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5章 疯杀令(三)

第一卷 第五章 疯杀令(三)

人潮汹涌的大世界,万方杂处的黄金大舞台,欧洲风情的古典建筑,大街小巷飘荡着甜得发腻的金曲,伴随着黄浦江上日夜不息的嘶鸣汽笛。百乐门舞厅里传来阵阵高呼,夹杂着大街远处清脆响起的枪声。这就是上海,令人向往的上海滩!

洋房高耸,商店林立,货物山积,车水马龙,摩肩接踵,流光溢彩的都市风情。上海吸引各色人等一波一波蜂拥而来,每一次战争来临,上海就是一个难得的“境外桃源”,不管战争打得多么惨烈,总不会有战火烧到上海的十里洋场来。因为这里有着势力庞大的外国租界,是中国政府鞭长莫及的“国中之国”。

孟达和杜月笙静静的坐在小轿车内,透过车窗无声的欣赏着大上海的美景。准确的说来,这辆豪华的轿车时杜老板送给年轻人的见面礼,他没有拒绝理所当然的收下。

几个日本浪人突然出现在百乐门附近,他们围住了一个衣着华丽的女子。杜月笙扭头朝孟达瞟了一眼,面带微笑说道:“老弟,你难道不准备出手?”

“不能出手!”孟达面无表情地摇摇头,补充说道:“在这里动手,正是给小日本找到了借口。”

“哦?”杜月笙惊讶的问道:“你难道只在租界里动手?”

“准确的说,是在日租界里动手。”

“妙,小兄弟真乃是高人!”杜月笙赞许的夸奖着,遗憾的说道:“可惜,我看不到小老弟的功夫了!”

“不杀他们,但我会教训这些混蛋!”孟达把车窗摇下去,伸出头颅做了一个手势。只见三个女孩从三面包抄过去,秀丽的粉拳击打出去。浪人的脸蛋霎时肿胀起来,好像被打傻了一样目瞪口呆的站着。

“好!”

“打死他们!”

百乐门顿时围过来很多观众,敢于出手教训小鬼子的没有几个,更何况是三个俊俏秀气的女孩子。日本浪人也许是众人的高呼惊醒过来,肆无忌惮的的抽出腰间的武士刀。

“八嘎!”

“你的死啦死啦滴!”

“花姑娘的干活,我的米西米西。”

领头的玉儿姑娘笑的桃花乱颤,耸耸肩膀用熟练的日语骂道:“小日本,姑奶奶正巧来了大姨妈,我请你们米西米西的干活。”

“哈哈哈哈!”

生活在大上海的人很多人懂的日语,他们忍不住大笑,都以为是小姑娘在戏弄小日本。可他们吃惊了,女孩一招飞燕凌空、蜻蜓点水令人眼睛一花,五个小日本脸上顿时被血污染成了大花脸。

“好!”杜月笙是识货的人,他没有看清玉儿出手的一切,可他知道,小鬼子真的饱尝了大姨妈的美味。

“哈哈哈哈!”所有人笑的捧住了腹部,被戏弄的小日本不知道嘴上粘的是啥东西,伸出舌头吧唧吧唧的品尝。

“滚吧,你们的武士刀老子留下,敢在这里挑衅,老子割下你们的狗头!”一个年轻人趁着小鬼子发呆的时刻,像雄鹰一样扑了过去。只见他双手一挥,五把武士刀顿时折断扔在地上。

“这是我的部下王勇,是狼队的队长。”孟达笑了,欣赏的目光盯着外边,对身边坐着的杜月笙介绍着。

“厉害!”杜月笙惊叹不已,他有几万手下,虽然高手如云,却不曾见识过这样高超的武术。

“八嘎!”小鬼子发怒了,在上海被当众戏弄还是第一次碰到,他们忍不住就要动手。

“不服气跟着姑奶奶走,我会拍烂你们的狗头!”玉儿不肖的撇撇嘴,带领着两个女孩从容的离开。

“你们,胆小鬼!不服气吗?看老子跟你展示一下!”王勇脚下用力一跺,水泥路面上清晰地留下一个脚印。他爽朗的笑着,昂首挺胸离开了人群。所有人都被惊呆了,脚印足有一寸深度,就算用铁锤使劲砸下去,也不一定能有这样的效果。小鬼子灰溜溜的离去,在强者面前,他们不得不低下头颅。

“高手,绝对的高手!”杜月笙惊叹的瞪直了眼,王勇最多也只是二十岁上下,能有这样的功夫,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站住!”只见百乐门走出一个将军,威武的挡住王勇。

“请问将军,我犯法了?”王勇一看自己被中国军人包围,面不改色的质问对方。

“我是第九集团军总司令张治中,小兄弟,跟着我干,我给你个团长的官职。”

“团长?哈哈哈哈,区区一个上校而已。张将军,如果你带领部队去收复东北三省,我可以当你的马前卒。如果打内战,恕我不奉陪。闪开,欺负中国人的军官我没兴趣!”

王勇义正词严的喊着,不卑不亢昂首挺胸从国军的守备部队士兵中穿过。孟达在车内大笑不止,风趣的对杜月笙说道:“他是个傻瓜!”

“人杰,令我汗颜的英雄!”杜月笙喃喃自语,他被王勇大义凛然的风采所震动。

大街上,张治中也被王勇从容不迫、刚正不阿的说辞给震撼。他拦住要动手的士兵,叹息道:“这才是华夏民族的侠士,你们动手只能是自取耻辱。算了吧,他在教训小鬼子,我们不能做帮凶。”

轿车内,杜月笙心中一动朝孟达看了一眼:“小兄弟,如果你们想博取功名,这是最佳的机会。”

“哈哈哈哈,师长?军长?小弟宁愿做一介布衣,也不会做国民党的军官。张治中是爱国将领,老蒋却是打内战的高手。”孟达调侃的语气风趣的说着,表示不会动心。

“我知道,你和邱清泉、黄维等认识,如果要做官早就做了。”杜月笙遗憾的摇摇头,更加钦佩他认识的年轻人。

“走,咱们去汉斯饭店喝酒去。”孟达没有解释,微笑着邀请杜月笙。

“不,我的目的已经达到,咱们后会有期。小兄弟,情报我会源源不断的送给你,我相信,你能把出卖国家的罪人早一步干掉!”杜月笙伸手拉开车门,走下去和年轻人挥手告别。

虹口吴淞路,杜月笙被一群鬼厉般的刺杀所震撼。他看得清楚,其中四个人正是在百乐门挑衅日本人的几个高手。小鬼子的海军陆战队七个士兵倒在血泊中,那群杀人者像飞檐走壁的侠客,被鬼子的枪击声送走了。

“疯杀令!”一声恐惧的声音响起来,杜月笙一看,认出是特高科的藤野。

“哼,你们去死吧!”杜月笙骄傲的走上另外一辆轿车,得意的挥手让司机启动汽车离开这里。

“老板,他们没有武器?”开车的是杜月笙贴身保镖,看到刺杀的一幕有点迷惑不解。

“蠢,这是震慑!”杜月笙靠在车座的后背上,呵斥的声音透露着威严。

汽车正在缓缓的行驶,杜月笙突然说道:“掉头,朝绸缎庄。”

“是,老板。”

王勇等在日租界刺杀了纺织厂的日本奸商,并没有直接朝法租界逃窜。当孟达回到家里,这些人也陆续回来。他非常震怒,威严的站在客厅里,所有人都不敢吭一声。

“太没经验了!”孟达憋了很久,终于说出了这句话。

“少爷,咱们是给小鬼子、汉奸下达疯杀令,他们做错了什么?”鲁世杰看到大家一声不吭,忍不住替小兄弟们辩解。

“杀戮,并不能真正的解决问题。我要的是什么?是威慑,让犹豫者远离小鬼子,让投靠者心有顾忌不敢替小鬼子卖命。你们杀的日本纺织厂老板的确是个十恶不赦的人,可玉儿、王勇等都已经在百乐门亮过像,小鬼子不是笨蛋,很快就会查找到我们这里!”

“啊!”王勇惊呼一声,低头说道:“糟糕,我们给少爷带来了麻烦。”

“很大的麻烦!王勇,带领大家赶快撤,我估计工部局的人马上就会找上门。”孟达临危不乱,对王勇仔细地说道:“你们都要回去,利用疯杀令沿途警告汉奸和小鬼子,把声势造大一点。”

“是,咱们走!”王勇明白了孟达的意思,这是声东击西转移视线,让日本人认为这些人并没有在租界里立足。大家恋恋不舍离开,客厅顿时平静下来。杜月笙赶到这里,非常惊讶的听完了孟达的计谋。

“好,我正为你担心呢。他们的身手不错,但一味的武力只能是匹夫之勇。孟老弟,我希望你能去卡卡西俱乐部多走走,这会对你有很多好处。”

“卡卡西俱乐部?”孟达迷惑不解,让杜月笙坐下来讲明白一点。

“上海是个鱼龙混杂的地方,这里是国际大舞台,世界上各国的间谍和情报贩子都在卡卡西俱乐部出没。小兄弟要先学会交朋友,找出对手,疯杀令嘛,你还是暂且停发吧。”杜月笙意味深长的讲着,他认为孟达应该听懂了自己的意思。

“杜老板不愧是一代人杰,讲的很有道理。”孟达豁然开朗,微微一笑道;“咱们现在就去?”

“我不能和你一起去。”杜月笙摇摇头,起身说道:“告辞,希望你能在租界里站住脚,更希望你的疯杀令能让小鬼子不寒而栗。我有一个建议,杀,神出鬼没做得干净一点。你能做的更好,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