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38章 安庆之战(二)

第一卷 第三十八章 安庆之战(二)

雨,在民军拿下安庆不久竟然停了下来。

孟达一直在城门楼上观看到天亮,最后的战果统计让他疑惑了。日军明明在安庆有一个联队,可消灭的鬼子却只有一千多人。马占河带着遗憾说道:“咱们攻城前夕,日军两个大队换防被调走了!”

“哦?哈哈哈哈,不知是他们的运气好还是咱们的运气差!”孟达忍俊不住大笑,这种巧合太突然,难怪安庆这么容易被拿下。

战利品已经被统计出来,武器、弹药、粮食等物资不用提,数量之多让所有人震撼。但孟达最惊讶的是上千只小汽车轮胎和十几部车床。特别是缴获日本商人那套水泥生产线,让他感觉到是这次战役中最宝贵的收获。

“给民夫们多准备点干粮,咱们要抢时间,争取两天内把所有物资转运完毕。”孟达知道,小鬼子风头正盛,民军难以和他们的主力死拼。他不是不相信自己的队伍,主要是发愁弹药。

“长江两岸所有人都疯了!”马占河惊叹的看着人流,这时候大家谁也不知疲倦不知累,全心扑在了抢运物资上。

孟达心里也在感叹这个时代的人们。他们勤劳,善良能吃苦,像这样泥泞的道路单挑推车是多么的消耗体力,可人群中没有一个人偷懒。他抬头看看天空道:“雨停了,今天恐怕要发生一场恶战。”

“是啊,小鬼子有空中优势。”马占河非常担心,一旦战役打响,不知道有多少生灵涂炭。

“轰隆隆——”河边传来一阵阵炮声,孟达吃惊的朝南边望去。他知道是炮兵和日军的军舰开始交火,难道鬼子这么快就发觉了安庆失守。

“你在这里指挥,我到河边去看看。”孟达内心十分明白,炮兵也是第一次和小鬼子军舰交锋,就连他也没有这种战斗经验。

“是!”马占河严肃的答应着,和孟达一块从城门楼上走下来。

长江南岸,薛岳和罗卓英正在观看炮兵和日军海军的激战。两个战区指挥官惊异的望着民军炮兵阵地,他发觉了多达十处的炮群,他们分批应对敌人的打击,在短时间内迅速更换阵地后突然发炮。

“我的乖乖,足有一个师的炮群!”罗卓英眼红的观看着,炮群中有榴弹炮、迫击炮和日军的炮兵装备,虽然装备不一样,但数量之多让他作为战区长官都震撼。

“岂止是一个师!”薛岳数了一下炮兵发射的阵地,多达十二处,每处的炮火足有一个营。

“难怪他们能打胜仗,炮火优势很明显。”罗卓英很好奇,一支私人武装能拥有这样的装备,任何人都会感觉到不可思议。

“这是国军扔下的东西!”薛岳明白孟达从哪里得来这么多炮火,一部分是国军从上海撤离时丢下的,另外一部分是从小鬼子手里夺取。他正要说话,发现日军的军舰被猛烈的炮火压制的起了大火,嘿嘿笑道:“小鬼子坚持不了多久了!”

“这场炮战也暴露了我们攻打安庆的秘密。”孟达快步走来,眉头紧锁道:“天晴了,下边会是一场恶战。”

安庆日军存放的物资太多,如果扔下,将会对未来的武汉会战产生很大作用。毁掉了太可惜,三个指挥官都在犹豫中。王芸儿嘻嘻笑着站到孟达面前:“都别发愁了,今天还有大雨。”

“哦?”孟达不相信的看着王芸儿:“你能知道老天爷的事情?”

“你看。”王芸儿举起她胸前的玉佩,只见上边有浓浓的雾水。她娇笑道:“是它告诉我的。”

“嘿,我的玉佩和你的一样,咋会没有这种怪事儿?”孟达很快掏出自己的玉佩,根本没有一点湿气。

“不一样了。你的九龙玉佩是公龙,一阴一阳作用当然不一样。”

“哈哈哈哈!”薛岳等笑喷了,这丫头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就算日军的飞机飞不起来,地面的增援部队也会很快到达。告诉刘泰,这是一场残酷的阵地战,不惜一切代价给我守住阵地!”孟达总算松了口气,因为,他们正在说话的时候,天空黑云竟然增多,这说明大雨还要继续。

“是!”凤蝶急忙准备发报。

长江南岸,从开化县、婺源县赶过来的各种车辆都在抢运着物资。这么大的行动惊动了附近的村民,他们涌过来,很快加入到运输队伍中。孟达看着吵闹的人群头疼起来,一次战役竟然动用了十万多人!

“有点吃不消吧?”薛岳微微一笑,他知道年轻人还没有经历过这么大的阵仗。

“带兵打仗我不害怕,像这样的事情我还真的应付不了。”孟达实话实说,上千人的部队都已经让他难以调度,何况这些人都是普通的百姓。

“一个将军必须从士兵干起来,这需要经验积累。你已经很不简单了。”

罗卓英淳淳教导着年轻人,只有经历过,才会知道大阵仗如何应对。薛岳带着笑脸问道:“你的炮火很充足,炮弹是不是也很多?”

孟达脸色一变,看着不怀好意的战区长官问道:“别打我的主意,如果你需要炮火,这次缴获的你都可以带走。”

“嘿,你挺机灵的嘛。”薛岳忍不住放声大笑。

由于附近村民的自动加入,运输速度加快了不少。到中午时分大部分物资已经抢运完毕,各部队带着遗憾撤离到长江南岸。江面的船只开走后,孟达总算松了一口气。但他知道,日军肯定会追击,他望着牛头山的地势有了主意。

“你认为日军会追过河来?”薛岳有点不敢相信,安庆失守日军肯定会恼火,但孤军深入犯兵家大忌。

“我不肯定,但我有种预感,小鬼子会发疯。”孟达看着风尘仆仆的刘泰和预十师、预十一师三支部队的师长:“选好战场,咱们再打一仗!”

“是!”

日军的联队长永井逃脱后,很快带着部队朝安庆进攻。当他们进入到城市内,发现所有物资都已经被运走。几个日本商人哭哭啼啼道诉着他们的损失,一定要皇军把东西给夺回来!永井早已被民军打怕了,阴沉的脸色说道:“八嘎,皇军的生命难道不重要吗?”

“中佐,一群民军都把你的士气打没了?”商人中有一个叫田中的家伙不怀好意的在煽风点火。

“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咱们的目的是去找国军主力决战,如果过江和民军开战,将会影响咱们夺取九江的战斗任务。”永井也不敢得罪这群商人,只得平息了怒火解释着。

永井原本不想打这一仗,没想到他由于怯战救了他们支队一命。孟达看着日军不肯上当,只得让大部队离去。送走了两位战区长官,剩下的警卫营、猎枪大队和骑兵都还在营地没有动。他对指挥官们吩咐道:“休息一天,咱们还得在长江上和小鬼子周旋。”

“是!”

“报告,发现一股不明身份的人渡过长江,根据咱们的潜伏哨判断,这些人携带枪支,行踪诡异。”

孟达心中一亮:“不会是把影子部队招惹来了吧?多少人?”

“三十多个。”

“这是来侦查的,说明日军对物资被劫不甘心。”孟达在思考着对策,消灭这些人不难,可他想钓条大鱼。拿定主意后对侦查的特务营通讯员说道:“告诉你们营长,注意日军动向,随时把情况汇报上来。”

“是。”

日军非常狡猾,过江后感觉到不妙,很快又退回到船上。他们在等待着,想试探一下江边是否有部队埋伏。孟达在林子里举着望远镜观察着,他知道这是一场智慧较量,需要一定的耐心。马占河愤恨不已道:“司令,一顿炮火加上一轮火力就能把他们干掉!”

“你以为这三十多个人值得我们动手?”孟达瞅了一眼马占河:“老哥,在长江南岸对咱们非常有利,如果日军敢于过江作战,咱们的战果将会震动所有人!”

“可敌人不上当怎么办?”马占河害怕这些人跑掉,这才不满的发泄着牢骚。

“跑就跑了呗。”孟达呵呵直笑,跑掉三十多个日军和消灭成千上万日军简直不成比例,这场仗不打则已,要打必须打一次漂亮的伏击战。

大家正在谈论的时候,小鬼子的侦察部队真的开始朝河对岸撤退。孟达眉头揪在一起,对王勇说道:“准备过河。”

“是!”王勇知道孟达不会放过这些人,但他很不明白,敌人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的时候不去消灭,现在出击岂不是把猎枪大队朝鬼子的大本营里送?

“我要弄明白影子部队住在哪里,他们还有多少精锐。”孟达知道大家疑惑,赶紧把下一步作战方案说了出来。日军眼看就要攻打九江,有这股厉害的特种部队存在,会给第九战区弄出许多麻烦。

“咦,他们又回来了!”王芸儿正拿着望远镜无聊的看着,发觉日军退回去的人又一次冲了过来。

“奇怪!”孟达也搞不懂日军要干啥,但他把猎枪大队准备停当,这一次绝对不会放过他们。

“我有一种预感,这些人准备到咱们的根据地捣乱。”刘泰眨巴着眼睛,说出了他心中的担忧。

“斩首行动!”孟达笑了,刘泰判断的不错,他要和日军玩一次猫戏老鼠的游戏,看看谁更高一筹:“跟上他!”

“是!”

三十多个日军更换成了便衣,猎枪大队在后边紧紧地缀着。全速急行军在山区,目标真的是婺源县。孟达冷哼一声:“哼!跟我玩这招你还太嫩了,松本,我让你有来无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