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7章 疯杀令(五)

第七章 疯杀令 五

北岛平本闪电一击,所有人都认为年轻人已经完了。惊呼,惋惜,都为第一次光临武馆的年轻人感到不值。北岛一拳得手得意的大笑起来,阴森恐怖的笑声在武馆里荡漾着。孟达好像吓呆了一样站着,身上的衣服被北岛的戒指划出一道七八寸长的口子。

“你的鲜血要流出来了,你的心脏要露出来了,你的腹腔会变成黑黑的,就算华佗再世也救不了你!支那猪,谢谢你的五十万,我要让你明白,敢于藐视大日本帝国武士道的人都得付出血的代价!”

“是吗?”孟达终于开口,微笑着面对北岛:“你这一拳很霸道,但我还是硬抗了下来。你的戒指呢?咦,我的衣服的确被你划破,可我没有丝毫受伤的样子。奇怪吧?不可思议吧?我劝你自己赶快服下解毒药,迟则性命不保!”

“啊!”北岛惊恐的看着自己的中指,戒指不见了,手指开始变黑,滴出的血液有一股浓浓的腥臭。他知道自己中了剧毒,而且还是自己的暗器伤了他。

“我不想要你的命,赶快服药吧北岛先生。”孟达笑意不断,突然脸色一变杀气腾腾挥起了拳头,只见快、准、狠的拳头带着电闪雷鸣击在武池的钢管上,坚固的防护栏顿时变成碎片飞落一地。

“中华武术博大精深,你永远不可能真正地了解。别以为我们好欺负,真正具有武德者从不炫耀武力,只是坚守着心中仁义礼智信勇的情操而已。发于防身,立于健身,搏于赛场,习于日常,载于武艺,归于武德。请你记住,这才中华武术真正的体现!”

孟达掷地有声,振聋发聩的声音在嘹亮的响着,北岛却在手忙脚乱的服用着解毒药,包扎着伤口。他的面庞在抽搐,死亡的恐惧已经让他无法听到对方的声音。他怕了,戒指莫名其妙的被对方夺走,自己被划伤丝毫不知。孟达那雷霆般的三掌,更让他像掉进了冰窟,如果对方想要他的命,恐怕自己早已成了一堆肉泥!

北岛樱子走了过来,把五十万支票恭敬地交给孟达,施礼道:“谢谢你,你赢了。”

接过支票,孟达对漂亮的女人说道:“送他去医院吧。记住我的话,他在一年内不可动用拳脚,更不可能动怒。这种毒他自己清楚,能保住命就算不错了。告辞!”

“请等等!”詹姆斯走过来,拦住要离开的孟达。

“呵呵,詹姆斯先生,是要我包赔损失?”孟达不好意思的笑笑,指着一片狼藉的武池说道:“是我毁了它,请你开价吧。”

“NO,NO,先生是位高人,我想结交你。”

“高人?哈哈哈哈,詹姆斯真会开玩笑。我虽然个子不低,但和你比起来恐怕要矮上一公分。”孟达诙谐风趣的回答。

“先生的武功是我今生所见最厉害的。”

“这可能是你对中国了解太少的缘故。华夏泱泱大国,奇人异士数不胜数。津门大侠霍元甲、关东大侠杜心五就不用说了,现存的长江大侠吕紫剑前辈那套游身八卦连环掌也要比我厉害得多。可惜霍东阁前辈去了印尼,他的名字你听说过吧?”

孟达谦虚的解释着,从兜里掏出一千两银票递给詹姆斯。洋鬼子急忙挡住,摇摇头说道:“我是真心和你做朋友。”

“我认你这个朋友,但损失还是要赔的。中国人好客你是知道的,美国朋友,你是第一个。詹姆斯先生,我住在霞飞路绸缎庄,随时恭候你前去做客。告辞,咱们明天再见!”

孟达和詹姆斯礼貌的握手,和方振山一起朝门外走去。辣斐德路西段多花园洋房和公寓,两个人一路欣赏朝霞飞路走去。方振山朝后看看道:“鲁世杰这小子还没有回来,会不会出事?”

“不会。熊曼华肯定会戏弄他,但不会要他的命。”孟达站了下来,对方振山说道:“你先回去,我还有事要做。”

“小心点,东洋人不会善感罢休!”方振山知道了北岛的身份,深情地提醒着自己的徒弟。

“放心吧,这里是租界,小鬼子还不敢猖狂到和欧洲各国撕破脸。”孟达满不在乎的说完,和师父告别朝关帝庙浜走去。

美国、法国等驻沪总领事馆都设在这段霞飞路上,举目望去,每一个街景都是一幅流动的充满时代气息的画面:举止得体、衣着光鲜、神采飞扬的红男绿女;色彩眩目、往来穿梭的公共汽车。

马路两旁一幢幢风格各异的商厦与路边的法国梧桐、雕塑、小景观、公园相映成趣。再加上周围那几条风雅幽静的支马路——太仓路、雁荡路、思南路、瑞金路、茂名路、汾阳路、复兴西路、湖南路、高安路、余庆路等,把淮海路商业街点缀得如此的高雅。

在一处幽静的欧式庄园里停下来,孟达忍不住笑了起来。这里是海蒂打电话告诉他的地址,也是小妮子坑了老丈人一把,把汉斯视为宝贝的庄园夺到手里。走进门口朝里一看他吃惊了,偌大的庄园到处都是忙乱的人群,竟然是一群美丽的欧洲女人!

“回来了?”海蒂看到了孟达,像小鸟一样飞过来依偎在他的怀中。

陷入热恋的女孩,娇羞妩媚的拉着她的情郎欢心的笑着。这套豪华的庄园价值上千万美金,几乎和汉斯饭店、汉斯医院总价值不相上下。她嘎嘎的笑着道:“老爸被我坑惨了。”

海蒂最大的武器是胸前规模宏伟的“凶器”,偏偏她无论穿怎样的衣衫都要松开颈下的几颗扣子,而且最爱双手抚上自己的胸膛。孟达搂抱着他的女人笑道:“最惨的恐怕是我。”

“嘎嘎嘎嘎!”海蒂开心的大笑,指着庄园说道:“一千六百平方的建筑,公寓两栋,都是四层高度。林园有面积两千平方米,现在要出售的话,可以卖到五千万元。”

“要这么大地方干啥?”孟达哭笑不得的摇摇头,他希望有一个爱巢,能有一百多平方米就满足了。

“我布置了三个不同颜色的卧室,老公,你喜欢在那间住都可以,可要提前告诉我哟!”海蒂娇滴滴的笑着,指着壮丽辉煌的客厅说道:“走,咱们吃西餐,汉斯饭店最有名的厨师,专门给咱做饭。”

“乖乖,你这招够损!”孟达吐舌不已,小女人发疯了,想用温柔和丰富的生活把他拴在这座庄园里。

吃罢晚餐,孟达走进了一间卧室。紫色的整体色调,给人以梦幻而浪漫的感觉。银质烛台搭配复古的镜框,呈现出欧式宫廷的格调。在紫色的墙面上再贴上写意的小花,使浪漫的气息更浓郁。

“老公,满意不?”海蒂关闭了房门,抓住孟达的大手就朝敞开的怀中塞去。当一个浑身发烫、水波荡漾、身材绝佳、胸前波涛汹涌、曲线曼妙动人的女子杀到你面前,一边抓住你未及逃走的手塞进她裙内,一边粗暴撕扯着你的腰带,将你摁倒在地上下其手、吻如雨下时,试问谁能抵挡——

**欲女的恋情如干柴烈火般不可收拾,白人女子总是引着黄色肌肤男子的双手,伸入自己衣衫,停留在蛮腰、胸膛和大腿。浑身滚烫的女子卸去衣衫,用手抚摸着自己的身躯,发出动情的娇吟,等她已经进入“玉唇微启粉臀摇,一汪泉水红莲间”的状态时,一场惨烈的激战、连战、鏖战拉开了序幕。

孟达亦步亦趋的推进着他的攻势,海蒂紧紧闭合了美目,咬紧了樱唇,身体不由自主的扭动,雪白饱满的双峰轻微地震颤起来,雪白的贝齿咬住下唇。孟达嗅着美人儿双腿间的气息,呼吸不由得厚重起来。

啪!一下;啪!二下;啪!三下。忽然,海蒂喉间呜咽一声,摆动纤腰,既似迎合,又似躲闪,眼角眉梢尽是诱人的春情,可谓“百媚生春魂自乱,三峰前采骨都融”,经历几度香艳刺激又蚀骨销魂的**后,海蒂犹如盛开的鲜花瘫痪在孟达强壮的胸腔上。

卧室外窗户跟前,一个黑衣不速之客轻轻地从开启的窗户外跳进来。微弱的灯光下,女子带着黑色头套露出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她朝**看了一眼,纵跳到床边把一身男装拿在手中。

蒙面人轻轻地坐在床边,双手飞快的在衣服里搜寻着。一块疯杀令被她装进了自己的背囊,又掏出两张支票、一张银票,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一百多万,臭小子,姐姐爱死你了!”

“是吗?”卧室里的灯光突然亮起来,只见窗前站着一个赤身的男子。

“啊!”蒙面人惊恐的叫着,伸出手指着孟达:“你不怕毒,迷魂香你也不怕?”

“怕,这种雕虫小技难不倒我,我有解药而已。亮出你的真面目,我要看看你这位梁上君子是谁!”孟达光着身子抄着手,得意洋洋调侃着对方。

“你,你,你穿上衣服!”蒙面人害怕的后退着,因为,对方一丝不挂的下体让她脸红,更令她心慌意乱的是**的长枪短炮。

“嘿,我的衣服拿在你手中。”孟达大笑起来,走到蒙面人身边一下子拽下头上的黑色头套,一张秀丽的脸蛋面带惊恐和害羞露了出来。他急忙夺过吓傻了的女孩手中的衣服,快速的穿好说道:“好了,你可真够意思,在房外看我们表演这么久。”

“谁看了?我在等待你们睡着。”女孩绯红的脸上顿时流下汗水,低着头说道:“别送我到工部局巡捕房,告发我对你没有好处。”

“哦?你是熊曼华,原来是位梁上君子。你在卡卡西俱乐部没少作案,我想知道告发你为啥对我没有好处。”孟达认出了这位神秘的女孩,侃笑着问道。

“我有你杀害日本人的证据。你是疯杀令的主人,杀人的罪要比偷盗罪大得多!”

“哈哈哈哈,如果我现在杀了你,恐怕再也没人能威胁到我!”孟达爽朗的笑了起来。

“杀我不难,可你的伙伴鲁世杰也会因为你而死。就算他死不了,你杀了我会让十多个孩子饿死在我的家里。咱们做笔交易如何?”熊曼华忽闪着明亮的眼珠,毫不畏惧的和孟达谈判着。

“鲁世杰在你手里?”孟达终于明白,鲁世杰跟踪女孩被发觉,让这位淘气的女孩给拿下了。

“当然。我在家里活捉了他,又跑到卡卡西观看了你和北岛的大战。你是有钱人,拿出点小钱做善事也算为祖宗积德。”

“蛤蟆打哈欠口气不小,你偷了我一百万啊!再说,你是梁上君子,我掏钱给你是做善事?”孟达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丫头尽说些歪理。

“你放屁,别侮辱本姑娘,我不是梁上君子!”熊曼华蹦了起来,伸出拳头朝孟达砸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