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37章 安庆之战(一)

第一卷 第三十七章 安庆之战(一)

日军南路之敌驻扎在安庆一带,他们等待着北路和中路两路大军合围,才会展开武汉会战。孟达听到薛岳让他去敌人心脏里夺取物资,惊异的问道:“长官莫非想借鬼子的手除掉民军不成?”

“混账!”薛岳恼怒的骂道:“我们国军的战斗力不如民军,如果你把部队借给我,我会让你高兴的蹦起来。”

看着薛岳不像是在开玩笑,孟达眉头紧紧地揪在一起。他不敢冒险,想起了放出去的几支游击队,灵机一动说道:“我要先摸清敌人的防守和兵力部署情况。”

“告诉你吧,情况我已经摸清楚。”薛岳让副官掏出一份文件,递给孟达后说道:“根据国军的情报,日军在安庆存放了大量的弹药和物资。安庆城防守日军只有一个联队,你们的难题不是打下来,而是物资怎样运送回来、长江怎样过去!”

“这是两道最难的课题!”孟达承认薛岳说的有道理。只要解决了这两方面,小鬼子肯定会气的跳江!

“渔船!”王芸儿从后边钻了出来,眼望着孟达的脸说道:“我可以给你找来上百只木船,连在一起铺上木板,大军迅速可以通过。”

“好办法!”孟达眼睛一亮,但很快就开始发愁起来。小鬼子不会让他们这样大摇大摆在江面上建设一条通道。一旦开战,日军的飞机很快就会飞过来狂轰滥炸。他抬头看看天空苦笑道:“除非老天爷肯帮忙。”

“你可以等待时机。”罗卓英明白了,孟达希望天降大雨,让日军的飞机飞不起来。现在是六月,南方多雨不愁没有下雨的时候。

“哈哈,这一仗我打定了!”一切问题迎刃而解,孟达信心十足地对马占河说道:“通知骑兵、独立师、猎枪大队迅速赶过来,让王勇带领猎枪大队给我把敌军的情况摸透。”

“是!”

“薛长官,你总得拿出点诚意吧?”孟达看到马占河离开,笑嘻嘻的和薛岳纠缠起来。

“子弹、炮弹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薛岳很大方,他知道这是一场血战,一旦拿下安庆,小鬼子短时间将无力进攻他的防区。

“和你交朋友痛快!”孟达直言不讳,他对上官云相、陶广之流非常气愤,不顾大局反而把杭州送给了日军。

“哈哈哈哈!”薛岳爽朗的大笑,诡异的瞅了孟达一样:“你不怕我把你当枪使?”

“只要是真心杀鬼子,我情愿是长官手里的一支枪!”孟达掷地有声、气壮山河的说道。

“这才是我希望见到的人!”薛岳和罗卓英相视一笑,有孟达这把枪,第九战区不愁打不了胜仗。

波田重一支队(台湾混成旅)由芜湖溯江西进,6月11日夜,波田支队趁雨夜突袭安庆,川军27集团军杨森部作战不力,一夜间就被逐出城外。蒋介石大怒,致电杨森要他反攻安庆,杨森回电,徐源泉的26集团军挡不住日军第六师团的攻击,暴露了他的侧背,他不得已才退出安庆,这事也就不了了之。

薛岳正是因为国军怯战而无力收复安庆,这才想到了孟达。

“安庆很难守住,我希望你能把鬼子的物资抢过来就满足了!”薛岳没有瞒哄孟达,他纵然拿下安庆,防守的压力还是第九战区,在城市里和日军争夺很难取胜,他不会同意老蒋的馊主意。

“放心吧!”两位国军长官真心实意的话题让孟达很感动,士为知己者死,就算战死,和这样的大人物认识一趟也不算冤枉。孟达当即邀请道:“走,咱们去指挥部好好的计划一下,现在你们两位长官就是我的参谋长。”

“哈哈哈哈!”薛岳、罗卓英喷嚏大笑,领兵几十万正规军的战区长官成了杂牌民军的参谋长。

防守安庆的日军是第2联队永井大队及山炮联队1个小队,孟达计算了一下日军数量,加上皇协军敌人的兵力在五千人左右。他知道攻打安庆并不作难,怎样阻挡住增援的日军才是非常重要。在作战沙盘跟前,三个精明的军事长官低声讨论着,大家都知道这是一场恶仗。

“报告,调集民工三万人,预十师、预十一师和独立师都已到位。炮兵部队已经建筑好阵地,严密防守着长江的军舰!”凤蝶回来后,又留在指挥部担任通讯小队长。她轻快地走到孟达面前,把部队调动情况汇报一遍。

“猎枪大队到位了吗?”孟达没有准备强攻安庆,一旦强攻,将会是战争扩大蒙受巨大损失。他要用猎枪大队这把利剑,偷偷地潜入到安庆之内打开城门。

“还没有他们的消息。”

孟达一愣,但随即释然:“想必他们还在筹划作战方案。时刻注意各路消息,有电报马上送过来。”

“是!”

孟达正在等待消息的时候,独立师刘泰发来了一封电报。孟达从译电员手里接过电报一看顿时眉开眼笑:“好,这场仗更值得打了!小鬼子给咱们送过来这么多工业设备,我不能不要。”

薛岳冷哼一声道:“日军也太狂傲了!他们认为安庆固若金汤,竟然让日本商人提前在这里发展。”

波田支队趁雨夜突袭安庆得手,他做梦都没有想到,同样有一支部队敢在他占领安庆后的一个雨夜开始包围了这座城市。王勇的任务就是打开南门接应预十师进城,要做到不响一枪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幸亏老天爷帮忙!”大雨不停地下,王勇带着笑容朝天上看了一眼。战士们都在雨水里埋伏着,没有一个人对这种恶略的天气恼怒。

“大队长,时间到了!”肖猴子指指自己的夜光表,这是从鬼子列车上搞到的战利品。

“行动!”

一声令下,早已准备好的猎枪大队战士迅速扑到自己的目标处。日军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脖子上一把利刃已经割断了喉管。王勇掂着匕首朝前走着,好像这里是他的防区一样。迎面的小鬼子正在发愣的时候,后边窜出无数矫健的身影。

战斗异常的顺利,南门之敌很快被清除干净。王勇拿出手电朝外边发出信号,孟达一挥手部队开始进城。王勇迎接着孟达,让肖猴子赶快带领部队去夺取物资、攻打日军的兵营。很快,安庆城内枪声大作,从睡梦中惊醒的联队长永井赤着身子窜到院子里。

“八嘎,支那人偷袭!”

“废话,老子已经打到你的指挥部了。永井,识相的话放下武器投降,老子饶你一条狗命。”墙外肖猴子接过话题,他用流利的日语和永井交谈着。

永井吃惊了,安庆已经被拿下,他的指挥部也被支那部队包围。狡猾的联队长嗖的一下窜进房间里,拿起手雷放到后山墙上。只听轰的一声响,后边炸出一个大洞。日军护着联队长,再也不顾其他人急急地离去。

“我靠!”肖猴子知道这条鱼已经逃窜,可剩余的日军拼命抵抗,他也无法去追赶逃窜的日军中佐。

南城门临时指挥部里,孟达接到了一个个好消息。皇协军缴械投降,日军大部失去斗志从北门逃出。他对玉儿喊道:“快,让民夫现在进城,尽快把物资抢运出去。”

“是!”

安庆城内突然枪声大作,南京和上海日军指挥部还不知道城池已经被攻破。从北门逃出去的永井正在庆幸的时候,发现自己又跳进了另外一个包围圈。他绝望了,自己把炮兵和其他部队丢在安庆城内,就算逃脱,回去也会被送上军事法庭。

“天皇,臣下不能再给你尽忠了!”永井正要剖腹自杀的时候,一声雷电让他颤抖了一下。但是,他的目光看到了一个水坑,眼睛一眨急忙跳了进去。他正在高兴的时候,一个鬼子的尸体朝他身上压了过去。

独立师很快歼灭了逃出城的日军,可刘泰发愣了,明明敌人无一漏网,却找不到联队长的尸体,他顾不得详细清扫战场,急忙带着战士们朝另外一个伏击点进发。安庆攻下来,他们独立师和预十一师要全力挡住增援的日军,给运输物资的民工腾出两天时间。

“报告,弹药库完好无损被夺了下来。”

“报告,日军仓库已经被控制。”

“报告,日本商人的物资全部到手!”

一声声捷报传来,孟达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了。进城的民夫已经开赴各处,人声吵杂热闹喧天正在抢运。他叹了口气坐在城楼上:“如果有一个好的后勤部长就好了。”

“噗嗤!”王芸儿忍不住偷笑,推了一下张顺低声说道:“他在发愁呢。”

“谁不发愁?”张顺少年老成瞪了王芸儿一眼,城楼下车马人流来往不断,大家只有一个心愿,先把物资送过江再说。马占河在城门口忙得满头大汗,指挥着来往的人出出进进。

“会不会有人偷东西?”王芸儿看到张顺不买自己的帐,只得走到孟达面前找话说。

“偷吧,只要不是送给小鬼子。”黑夜兮兮天降大雨,孟达也没有精力去管得那么严格。

“谁也别想偷走!”马占河走了上来,端起一碗水一口喝干,指着城外说道:“沿途都有警戒哨,谁敢偷咱们的物资将会把小命搭上。”

“算了吧。”孟达摇摇头:“告诉民夫队伍,咱们不会亏待大家。只要勤勤恳恳把物资送过去,一天五块大洋!”

“一个人五块大洋?”马占河吓了一跳:“司令,三万多民工要运送两天,你知道是多少大洋?”

“啊!”孟达苦笑起来:“我的脑子已经迷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