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32章 杀鸡吓猴

第一卷 第三十二章 杀鸡吓猴

朱家骅吐出的消息,引起了蒋宅不小的震动。白崇禧叹口气道:“民军虽然不属于国军系列,但他们抗日是毫无疑问的。毛万里私自带领着几十个人准备血洗夏府,被人家打了埋伏全部干掉。”

“这是他们审讯的口供。”朱家骅趁机把很长的电文放到蒋介石面前,后退一步很自然的坐下来。

“娘希匹!”老蒋没有看完就大发脾气,毫不客气对着戴笠一顿臭骂。

“校长,这件事我也是后来才知道。”戴笠不敢隐瞒,铁证如山面前,任何谎言都不可能挽救当前的困境。他双手捧着对朱家骅说道:“朱前辈,这件事的确是我们错了,请老前辈从中周旋一二。”

朱家骅想不到戴笠会玩这一招,但他也不愿让戴笠死掉,点点头说道:“我可以从中斡旋,戴局长必须亲自出头道歉,我想他会给我个面子。”

“学生理当如此。”戴笠非常狡猾,只要能化解他和孟达的恩怨,道歉也没啥大不了的。

“呯呯呯——”远处突然传来的一阵枪声,戴笠脸色大变蹦了起来,呼吸急促的喊道:“完了,他已经开始报复行动了!”

“你说错了!”朱家骅差一点笑出来,他看了一眼老蒋说道:“这是鬼子的影子部队,一个中队八十多个人被猎枪大队包围到了军统局门口。戴局长,是孟达救了你的部下,如果不是他们提前开枪警告军统,恐怕你的人早已经完蛋了!”

武汉行营很远的地方,这里是戴笠神秘的办公地点。猎枪大队在外围用火力压住了鬼子的行动,逼着这群人不敢后退而全力朝前冲。正在办公的军统们慌了,小鬼子不退反而猛烈攻击,已经给他们造成了很大的伤亡。

“司令,这招棋高!”王勇乐呵呵的笑着,小鬼子也真够狡猾,知道后退死得更快,干脆拉着军统做垫背。

“如果不是门口那两挺机枪,恐怕军统早已经完蛋了。”孟达在不停的观察,小鬼子枪法很准,可惜武器不如军统。

“干掉他!”王勇忍不住开口,他希望戴笠的手下和影子一同完蛋。帮日军一个忙不费吹灰之力,只需两发子弹就能解决问题。

“算了吧,毕竟他们是中国人。”孟达没有同意王勇的建议,拿起步谈机喊道:“严密封锁,不能让小鬼子逃走一个!”

“是!”

朱家骅和戴笠走过来的时候,老人家故意生气地喊道:“你小子真混,眼看着小鬼子在进攻还不去帮忙。”

“恩师,学生有不得已的苦衷。”孟达当然明白这是恩师在演戏,哭丧着脸说道:“戴局长的手下曾经偷袭我家,我如果现在带领人杀进去,只怕一切罪名都会落到我的头上。学生只能保证不让小鬼子溜掉一个,戴局长的部下也只能看老天爷了。”

“戴局长,你看——”孟达说的十分有道理,朱家骅故意把问题甩给戴笠去处理。

“孟司令,是我的部下混蛋,我给你赔礼了。”戴笠何尝不知这是一出双簧,但他有苦难诉,只能默默地吞下这枚苦果。

“我接受你的道歉,但我要警告一下,别以为军统势力庞大,惹恼了我放过小鬼子不打,专和你军统作对!”孟达冷酷的语言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没有人敢在戴笠面前这样嚣张,这是他们见到的唯一一次。

“是,我会牢牢的记住!”戴笠诚意十足的说着,指指军统局大院道:“请孟司令帮一次忙,把这股敌人干掉后我再设宴请罪。”

“行动!”孟达没有客气,拿着话筒喊出来后提起狙击枪,身后跟着张顺朝院墙扑了过去。

“厉害!”白崇禧一言不发看完了这出戏,当他见识到孟达的身手后吃惊的喊了出来。

“这孩子四五岁就能完整的打出一套拳脚功夫,我记得他才十一岁时去到了南京,那个时候他的枪法已经是百发百中。有出息,可惜他不喜欢做官,他比我们的集团军指挥官都要能干。”朱家骅赞不绝口的夸奖着,弟子有本事,他做老师的也十分光荣。

白崇禧外号小诸葛,但他听说了孟达在上海、杭州一带和日军作战的事情后,非常服气这位不满十八岁的少年。他已经观察了周围的情况,明白孟达使了一招逼敌相互残杀的计谋。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故意叹了口气说道:“如果不是戴局长的部下招惹了他,我相信军统这次不会吃这么大的亏!”

戴笠哭笑不得道:“也许这样才能平息孟司令的怨气,是我错了,付出的代价的确有点大。”

众人在外边谈论的时候,孟达带着人已经扑到了围墙跟前,小鬼子的影子部队处于里外夹击状态,很快就被这群杀星干掉了十之八九。战斗还未完全结束,从新回来的孟达走到戴笠面前:“戴局长,咱们的恩仇一笔勾销,请给我补充足够的弹药,我们要离开了。”

“是,是,请你稍等。”戴笠惊喜的握住孟达双手,摇晃了一下快步朝军统局院子里走过去。

“等着吧,戴笠这小子恐怕要出血了!”白崇禧眼睛眨巴着,他知道戴笠一定会拿出一笔巨款,表示这次猎枪大队帮忙歼敌的恩情。

“哈哈哈哈,收下!”孟达开心的大笑,对恩师点点头说道:“恩师,学生不打搅你了,咱们就此别过,杭州战事紧张,我不放心。”

“你应该放心了!”朱家骅轻轻地叹了口气:“委员长已经命令上官云相、陶广两支部队接替民军在杭州一带的防务。回家吧,我相信你有能力继续杀敌。”

孟达这时候才知道,老蒋是各打五十大棒。他微微一笑道:“好,他们是保家卫国的军人,杭州应该交给他们。弟子回家也不会闲着,想杀鬼子就去找薛岳将军。”

“他得了你这员猛将如虎添翼,第九战区不打胜仗就奇怪了。”白崇禧真的想开口让孟达留下,但他知道自己和年轻人的友情不深,说出来恐怕也不会成事儿。

“白长辈抬高孟某了。”孟达不敢自傲,急忙分辨自己还是战争菜鸟。

戴笠走出来的时候,手里真的拿着一张银票。孟达朝白崇禧瞟了一眼,心中暗暗想道:“此人不愧为小诸葛,可惜他的军事素质太老化,出谋划策倒也真的精明。”

“一份薄礼不成敬意,请孟司令收下。”戴笠看到孟达把眼神望到白崇禧身上,当即吃了一惊。他以为孟达不买他的面子,只得把话说了出来。

“哈哈哈哈,戴局长害怕我不要这份厚礼?实话说吧,白将军已经猜到了,我是诚心佩服他的智慧。”孟达毫不客气接过银票,对王勇说道:“迅速补充弹药,一刻钟后出发!”

“是!”王勇带领战士们接过军统送过来的弹药和食品,当即在军统局门外开始忙碌着。孟达和送行的将军们一一告别,一挥手接过张顺牵过来的战马飞身上去。

“告辞!”

“哒哒哒——”一百多人的猎枪大队很快消失在众人的视野里,他们看着这群非常年轻的娃娃精锐,心中的震撼谁也没有说出来。

“国军里能有几支这样的部队就好了!”白崇禧惊叹猎枪大队行动迅速,他在感慨的喊着,可他也明白,谁也不会花出十多年代价去培养这样的战士。民国时期人们的生命非常不值钱,不知有多少人倒在了军阀内战的枪口下。

“谈何容易!”朱家骅非常了解孟达和夏家,他们是世交关系,猎枪大队中有很多孤儿都是他发现后送给孟达,更何况自己的侄女和外甥都在这群人当中。

“小鬼子的精锐部队影子丧失了三分之二的力量,这些人都死在孟司令手里。当初我也想过组建这样的部队,可人才难寻。”戴笠不愧是一代枭雄,当着朱家骅的面给他的弟子脸上贴金。

去开化县的那三十多个人都是好手,可惜,没有死在抗日战场上,却倒在了屈辱的内斗厮杀中。朱家骅用鄙视的目光扫了戴笠一眼,微微一笑不再言语。白崇禧明知道这群人尿不到一个壶里,拉着朱家骅道:“你的弟子得了钱财不请客跑掉,徒弟债师父还理所当然。”

“哈哈哈哈,好,我请客就是。走,戴局长,咱们去喝个痛快。”朱家骅客气的邀请着戴笠,他知道军统刚被袭击,作为局长不能脱身。

“谢谢,你看我这一摊子。”戴笠对朱家骅表面上非常尊敬,他知道这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学者,也听说委员长要把中统的重担交给他。

“那我就不客气了。”朱家骅遗憾的点点头,带着一群将军们朝酒馆里走去。

戴笠站在原地望着朱家骅和众人离去,心里像打碎了的五味瓶一样,甜酸苦辣咸不停地翻腾。手下急忙走过来汇报:“局长,校长打电话让你去。”

“哦?”戴笠猛然一惊,阴森的看着部下:“这件事校长知道了,我估计少不了一顿臭骂。”

“听说婺源县土匪横行,严重威胁了长江防线和大后方稳定,校长想让军统弄清楚,派兵剿匪。”军统的部下急忙道出实情。

戴笠听完眼睛一亮,阴沉的脸上出现笑容。他心中暗暗骂道:“小儿,等着吧,我让你倾家荡产!走,咱们去见校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