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18章 仓库保卫战(一)

第一卷 第十八章 仓库保卫战(一)

小昆山,山下有驹泉、玉光亭、涓秀泉、二陆宅、奕草堂、泗洲塔院、慈雨塔等奇特的风情建筑,特别是四座混泥土大理石石洞,每一座都宽达十米、深度在三百米以上。两旁建有坚固的防守工事,就算飞机扔下来炸弹也难以毁掉这里的一切建筑。

孟达带着一个连的骑兵赶到这里,薛岳的副官对防守连长说道:“你被调到前线去了,这里今后有孟教官负责。”

地势非常平坦的小昆山,外围足有十平方公里无有人烟。孟达来到这里就喜欢上了,骑着大马对周围进行了非常详细的查看。他非常惊讶,日军狙击手能隔着河道射击到这里,让他有点不敢相信。原来的警卫连长嫉妒的看着骑在马上的年轻人,心中暗暗冷笑:“不知死活的东西,一颗子弹就能要了你的命!”

“八勾——”一声清脆的三八狙击枪真的响了,只见孟达身子猛地朝下一翻,随即弹起平端枪支,只见他飞快的推上子弹,瞄准对方伏击的地方打出了第一发子弹。

“啊!”河岸边的草丛中滚出一个身穿和服的倭寇,不甘心的看着孟达闭上了眼睛。

“厉害!”副官惊诧的看着这一次交锋,他这时才明白,孟达是故意引逗小鬼子开枪暴露潜伏位置。

防守连长很吃惊,能躲过子弹还能及时还击打中目标,这不仅需要非凡的胆识和勇气,更需要过硬的本领。他服气了,难怪上级能如此看重一个胎毛未退的年轻人。出神入化的射击,恐怕他的一个连队里也挑不出一个!

“笨蛋,射击后不知道及时转移,狙击手不合格!”孟达狂傲的朝河对岸喊叫着,好像要给对方上课一样。

“哈哈哈哈!”副官忍不住大笑,年轻人这是在挑衅对手。

“八嘎,撤!”松本认出了孟达,他在德国曾经多次败在对方手里,他知道孟达枪法了得,在这里呆下去只能是损兵折将。

“藤田少尉死了!”佐藤非常沮丧,今天第一次出击,竟然损失了最好的一个狙击手。

“撤!”松本黑丧着脸,他不敢去给藤田收尸,一旦被猛地发现,恐怕自己也会被对方一枪击毙。

佐藤不忍心留下同伴的尸体,更让他期盼的是藤田那把从美国弄回来的狙击枪。当他身影一动,孟达就发现了。快速伸出枪扣动扳机,一下子击中在佐藤的心口处。孟达鄙视的喊道:“松本,如果你在这里,站出来咱们单挑!”

“八格牙路!”松本一看佐藤还未断气,趴在地上拖着他的腿朝后便撤退。

“少爷,小鬼子一死一伤,还留下了两把狙击枪。”鲁世杰早已在观察,鬼子撤退后他从大树后边闪身出来。

“去,把武器捡回来。”孟达翻身下马,对一个排长吩咐着。

“是!”

山洞里,副官正在和薛岳通电话,他高兴地喊道“长官,孟教官第一仗干得非常漂亮,日军的影子部队一死一伤大败而退。”

“哦?快,详细的给我讲讲。”薛岳很惊讶,孟达走马上任不到一个小时,捷报就已经传来。

“这小子鬼点子很多,故意骑在马上诱敌。”副官乐呵呵的讲述了战斗经过。

“没有三两三不敢上梁山,把自己当诱饵,没有真实本领,自己也会变成狙击目标!”薛岳在罗店战场看到了疯狂的年轻人杀敌一幕,对他这样的行动并不感到惊讶。

“方振山教官提出一个建议,把守卫连所有军官都带走,他们要从新整顿部队。”副官听到薛岳在夸奖年轻人,急忙把方振山提出的建议说了出来。

“他是怕部下不服!”薛岳笑了:“排长以上军官全部带回来,让他自己去任命。”

“是!”

副官放下电话,对走进来的孟达说道:“孟教官,司令同意了你们的意见,部队交给你,如果有困难请直接和薛长官通话。”

“是,长官。”孟达礼貌地行着军礼,对方振山交代:“师父,去把部队整顿一下。”

“是!”方振山应声走出去。

“鲁世杰。”

“到!”

“送副官和各位军官出基地。”

“是!长官请!”鲁世杰傻笑着,带领副官走出山洞。

“通讯兵!”孟达 送副官出门,在门口高声喊着。

“到!”

“带领我参观一下武器库、弹药库、物资储备库和车辆库!”孟达已经了解到,四个洞分别储备着各种物资,他要及时了解一下,防止出现意外不好交代。

“是!教官请!”

经过一番调查,孟达感到非常奇怪,仓库里存有高射机枪,然而战场上却没有装备。这里的武器弹药足够七十万大军三个月使用,难怪薛岳如此重视这里的防守。尤其是外围的部队,防空炮火足可以抵挡日军飞机的轰炸。

走出山洞,孟达眼前是一片绿油油的蔬菜地。他笑了,虽然原来的守卫连长对用兵不太精通,但非常精明的改善部下的生活。河里有鱼,地里有菜,这种神仙般的光景还真是难得。他走到菜地边蹲下身子,挑选出一个又红又大的番茄享受的啃着。

“教官,你不是军人?”通讯兵是个半大孩子,比孟达要大上一两岁。

“嗯。”孟达狼吞虎咽的吃着,腾不出口回答通讯兵的提问。

“小鬼子的影子部队也不全是军人,都是些异能奇士。”

“哦?”孟达吃不下去了,他这时才慎重的打量着眼前消瘦的汉子,忽然问道:“你也不简单,内气收敛丝毫不露,高手啊!”

“家传武学,不到危险时不准显摆。我叫肖猴子。”消瘦汉子一见孟达识破了自己的底细,只得实话实说。

“你对日军的影子部队很熟悉?”孟达没有去问小猴子的功夫,开门见山询问着他最想知道的事情。

“打过无数交道,但从来没有见过他们的真面目。根据我的推测,影子里有一部分人来自于忍者和日本浪人。”肖猴子详细的说出了他的发现,希望眼前的年轻人能重视起来。

“忍者,浪人!”孟达猛地把剩下的番茄塞到嘴里,大嘴巴扎巴扎不停地吞噬,然后凶狠的说道:“不管他是人是鬼,咱们把它吃掉就是!”

“影子部队有三个中队,每个中队有三个小队,一个小队三个班,总人数将近上千人!”肖猴子看到孟达大大咧咧的样子,及时提醒着他。

这些消息孟达已经知道,来这里之前,薛岳专门把军统的一份情报让他看了一遍。他在沉思,木村从忍者、浪人中挑选出这么多高手,一般的军人还真的无法应对。他现在也只是三个人,想要消灭影子简直是异想天开!

“我有十几个好兄弟身手不错,如果教官想组建一支特别行动队,我可以把他们招来。”肖猴子看到孟达在思索,急忙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远水解不了近渴啊!”孟达表面平稳,其实他的内心早已经顿起波澜。被小鬼子缠上,今后的日子不会平稳了。

“我祖籍湖州,离此很近。有一个人你肯定认识,朱家骅!”

“啊!他是我恩师!”孟达惊呼起来,他在十一岁就跟着朱家骅在南京读书,时间超过了一千天。两个人形同父子,德国的威廉·李斯特一家正是恩师介绍的。

肖猴子笑了,乐颠颠的说道:“他是我姨夫,我妈是他的小姨子。”

“恩师现在是浙江省政府委员兼主席,咋会让你来参军?就算让你当兵,也不应该到这里来。”孟达好奇地看着肖猴子,这里边有故事。

“嗨,我求他办事从来不会答应,他让我从士兵到将军一步一步走,说这样才能做个好将军。”肖猴子不好意思的笑着,把朱家骅原话说了出来。

“你要做将军?”孟达原本想和肖猴子商量组建一支特别队伍的事情,听他要做将军,顿时有点失望。

“当兵前有这想法,现在不想做了。”肖猴子急忙回答,认真的说道:“跟着你干,只有你才配我卖命!”

“哈哈哈哈!”孟达莞尔大笑,用手拍拍小猴子的肩膀:“我准你回家一趟,尽量招募二十二岁以下、十八岁以上的高手过来。告诉他们,咱们不是军人,是一支民间武装。”

“是,属下保证不让你失望!”肖猴子眼中闪现着炙热的**,他知道孟达的功夫,良将遇到明主,这一生认定了他!

送走了肖猴子,正在训练士兵的方振山回到了山洞指挥部。他泄气的说道:“三少,一个连里没有几个像样的兵,没办法,我把他们从新编排,只有一个排可以使用。”

“好!”孟达微微一笑,对泄气的方师父说道:“咱们的骑兵连接替防务,被你挑出来的兵抓紧训练,其他的人可以做饭、种菜、装车干杂务。”

“你已经有了对付影子的办法?”看到孟达悠闲地样子,方振山知道他肯定有了预案。

“他们该出山了!”孟达重重的吐出几个字,对报务员喊道:“来,给我记下电文发出去!”

“是!”报务员慌忙走来,笔直的站着准备记录。

“你说的是——”方振山惊喜的看着孟达,嘿嘿笑道:“这群人真的该出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