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15章 鏖战罗店(一)

第一卷 第十五章 鏖战罗店(一)

“呸呸呸!”黄维从孟达身上爬起来,不停地吐着嘴里的黄土,他好像被捉弄了一回,哀怨的看着四脚朝天躺着的孟达:“你这是救我?”

“这能怨我?”孟达躺着没有动,伸开胳膊笑道:“战壕太窄了。”

“报告!日军在小川沙、狮子林、炮台湾同时登陆,重点向罗店、嘉定方面进攻。第八师团第四旅团的先头部队与第三师团之一部在吴淞镇、藻浜、张华浜及黄浦江码头开始登陆。企图以战略有利之态势突破罗店、嘉定,切断京沪路的联络。”报务员飞快地跑过来,把一封电报交给黄维。

“失去的阵地被罗卓英第十八军第十一师奋力夺回,让咱们去接防罗店阵地。”黄维看完电报,对孟达说着上级的命令。

“这一仗不好打!”孟达有点胆怯了,日军配有重炮与战车部队,飞机盘旋在空中配合肆虐,部队几乎无法行动。像这样的阵地战简直是自杀!

“罗店虽乃江边弹丸小镇,面积仅2平方公里,但却为通往宝山、上海市区、嘉定和松山等几条公路的交叉点与枢纽,罗店一旦有失,全局势必震动。”黄维知道这一仗的凶险程度,但为了大局,他必须做出牺牲。

“咱们可以这样安排。”孟达看着黄维摊在地上的军事地图,灵机一动说道:“彭善的第11师也在罗店,咱们轮流上阵,一旦危机时把部队全部压上去。”

“高!”黄维欢笑起来,孟达此时此刻像是他的参谋长,把计划做的非常详细。

接防阵地的六十七师开始冒着日军飞机的轰炸转移阵地,孟达抬头看着天空,发现天空中有一个载人观测气球引导海军及炮兵实施炮击。他举起枪观察了一下,一千多米的高空很难射中目标。

“哼,打不着人,难道我打气球也不成?”孟达自言自语的说着,不死心的瞄准了日军的头颅。

“呯!”

“好!”

日军头一歪死在空中,气球还在空中飘荡着。黄维惊讶的看着孟达:“小子,这是狗屎运气吧?”

孟达也没有十分把握,但他相信手中的狙击枪,乐呵呵笑道:“活该他倒霉。”

日军失去空中观察目标,但空军很快飞上天空。飞机、大炮、坦克齐上阵,把中国军队阵地前变成一片火海。李树森走过来,对黄维笑道:“黄兄高见,幸亏咱们从阵地上撤了出来。”

“这是我小兄弟的主意。白天是日军逞威的时候,夜晚则是我军大好反攻时机,趁着敌人优势装备无法发挥威力,一阵猛打撵出敌军,夺回白天丢失的阵地。”黄维指着孟达,把他做出的战术部署说了出来。

“他?”李树森不敢相信,一个胎毛未退的年轻人能有这么高的计谋?他这时才发现,六十七师好像消失了一般:“你的部队撤走了?”

“哈哈哈哈,都在棉花地里藏着。”黄维得意的笑着,把望远镜递给李树森师长。

“嘿,我还真没有发现他们。”李树森惊讶的看了好久,并没有发现隐藏在棉花地里的士兵身影。

“我这位小兄弟在德国学的是狙击战术,经过特殊训练,掌握精确射击、伪装和侦察技能,伺人不备,突然袭击。咱们不能和日军硬拼,必须让日军每前进一步也要付出惨重代价!”黄维**高昂的讲着,他对目前的战略部署非常满意。

“他也在德国学习过?”李树森更加吃惊了,孟达个子不低,但相貌暴露了他的年龄。一个不满十八岁的少年竟然去德国深造,他的家族肯定非同一般。

“日军的装甲车!”黄维还未来得及回答李树森的疑问,发现了日军四辆轻型坦克朝着离开过来。他知道这是一场硬仗,必须用生命做代价去炸毁它。当他准备组织敢死队的时候,一个警卫跑过来。

“报告长官,孟,孟——”

黄维生气的说道:“称他为教官!”

“是,孟教官已经有办法对付坦克,请指挥部不要组织人去爆破。”警卫大胆把孟达的建议说了出来。

“他有办法对付坦克?”黄维很惊讶,没有反坦克枪和炮火,孟达又有什么办法?

“孟教官让你看一出好戏。”

“哦?”黄维忍不住发笑,对李树森说道:“咱们倒成了他的观众。”

二战时日本造坦克技术不是很好,基本上就是“挂铁皮的驴”,装甲薄弱,扔几个手榴弹都能干掉。这样的坦克严格意义上来说只是装甲车,也就只有在中国战场上才能纵横驰骋。孟达曾经在德军坦克部队呆过,专门学习使用和对付它的办法。

九五式轻型坦克耀武扬威开了过来,在四百米的距离时,突然从棉花地里传来几声清脆的枪声。日军坦克的潜望式光学观察瞄准仪被打碎。黄维惊叹不已,他知道这四枪其中有两枪是孟达开的,另外两枪一定是方振山、鲁世杰!

“好枪法,好办法!”李树森拿着望远镜观察着日军的坦克,没了观察瞄准仪,小鬼子顿时成了瞎驴。

日军的坦克瘫痪了,当射手打开顶盖站起来的时候,又是几声清脆的步枪声。只见小鬼子一头戳在坦克上,眉心圆溜溜的弹孔在咕嘟咕嘟的朝外冒血。战场上顿时寂静下来,双方都在为这场奇怪的作战方法所震撼。

“衡量一个人的军事素养和军事能力,不用看太多!”李树森感慨不已,四枪干掉日军四辆坦克,这种充满智慧的打法让他大开眼界。

日军坦克不能行走,跟在后边的日军进退两难。然而,沉默没有太久的战场突然传来一阵枪声,日军冲锋部队被干掉一半。小鬼子吃惊了,这是一批神射手,最多不过一个班,两轮打击就把第一次进攻给打败。

“日军溃败了!”李树森惊喜的喊着,好像只有自己能看到似的。

“恐怕他们逃不回去!”黄维越发冷静,他知道孟达这是在打击日军的士气,当敌人回头的时候,必然会发起反击。

“咦?”李树森惊诧的瞪大了眼睛,小鬼子想逃回去,却没有想到自己身边不远处突然跃起一群人。他们手持德国的二十响驳壳枪,一阵激射把所有小鬼子留在了战场上。有四个身手不凡的士兵快步冲到坦克跟前,把准备好的炸药包塞到两条履带之间。

“轰,轰,轰——”

“好!”

“炸得好!”六十七师指挥部顿时沸腾,这一仗国军无一伤亡,全歼了日军所有进攻部队和四辆坦克。

仿造德国的毛瑟步枪杀伤率大于日军装备的三八式,而且小巧,便于携带。而重机枪,是阵地战的灵魂,所以,国军重机枪的数量,要远远大于日军的数量,而配备的捷克造轻机枪,无论从那方面来讲,也比日军的歪把子机枪好。

但是,国军没有空中优势,更没有先进的战术思想。加上单兵素质训练不足、指挥系统不灵活等各种因素,往往需要用成千上万的生命去付出。孟达简单的一次反击战,让两个将军都沉默不语思索起来。

小鬼子停止了进攻,而这时,天空电闪雷鸣下起了倾盆大雨。孟达带着方振山、鲁世杰走过来,对李树森礼貌地点点头,转身对黄维说道:“黄大哥,让弟兄们撤回来休息一天,今晚咱们去找小鬼子的麻烦!”

“偷袭日军?”黄维抬头看看天空,牙一咬说道:“我交给你一个营,能不能把日军干掉?”

“能!”孟达没有迟疑就回答,笑眯眯的说道:“准备几个炮手,让小鬼子尝尝自己的炮弹。”

“哈哈,你是去偷袭日军炮兵阵地,然后用他们的炮弹去轰炸他们的军营!”黄维明白了,大雨倾盆的夜里,小鬼子做梦都想不到国军会趁机反击。

“他娘的,老子在罗店打得太艰苦了,弟兄们死的死、伤的伤,想不到你们六十七师来这里打出了名声。不行,今晚偷袭行动让我的部队出击!”李树森愤慨不已,提出这次行动让十八军第十一师来执行。

“可以!”孟达代替黄维答复,微笑着说道:“你的部队交给我来指挥,功劳是你的,是你的弟兄们的。”

“放屁!老子不是为了功劳,是为了给冤死的弟兄们复仇!”李树森粗鲁的骂着,裂开大嘴巴喊道:“出动一个团,把对面八百多小鬼子全部给我干掉!”

“是!”孟达知道军人都喜欢直来直去,骂人很平常,并不是针对他。两个师无论哪支部队出击,都能让占据天时、地利的国军完成一次巨大的胜仗。但他还是提出了要求:“李师长,兵在精而不在多,我建议挑选一些身体素质好的,有一个营足能完成这次偷袭。”

“不行,我要速战速决,兵,你可以从我的部队里挑选,一个师里挑选上千人难度不大。走,去我的部队!”李树森决心要小鬼子好看,更要把对面的小鬼子全部干掉。

“哈哈哈哈,老李,行动在晚上,你总得让我的小兄弟填饱肚子再去。”黄维忍不住发笑,憋屈了很久的李树森,现在终于得到一次好机会。

“嘿,我的部队在后边,好东西并不比你这里少。走,咱们迅速展开行动。”李树森害怕黄维改变主意,焦急的拉着孟达朝指挥部外边走去。鲁世杰拿着狙击枪追过来,看着方振山不知道是否该跟着过去。

“走吧。”方振山微微一笑,礼貌地对黄维说道:“请将军把少爷挑选的神枪手集中起来待命,今晚他们也跟着去偷袭。”

“好!”黄维欣然答应,他知道这是孟达要在实战中训练这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