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17章 鏖战罗店(三)

第一卷 第十七章 鏖战罗店(三)

孟达提出的问题,引起了将军们的不安和震动。国民党将领,盲目听从德国教官过时的理念,在面对敌人时,无论对方是强大还是弱小,总是照抄照办,以阵地战对抗。大量的部队,固守一点,被日本军队用强大的火力杀伤。一旦被日军突破一点,整个防线立刻动摇。

“完全靠人员、装备的数量取胜,硬对硬,这种战术已经过时了!”孟达没有鄙视国军的意思,但他知道目前上海的战况。

“小伙子,你再留在这里半个月,如果战局不明朗,我可以批准你回家。”陈诚有点不满意,他认为年轻人打了一次胜仗就开始王婆卖瓜自卖自夸起来。

“好吧,这批战马我还有用,请长官批准留下来。”孟达也知道此时不是脱身的时候,他在日军兵营里得到一百多匹战马,准备趁机组建一个骑兵连。当然,他的计划必须让黄维帮助完成。

“算是给你的奖赏吧。”陈诚笑了,这是人家缴获来的战利品,况且,这小子鬼点子不少,说不定会给他带来更大的惊喜。

日军被偷袭,松井石根惊异的愣住了。国军敢于夜间偷袭,一个团吃掉了八百多皇军。他愤怒的喊来支队长天谷:“八嘎,你的严重的失职!”

“将军阁下,支那人狡猾大大滴。”天谷冷汗淋漓,他知道这是犯了轻敌的错误。

“两个联队拿不下来一个小小的罗店,你的不是合格的军人!”松井石根劈头盖脑的骂着,严厉的喝道:“赶快组织进攻,三天内占领罗店!”

“嗨!”天谷慌忙离开上海日租界指挥部,亲自到前线去布置进攻。

大雨停了,但天空中哩哩啦啦还下着小雨,日军无法动用空军,只能利用军舰上的炮火开始轰击国军阵地。黄维看着被炮弹炸的七零八落的防线,惊呼道:“好险!幸亏小兄弟提醒,咱们两个师差一点被炮弹炸光!”

“日军这次是真的动怒了。”李树森看着一群群小鬼子开始冲锋,知道这次反击战非同小可。他把望远镜转移到自己的阵地一方,发现炮击后所有官兵正在紧张的修补工事。

孟达,此时正在做着一项非常重要的实验。他明白胸前的九龙玉佩非常神妙,更想知道是不是每一次危险来临都会发出光亮。直着身子平端着狙击枪,纹丝不动的开始狙杀日军。他忽然发现,光亮是一种温热的能量,接触皮肤后有一种非常舒服的感觉。

“嘿,不让我回家?现在赶我也不走了!”孟达不是赌气,因为,九龙玉佩只有在遇到危险时才会发光、发热,像这种能增补体力的好处,他当然不会放过。况且,他已经体验了贴身穿着的金蚕内衣,子弹撞在上边会很疼,但不会伤到他的体内。

“少爷,你忘记了狙击要领!”鲁世杰急了,狙击手都是隐藏好自己干掉敌人为目的,哪有这样直直的站着去射击的?

“我没有你胆大,必须把胆量练出来。”孟达忍住内心的狂喜,和鲁世杰开起了玩笑。

“这是战场!”方振山也担心的提醒着。

“哈哈哈哈,小鬼子的子弹射不到我。不信?我表演给你看!”孟达猛地跳出战壕,在前边不停地奔跑、射击。日军好像被挑逗的发了火,所有枪口都集中朝他射来。

“咦!”黄维脸色大变,孟达刚从德国归来时还是一个胆小鬼,现在却变得这样疯狂。可他也感到奇怪,这么多枪口下他还在滚动跳跃,一粒子弹都没有伤到他的毫毛。可他不敢让孟达这样,怒吼道:“去,把他给我抓回来!”

“是!”两个警卫应声走出指挥部。

“八——”

“九!”

“十三!”

孟达身后的士兵忘记了开枪,用心在给他记着被狙杀的日军数目。两个警卫走过来好像忘记了自己的使命,也跟着大家在大声吼叫着。李树森看得哈哈大笑,对黄维调侃道:“你的警卫也不听你的命令了。”

“疯子!”黄维非常郁闷,但也知道是孟达鼓舞了士气。

“他们三个的战斗力足以超过一个连!”李树森俯伏在地,枪枪不落空的射击,恐怕孟达、方振山、鲁世杰三个人射杀的日军足有一个排了。

“可惜!”黄维知道自己留不住这位难得的人才。

“他是猛将、智将、难得的军事指挥官。假以时日,他的前途无量啊!”李树森感叹的说着,发现孟达已经跳到战壕内,拧开水壶朝嘴里飞快的灌着。

“日军退了!”黄维终于松了口气,对参谋长说道:“快,把所有人撤出战壕,防备日军炮击。”

“是!”

这是一次疯狂的进攻,可谁也没有想到,日军留下三百多具尸体,而国军只有两个轻伤、一个重伤。大家都在高兴的交谈着,认为是狙击班打败了日军的进攻。部队换防了,11师官兵做好了准备,等待日军炮击后就抢占阵地。

第十九集团军总司令薛岳赶了过来。先前遭受巨大损失的11师、六十七师,如今每战必胜、杀敌无数。特别是罗卓英回去提到一个年轻人,让薛岳怦然心动。六十七师指挥部里,正在听取黄维汇报的司令官看到了孟达疯狂杀敌的一战。

“我要带走他!”薛岳来这里是有目的的。

“不行!”黄维急了,大声说道:“司令,他不是军人,是我的朋友、兄弟!”

“哈哈哈哈!”薛岳狂笑起来,对着急的黄维说道:“我不是让他去冲锋陷阵,另有一项更重要的使命需要他。”

黄维迷惑不定的看着薛岳,现在上海到处都在开战,他不知道将军说的重要事情是啥。薛岳叹口气道:“小鬼子真他妈不是东西,鼓动一批浪人去后方捣乱,我们的军械仓库成了日军偷袭的目标。”

“偷袭军械仓库?”黄维不敢相信,仓库建在小昆山,左右有两条河流,小昆山海拔54.3米,周长l.5公里,山地面积约500亩。山形圆秀丰润,望如覆盆。泖河最宽处达700余米,更何况武器弹药都藏在山丘下的大理石洞内。

“固若金汤?”薛岳苦笑起来:“小鬼子也有高手,和他一样是非常出色地狙击手。我们外围部队没有遭受到袭击,内边的警卫部队每天都要死掉六七个!”

“啊!”黄维吃惊了,日军在河边潜伏狙击,这样下去,守卫仓库的部队肯定会龟缩在内院不敢走动。

日军又开始进攻了,这一次炮击时间非常短,狡猾的鬼子不等炮声停下来就开始了冲锋。李树森慌忙让部队出击,可他们再也没有时间去修补被炮火破坏的战壕。危急时刻,只见一支骑兵飞奔而去,片刻之间冲进敌人冲锋的队伍中,亮出盒子炮点杀着目标。

“厉害!”薛岳惊叹不已,冲锋的日军被枪杀、马踩后,很快掉头就跑。骑兵像放羊一样呼喊着,二十响盒子炮不停地响着欢送。

“嘿,他把我全部军官的手枪都收缴上去,原来是这样使用!”这一招黄维没有想到,狡猾的小鬼子更不会想到。

“太优秀了!”薛岳非常爱才,更加坚定要带孟达走。

“给我补充一个营的兵力!”黄维知道留不住孟达,趁机提出让上边把他的部队补充一下。

“一个团!”薛岳狡黠的指着骑兵连:“我给你一个团,把这支骑兵让他带走。”

“好吧,但手枪可不能拿走!”黄维不是小气,这几乎是他六十七师全部短枪,一旦被骑兵带走,他的军官们都得扛着长枪上阵。

“哈哈哈哈,武器库里还能缺少武器?”薛岳喷然大笑,小昆山弹药库储备着几千万发子弹,各种武器都有。

“去,把他给我叫回来!”看到骑兵凯旋归来,黄维急忙让警卫去通知孟达来此报到。

“是!”

孟达来到了指挥部,薛岳不等黄维介绍,主动上前说道:“我是薛岳,年轻人,有一项非常重要的任务需要你去完成。”

“任务?”孟达愣住了,在前线杀敌难道不重要?

“日军派出了一批高手,专门在我大后方进行破坏和刺杀。特别是他们派出了狙击手,针对的目标是我们的武器库!”薛岳非常精明,高手之间决斗才有意思,他相信年轻人会爽快的答应。

“小鬼子也有狙击手?”孟达吃惊了,狙击手在欧洲也是新的兵种,如果不是他和威廉·李斯特家庭关系密切,恐怕他也不能接触到这项神秘的训练。

“根据我们得到的情报,率领影子部队的指挥官叫木村秀良,他手下的一个小队长叫松本巴尔,也是从德国学到的狙击战术。”薛岳把戴笠提供的情报重述一遍,希望引起年轻人的重视。

“是他?”孟达惊异的看看方振山、鲁世杰:“好啊,咱们去会会老朋友!”

“你们认识?”薛岳吃惊了,这真是无巧不成书,孟达和日军的影子部队也有熟识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