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33章 匪女王芸儿(一)

第一卷 第三十三章 匪女王芸儿(一)

婺源县位于江西省东北部,皖赣浙三省交界处。日军侵占上海、南京后,大批的逃难民众涌向九山一水的地方躲避战火。正因为这样,蒋介石更加担心。婺源县西边是景德镇,再往西就是九江、武昌重要的军事重地。从婺源可以通向黄山和杭州、苏州一带,往南又是上饶富饶的地带。

蒋介石严肃的看着戴笠:“婺源县是个穷地方,但这里是共和党最有利发展的目标。一旦这里被他们占领,就好像咱们的心脏被插进一枚钉子!”

“校长,何不让民军去占领这里呢?”戴笠含蓄的说完,眼望着他的主子等待回答。

“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我更担心民军被共和党利用,更可怕的是,如果他们联手,后果不堪设想!”蒋介石道出了心中的想法,在戴笠面前他没有隐瞒心中的担忧。

“别人也许会,但他不会!”戴笠虽然心中嫉恨孟达,但从内心十分佩服这位年轻人。别看他倨傲不逊嚣张的不可一世,其实也是个大傻瓜。他精明的说道:“第九战区司令官是薛岳,而这位民军司令和他的关系很不一般。我相信他占领了婺源县,不仅能保持社会安定,更能对第九战区起到很大作用!”

蒋介石点点头表示戴笠说的有道理,但却没有表态。精明的军统局长眼睛一眨说道:“我会提前布局严密监视民军。”

蒋介石面部露出一丝笑意,他正是等待戴笠这句话。可他没有立即回答,对身边的办公主任说道:“打电话给朱家骅,请他来讨论这件事。”

“高!”戴笠佩服不已,老蒋这样做就是把保险柜又加了一道暗锁,一旦孟达反水,朱家骅也会担负重要干系。

朱家骅来到老蒋的官邸,听说这件事后差一点笑喷。他认为孟达的运气太好了,正想出兵婺源县,想不到蒋介石主动提出来。他故意装作深思迟疑着没有回答,既然蒋介石提出来,一定要给弟子争取最大的利益!

开化县实际上已经被孟达统治,老蒋欣慰的是,政府官员和税收都还在国家手里。他知道朱家骅在想什么,微微一笑道:“免去两个县的税收交给他做民军费用,这两个县一切军事行动国家不干涉。”

“这——”朱家骅没有想到蒋介石会这样大方,急忙开口说道:“校长,夏家并不是为了利益,他们是真心抗日而已。税收他一定不会要,请校长放心。”

老蒋一愣,随即叹口气说道:“这我清楚,但民军需要的军费也不是小数目,还是按照我的意思办吧。”

朱家骅随机应变说道:“既然委员长一定要把税收交给他做军费,我替我的弟子谢谢,但我认为还不如把税收改成支援一部分弹药,民军没有弹药来源,这样做更合适。”

蒋介石略显不耐烦的摆摆手:“好吧,你们可以拿出一个具体方案,让孟达赶快带兵剿匪。”

“是!”

带着猎枪大队往回赶的孟达,在半路上接到了朱家骅发来的电报。他看完后哈哈大笑:“好,我正要瞌睡,委员长递过来一个枕头。走,咱们先到婺源县侦查一番,剿匪比打鬼子还要麻烦些。”

说起来民国时期的土匪,大家都知道。他们占据着有利的险要地带,易守难攻不说,万一遇到危险,跳起腿朝山林里一钻就安全了。等到剿匪部队离开,他们又会死灰复燃再去祸害附近的村庄。孟达带领着猎枪大队直奔婺源县,在明镜山附近出现。

“司令,土匪会藏在这里?”肖猴子看着地势险要、四面峰峦耸翠的地方,疑惑的说道:“鬼斧神工奇特的地势,层峦迭嶂的山脉形成无法逾越的天堑。土匪占据这里能有作为?”

“空山隐卧好烟霞,水不通舟陆不车,一任中原戎马乱,桃源深处是吾家。”孟达念完这首古诗,指着明镜山说道:“这里峡谷深幽,宽如太行之盘谷,美如武陵之桃源,地处万山之巅,阻外而溢中,是始祖几经选择的避乱胜地,素有小桃源之称。土匪很可能以这里为根据地,出外打劫后再回来过神仙的日子。”

“咦,你看!”肖猴子正要说话,张顺惊讶的伸出手指朝绝壁上指着。只见一个十多岁的少女身穿一身绿色紧身小袄,在绝壁上不停地攀爬行走在采摘着什么。孟达通过狙击步枪的镜子看了一小会儿,吃惊地说道:“她在采药草,是一种治疗枪伤、刀伤的奇特药物,名字叫九死还魂草。”

“奇怪,根据姑娘的打扮不像是穷人家的子女,难道他和你们家一样,都是祖辈行医不成?”王勇看着在山崖上飞奔的女孩,证明女孩身手不错。他看了一眼玉儿:“你们十八个的功夫还不一定能胜得了这个小姑娘。”

玉儿也注意到了这姑娘在山崖上行走的身手,点点头道:“她的轻身功夫我们比不得,很可能是从小就在山里生活练出来的。”

山下一群人的出现,在山崖上采药的女孩子早已发现,她差一点从绝壁上摔下来,这群人身穿军装手拿钢枪,不用想就知道是一群当兵的人。女孩子灵机一动,把身后的背篓朝上一耸,利用矫健的身法很快到达这群人面前。

“好漂亮的小妹妹!”玉儿看清楚了女孩子的面容,忍不住开口赞叹。亭亭玉立的女孩大约在十五岁以下,圆溜溜、胖乎乎的脸蛋上忽闪着一对很大的而且有神的眼珠。小女孩的长发刘海被一个美丽的发饰圈住,打造出无刘海的样子,露出了可爱稚嫩的面庞。

“兵姐姐才是大美人呢!”女孩见到陌生人并没有露出害怕的意思,听到对方夸赞她长得秀美,心中高兴露出了美丽的笑容。孟达正要询问女孩子姓名,忽然看到她胸前挂着和他佩戴一样的九龙玉佩,他吃惊了,两只眼盯着女孩子的胸前发呆的说不出话来。

“你这人毫无礼貌!”

小女孩脸红了,伸出手就要朝孟达脸上扇去。孟达轻轻挥动胳膊,揪住玉佩说道:“姑娘,我不是无理,是你的这块玉佩引起了我的好奇。你看。”

孟达从内衣里掏出自己佩戴的玉佩不顾别人吃惊的眼光,和女孩的玉佩放到了一起。这时候孟达更加惊讶,两块玉佩很巧妙的和在一起,几乎是一个玉佩被分成两面。无论做工和雕刻,都证明了它们原本就是一对。

“咦!”孟达震撼的说不出话来,这是他们孟家的传家宝,怎会又出现相同的一块呢?

“嘻嘻嘻,我知道你的身份了,你姓黄。”女孩也很惊讶,但她很快就明白,眼前的人与她们家族也有关系。

大家都认为女孩子猜错了的时候,孟达却点头表示没错。猎枪大队所有人都愣住了,司令怎么忘记了自己的姓氏?

“我叫王芸儿。”女孩子见到玉佩就好像见到亲人一样,忘记了眼前年轻人刚才的无理。

“这是你们祖辈上传下来的吗?”孟达对女孩的姓名并不关心,他对这块玉佩发生了浓厚的兴趣。

“不告诉你!”女孩狡黠的后退一步,害怕孟达下手抢走玉佩一样,急忙塞进自己的衣服内。她忽闪着眼睛看着这群人,故作镇定的问道:“明镜山从来没有见过当兵的,你们是路过?”

“芸儿,我们是来剿匪。”玉儿非常高兴认识这样的小女孩,往背篓里一看问道:“你家是祖传的中医吧?”

“不告诉你。”王芸儿妩媚的一笑,望着孟达说道:“来这里剿匪?这里是世外桃源,都是些自食其力的穷苦百姓。我要回家了,希望你们别在山里迷了路。”

王芸儿像一道绿光飞奔而去,孟达盯着姑娘离开的方向笑了。他用手势让部队跟着姑娘行走的方向追击,好像看透了什么。玉儿吃了一惊:“司令认为她与土匪有关系?”

“感觉而已。”孟达也不敢肯定,但他希望追下去,必须弄明白这女孩住在哪里。

其实,王芸儿没有真正离开,她在前边放缓脚步,很快就看到后边有人跟踪。女孩冷笑着朝山顶望去,再一次利用自己的身法直奔绝壁。猎枪大队紧追不舍,孟达第一个展开了他练习多年的功夫朝山崖绝壁攀登着。

明镜山此时此刻成了较量武技的练兵场,你追我赶热闹非凡。猎枪大队好像忘记了自己的任务,他们完全被女孩子牵制,在明镜山翻上翻下折腾着。当再一次回到原来的地方时孟达站了下来,望着前边的女孩叹口气:“她就是土匪,匪女!”

“啊!”玉儿不相信的看着前边的女孩:“她才十四五岁,能是土匪?”

“很有可能!”进山前猎枪大队已经在土匪出没的地带侦查询问过,听说土匪头子是一对双胞胎,大头目名叫王龙,二头目名叫王虎。这姑娘自己承认了姓王,难道她是土匪的家属子女?孟达非常遗憾,这女孩本身对他来说很重要,那块玉佩是他念念不忘。

“咱们还追吗?”王勇抬头看看天,夜幕将要来临,再追下去恐怕也难知道土匪的藏身之地。

“守株待兔!”孟达朝远处眺望着,抿嘴一笑道:“各小队分别把守可能通行的地方,她会回家的。”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