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14章 码头激战

第一卷 第十四章 码头激战

孟达回来了,他在德国做成了一笔生意,亲自和江世麟一起押送着四艘货轮回到香港。他这次出行花费了几个月的时光,不知不觉已经是1937年9月。北平沦陷,上海战役已经打响,所以,他让给了德国很大的利润,急急忙忙要赶回来参战。当渡轮靠近码头登上岸时,却听到激烈地枪炮声。所有下船的人都慌了,惊叫不停的躲避着。

孟达和方振山、鲁世杰躲在仓库的胡洞口,三个人在观看着交战的双方。鲁世杰愤恨的骂道:“是他妈小鬼子!”

“咱们必须尽快离开这里!”孟达抬头看看天空,他知道日军的军舰上有飞机,就算炮弹落下来,躲在胡洞里也不安全。可前方的道路已经被日军封锁,国军正在拼命争夺失去的阵地,冲上去的人倒下了一批又一批。

孟达曾经打出过无数的子弹,无论在狩猎时或者在训练场,从来没有一次低于九环的成绩。可是,当真正地战争发生在身边时,他的心在狂跳不已。方振山明白三少爷此时的心情,皱起眉头也无计可施。

“我去弄把枪过来!”鲁世杰生性莽撞,天生的胆子毫无畏惧就要冲出去。

“不行!”孟达虽然胆怯,但他的观察力还未失去。日军射击的准确性让他有所畏惧,这时候冲出去就是去送死!

十七岁的少年在慌乱的思考着,身后的胡洞里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方振山放下皮箱紧紧地护在孟达身前,观看着突然出现的军人。而这时,一个身穿将军服的将官走了过来,孟达眼睛一亮喊道:“黄大哥!”

带领国军和日军开战的是第十八军第六十七师师长黄维,他也是刚从德国回来不久,想不到在这里相见。黄维看着孟达呲牙笑道:“嘿,你不从广州靠岸下船,是来给我助阵不成?”

孟达苦兮兮的说道:“我坐的是英国直通上海的轮船。”

“小子,趁此机会给我的部下露几手!”黄维从一个士兵手里夺过一把步枪,拿过子弹带塞给孟达:“给我干掉日军的机枪手和指挥官,我掩护你们离开此地。”

孟达呼吸急促,冷汗顿时从鬓角上往下淌着。他颤巍巍地端起枪,畏缩着没有迈出一步。黄维怒骂道:“我知道你没经历过战争,但你记住,你眼前的敌人都是畜生,是侵略者!”

“让我来。”方振山伸出手接过孟达手中的步枪就要行动。

“不行!”黄维一本正经的看着方振山,指着孟达说道:“就这怂样,枉费你和江世麟十多年的教导。他过不了心理关,永远都不会成为一个出色的枪手!”

“少爷!”鲁世杰焦急的看着孟达,他知道黄维是为了自己的主子,也知道他说的话非常有道理。

“深呼吸,这一战咱们必须参加,就算鱼死网破,也要给后人留下个好名声!”方振山知道孟达天生大胆,自己和他一样,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激战免不了胆战心惊。他明白黄维的意思,只有逼到无有退路的时候,才会爆发出巨大的能量。

“你还是我认识的夏家三少爷吗?”黄维满含不肖的看着孟达,外边枪声大作,另外两路进攻的国军正在拼死血战。他横眉竖目喊道:“端起你手中的枪,相信自己的能力,出击!”

孟达钢牙一咬,扭曲的脸上狰狞的跳动着。他身子朝前一扑飞快的滚动着,快速的打出了第一发子弹。黄维差一点气破肚皮,这一枪直接打到天上去了。急得他大声喊叫着:“混蛋,你是在打飞机吗?”

“拼了!”孟达听着耳边飞舞的子弹,身子不停的变换着位置。他没有急于开枪,在飞快的调整着心态。所有人都把心提到嗓子眼上,闭着呼吸在观看。他们知道,密集的子弹很快就会让孟达撞上,任谁都无法去挽救眼前的悲剧。

“开枪,再不开枪你会被打死!”黄维差一点晕倒,他不该这么逼着少年人,他不是军人,死在这里太冤了!

孟达好像耳朵听不到喊声似的,他在用心的体会着胸前的九龙玉佩,每一次遇到危险的时候,它就会发出强亮的光辉。但是,子弹没有射中要害,周身却被无数子弹划破了皮。一刻钟后大家都惊讶了,这样的奇迹他们从来没有碰到过!

黄维不再喊叫,两眼瞪得像铜铃一般。他知道孟达很快就会有所行动。对方阵地上,日军看到一个中国人只是不停地滚动而不开枪,大胆站起来射击出更加猛烈的子弹。然而,他们不知道少年已经从恐惧中渐渐走出来,手中的枪开始飞快的发射。

“好!”黄维看着一个个被步枪爆头的日军倒下,忍不住大声呼喊着。方振山从另外一个士兵手里夺过枪支,对黄维说道:“黄将军,带上我们的行李,这一仗我们给你打头阵!”

日军阵地正在慌乱时刻,黄维大手一摆喊道:“兄弟们,杀过去!”

“杀!”国军被孟达弹无虚发的表演鼓舞了士气,他们知道机会难得,必须重新占领阵地,才能掌握主动权。

此时,孟达一个人已经闯到日军的战壕里。他挥动着手中的枪刺,单手持枪又打又杀,身边倒下无数尸体。鲁世杰冲了过去,方振山冲了过去,三个人并肩作战,像杀神一样虐待着眼前的小鬼子。

“杀!”国军弟兄赶了过来,日军顷刻间开始溃败。

黄维跑过来拉住孟达,上下观察一遍庆幸的喊道:“谢天谢地,你受的伤都是皮外伤。”

“给我一支烟。”危险过去了,孟达几乎要晕倒。战壕里血腥之气直朝鼻子里钻,让他忍不住呕吐起来。

“哈哈哈哈。”黄维狂笑不止,用脚踢着身边鬼子的尸体:“吐吧,等你吐干净了,再也不会害怕。”

“少爷,你杀了了十七个!”鲁世杰虽然也感到难受,但还是忍着没有吐出来。他在捡着小鬼子的武器,在战壕边好像见到了宝贝一样惊呼起来:“狙击步枪!”

这是一把97式狙击步枪,精确射程在六百米左右。孟达好像忘记了呕吐,从鲁世杰手中夺过来仔细的看着。他蹲下身打开自己的行囊,掏出一个狙击瞄准镜更换起来。他手中拿着的是改装后的苏军莫辛—纳甘狙击步枪的瞄准镜,要比小鬼子的好用。

阵地从新被收复,黄维安排国军加紧修筑工事,他知道日军不会善甘罢休。等他来到孟达身边的时候,发现他正在战壕边调试着手中的狙击步枪。黄维笑道:“好,你已经彻底爱上了武器,干脆留下来给我做副官吧。”

孟达摇摇头说道:“我还没有见到父母,必须回去听他二老的命令。”

“哈哈哈哈,你现在是走不掉的!”黄维笑罢后叹口气:“我的部队已经拼的差不多了,只能坚守待命,等待救援的部队到来。”

“打吧,希望你别用枪指着我的头就行。”孟达愤恨不已,他忘不掉被逼上绝路的那一刻。

“谁愿打仗?我也是这样被逼出来的。”黄维坐在战壕边,从裤兜里掏出一盒烟抽出两支,点燃后塞到孟达嘴里一支:“从1937年8月13日,日本侵略军向上海发动进攻。我的六十七师就一直坚守在战场上。上海整个战局中,以罗店争夺战最为激烈。因为罗店距离吴淞、长江口近,离大尝闸北亦不远,敌海军炮可直接命中目标。兼以敌军掌握制空权,可以发挥其陆海空联合作战的优势。而我军被迫在此作战,极为不利。”

“你已经在战场上度过了十天?”孟达难以想象,一个师长亲临前线,可见战斗打得非常惨烈!

“这倒没有,我也是三天前才接过了六十七师师长的职位。”黄维叹口气,抽着烟朝国军士兵们望过去:“六十七师师长李树森被敌机炸伤右臂,二○一旅旅长蔡炳炎、四○二团团长李维藩阵亡,三九八团团长傅锡章负伤。我的师部除一个电报员,连文书、炊事员都拿枪上去了。”

孟达知道现在走不掉,就算他能闯过日军的封锁,也难以扔下处在危险时刻的黄维不管。他把手中的狙击步枪放在战壕边:“黄大哥,你给我挑选一个班的好枪手。”

“好,我的警卫连还算完整,你自己去挑选吧。”黄维忍不住兴奋的笑了起来。只要孟达、方振山、鲁世杰这三员虎将留下来,相信小鬼子有倒霉的时候。

两个人正在交谈的时候,日军开始了猛烈的炮击。孟达伏在战壕边纹丝不动的趴着,大声对国军士兵喊道:“别开枪,等敌人进攻!”

“听他的命令,别开枪!”黄维知道手下不会接受孟达的忠告,他必须把权力交给年轻人。

炮击很快停了下来。孟达从瞄准镜里朝前望着。他急促的喊道:“枪法好的准备!”

阵地上很快有一批国军士兵和底层军官伸出了步枪。孟达用眼扫视了一遍,默默的计算后下令:“从左到右分成11点、12点、1点钟三个方向,等敌人走到四百米后再开枪。”

“是!”师长亲自在前线,国军将士谁也不敢不听孟达的命令。可是,他们的枪法很少部分能打中四百米之间的敌人,但孟达却从这一仗发现了他需要的人才。

“开枪吧?”日军还在疯狂的朝前冲着,黄维焦急起来。目前正是机枪射击的好时机。

“节省子弹,小鬼子闯不过我们的点杀。”孟达不停地开着枪,他没有急躁,日军被挑出来的士兵射到了一批又一批。

“嘿,这仗打得!”黄维得意的笑了起来。

“危险!”孟达胸前的九龙玉佩突然发出强光,他急忙扑倒在黄维身上,身子一转两个人滚到战壕里。

“轰!”一发掷弹筒的炮弹落在了他们原来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