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34章 匪女王芸儿(二)

第一卷 第三十四章 匪女王芸儿(二)

孟达聪明,他没有想到王芸儿也是计谋百出的女中豪杰。别看女娃只有十四五岁,她浑身是胆不说,在追踪的过程中已经给家里传递了消息。看到后边的人不再追赶,女孩子坐下来掏出干粮吃了起来。

“机灵鬼!”玉儿根本没有把王芸儿当做敌人,看到姑娘这样捉弄猎枪大队,几乎笑的腰都直不起来。

“我们完全上当了!”孟达哭笑不得,女孩子的用心他已经完全明白,这是在拖延时间,给土匪转移的机会。可他没有真凭实据,也不能开枪打死前边的姑娘。想到这里他故意露出身影,对着王芸儿喊道:“姑娘,咱们坐下来谈谈如何?”

“哼,不就是想让我给你们带路吗?走,我让你去看看。”王芸儿丝毫不领情,撅着嘴站起身朝一片山洼里走去。

一行人走进山洼的村庄里时,发现村子里没有一个人。在一座漂亮的小木楼下,这里种植着奇花异草。特别是九死还魂草,几乎占据了这片土地一半。孟达吃了一惊,这种药草一般生长在2000多米高的悬崖上,四周有毒蛇和催生子保护,不容易靠近。

“我费了五年功夫才种植这么多。”王芸儿看到孟达盯着九死还魂草不住的观看,奇怪地问道:“你也懂得医术?”

“岂止是懂得,我们司令还是中西医都精通的留洋生呢。”凤蝶嘻嘻笑着,把孟达的身份说了出来。

“你们是开化县的民军?”王芸儿惊喜不已,婺源县和开化县连在一起,小姑娘曾经在山区的小县城购买过东西。当地人谁都知道民军的事情,她也听说了很多很多令人兴奋的战争传奇故事。

“是,能把你的身份说出来吗?”孟达灵机一动,干脆单刀直入摊开吧。

“走吧,等你上了木楼就知道了。”王芸儿狡黠的一笑,并没有说出这群人想知道的事情。

木楼只有两层高,等几个人追随着姑娘的脚步走上去时,所有人都震撼的说不出话来。墙壁四周是一排排书架,一幅幅画卷挂满了整个墙壁。孟达惊叹不已,他知道这是女孩子的大作。但他很快就知道,王芸儿肯定与王龙、王虎有关系。

“我的哥哥叫王龙、王虎,但我不是土匪。”王芸儿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真实身份。

“他们已经逃跑了?”孟达已经明了一切,微笑着对王芸儿问道。

“是,我的老家不是这里,来这里也不过一年多时间。你们来剿匪,大哥二哥带着人连夜逃脱,再也不会来婺源县做生意。”王芸儿笑嘻嘻的把实话说完,开始整理自己的东西。

“把你一个人扔下逃走,我不相信。”孟达用不信任的目光直逼王芸儿。

“不是扔下我,是要我去投靠你们民军。”王芸儿嘎嘎直笑:“真想不到,我要投靠的是你们。”

“啊!”孟达感觉到不可思议,这是不是太巧合了?

王芸儿只当孟达不愿意收留她,焦急的用脚踩在他的脚面上使劲一跺:“答应我,这辈子我跟定了你!”

“哈哈哈哈!”王勇等几个人笑喷了,小女孩人小鬼大,话中的意思再也明白不过。

“除非你有两样东西!”孟达忽然灵机一动,他不知道是否会与前世在石窟里见到的一切吻合,故意用语言激着女孩:“青龙配火凤,牡丹做媒。”

“啊!”王芸儿吓得后退一步捂住了胸口,红着脸娇呼道:“你咋知道?”

“你真的有?”孟达呼吸急促,他不敢相信,祖先把他从现代社会送到民国,原来一切都是天定。

王芸儿迟疑了半天,一咬牙从内衣里掏出一件东西。大家一看就知道这是女孩子围胸之物,但形如凤凰展翅,是一块青绸用红丝线绣上去的。王芸儿胆大的把左臂衣袖拉上去,左臂上露出一朵鲜艳的牡丹花图案。

“二号!”孟达惊呼出口,他已经见到两个。第一个是夏静,上边表示着四的数字。洋妞海蒂是一号,现在遇到的王芸儿却是二号。

“你才二呢!”王芸儿不高兴了,又是一脚踏过去。孟达有了第一次的经验,一闪身躲了过去。

“哈哈哈哈。”看着女孩子如此不讲理,大家都笑喷了。玉儿吃惊的在屋子里巡视一周,欢笑着说道:“这么多书你能读完?”

“当然!”一提起房间里的书,王芸儿忘记了和孟达纠缠。她自豪地说道:“我从五岁起就开始习文练武,两个哥哥给我请了无数的老师。”

“了不起!”孟达也钦佩不已,一个女孩子能文能武就已经够出色了,她还能画出这么有神的画卷。

“都饿了吧?”王芸儿点燃灯光,指着楼下的厨房说道:“里边放着两只羊和十几只兔子,我不会做饭,你们自己弄着吃吧。”

“嘿,一个女孩子不会做饭,将来谁要你?走,我教你。”玉儿嘻嘻哈哈笑着,拉着王芸儿朝木楼下走去。

孟达明白土匪就是在这里居住,当他知道王龙、王虎已经离去,对凤蝶说道:“发电报给刘泰,带领独立师占领婺源县。”

“是!”

孟达没有放弃明镜山的打算,因为这里地势险要,又有核桃、红枣和大量的优质木材。特别是土匪们在这里圈养的牲畜给他很大启发,思索后对王勇说道:“在这里建一个练兵场如何?”

王勇不住的摇头,他谨慎的说道:“司令,咱们开化县的基地要比这里条件更好,我认为不妥当。”

“可惜了这处好地方!”孟达非常遗憾,这里是世外桃源,难怪土匪们会看上这里。

“你还是想办法对付这个难缠的女孩吧。”玉儿吃吃笑着端着盘子走进门,闪身让王芸儿走进去,嘎嘎笑道:“司令,她对我说一定要嫁给你。”

“哈哈哈哈!”大家开心大笑,十几岁的女孩这么大胆,竟敢见面一次就自作主张提起婚姻之事。

“笑吧,不答应你们谁也吃不上饭!”王芸儿放下盘子,掐着腰面带怒容看着这群人。

“我答应你!”孟达两眼发光,炯炯有神的双目直直的看着偏瘦的女孩:“你有文采、也有武术,但我希望你多学几门外语,如果在三年内你能做到,五年后我就用花轿娶你过门。”

大家都明白了,孟达是从玉佩、火凤凰和牡丹花三个方面认定了这个奇女子。王勇乐呵呵的说道:“芸儿姑娘,我们司令已经答应了你的婚事,该让我们填饱肚子了吧?”

“剿匪司令取了个土匪婆,哈哈,这可是天大的奇闻!”肖猴子伸出手就往盘子里抓,拿起一个兔子腿开始吃了起来。

“我们王家祖辈为匪,只不过在我们这一代改成了飞贼而已。”王芸儿并没有因为肖猴子说她是匪婆子而恼怒,银铃般笑着,讲述起来他和两个哥哥在火车上盗窃物资的往事。

“你能在飞驰的火车上盗窃物资?”孟达吃了一惊,但他很快相信了,难怪女孩子在绝壁上能行走自如,原来是在铁道线上锻炼出来的。

“过去在火车道上盗窃是为了生活,自从小鬼子打进我们的国土,两个哥哥再也不愿意做违背抗日的事情。”王芸儿叹了口气:“可我们要活下去,没了财路就会被饿死,这才转移到这里。”

“好,好,好!”孟达击掌叫好,对王勇说道:“带着你的特战队回到小昆山武器库作为基地,苏州的铁路正好给你们练兵,一年后我要你们个个都能飞上火车!”

“是!”

“你也要做贼?”王芸儿忽闪着大眼睛好奇的看着这群军人。

“哈哈哈哈!”房间里的人喷嚏大笑,都被小丫头给逗乐了。

“对,我们要做贼,但不是普通的贼。你把他们教会,咱们专门去找小鬼子的军车下手,武器弹药和物资再也不用发愁了。”孟达没有笑,认真的和天真灿烂王芸儿交流着。

“好啊,我成了他们的师父!”小丫头高兴地手舞足蹈,认真的答应下来。

“告诉方振山师父,从各支部队里挑选精明的战士一个营,小昆山要防守,必须有自己的部队!”孟达拿定了主意,对跑了一天的战士们说道:“填饱肚子抓紧休息,明天咱们就出山。”

“是!”

蒋介石认为非常头疼的匪患,孟达很快平息。朱家骅很惊讶,当他了解了事情的经过,忍不住哈哈大笑。婺源县拿下来,代表着民军可以从四面八方出击。他感到这步棋走对了,急忙把一封秘密电文发给了孟达。

独立师占领了婺源县,猎枪大队神秘的失踪,这让方振山感觉到好奇。他笑着问道:“你把他们放出去放心?”

“不放心!”孟达实话实说,无论是猎枪大队、骑兵部队和所有民军部队,都没有经过战火的考验。一个真正的军人不是一两次胜仗就能称得起常胜将军,更何况他自己也是这样。孟达叹口气说道:“可惜小鬼子没有给咱充足的时间!”

“如果不是小鬼子侵略我们,你能带兵打仗?”刘泰眨巴着眼睛笑了。小鬼子逼出了一个战争之神,专门和侵略者过不去。

“也对。”孟达自己也感到好笑,一切来得突然,但所有事情都是朝好的一面发展。他望着临时指挥部所有军官说道:“练兵很关键,咱们还有一定的时间,不胜任的军官,我会毫不犹撤掉!”

“是!”

所有军官领到命令而去,孟达这才把朱家骅的电报拿了出来。方振山看完后大吃一惊:“军统和共和党混进了咱们的部队?”

“我曾经想到过,但没有想到双方这么快就展开行动。师父,你看这事——”孟达在犹豫,他要不露声色处理好这件事,可他没有更好的办法。幸亏恩师把人名照片都发了过来,只要解决好这件事,三方面都会平安无事。

“的确麻烦!”方振山用手拍着头顶忽然笑道:“我有办法了!”

“快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