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8章 疯杀令(六)

第一卷 第八章 疯杀令(六)

熊曼华出手够快,但是,孟达胳膊一抬迅速抓住了对方的手腕。女孩子感觉到浑身发软一点力气都没了,身子一歪倒在那张富有情调的大**。她害怕了,以为孟达要使暴,颤抖着喊道:“别碰我!”

“别自作多情了小姐。你身下躺着的是我美貌的妻子,无论哪一方面你都不如她。不相信?你可以脱了衣服和她比试一下。”孟达贱贱的笑着,胳膊伸开直切戳到女孩的鼻子跟前。

“你要干啥?”熊曼华吓坏了,她被孟达触摸到浑身发软使不出一点力气,如果此时他要霸王硬上弓,恐怕一世清白要毁在这里。

“干啥?我的支票,我的疯杀令,这些东西你还不愿意交出来?”

“我给,我给。”熊曼华总算松了口气,急匆匆掏出支票和疯杀令扔到**,坐起来慌乱的说道:“放我走吧,我再也不敢招惹你。”

“走?你以为我会留下你不成?告诉我,你要钱干啥?我的跟班伙计在哪里?”

“在教堂不远的一条街上我的住处藏着。我的话你不可能相信,走,你和我一起去,你会明白我为啥需要很多钱。”看到孟达没有恶意,熊曼华从慌张中镇定下来。她娇羞的笑着,拍拍**昏迷不醒沉睡的海蒂光滑的屁股:“她怎么办?”

“我会救醒她,走。”孟达打开房门,带头朝辣斐德路前进。

鲁世杰醒了,睁开眼一看自己的胳膊还被绑着。他对站在面前的女人开口就骂:“臭婆娘,放开老子,我跟你没完!”

“哈哈哈哈,真正的较量她也许打不过你,但你可要小心,遇上她吃亏的会是你。”孟达站在鲁世杰身后,伸出五指轻轻一捏捆着的绳子断成两截。

“少爷。”鲁世杰顿时脸红起来,活动着胳膊说道:“少爷小心,她的手帕有迷魂散。”

“赶快回去,方师父正在到处找你。”孟达微笑着拍拍鲁世杰的肩膀,让他现在赶快离开。

“是!”鲁世杰盯着熊曼华看了一眼,狠狠的一跺脚说道:“让我家少爷好好地收拾你一回。”

“胡说,赶快走!”孟达苦笑着摇摇头,催促着鲁世杰别啰嗦。

熊曼华的家,是一栋老旧的三层楼房。孟达参观一边,他被震撼了。第一层楼里住着十三个残疾的儿童,还有五个四五十岁的老女人。他明白了,这些人都是熊曼华收容来的,靠着她妙手空空的本领,养活着这么多老少。

“给!”孟达掏出了一万两银票,充满敬意的说道:“我不应该误会了你,今后每个月我会按时让人送来一百两,有病就到汉斯医院去瞧。你真了不起,一个女孩子做这种事,应该让那些为富不仁的家伙们好好的瞧瞧。”

熊曼华哭了,两件不停的抖动着泣不成声的说道:“我也是个孤儿,是师父收养了我,可惜,他在一个月前被小鬼子杀害了。”

“记住这笔血债,迟早都要他们偿还!熊姐姐,你师父肯定是位隐世的奇侠,他没有子女吗?”孟达明白这里是熊曼华师父留下来的产业,好奇的问道。

“有,一家人在英租界碰到了枪战,都死在国民党军统手里。我师父在十年前来到了法租界,我是他第一个捡来的孤儿。”

“你师父的来历你可清楚?”孟达有点不明白,熊曼华的师父是个男的,为啥会这种不为武林所齿的小巧功夫。尤其是迷香、迷魂散之类,正人君子肯定不会去学。

“嘻嘻,你在怀疑我师父的身份?告诉你吧,他是霍家拳术不入流的弟子,因为憨厚老实,学到的功夫不多。也是机缘凑巧,让他捡来一本破书扔在家里,我长大后跟着他老人家学了点防身功夫,其它的都是我从那本破书上自己练成的。”

“哦?”孟达恍然大悟笑了起来:“好。你学的武功不算高明,歪门邪道却不差。可我有一点不明白,这里全部是残疾儿童,难道你——”

“送人了。”

“送人?”孟达迷茫的看着熊曼华。

“只要有好的人家愿意收养,这里的孤儿会送出去。不是我狠心,是养活不起啊!”熊曼华无奈的叹口气。

孟达顿时无语。国内连年战争,不知道有多少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令人痛惜的悲剧在不断的发生。一个国家都无力救治,更何况她是一位弱女子。他无声的朝门外走去,站到大路边上说道:“无论何时遇到难处就去找我,我会尽力帮你。”

“你也是好人!”熊曼华点点头,目送着孟达朝远处消失在夜幕中。

霞飞路在十九世纪二、三十年代,堪称上海城市的时尚之源。这条长约4公里的商业大街,名店林立、名品荟萃,其中不少是俄侨老店,或是法租界同业之最,他们以欧洲样式的商业布局,展示着几乎与欧美发达城市同步的高档生活消费品,尤以西餐、西点、西服和日用百货最具特色。

孟达从熊曼华的家里出来时,才是夜里九点多,大街上人流匆忙,喜欢夜生活的人正在尽情的挥霍和享受。他眉头紧紧地揪在一起,这里是洋人的天堂,一路上不知道听到有多少洋鬼子在怒骂中国人。

“站住!”一声娇呼,孟达身前身后出现了十多个人影,一个个像恶魔一样瞪着他,手中的枪支齐齐的对准了他的头颅。

“是你!”孟达看清了,在路灯的照射下看到是北岛樱子,他知道东洋人开始来找他的麻烦了。

“别动,动一动我打死你!”北岛樱子俊俏的脸上现出可怕的神色,用枪顶住孟达的喉管,伸手在对方的衣兜里搜索着。

“让你失望了,我的衣服被你哥哥划破,刚换的衣服啥都没装。”孟达面不改色看着北岛樱子,他不知道这些人要干啥。他知道,逃走并不难,但这些人会无休无止的找麻烦。怎么办?必须冷静的面对,等待时机再下决定。

“医生已经告诉我,我哥哥的功夫再也无法恢复了。”

“是吗?这好像不是我的错吧?”孟达高高的举起双手,任由女孩在浑身上下摸索。

“当然是你的错。你不该出现,我哥哥不遇上你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哈哈哈哈,可笑!你哥哥拳头下死了多少人?你们不是崇拜武士道精神吗?他卑鄙使用藏有毒囊的戒指就该杀,我已经饶了他一命!”孟达忍不住发笑,轻松的口气包含着威严驳斥着不知好歹的东洋女人。

“跟着你们支那人学的,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放屁!违背良心,以伤害他人为代价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这是邪恶的人做的。难道你们都是这一类人?”孟达冰冷的说了句粗话,不肖的看着这群身穿黑衣,不伦不类的女人。

“我们是为了天皇陛下,为了我们的祖国。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你可以说我丑陋,卑鄙,恶俗,变态,但现在我是胜利者,你的小命掌握在我的手里。走,我让你见一个人,希望你别吃惊。”

“谁?”孟达担忧起来。他出门时卧室的门没有锁上,难道是海蒂被他们抓了过来?

“是你刚刚离开的女人,她是你的情妇吧?”

“熊曼华?”孟达吃了一惊,从北岛樱子的口气中他知道眼前的女人跟踪了很久。他为那群残疾孤儿担忧,更为充满爱心的熊曼华担心:“你们把她怎样了?”

“你关心她?看来我们抓她抓对了。我哥哥对你的女人很感兴趣,在我出来的时候,给她服用了一种令她非常喜欢的药剂。我带你去参观一下,看看你的女人喜欢被人**、摧残的样子。你想杀我?我知道你的功夫很厉害,但你的功夫再厉害也抵挡不住我们的子弹!走,她的表演肯定非常精彩,你会很高兴的看到!”

孟达几乎忍不住要动手,但他清楚,北岛樱子住在哪里他不知道,被擒住的熊曼华必须要救出来。他无声跟着这群得意的毒蛇心肠女人,顺着大街不慌不忙的走着。大约十多丈远,一家日本酒馆面前停了下来。

“进去!”北岛樱子从后边推了孟达一把,一行人朝地下室走去。

经过两道坚固的铁门,孟达在一间房子内看到了熊曼华。被逼服用了药物的女孩,此时已经把浑身的衣服撕成碎片低声沉吟不停。他愤怒了,借着进门的一瞬间猛然回身,左手捏住北岛樱子的手腕,轻易地夺掉了她手中的枪支。

“北岛樱子,你现在可以下令她们开枪。我相信,所有子弹都会被你挡住,毫不客气的射进你的躯体!谢谢你带我进来,你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

“杀了我,你也走不脱!”北岛樱子脸上顿时变得苍白,一丝恐惧让她差一点瘫倒在地上。

“这间地下室隔音效果很不错吧?”孟达狂笑不止举起了手枪,两发子弹把最后边的两个女人干掉。他轻轻地朝枪口上吹了口气,开心的说道:“她们两个死的没有一丝痛苦。如果逼我动手,我相信她们的身子没有卡卡西俱乐部钢管坚固。我不会杀了你们,也许会少一只胳膊、少一条腿,也有可能开膛破肚直到最后一滴血流干才会痛苦的死掉!”

“你——”北岛樱子见识过孟达恐怖的拳术,她知道动了杀心的男人真的动手,当真会像他说的那样。腿软了,大小便也失禁从裤腿里朝下淌着。为了活命,北岛樱子双腿一软跪了下来。

“别杀我,你要我干啥都行!”

“你能干啥?”

“我的身子。”

“呸呸呸!”孟达连连的朝北岛樱子脸上吐着:“为了你们的狗屁天皇,你们的身子不知被男人睡过几百次。快,把枪放在地上,都给我进来!”孟达狰狞的呵斥着这群小骚·货,用枪逼着她们走进了房间。

“把衣服脱掉!”

“嗨!”

孟达原本是让她们脱一件衣服给熊曼华穿,这群女人为了活命,竟然毫不犹豫脱了个精光。房间里十一个白花花的肉体一丝不挂的站着,从北岛樱子口袋里正在搜寻财物的年轻人心中一动,大声对枪口下的北岛喊道:“给她们服药!”

“啊!”北岛樱子惊叫一声,随后暗暗地高兴起来。她恶毒的想道:“这是你找死,本姑娘今晚好好地让你享受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