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35章 巧妙的周旋

巧妙的周旋

在婺源县河边,聚集着将近二百个特殊的人士。孟达非常吃惊,但他不动声色的笑着道:“兄弟们,有一项非常重要的使命需要你们去完成,不知你们有没有胆量。”

站着的人相互看着,都对司令这样的口气感到疑惑。刘泰眉头锁在了一起,走上前一步骂道:“都他妈是怕死鬼不成?有任务不敢行动,你们还是民军里的人吗?”

孟达笑着挥挥手,对大家说道:“虽然有危险,但哪里没有危险?战争年代没有一处是王道乐土,咱们组建民军的目的大家都明白是为了打鬼子!但是,咱们窝在大后方能打到鬼子吗?所以,咱们必须主动出击。你们的使命是负责到敌后侦查,弄清小鬼子的动向,抓住时机咬上一口!当然,遇到合适时机,我会带领大部队去和你们合兵一处,咱们不能忘记民军的使命,相信你们能很好地完成任务!方振山副司令!”

“到!”

“把这些弟兄们分成六个敌后游击队,准备好武器弹药,今天下午就出发!”孟达没有再追问这群人,雷厉风行下达了作战任务。

“是!”方振山内心在偷偷的笑着,这场戏还算演的差不多。他拿起名单开始喊叫,很快就把这群人编排成六个游击小队,抬起头看着大家说道:“你们的目标是安庆、芜湖、马鞍山一带,只要发现敌情就汇报上来,能不能打几次大的胜仗就靠大家了!”

小分队派出去后,孟达和方振山相视一笑。这种周旋事出无奈,总算把这批“瘟神”送出了自己的根据地。国民党和共和党水火不相容,让他们在这种斗争中很难为情。孟达叹息着道:“其实,他们也是热血的汉子,可惜党派之争又变成了敌人。”

“今后发展部队应当小心了!”方振山知道,一但一步走错就是树立了一个强大的敌人。

“老蒋对咱们不放心,这才派上官云相、陶广从新防守杭州。听说他们打得非常惨烈,不仅部队伤亡惨重,各县的民众也遭殃了!”孟达再一次叹息着。杭州终于被小鬼子占领,老蒋不好意思再派民军去夺取杭州城,孟达也不敢自作主张。

“可惜咱们没有弹药补充!”方振山也曾想过带领部队杀过去,但他明白,民军的弹药打不了几仗就会消耗殆尽。国民党不会给民军补充弹药物资,他们只能用缴获的武器去和敌人拼命。

孟达考虑了一下道:“给姐夫发封电报,如果有步枪子弹、手枪子弹,再贵也要买回来!”

“弹药是问题,眼下的难民潮才是更大的问题!”方振山说出了杭州沦陷后,大批难民和学校迁移到开化县。各种物资紧缺,住房都成了困难。

前世的混世魔王到今天才知道做一个领袖不是那么容易。他深思熟虑后说道:“山上有的是树木,加紧建造房屋安排难民。和县政府协商一下,不能让一个逃难的人饿着、冻着。让商会去到周边各县大力采购粮食,控制物价确保社会稳定。”

“我最担心的是鱼龙混杂,有一部分人是别有用心!”方振山意思很明白,部队里的党派被清理出去,可民间这些人活动起来,也会给他们带来很大麻烦。

孟达苦笑起来,他没有特别好的办法,想了想道:“见招拆招,这些人惹不得。”

新年过去了,日军在中原大地和国军展开了激烈地争夺。武汉战役眼看就要打响,而民军还在整顿训练之中。孟达用手掌拍拍头顶坐在地上,眼神直勾勾的看着河水无声的坐着。方振山心疼的说道:“这副担子太沉重了,你还年轻,会把你累垮的。”

孟达摇摇头,站起来拍着屁股后边的灰土笑道;“不经一事不长一智,这也是一种锻炼。在战争中成长,在斗争中同样能成长。师父,咱们师徒同心协力,能保住咱们的家就是胜利!”

“日军想用优势兵力打垮国军主力,他们的目的很明确,速战速决摧垮老蒋的国民政府。开化县易守难攻,小鬼子不会主动寻找我们开战。但我分析,九江一带恐怕要成为主战场。”方振山也跟着孟达在德国学习了军事,他对目前的形势作了分析,认为开化县不会成为主战场。

“师父说的不错,前提是老蒋不会被打垮,中国的军队还在,咱们的家园才能保住!”孟达承认方振山分析的有道理,一旦整个国家被日军侵占,他就是再能打也挡不住日军的铁蹄。

方振山点点头道:“所以,我们必须在国军和共和党两派之间巧妙的周旋。”

“他们在暗中防不胜防,想周旋也难!”孟达眉头紧锁,他没有情报系统,如果不是恩师点化,恐怕早已经大乱。

经过平津、忻口、淞沪、南京等战役,中国军队遭受重大损失,丢掉了华北大部和长江三角洲地区。日军在华北和上海、南京等地作战的胜利,又使他更加骄横自矜,不可一世,认为只要继续用兵,消灭掉中国军队主力即可迫使中国国民政府投降。这样,在攻占南京后,日军便又发动了以攻占徐州为目标的战役,企图打通津浦铁路,沟通南北两大战场,攻取武汉,进一步迫使国民政府投降。

华北方面军的矾谷廉介第十师团和本川旅团于1937年12月25日占领济南后,在次年1月上旬继续南下,接连攻占肥城、泰安、兖州,曲阜、邹县、济宁,把进攻矛头直指滕县;同时,日军板垣第五师团东出胶济路,于2月中旬沿台潍公路南下,准备夺取鲁南重镇临沂,迂回台儿庄,然后两师团南下合围徐州。

孟达的民军在这种情况下得到了充足的时间。半年内他们训练了六七万大军,组建了预十师、预十一师、预十二师、预十三师、独立师、炮兵师等五支铁军。加上扩大后的骑兵支队三千人、特务营、警卫营等精兵部队,足可以和日军两个师团拼一下。

孟达在日军取得徐州战争胜利后,召开了第一次军事会议。他看着几十个带兵的将军严肃地说道:“日军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我们必须准备出击!你们的部队都是没有经历过大战的新兵,一旦开战很难发挥其真正的作用,因此,咱们必须拉出去进行战争锤炼,让所有战士在战火中成长起来。”

“司令,杭州周围有国军把守我们出不去,南边是国军统治区,西边又是刚上任的第九战区薛岳率领的几十万大军。朝北去又是一道长江天险,我们能朝哪里打?”刘泰不等孟达把话说完,站起来开始质问起来。

“大家请看!”孟达走到沙盘面前,一群军官围了过去。他指着黄山以北划了一下:“这就是我们出击的地方!”

刘泰迷茫的抬起头:“司令,咱们还是过不去长江啊。”

“对。目前咱们过不去长江,但小鬼子必定要利用长江有利的航道运送货物、运输兵力。他们依仗着强大的海军,咱们就在河边上打伏击!”

“打伏击?”大家谁也没有听明白,小鬼子会从军舰上跑下来?

孟达笑了,拳头朝桌子上猛然捶下去:“不上岸咱们就用炮火袭击,一旦激怒了小鬼子,咱们的伏击战就形成了。”

“让我独立师出击。”明白了司令作战预案,刘泰兴奋地请战。

“不,预十师、预十一师都是新兵,应该让他们去锻炼一下。你的独立师担子也不轻,抓好训练的同时,必须保证婺源县的安全!”孟达没有动用经过战火的独立师,但他为了保险起见,派出特务营、警卫营和骑兵支队同时出征。他要带领三万多人开赴长江沿岸,让小鬼子的运输线不能自由的畅通。

“是!”刘泰虽然感到失望,但他知道司令说的话很对。别的部队得不到锻炼,一旦遇到恶战,恐怕会像国军一样瞬间溃败。

“大家回去准备,今晚零点出发,连夜行军朝长江沿岸出发。”

“是!”

散会后,孟达又和方振山坐下来商量了留守部队的防务问题。鲁世杰领命做开路先锋已经出发,这是他们民军建立起来后主动打击日军的第一次行动,不仅要锻炼部队,也要在战争中锻炼出一批优秀的指挥官。

“和敌人周旋,和军统周旋,咱们面对的困难不小。师父,我要走了,不要把部队出征的消息告诉任何人。”孟达选择夜里出发,正是担心走露消息。军统、共和党都能混进来,难保日军的特工不会出现。

“我明白,你也要保重!”方振山最害怕孟达打起仗来不要命的拼法,但他知道自己阻挡不了,还是提醒他注意。

“我不会有危险。”孟达起身的时候,想起了猎枪大队在小昆山出击的事情。他哈哈笑道:“真想不到,得到一个王芸儿,竟然会给咱们的事业带来这么大的效益。”

方振山也笑了。猎枪大队专门在铁道线上截火车,各种物资大批的运回来,再也不愁武器弹药和紧缺的商品。他笑道:“这女孩是个机灵鬼,多才多艺很难得,你的爸妈恨不得现在就让她嫁给你。”

孟达摇摇头:“她才十四五岁,等她长大了再说。”

“她已经回来了。”

“啊!”孟达吃了一惊:“她回来干啥?”

“监督你,害怕你看上了别的女人。”方振山忍不住发笑,小丫头人小鬼大,一肚子坏主意。

“我去!”孟达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别告诉她我出征的消息。”

“我已经听见了!”门外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只见人影一闪,一个身穿翠绿服色的小女孩窜了进来。孟达知道不好,一扭身朝旁边一闪,总算躲过了粉拳的袭击。

“嘿,你敢打老公?”孟达哭笑不得,这丫头太野,谁也没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