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16章 鏖战罗店(二)

第一卷 第十六章 鏖战罗店(二)

夜,漆黑的夜晚。

九月的夜晚原本就很凉爽,加上狂风暴雨不停地下,身穿单衣的士兵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孟达站在准备出发的队伍面前,严厉的目光巡视着这些被他挑选出来的人。他知道偷袭非常危险,一旦提前暴露行踪,说不定有去无回。

“行动要敏捷、噤声,一旦暴露行动计划,我们就得实行强攻。为了大家都能活着回来,请弟兄们必须严守军纪!”

“明白!”

“夜里零点开始行动,三点前夺取日军炮兵阵地,清晨四点开始炮火打击。大家记住,炮击只有五分钟,不要等待命令,各连必须全部杀出去!为了让日军彻底败在咱们手下,请弟兄们两个人一组相互掩护清除敌人。现在我命令:出发!”

“立正!向右——转,齐步——走!”亲自带领部队的11师团长,开始下令部队朝前沿阵地行进的命令。

李树森对此战抱有必胜的决心,但也知道这是去地狱和阎王打交道。他拉着孟达的手动情的说道:“好兄弟,祝你凯旋归来!”

日军天谷支队让国军在罗店吃尽了苦头,双方为了争夺这个小小的罗店,伤亡惨重,各死亡9000多人,整个罗店血流成河,遍地尸体。孟达知道大家都憋了一肚子火气,偷袭当面之敌八百多人虽然不能决定战役的胜负,但也给失去斗志的国军有一个安抚的作用。

“放心吧李师长,这一仗我们必胜!”孟达不是高傲自负,而是经过了充分的准备。

“我这一个团如果回不来,李某很快就成了光杆司令。”李树森悲壮的说着,他要孟达明白眼前的情况。

罗店争夺战成了双方必争之地,这里有700多家店铺,商业发达,交通便利。向南可达刘行、大场,威胁张华浜、蕴藻浜;向西可到嘉定、安亭,占领宁沪铁路线。松井石根认为,控制了罗店,就掌握了淞沪战役的主动权。

孟达十分清楚这里的重要性,也知道李树森犹豫不决的心情。他严肃的看着李师长:“放心,这一仗我不能保证所有弟兄都回来,但我敢保证,胜利后回来的弟兄一定不会少于八百人!”

“能回来一半我就满足了!”李树森知道小鬼子的凶残,一千人去对付日军八百人,要让他来指挥这场战役,估计全军覆没能把鬼子干掉就是最大的战果。

“将军不必这样悲观。”孟达知道只有战后才能让将军放下心,挥手带着鲁世杰、方振山告别离去。

前沿阵地上,八十三团团长高魁元正在和孟达做着最后的准备。一个团三个营、九个连齐头并进,要趁着黑夜和暴风雨完成偷袭。孟达告诉高魁元:“高团长,只有等到我占领日军炮兵阵地,发射照明弹后,其他部队要全部压上去!”

“是,教官放心!”高魁元可不敢蔑视眼前的年轻人,听说他一个人射杀日军三十八名,这才不到一个星期。像这样的虎将他由衷的佩服。

“我最担心的是打草惊蛇,请高团长一定要告诉大家,偷袭不成,强攻会造成很大的伤亡!”孟达不住的叮嘱,为了国军弟兄的生命,请大家一定要谨慎再谨慎!

高魁元看着自己的部下,严厉的说道:“谁敢暴露这次偷袭行动,领兵的和违犯纪律者同罪!”

“是!”大家颤颤惊惊的回答着,都知道这是一场风险很大的战斗。

“告诉弟兄们,好好休息。”孟达看到会议已经有了结果,让大家好好休息等待半夜展开行动。

黄维的师指挥部里, 陈诚和罗卓英都在注视着这场危险的战斗。个子不高的陈诚微笑着问道:“听说孟达是在德国和你认识?”

黄维哈哈大笑:“我和邱疯子都是他家的常客,说实话,在德国一年,我的吃住花销都是这小子的。”

“他是一名医生,竟然能认识威廉·李斯特这样的大人物!”罗卓英更加好奇,一位德国中将司令和一个年轻人有这样的关系,他百思不得其解。

“呵,威廉·李斯特出生在上基尔赫堡的一个医生家庭,说起来大家不会相信,当年在东征战斗中牺牲的江世麟,就是这小子的大姐夫。”黄维知道陈诚不会忘记当年的黄埔生,这时候把江世麟和孟达一家的事说了出来。

“原来如此!”陈诚明白了,孟达学军事完全是受到江世麟的影响。

孟达在六十七师的行动,被陈诚和罗卓英知道后都是半信半疑。他们听说了今晚的行动,一定要来观看一下。等了大半夜,等部队开始出击的时候,他们发现这支部队好像有了很大变化。一切行动有条不紊,静悄悄的夜幕下只有微弱的脚步声。

“这是玩的那一招?”罗卓英看着九个连同时出发,分别朝不同的方向迂回前行。

“八个连队负责围困日军兵营,他亲自带着一个连去夺取日军炮火。”李树森提着心在观看着,只有等到照明弹升起的时候,他才能把心完全放到肚子里去。

“用敌人的炮火去摧毁他们的兵营,高!”罗卓英欣喜不已,他把望远镜死死地盯着孟达的身影,感慨的说道:“步伐沉稳,显然他有一身好功夫。跟在他身边的两个人也都是高手。”

“一个是他的拳术师傅,那个黑小子是他从小一起长大的书童。他们三个枪法如神,更兼身手了得。”黄维开始讲述他在德国看到的一切,尤其是孟达的必杀之技,没有人能在他手下走上三招两式。

日军兵营距离国军阵地也不过三千多米的距离,孟达带着一个连和被他挑选的神枪手狙击班,一个钟头就潜伏到日军鼻子底下。他和鲁世杰、方振山同时行动,匍匐着靠近日军哨兵。雨水哗哗的下着,两哨兵从背后被人用匕首割断了喉管。

一个连的士兵冲了过去,他们用手中的步枪刺刀狠狠地刺进正在睡梦中的日军胸膛。醒过来的日军嗷嗷乱叫,却被杀得眼红的国军用枪托、用刺刀收割着生命。鲁世杰杀的兴起,空手搂住日军,两个指头毫不客气捏碎了他们的喉管。

“快,调转炮口,准备射击!”一百多日军被杀死在兵营内,等到战斗结束,孟达就开始吩咐下一步行动方案。鬼子的迫击炮、掷弹筒都已经掌握在自己手里,看到帐篷里一箱箱炮弹,他知道这是日军在准备着天亮后的疯狂进攻。

“调好单元,把所有炮弹给我打光!”跟着过来的炮兵连长喜出望外,毫不客气让国军享受一次富裕的战斗。

“嘿,留一半吧。”孟达忍不住发笑,他准备把这些炮火带回去,罗店战役短时间内不会结束,必须要有长远的考虑。

“开炮!”炮兵连长黑丧着脸,对准备齐毕的部队下令开火。

“轰,轰,轰——”

炮火惊天动地的响了起来,日军兵营顿时火光冲天、鬼哭狼嚎乱成了一团糟。所有人都闭着呼吸在观看,知道这次偷袭行动已经完美的快要结束。十分钟炮火发射完毕,四周顿时响起了惊天动地的喊杀声。

“杀!”

国军将士威风的冲了过去,三颗照明弹贼亮的光芒让日军无处躲藏,寻找武器的时间也都没有了。一边是全副武装的斗士,另一边却是赤身在火中跳舞的小矮人。黄维哈哈大笑:“好,11师的弟兄们杀出了威风!”

“快,把你的部队压上去,日军所有物资我们都有用。”陈诚欣喜但还算冷静,日军这次遭到袭击,很快就会调过来更凶猛的部队。

指挥部里正在欢庆胜利的时候,孟达带着一个连的士兵骑着大马、拖着炮火回来了。陈诚亲自迎过去,严肃、庄严地给年轻人行了个军礼。他愣住了,眼前的人官职太高了,可惜他不认识。

“这是第十五集团军司令陈长官。”黄维看着发愣的臭小子,急忙给他提醒。

“呵,陈长官带着这么多记者前来,不怕万一行动失败?”孟达忍不住发笑,他在照相机面前有点不自然了。

中外记者如蜂地拥到罗店前线,采集最新消息,一时间,罗店成了全国上下关注的焦点。陈诚温和的笑道:“败了我拿你顶罪,胜了功劳是你的。好小子,这一仗打出了国军的威风,是上海战役以来最完美的一次胜利!”

“敌人会更加疯狂!”孟达知道两天内不会再有大的战斗,但日军迟早会卷土重来。

“把罗店变成血肉磨坊,让鬼子在这里发抖吧!”陈诚当然知道,但他必须死守罗店。他对孟达的战法非常感兴趣,乐观的说道:“白天把阵地交给敌人,咱们夜晚从新夺回来。”

“报告将军,我想回家!”孟达不顾众多的记者在场,毫不客气的要求。

“回家?没有国哪来的家?你想当亡国奴不成?”陈诚生气了,恨不得拔出枪把臭小子干掉!

“可,可我不是军人,我必须回家去见一下父母!”孟达态度很坚决。

“不行!”陈诚拉下脸哼道:“打完这一仗,我会让你很光彩的回去见父母。”

“你以为日军会被国军挡住进攻的步伐?长官,小鬼子亡我之心不死,要想守住上海一线,必须防止日军迂回反包围。上海南边的金山卫海面日军在集中军舰,国军难道没有情报?”孟达认为留在这里也只是多杀几个鬼子,上海保卫战恐怕坚持不了多久。

“这——”陈诚猛然一愣,他疑惑的看着孟达,年轻人的话敢相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