租界里有名的美女,拥有显赫的身份,竟然会看上眼前这位年轻人。

“杜老板有句名言:英雄不怕出身低,关健要有一个好脑子。而我,还有一副健壮的身体。”孟达笑了,得意的朝海蒂挤挤眼。

“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