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36章 诱敌

第一卷 第三十六章 诱敌

王芸儿偷偷从小昆山跑回来,她讨厌在山洞里生活,更加喜欢在山林里采药游荡。正巧听到部队要到长江边沿袭击敌人,趴在房间的窗外偷偷的听着。方振山发现了鬼丫头的身影,故意在孟达面前点破。可年轻的司令做梦都没有想到她已经回来,这才说出了不该说的话。

“哈哈哈哈!”方振山很喜欢年轻人在他面前打闹,笑的跌坐在罗圈椅子上。

“我已经是合格的猎枪大队战士了,我的枪法是肖猴子教的。”王芸儿绯红着脸站住,骄傲的挺着胸膛。

“合格?一个合格的战士不仅仅是枪法、身手,他需要服从命令!”孟达很严肃的看着王芸儿,语言尖利的指出了她犯的错误。

“你为民军做的贡献很大。没有你们运回来的布匹,咱们根据地的乡亲们和部队就没有衣服穿。没有你们抢来的弹药,咱们部队打鬼子就只能和敌人拼刺刀。芸儿,你是个聪明的孩子,咱们不是土匪,必须严格遵守纪律!”

方振山趁机淳淳教导着,他知道王芸儿从小是娇生惯养,猛然之间有些坏习惯也是难免。孟达缓和了一下脸色,让她坐下说道:“没有纪律就是一盘散沙,一个人的莽撞,很可能导致一次战役的失败,甚至全军覆没!芸儿,我希望你能参加到军事训练中,好好地把外语学好,成为真正的战士!”

王芸儿拘束的点点头,表示她已经知道错了。方振山乐呵呵的说道:“留在司令部学习一段时间,你的丈夫别人抢不走。”

“哼,没有猫儿不吃腥,男人都是一个样,只怕他见到美貌的女孩忘记了我。”王芸儿不肖的撇撇嘴,表示对孟达不信任。

“就算我很花心,只要答应娶了你总成了吧。”孟达哭笑不得说道。

“不行!你敢爱上别的女人,我会用刀杀了她!”

“啊!”孟达吓得一缩脖子,灰溜溜的说道:“我算怕了你!”

“报告,司令,咱们该出发了。”警卫营长马占河走了进来,请示是否行动。

“出发!”

“是!”

三天后,长江南岸池州、安庆铜陵一带传来了枪炮声。日军发懵了,偷袭者神出鬼没,一阵迫击炮打完,人影早已不见。惹恼了的鬼子用飞机沿岸轰炸,却没有发现偷袭的人在哪里。偷袭行动导致日军商船不敢在长江里行驶,就连军舰也是如临大敌,枪炮不停地在江边的危险地带扫射着。

岸边的树林在焚烧,这些新战士当真吓怵了,震耳欲聋的炮火,还有天上的飞机轰炸扫射,耳朵几乎被震聋。孟达微微笑着,他也是从战场上锻炼出来的,只有经历了生死之后,才会能面对战场是泰然处之。

“警卫营。”

“到!”

“把部队拉出去,两人一组开始展开狙击实战演习!”

孟达知道炮弹几乎快要打光,但他很快就做出了决定,趁机让战士们练习一下枪法。马占河嘻嘻哈哈笑道:“司令,都说你枪法如神,应该给弟兄们展示一下。”

“好!”孟达正要这样做。他不是卖弄,要战士们知道狙击的实战作用。他提起了一挺德国造的通用机枪,迈起腿就要走。

“用机枪狙击?”马占河吃了一惊,机枪从来都是连发,能做狙击枪用?

“有难度!”孟达承认机枪狙击难度很大,但他这挺机枪是改装过的,他想在实战中试验一下。

河边,孟达藏身在一处乱石堆里。马占河紧紧地盯着他,他要偷偷地把这种本领学过去。当一艘舰船开过来的时候,孟达瞄准了鬼子的哨兵。

“啪!”

“咦!”马占河服气了,一千多米的距离能一枪爆头,这还是用机枪。

“啪啪!”马占河正在惊讶的时候,小鬼子从机舱内钻了出来。孟达抓住机会连开两枪,身子迅速转移到另外一个地方。

小鬼子再也不敢露面,可是大船渐渐地朝岸边靠拢,硬着枪声响起的地方冲了过来。孟达心中一惊:“不好,这是鬼子的运兵船!快,通知部队布好埋伏圈,我把敌人引过去!”

“司令!”马占河怎敢让孟达去冒险,他坚决的说道:“你去指挥,我把敌人引过去。”

“混蛋,服从命令!”孟达眼睛一瞪,迅速站起身朝远处跑去。

日军要对被民军不断的袭击进行报复,故意用一艘大船引出敌人,等发觉目标后靠岸用重兵围歼。幸亏孟达发现了敌人的阴谋,独自面对上千日军,让警卫营长通知部队。令他想不到的是,小鬼子身背火焰喷射器,准备把江岸边上的隐藏物统统烧掉!

“啪!”孟达回身击中鬼子的火焰喷射器,只见火光忽的一下燃烧起来,小鬼子顿时传来一阵阵哀嚎。他不停地变换着角度,按照预先制定的伏击地点,把鬼子朝目的地引过去。

日军虽然只发现了一个人,但一个人对他们制造的伤亡太大,忍不住心中怒火,小鬼子的大队长挥着指挥刀:“统统的给给!”

“哼,你寿星老吃砒霜嫌命太长了!”孟达并没有瞧不起日军,但他两个师去面对鬼子的一千人,还真有点杀鸡用牛刀的味道。可他知道,自己的部队都是新兵,也只有警卫营经历过几次血战。

马占河退回去后,迅速让一个连的警卫战士去增援。但他知道这是诱敌,交代战士们:“打了就跑,把敌人吸引过来。”

“是!”

孟达和日军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他有敏捷的身手,弹跳之间躲过了日军猛烈地弹幕。但敌人太多正感到吃不消的时候,增援的部队赶了过来。日军一看钓到一条大鱼,嗷嗷叫着开始包抄过来。可是,这里的地势让他们无法展开兵力,只能形成密集的队列朝前冲。

“打!”当地人完全装进口袋里,马占河下达了命令。

刹那间,两个师的机枪和步枪全部开火,只一轮射击就把小鬼子全部放倒在地。马占河站起来喊道:“打扫战场,把小鬼子的尸体集中起来焚烧掉。”

“是!”

孟达在山坡上喘气的时候,后边传来噗嗤一声女音。他扭回头一看顿时气坏了,横眉竖目道:“你可真行,私自跑到战场上!”

王芸儿跳过来坐到孟达身边,头一歪靠在男人的肩膀上:“谁说我是私自来的?我是奉了命令,方振山副司令让我押送弹药和物资。”

“哦?”孟达推了一下小女孩的头:“快去交差,等一会儿咱们到林子里打猎去。”

“不,我想打鬼子!”王芸儿跟着两个哥哥经常打猎,他已经不感兴趣。

“今天恐怕不行了。马占河!”

“到!”

“部队后撤十公里,分散隐蔽,小心被日军的空军侦察到。”

“是!”

薛岳刚刚走马上任第九战区司令官,听说孟达在长江边和日军进行扰袭战术,急忙带着一个警卫营朝这里赶了过来。当他走到战场上的时候,发现地上摞起了很多的尸体。他从战马上跳下来,吃惊的对一个战士问道:“日军朝这里进攻了?”

“报告长官,这是我们诱敌深入进行的伏击战!”

“哦?”罗卓英四下看看非常惊讶:“一千多鬼子都被消灭了,你们用了多长时间?”

“报告长官,我们伏击部队只用了一轮火力。”

“厉害!”罗卓英砸吧着大嘴,一轮火力消灭了日军一个大队,难怪他们听到枪声响起来不久就停了下来。

“不是我们厉害,是我们司令厉害。”战士也是个健谈的人,看着长官高兴,嘴巴像机枪一样把战斗经过描述了一遍。

薛岳听说孟达单身诱敌,当即脸色大变。他明知道战斗已经取得了胜利,但还是被年轻人这种疯子一样的举动感到震撼。罗卓英叹口气道:“这小子打起仗来从不知道危险,难怪从上海撤下来的士兵都说他是疯子。”

“谁是疯子?”孟达带着王芸儿跑了过来,一看是薛岳和罗卓英来到,惊诧的问道:“第九战区两个司令官都来到这里,难道要在这里布防?”

薛岳摇摇头,顺势坐到山坡上说道:“我们接到报告,听说民军在这里阻挡小鬼子的运输船只。干得好,是你们延误了日军攻打九江的时间。”

“国军只要把马当要塞守护好,小鬼子想拿下九江可不容易!”孟达对九江战役非常看好,他认为日军再狂傲,也难以攻破固若金汤的马当要塞。只要守护住长江,小鬼子想占领九江包抄武汉的阴谋就会破产。

“这正是我来这里的目的!”薛岳用手指着长江说道:“有你们在这里我更有把握,但我来有一个要求,安庆是日军储备物资的重地,希望你能打一次硬仗,让日军短时间内不能有所行动。”

“啊!”孟达惊呼不已,身子一纵跳了起来,瞪着眼睛问道:“你是在开玩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