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6章 疯杀令(四)

第一卷 第六章 疯杀令(四)

卡卡西俱乐部,设有餐厅、酒吧、咖啡馆、茶座。俱乐部里拥有赌馆、武馆、射击馆、歌舞厅、健身房,进进出出的都是些洋鬼子。孟达带着鲁世杰、方振山来到这里,所有目光都朝他们射过来。

“服务生,来一瓶法国红酒、牛排、糕点。”孟达不卑不亢的坐下,朝餐馆里的服务生交代着。

“好的。”服务生迅速记下来,倒上茶水离开。

“少爷,武术馆咋是小鬼子在摆擂台?”鲁世杰看到两个日本浪人拙劣的表演,忍不住低声发问。

“别出声,这里还真的是卧虎藏龙!”孟达走进武馆,发觉强大的气场压得他有点喘不过气来。他目光扫视一周,发觉坐在这里的人都不是泛泛之辈。

“小鬼子好卖弄,真正的高手没有人会下场比武。”方振山也察觉了这里不简单的迹象。

“老板,能否请我喝一杯酒?哟,这还是法国波尔多葡萄酒,您老可真阔气!”一声娇滴滴的声音从后边传过来,声音里充满了惊喜。

“请坐。”孟达没有回头,但他知道身后站着的是一位妙龄女子。这位神秘的女人他走进武馆就已经看到,敢于独身出现在这种场合的,并不是普通的一般人。

“谢谢。”女郎大方的坐下,紧靠着孟达低声笑着:“嘻嘻,小兄弟是位高人。第一次来?”

“高人?你看,洋鬼子哪一个都比我高很多,和小鬼子相比,我也许稍微高了一点。”孟达风趣的谈笑着,倒满一杯酒递过去:“请!”

女郎优美的姿态喝了一口杯中的红酒,叹口气道:“啥世道,我一日三餐都吃不饱,你这一顿足够我三年的开支。”

“哈哈哈哈,鬼才相信。凭姐姐的身材,这么高的身手能没饭吃?”孟达大笑起来,一言喝破面前这位神秘的女人。

“嘻嘻,姐姐是不卖艺也不卖身,想在情报上发点小财,却没有来源。小兄弟是贵人,你这一来我要发财了。这块牌子很值钱,请小兄弟开个价吧。”

妙龄女子手腕一翻,手中露出一块疯杀令。孟达吃了一惊,这是鲁世杰身上携带的,能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被她盗走,更加证明了眼前的女人很不简单。他冷笑道:“姐姐,想发财请到别处找门路,为了一点小钱丢了性命可不值。”

“你要杀我?不会吧?我可是美籍华人,杀了我你也会有麻烦。小兄弟,姐姐有个更好的建议,是否听上一听?”美女嘎嘎笑着,贴近孟达的耳垂吹着香气。

“你是哪一路英雄?”

“英雄?不妨告诉你,我的确姓熊,但不是英雄的雄,是狗熊的熊。名叫熊曼华。你是我的贵人,我不会出卖你。咱们合作,我杀人你出钱如何?”熊曼华几乎贴在了孟达的怀中,嘴唇轻轻的动着,清晰的声音在年轻人耳朵里荡漾。

“杀人?”孟达惊异的看着美女,脑子在快速的转动着。

“我替你杀日本人,你付钱给我。”

“哦?”

“爽快点嘛,姐姐不能这样老坐在你怀里,会让人吃醋。”熊曼华狡黠的调侃着,伸出五指轻轻地攀住了孟达的脖子。

孟达此时有点胆战心惊,熊曼华不经意的举动,其实含着很大的杀招。如果这女人是他的敌人,只怕纤细的手指会在瞬间插进他的后脑。但他终究是个身怀武功的高手,闪电般的出手抓住了女人的手腕,顺势一拉抱在怀里。

“姐姐,你的毒功非常厉害,确实是个高级杀手!”

熊曼华被孟达握着手腕,浑身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她明白了,自己百试不爽的绝招已经不起作用。但她还是桃花乱颤的笑着,伏在孟达怀中吃吃笑道:“姐姐从来没有被臭男人占过便宜,你可要对我负责哟。”

“你是朵带刺的玫瑰,小弟我消受不起。记住,再敢来挑衅我的底线,我会毫不留情的废了你。滚!”

孟达严厉的声音很大,坐在武馆里的人却没有被惊动。熊曼丽俊俏的脸上顿时出现恐慌,另外一只手中的疯杀令已经消失。她明白了,眼前的年轻人要比她想象中更厉害,如果要杀她简直是易如反掌。

“呼!”熊曼华感觉到身子飞了起来,一瞬间离开了孟达的怀抱。当她醒悟过来的时候,自己稳稳地站在餐桌五尺以外。

“再见!”熊曼华略一思索,纤手一挥朝外边走去。

“会不会有麻烦?”方振山时刻注意着两个人的交锋,看到少女离开后担忧的问道。

“哼,我已经警告了她。”孟达低声哼了一句,悠闲地举起了酒杯。

“酒里有毒!”方振山急促的说道。

“我知道,她在门外偷看。”孟达把嘴唇贴在酒杯边缘,把话音送进了方振山的耳朵里。

鲁世杰正在全神贯注的观看着武池里两个人的搏击格斗,根本不知道他身边发生了凶险的交锋。方振山看得明白,孟达在喝酒的时候不经意把九龙玉佩坠落到酒水中,那杯酒顿时像翻滚的开水一样变换着颜色。

一杯毒酒喝下去,站在门外的熊曼华在焦急的等待着,一个时辰过去,孟达还在大吃大喝没有一丝中毒的迹象。她失落的跺跺脚,愤恨不已的喊道:“姑奶奶不会放过你!”

“她走了。”方振山两只眼并没有朝身后看,但他知道那个突然出现的神秘女人离开了。

“跟着她,找到她的落脚地点,弄清她的身份。”孟达满不经意的交代着,方振山很自然的站了起来离去。

武池里,两个人的胜负已经有了定论。裁判当中拿起一沓子美钞兴奋地喊着:“北岛平本胜。一万元奖金终于有了得主。”

“慢!”孟达大喝一声,武馆里顿时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他走近武池边缘,看着北岛平本问道:“北岛先生,我出十万美金,敢不敢再打一次?”

“八嘎,支那人乃东亚病夫,我要和你打!”

“和我打?哈哈哈哈,你用暗算胜了一场,还想再使用你的卑鄙伎俩?好,我答应你的挑战,但赌金增加到五十万美金!”孟达开怀大笑,他正是为了激怒小日本,要给败下阵来的洋鬼子出一口闷气。

“啊!”

“五十万美金!”

武馆里顿时响起了一阵窃窃私语,都知道北岛平本是来挑衅,没有想到第一次出现在武馆里的中国年轻人敢于出头。被打败的美国高手詹姆斯摇头苦笑道:“兄弟,我虽然败了但没有性命之忧,还是算了吧。”

“在我华夏泱泱大国里,不会任由小鬼子在这里猖狂。北岛小鬼子,我对你手上的那枚戒指很感兴趣,敢不敢和我赌一次?”孟达本来没有出手的意思,但他发觉北岛平本使用了卑鄙的伎俩后,决心得到那枚戒指研究一番。

“八嘎,你的杀过人没有?”北岛被激怒了,阴险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孟达。

“没有。”

“敢不敢和我赌命?”

“赌命?你的命能值五十万美金?像你这样的能值一块钱就是高价。”孟达冷嘲热讽面不改色的抄着手,手中的支票摇晃着:“如果你觉得我的命值五十万,我也可以答应你。但是,我胜了你,只要赌金五十万!”

北岛也许从年轻人的语气中感到了威胁,傲慢的说道:“五十万数目不小,但我还能拿得出来。我和你的胜负是只有一个倒下再也站不起来,也许是这辈子都站不起来。”

“哈哈哈哈,我从你的神色里看到了害怕,是不是没有信心?好,我不要你的命,你可以收走我的命。北岛先生,拿出五十万交给詹姆斯先生做中间人,我不想浪费时间。”

“北岛樱子。”

“嗨!”

“拿支票!”

“嗨!”

孟达听着旁边一声清脆的女音,微微一笑道:“日本好东西不多,漂亮的女人还是有的。我应该和你赌她才对。”

“哈哈哈哈!”武馆里哄然大笑,紧张的气氛顿时缓和。

“你,难道不怕死?”北岛恶毒的眼光射向孟达,拳头紧紧地握着,好像要把眼前的对手一拳砸个稀巴烂。

“怕,当然怕,我才十七岁,有一个美丽的妻子还没有过门,有万贯家产还未来得及享受。所以,我和你只是比武赌输赢。你可以要了我的命,但我不会,因为,我留下你的命,才能保住我的命。北岛君,请你把五十万赌注拿出来,斗嘴很难分出输赢。”

孟达沉着老练,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北岛一挥手,站在旁边的北岛樱子把支票拿了出来。武馆里所有人都闭着呼吸紧张起来。五十万美金,这是一场豪赌。三十多岁的北岛在东瀛浪人中赫赫有名,而眼前的年轻人却默默无闻。

詹姆斯担忧的走了过来,盯着无所谓的年轻人摇摇头说道:“朋友,北岛从小习武,练习武功的岁月要比你的年龄都大。他要以命相博,其实已经处于不败之地。”

“哦?”孟达不解的问道:“此话怎讲?”

“北岛是有来历的人,他表面是东瀛武馆的馆长,其实是日军特高科的少佐。你败了白白的搭上一条命,胜了,日本人也不会放过你。我希望你别为五十万送了小命!”

“日本人的手都伸进租界里来了?厉害!但是,这场豪赌我已经没法停下来。钱是个好东西,它对我太有诱惑力。北岛先生,鄙人不知道你有这么高贵的身份,你一旦受伤,会不会耽误你们日军在上海的战略部署?如果无把握,我劝你还是三思而后行!”

孟达听说了北岛的身份,更加坚定这场比武。他面带微笑讥讽着小鬼子,决心狠狠地教训他一下。北岛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一种从所未见的光芒,暗暗吃了一惊。但是,他在公共租界里八年从未有过失败,更不会被一个无名小卒的大话吓倒。

“八嘎,拿出你的真本事,看看我的泰拳功夫!”

“啊!”武馆里所有人都惊叫起来,北岛很少使用泰拳,每一次使用这种功夫,都会把对手打死在擂台上。都知道小鬼子动了杀心,不由地对孟达担心起来。

“请!”孟达亮出华人武功的起手式,礼貌的让北岛先行出手。

“去死吧!”北岛阴险的出招,面带奸笑朝孟达胸口上击去。这一拳无有一点力度,简直是开玩笑一样。

“小心!”詹姆斯惊恐的声音响了起来。他知道,北岛右拳头中指上带着一枚很奇怪的戒指,不仅能划伤衣服和皮肤,就算穿着钢铁盔甲,也不可能抵挡住对方的利器和剧毒。

“你这是武功?简直是小孩子过家家。哈哈哈哈,本少爷让你划上一下不还手就是。”

“快躲开!”看到孟达满不在乎的样子,詹姆斯和武馆里所有人都高喊起来。可是,年轻人身子没有动,而北岛的拳头已经在临近孟达身子时突然变得奇快务必,敏捷的速度,巨大的杀伤力,加上那枚神奇的戒指,已经击在了对方的身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