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9章 疯杀令(七)

第九章 疯杀令(七)

北岛樱子的如意算盘打得不错,可是孟达令她失望了。年轻人把这群人用撕破的衣服捆绑起来,拴在一起后又给了神志不清**声浪语叫个不停的熊曼华一掌。他只能打昏她,带回去用药物去医治被算计的女孩。

他万分愧疚,是自己给熊曼华带来了灾难,这座酒楼里的人必须全部铲除,再也不能留下祸患。他一间间房子里不停地搜索着,值钱的东西搜集到一起装进一个皮箱里,又把找到的手雷、炸药布满了整个楼层,简单的制造了一个定时装置,把钟表时针调好,抱起熊曼华朝外走去。

小鬼子的酒馆爆炸的时刻,孟达已经走到了那座豪华的庄园外。他看到方振山、鲁世杰都在门口等待着,急忙把怀中的女娃交给师父:“快,先给她服药,她被人算计服下了强效催**药!”

“啊!少爷,刚才的爆炸是你干的吧?”鲁世杰从孟达手里接过皮箱,忍不住好奇心问道。

“是。”孟达把今夜发生的事情一点不露的讲述完毕,搞笑的说道:“可惜,如果你当时在场,好好地享受一番。”

“嗨,我和师父在那座酒楼附近转了好几个来回,也是刚回来。这么好的机会真可惜了,尝尝日本女人的滋味肯定非常美妙。”鲁世杰夸张的说着,自己不由得大笑起来。

剧烈的爆炸声,惊动了工部局和巡捕房。大街上一阵阵汽车声和尖利的警笛声不断地响着,霞飞路顿时乱成了一团。孟达回到自己的房间,用冷水毛巾浮在海蒂的脸上,片刻之间把昏睡的女人救醒。

饱受滋润的娇躯,心满意足的郎君,让经过短暂休息后的女娇娃充满了活力。孟达有点怕怕的推了贪婪的女人一下:“睡吧,我已经累的睁不开眼了。”

“嘻嘻,我要你累,累的精疲力尽就不会去找女人。”海蒂没有强行索取,但还是把头枕在男人宽大的胸膛上尽情的享受着温馨。

“我去!”孟达用手摸着金黄色的秀发,狡黠的问道:“你怕我再娶一个?”

“不怕。”

“哦?”孟达猛然一乐:“呵呵,三个五个你都不在意?”

“不在意。”

孟达惊讶的捧着海蒂的脸蛋,认真的端详了好久才问道:“女人不吃醋,我有点不信了。”

“女人好比是一朵花,你不能只让欣赏她的男人去看哪一种。日子久了他会烦的。我在中国学会了一句话:家花没有野花香。这句话我询问过很多人,他们的解释正是和我刚才的比喻一样。所以,你爱男人就不能只让他只爱你一个,让他做个选择,也许你会失败,但不会后悔!”

“哦?哈哈哈哈!”孟达从惊愕到开心大笑,他没有想到这个美丽的混血儿有这样的见解。

“你可以去欣赏别的花朵,我也会让旁人来欣赏我。”

“啊,你要给我戴帽子?”

“嘎嘎嘎嘎,我说的是欣赏,只能用眼睛看。记住,我这朵花只让你一个人去闻去折,你是花的主人,我要让他们赞叹我,是给你脸上争光。”

“好,说得好,来,为了你的美丽更加光彩照人,我要好好的滋润你!”孟达对海蒂的爱情告白表示折服,鼓足勇气翻身上马,房间内真可谓是:两身香汗暗沾濡,阵阵春风透玉壶。经历几度香艳刺激又蚀骨销魂的**后,两个人拥抱着安然熟睡。

天亮时分,熊曼华从昏迷中醒了过来。她一看房间吓了一跳,房间颜色绚丽更具动感,简直像是皇后、公主的卧室。自己的身体上穿着白色丝绸睡衣,宽大的雅床锦缎的被子。

想起昨夜的一幕,她急忙检查了自己的下身。终于松了口气的美丽女人想起自己的身体被孟达看过摸过,脸蛋顿时红云密布。她很感激救她的男人,如果不是他,自己的清白不仅会失去,恐怕生命都难以保住。

“小日本,姑奶奶要杀光你!”熊曼华心中的怒火被点燃了,师父死在小鬼子手里,自己又差一点葬送在这群该死的人手中。她知道哪个酒店,是日本人刚在霞飞路开设的。

想到这里,熊曼华忽的一下支起身子,发现一套美丽的旗袍放在衣架上。她拖着疲惫的身子下床更换衣服,又看到床边放着一双紫色高跟皮鞋。打扮一番后,她轻轻地拉开房门,发现已经是第二天清晨。

“熊小姐,主人吩咐过,等你醒来到客厅吃过早点再回去。”一个高大的德国女人走过来,礼貌的对熊曼华说着。

“不,我到外边吃。可是——”

“熊小姐,我家主人走的时候,给你留下了这些东西。”佣人非常机灵,不等熊曼华开口,急忙递过来一个皮质的女手包。熊曼华打开一看,忍不住惊呼起来。

“啊!”

她不敢相信,一条黄金项链,一副翡翠手镯和一块高档的女士手表。令她吃惊的是三张支票,数目足有十几万元。最后,她掏出了孟达临走时留给她的一封信,告诉她担心那些残疾儿童,他已经开着车去看望他们。

“我走了,替我谢谢你的女主人海蒂小姐。”熊曼华心急如火,不等佣人回答就朝外走去。

“熊小姐,主人交代,如果你会开车,车库里早已给你准备好。”

“不用,我坐电车回去。”熊曼华不敢接受这份厚礼,头也不回走出大门口。她回转身子看着门楼上边苍劲有力的两个大字“南园”,这才知道是德国人的产业。

辣斐德路法国天主教普爱堂后边,熊曼华的破旧小洋楼里正在忙碌着。孟达带领着鲁世杰和师父方振山,指挥着雇来的人收拾着二十多个老少尸体。熊曼华风风火火的跑回来一看,顿时眼泪哗哗的流淌。

“是北岛樱子干的。”孟达看到伤心的女孩哭了,没有安慰,只是把凶手是谁告诉给她。

“我要杀了她!”熊曼华收住眼泪,愤怒的举着拳头咆哮。

“她们都已经死了,是在昨晚上我救你出去后用炸药和手雷把整个三层楼都给炸塌。北岛樱子和她的十三个手下都死在囚禁你的地下室里,他的哥哥北岛没有找到,这是我最担心的事儿!”

孟达给熊曼华倒了一杯泡好的绿茶,反客为主请女主人坐下:“仇已经报了,把房子从新收拾一下,我希望你继续做下去!”

“我会的!”熊曼华接过茶水喝了一口,放下后脸蛋绯红说道:“谢谢你救了我。”

“不,这是我给你带来的灾难,我应该向你道歉。小鬼子是在报复我,她以为,她以为——”

“噗嗤,我知道。”熊曼华看到孟达挠着头不好意思说出口,忍不住笑了起来。

“熊姐姐,你一个人做事不容易,我从绸缎庄里给你调过来一个老管家帮你。放心,他是我老爸的老人手,非常熟悉租界里的一切。另外,我想把你的三楼全部包下来装修一下租给我,不知你可愿意?”

“租我的房子?我不会听错吧?”熊曼华吃了一惊,孟达有粮行、绸缎庄,老丈人又是汉斯饭店、汉斯医院的董事长。租她这样的破房子,她以为是在开玩笑。

“对,租你的房子。日本侵占中国东北三省不会满足他们的欲·望,不久的将来就会发动全面侵华战争。我已经把你这里附近的地皮买下来,要抢在开战前把这里建成住宅区,这不仅能有很好的效益,也会给战乱时逃难的民众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

孟达喝着茶,不慌不忙的把自己的部署说了出来。熊曼华惊诧的问道:“你的疯杀令还要继续?”

“当然要继续!多杀一个汉奸,我们的民众就会少受一点损失。多杀一个日军,咱们就会少死很多人。多杀一个日本商人,他们的经济就会困难一点,这对未来的抗战大业有利。”

熊曼华激动不已,她是一个充满爱心的女孩,哪怕是使用卑鄙的手段去从外国人手里夺取财物,一心想的是不让街头有饿死的穷人。而孟达做的是大事情,他心系国家和整个民族,为了破坏日本人的膨胀的侵略步伐,不惜用武力来杀人!

“让我跟着你干吧?”

孟达笑了,开心的对熊曼华说道:“你现在做的事情就很重要,儿童是祖国的未来,我希望你继续下去,另外,你应该考虑他们的文化知识和健康问题,必须请个保健医生、教师和保育员。你应该和红十字会联系一下,这样,小鬼子有了顾忌就不会来这里找麻烦。”

“这——”熊曼华明白孟达所说的一切,更明白,这样做需要很大的财力。她一个女人收养二十多个人就已经非常困难,如果像孟达说的那样,恐怕每天的消耗她都无力承担。

“你只管干,钱财问题你不用担心。”孟达用鼓励的眼光看着熊曼华,站起来说道:“我不能继续留下帮你,方师父和鲁世杰会给你收拾好一切。”

孟达走了,熊曼华站在二层楼走廊里看着他开着汽车离去。她的脑海里想起了好年轻人相识后的一些事,忍不住无声的笑了起来。师父死后她再也没有一个亲人,那些被她收养的人是她精神上唯一的支柱。现在,她有了靠山,这棵大树已经勾走了她的魂魄。

“他叫我姐姐,我比他大很多!唉,自古红颜多薄命,痴心妄想啊!”熊曼华明白孟达不会爱上她,但她的芳心已经难以自制。她知道,像这样有出息的男人不是她能够拥有的,心中有了惆怅忍不住出声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