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31章 夏府伏击战

第一卷 第三十一章 夏府伏击战

开化县城外的树林里,张廷发和毛万里在等待着侦查的特工回来。他这次带着一个排的人来偷袭,而开化县保安部队足有一个团。毛万里是从上海周围调集了这批精英分子,他们要一击得手,不能被保安部队缠住。

就在军统们休息的树林大约一里地处,另外一伙人也在等待着消息。孟达分析的没错,这批人正是小鬼子的神秘部队影子,决心拿常林的父母报复他杀害皇军的战斗。带队的是影子部队第一中队长佐藤,他曾经被孟达击中一枪,死里逃生后私自带着自己的部下来做偷袭。

“奇怪,民军防守这样松懈,会不会是陷阱?”佐藤是一位精明的武者,心狠手辣,但也不缺乏聪智的一面。他决心再等待一下,只有夜里行动起来才会有出其不意的效果。可他没有想到,另一伙偷袭者也是这样做的安排,要等到夜深人静时杀进夏府!

十冬腊月的天气,无论是在府外埋伏的民军部队,还是小鬼子的影子部队、国军的军统特工,在夜里都感觉到了无比的寒冷,但他们都知道,冷,不可怕,总比把性命丢到这里好得多。夏府防守炮楼内瞪着虎目的孟达,亲自坐在窗前朝外看着。

凤蝶在不停的呼叫,和各处潜伏部队取得了联系。他们已经明白,小鬼子准备深夜动手,恐怕军统也会在同一时间出击。如果不是在自己家门口害怕惊吓父母,孟达很想导演一场狗咬狗的好戏,可惜,他不能不顾父母的安危,要做到出击要狠,尽量短时间内结束战斗。

时间在一分一秒度过,常林听到府外传来的鸟叫声,明白偷袭者要动手了。他拿起步谈机话筒喊道:“不留活口,必须把敌人消灭在外围!”

“是!”

王勇正在举着望远镜观察,发觉两股偷袭者都开始行动。他冷笑着道:“区区一百多人都想偷袭,太不把咱们猎枪大队放在眼里了!”

“大队长,你这话说的可不对,小鬼子敢动用大部队来偷袭?偷袭,当然人数不会多。”肖猴子故意和王勇说笑,提起枪喊道:“猎枪第一中队在府内狙击,第二中队跟我来。”

“嘿,我下命令了吗?”王勇忍不住笑了起来,肖猴子把他的指挥权给剥夺了。

“这样小的战斗用得着大队长亲自出马?行动!”肖猴子狡黠的笑着,一挥手带领着战士展开了行动。

两股敌人都是从城墙上翻越进入到开化县城,巧合的是,他们都穿着黑色的夜行衣,发觉对方后只当自己的偷袭被发觉,当即展开了一场混战。孟达抿不住嘴笑了:“奶奶。这还真是一场狗咬狗!”

“司令,开火吧!”玉儿知道机会难得,现在动手,两股敌人谁也逃不脱。

“这么好的戏咱们当当观众又有何妨。”孟达没有动手的意思,影子部队和军统相互残杀,他要看看这群人的战斗力如何。虽然是黑夜,但他很快明白军统和影子部队的区别。他很惊讶,戴笠训练出来的特工并不比小鬼子影子差。

“毛万里这次行动,是从上海调过来的好手。”玉儿已经接到朱家骅的电报,中统早已经得到了真实的情报。

“难怪。可小鬼子也是从各处挑选出来的精英。”孟达明白后还是对军统佩服不已,小鬼子的一个中队八十多个人,竟然和军统三十多人杀的难分难解。双方都在射击,进攻,没有一方想撤走的意思。

“这是一群蠢猪!”玉儿听着枪声,看着下边的战斗,忍不住笑道:“他们太不把咱们当成一回事儿,计划失败也不知道赶快滚蛋!”

一个女孩子粗鲁的骂着,孟达还是感到很意外。他和玉儿在南京相处三年,从来没有听到她这样的口气。玉儿伸了下舌头,红着脸走到另外一个窗口。

而此时,肖猴子带领部队扑了过去,刹那间枪声大作,身穿黑衣的两方,一批批嚎叫着倒下。在江边等待着的毛万里和张廷发惊惧的观看着,他们知道计划失败,无声的相视一眼,带领着贴身保镖朝黑影里钻去。

“八嘎!”佐藤差一点气破肚皮,他是私自带领部队行动,这么完美的计划却出了大差错,一个中队的部下要为他付出生命的代价。他抽出了武士刀,准备用武士道精神给天皇谢罪。

“少佐!”影子小队长急忙拦住,他指着树林里剩下的十几个人道:“少佐想扔下我们不管了么?”

“哟西。”佐藤脸色稍微缓和了一点,从新把武士刀放回刀鞘,胳膊一挥喊道:“开路!”

夏府门外的激战并没有持续多久,肖猴子非常狡猾,故意留下了两个军统的活口。当孟达从跑楼里走出来的时候,警卫营已经打扫完战场。大家非常郁闷,很多战士来不及开枪,两伙偷袭者已经全部完蛋!

“说出你的名字!”孟达走到仅剩下的两个俘虏面前,冷漠的看了一眼喝道。

“我——”那名三十多岁的汉子恐惧的低下头,他知道自己说出来是死,不说也是死。

“想做英雄是吗?你们军统他妈的都是畜生,老子在前线打仗,你们在背后使坏。说吧,我已经知道是毛万里、张廷发带领你们来的,但我想知道你们的目的。”孟达死活都想不明白,他和军统没有任何仇恨,为啥要选择暗杀夏府这出戏。

大汉从内心对孟达敬佩,偷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的同伴,使个眼神低下了头。孟达何等机灵,对肖猴子喊道:“押送到南华山基地,撬不出口供活剥了他们!”

“是!”肖猴子一摆头,猎枪大队的战士走过来四个押着俘虏离开。

“把府门外的血迹擦干净,尸体扔到山沟里去。”孟达不喜欢这种血腥气,两根指头捏着鼻子离开。

天亮的时候,肖猴子带着审讯的口供回到了夏府。孟达刚从被窝里钻出来,一看记录差一点暴怒。江世麟在香港做生意都有军统监视,这他妈还有一点人身自由吗?他拿着口供猛地摔落到桌子上,对肖猴子喊道:“通知猎枪大队、骑兵大队,浙江一带的军统给我往死里打!”

“是!”

毛万里血洗夏府的计划彻底破产,孟达展开了凌厉的报复行动。在武汉坐镇的戴笠差一点吓掉了魂,恨不得把毛万里和张廷发一枪毙掉。可他心里明白,这两个人是他最忠心的部下,弄回来的钱财也是为了他在家乡江山县仙霞岭下建造一处豪宅。

“这件事挺麻烦!”戴笠冷静下来后,首先想到不敢让蒋介石知道。他眉头紧锁思考了半天,对偷跑回来的毛万里说道:“浙江的军统站全部撤离!”

“是!”毛万里知道自己招惹上了杀神,他恐惧的看着戴笠:“局长,让学生去北平吧。”

“哼!”戴笠知道毛万里胆怯了,可他何尝不是揪心的疼痛,偷袭死掉了三十多个好手,在浙江各地又被展开报复的民军刺杀了五十多个。他叹了口气道:“他杀你是小事儿,这件事他会找我算账。”

“找你?”毛万里惊诧的瞪大了眼睛:“他敢吗?你可是校长的身边红人。”

“小鬼子都不惧的人,会怕我一个小小的军统局长?”戴笠心里十分清楚,这件事瞒过初一瞒不过十五,迟早老蒋都会知道。想到这里他激灵的打了个寒颤:“不好,有人出卖咱!”

“是中统?”毛万里不是无能之辈,戴笠话一出口他就明白了。

“谨言慎行。这件事错在咱们,没有证据不能胡说。麻烦,这可是最大的麻烦!”戴笠在办公室里来回走动着,他没有想到,孟达已经带着猎枪大队分成三个中队朝武汉杀了过来。

其实,朱家骅在这个时候并没有掌握中统的大权,他有自己的情报系统,利用自己的人脉关系给弟子做着情报工作。孟达要来武汉的事情他知道,但他警告学生,戴笠不能死,吓唬一次未尝不可。

“报告!”朱家骅的秘书走了进来,低声对自己的主子说道:“小鬼子的影子部队已经偷偷潜入到武汉,估计是要刺杀校长和政府官员。”

“好啊,这又是一出好戏!”朱家骅知道蒋介石防卫森严,小鬼子根本不可能阴谋得逞。但他还是小心翼翼的吩咐:“告诉陈长官,就说敌人已经混进到了武汉城内。咱们的情报工作一定要走到前头,弄清楚这些人藏在哪里,把功劳送给孟达。”

“是!”朱家骅的秘书也是一位文人,他和主子共事多年,非常了解他的做法。

朱家骅看着秘书离开,急忙坐到电台前亲自发出了一封电文。他起身后想了想,冷冷一笑道:“委员长府邸恐怕正在上演好戏,去看看。”

武汉大战在即,蒋介石正在和陈诚商量着部队调动的事情。白崇禧走了进来,对陈长官说道:“老陈,小鬼子混进了武汉诚。”

“啊!”蒋介石吃了一惊,盯着戴笠问道:“你们没有得到情报?”

“这——”戴笠身子一抖颤了一下,他为孟达结下怨仇的事情已经伤透了脑筋,没有想到小鬼子敢来武汉大本营闹腾。

“中统,军统,都是饭桶!”老蒋生气的骂着,对白崇禧问道:“你从哪里得来的情报?”

“是我!”朱家骅精神抖擞走了进来,微微一笑道:“党务委员会无意之间得到了情报,还有一条重要消息,孟达带着人追了过来,一是要干掉小鬼子的影子部队,第二嘛——”

朱家骅说到这里故意停顿了一下,瞟了一眼戴笠才继续说道:“他和军统结了仇,要找戴局长算账。”

“啊!”客厅里的人都惊叫出声,民军和军统干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