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30章 血战杭州(四)

第一卷 第三十章 血战杭州(四)

孟达带领警卫营撤退的时候,埋伏在村外的骑兵私自改变了作战计划。鲁世杰发现了鬼子一个重炮联队,顾不得去擒拿逃跑的日军师团长。他挥鞭催马直接冲进日军阵地,不等日军开炮就开始了大屠杀。

“杀!”鲁世杰从来不喜欢用马刀,双手拎起盒子炮,交替点杀着身边的鬼子。

“杀!”大队长的举动感染了部下,日军炮兵阵地刹那间响起了像炒豆子一样的枪声。

“乖乖,三十六门120mm榴弹炮,中型迫击炮二十四门,37mm速射炮四门!”炮兵不善于打阵地战,更何况是最厉害的骑兵冲了过来。日军瞬间溃败四下逃窜,鲁世杰在战士们追杀敌人的时候清点了缴获的炮火。

“笨蛋,你放跑了鬼子的师团长!”王勇赶过来的时候,看到洋洋得意的鲁世杰顿时怒骂起来。

“一个师团长有啥了不起,难道比这些炮火还重要?如果不是我改变主意,恐怕小鬼子的炮弹早就落到你们的头顶!”鲁世杰不以为然的解释着,指着一车车炮弹说道:“这么多炮弹,能打死多少鬼子兵?”

“说得好!”特务营营长刘泰也冲了过来,赞许的看着鲁世杰:“灵活作战是对的,日军飞机的马上就要飞过来,咱们赶快把缴获的物资运回去。”

三个军事长官高兴地收拾日军炮火时,王勇的部下肖猴子差一点气晕过去。那批被解救的俘虏不听指挥,抓起日军的步枪开始用刺刀发泄着心中的怒火。他焦急的喊道:“兄弟们,日军的飞机马上就要过来,咱们赶快去!”

“老子就是死也不会让日军逃走一个!杀死一个够本,多杀一个多赚一个!”说话的是国军的一个团长高麻杆,他在日军的俘虏营受尽了折磨,好不容易自由了,一定要日军加倍偿还血债!

“老哥,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打鬼子有的是机会,你让兄弟们赶快撤吧!”肖猴子恨不得给高麻杆跪下,这些兵根本不买他的账。

“兄弟,我们感谢你们民军,但我们不怕死,死过的人没有了畏惧,一定要多杀几个小鬼子!”高麻杆推开肖猴子,横着步枪朝前冲去。

正在撤退的孟达接到了通讯连的禀报,两腮急剧的跳动几下,对跟在身边的凤蝶说道:“快,调高射机枪连迅速过来。”

“是!”

“兄弟们,既然国军兄弟有拼死的勇气,难道咱们是孬种?回去,不全歼小鬼子决不收兵!”

“杀!”警卫营高声呼叫着,快步如飞朝战场上杀了回去。

混战,一直杀到中午时分。孟达紧张的看着天空,终于看到四架飞机从高空中俯冲下来。他急忙抱起通用机枪,配合着赶过来的高射机枪朝天空中射击着。日军飞机一看地面自己的部队和中国军人搅在一起,又害怕对方的机枪打中了自己,扔下几枚炸弹匆匆离开。

“好悬!”孟达用手擦着脸上的冷汗,幸亏小鬼子没有拼命,如果不顾一切来一场轰炸,恐怕民军的精兵部队丧失殆尽!

“报告,日军逃走了一千多人,消灭了两千多。鬼子的师团长和联队长都被救走,只消灭了一个大佐两个中佐。”刘泰等战斗结束后,迅速清查战场赶过来汇报。

“收兵!”孟达基本上满意这场战斗,尤其是鲁世杰放走师团长夺取炮火这件事,他认为做得很对。

杭州沸腾了,这一仗有几百万人都在瞩目观看,日军几乎两个联队被打败,他们高兴地载歌载舞跑出城门,夹道欢迎着胜利归来的民军。在市政府对面酒楼上,毛万里阴森着面孔看着这一幕,张廷发不自然的说道:“特派员,消灭这么多日军,不上报恐怕瞒哄不过去。”

“他们的装备越来越精良了!”望着一尊尊大炮列队进城的阵势,毛万里恨不得找到陶广狠狠地扇上两耳刮子!如果不是他吃空饷,四个师迎战一个日军师团绝对不会有问题。战败后不等日军进攻杭州,私自带着部队撤到衢州一带。

“孟达这小子打仗确实有一手!”张廷发不得不佩服,两仗皆胜,日军一个联队几乎消灭在杭州一带。

“我更惊奇他的财源!”毛万里接到了香港军统站的禀报,说江世麟在抛售大量珠宝、黄金,难道夏家有这么多宝贝?

“是有点蹊跷。”张廷发用手掐着太阳穴,嫉妒的朝窗外啐了一口:“呸,别嚣张,民军再能打也是泥腿子!”

“给我组织一个精干的小队,我要弄清楚夏家的根底!”毛万里决定铤而走险,趁孟达不在家的时候,血洗夏家弄到一笔财富,军统的经费问题完全可以解决。

“这——”张廷发身子一颤,心虚的说道:“特派员,一旦暴露,这小子恐怕会造反。”

“从上海调派人手,不要泄露身份!”毛万里阴森的看着张廷发,回身端起一杯酒喝了下去。

杭州城外的一处荒凉地带,孟达带领着警卫营、特务营和猎人大队正在给死去的兄弟们举行葬礼。他非常伤心,原本不需要死去这么多人,是高麻杆这批被解救的俘虏坏了他的作战计划,俘虏死亡三百多人,民军的弟兄们也伤亡七十多个。

“我真该死!”高麻杆这时候清醒过来,和他一起被俘的弟兄眼看就要回到亲人身边,是他头脑发热才弄出这么多伤亡数字。

“这是血的教训啊!”孟达不是责怪这位勇猛的汉子,他精明的眼神中透露出光芒,看着一排排安静的俘虏兄弟说道:“打仗要不畏牺牲,但绝不是去送死!杀敌重要,自己的生命更重要。连命都没了,还能再杀敌吗?”

高麻杆双膝扑通一下跪到在地,抬头看着孟达喊道:“孟司令,收下我们吧。只有你才会珍惜弟兄们的生命,也只有你打鬼子有一套。”

孟达叹口气,他在前世是一个混世魔王,虽然上过大学有一定的文化,但他更喜欢和直爽的汉子打交道。回到民国后他才知道这个时代的人们是多么朴实,真心拥护你的时候会把自己的命交给你。

“和兄弟们商量一下吧。我们是民军,没有前途,也没有丰厚的俸禄和薪水。而且,我们不会把所有弟兄都留下,必须适合做军人的才会留下!”

“我知道!”高麻杆站了起来,走到那群和他同生共死的弟兄们面前站住,环视一周问道:“兄弟们,是走是留只需一句话,我高麻杆不走了,死了留在这里和他们埋在一起。活着就跟着孟司令杀鬼子。”

“高团长,弟兄们早等着你这句话,大家都愿意留下来。”

“对,咱们不做贪生怕死的国军,要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

大家挥臂高呼,把心中的话都表达出来。孟达微微一点头走了过来,观看一边说道:“我没有兵工厂,每一发子弹都是十分珍贵。怎么办呢?只有练成百发百中的神枪,这样才能弥补咱们的困境。兄弟们,民军欢迎你们的加入。”

“谢谢司令!”

“敬礼!”高麻杆神情激动,严肃的给孟达举起了右手。

“啪!”大家整齐地举起了右手,用军人的方式表示着自己的敬佩心情。

孟达还礼后让大家稍息,指着杭州城说道:“杭州周围几县有几百万人口,咱们的使命就是保全乡亲们的安全。小鬼子不会善甘罢休,一场场血战还在后头。大家先回到杭州,等待整顿后会分到各支部队里。解散!”

杭州城内一片欢腾,等警卫营等部队回来的时候,发现欢迎的人群还在等待他们。孟达激动不已,在前世他是令人讨厌的赖皮和混世魔王,走到民国却成了被人尊敬的英雄。他痴了,像喝醉了一样晕晕乎乎的。

赵文龙走近孟达身边,兴奋地笑道:“民军打出了中国军人的威风,你看,乡亲们抬着猪马牛羊在等待你们凯旋归来,见不到你死活不肯离去。”

“受之有愧啊!”孟达清醒过来,和乡亲们一个个握手问好朝指挥部走去。

“报告!”凤蝶慌慌张张走了进来,在孟达耳边焦急地说道:“司令,咱们的侦察部队发觉了两支奇怪的小分队,目标是咱们的家乡。”

“日军的影子部队!”孟达心中一惊,这伙人拿猎枪大队没有办法,难道要去开化县他的家捣乱?冷静地分析后他有了主意,对凤蝶说道:“通知警卫营和猎枪大队,乘坐汽车现在就出发。”

“是!”

六百多人坐着军车急速朝开化县进军,坐在前边吉普车上的孟达思考着作战计划。当天亮时分汽车回到了南华山基地,他们从汽车上离开,快速从钱塘江渡河悄悄回到了夏府。夏郎中一见儿子带着这么多人涌进府来,吃惊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爸,我让你受惊了。”孟达心里非常难过,是他和鬼子作对,把灾难带给了善良的老人。

“儿啊,这说明小鬼子怕了你。老父死不足惜,只要你记住给夏家多生几个后辈人我就满足了。”夏郎中听说小鬼子要玩弄阴谋诡计,不仅没有害怕,更加高兴儿子的作为。

其实,夏府防守非常严密,孟达训练的第二批小队员已经能胜任保卫工作,但他不放心才连夜赶了回来。

“报告!”十八蝴蝶小队长玉儿走了过来,对孟达说道:“来的人不是一伙的,他们距离开化县还有三十多里。根据咱们部队里的人汇报,有一伙人是在杭州经常出现的特工。”

“军统!”孟达明白了,可他不明白这伙人为啥和他过不去。他在前线杀敌,而作为蒋介石的亲信却暗中使坏。他愤怒了,对玉儿说道:“放他们靠近夏府,如果真的是戴笠的人,我纵然追到武汉也要把他们消灭!”

“这会不会和国民党闹翻?”玉儿担忧的看着孟达,她也气愤,但没有合适的办法来解决。

“闹翻?”孟达冷冷一笑道:“纵然闹翻,我也要让他知道民军不好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