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39章 追击

第一卷 第三十九章 追击

松本非常狡猾,深入到敌后的行动是九死一生,但他觉得值得冒险。孟达是他最熟悉也是最了解的人,在德国他们是对手,现在又成了两个阵营里的敌人。他没有小看那位精明的年轻人,但他认为自己也是非常优秀,希望斩首行动能出其不意干掉对大日本皇军最危险的敌人!

渡过婺源县城的河流,松本迟疑的站了下来。这里的防守太松懈了,难道是陷阱不成?他要弄清楚民军指挥部在哪里,抬头一看河边坐着一个女孩子在玩水。他放慢脚步走过去,温和的用中国话问道:“小姑娘,我们是国军部队,想找你们的孟司令谈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女孩扭过头美丽的笑着:“你是国军?咋看着像小鬼子一样的身材?”

松本吃了一惊,差一点拔出腰间藏着的手枪。但他看到女孩狡黠的笑容停住了进一步行动,呵呵笑道:“日军敢在大白天来婺源县?”

河边坐着的女孩是王芸儿,她很想继续说下去,但害怕一言不慎引起小鬼子的警觉。聪明的丫头微微一笑,站起身说道:“司令部在城外的山里头,走,我给你们带路。”

六月里山花烂漫果子累累,但松本越走心里越紧张。他在山里的小道上停了下来,望着前边蹦蹦跳跳的小女孩露出了怀疑的目光:“不好,我们上当了!”

松本狂叫的时候,山路两边树林里射出了愤怒的子弹。王芸儿一闪身钻进树林里,很快到达孟达藏身的地方:“把枪给我。”

孟达正准备射击,却被小丫头一把抢过去了他的狙击枪。只听呯的一声响,一个日军的眉心被击中。他微笑着举起望远镜,却没有发现松本藏身的地方。

“收缩包围圈,不能让一个敌人溜掉!”

“是!”

经过特殊训练的松本知道自己的下场,但他有丰富的山林经验,一看不妙带着剩余的十多个人朝林子深处钻了进去。孟达知道不妙,急忙带着肖猴子中队朝前边独挡。可是,行动终究迟了一步,还是让狡猾的对手消失了。

“妈的,功亏一篑!”肖猴子气的把拳头狠狠的砸在树干上。

“追!他们走的方向是黄山。”孟达很快判断了敌人逃跑的路线,这次围剿让他认识到自己的不足,自以为瓮中捉鳖手到擒来,却不料被松本玩弄一把。他阴沉着脸色看了一下身后的凤蝶:“给大队长发报,三个中队全力追捕。”

“是!”

潮湿、闷热的山林里,战士们一个个都是汗流浃背。孟达带着张顺、王芸儿紧紧地盯着松本等人走过的脚印,快速追击着从包围圈里逃跑的敌人。在一条河道里,孟达定下来观看到河对岸有人影在晃动,对后边的战士急促的喊道:“快,泅渡过去,不能让敌人跑掉!”

男战士快速的脱掉衣服跳进河内,王芸儿顿时脸红了。这一队只有她和凤蝶是女孩子,她的眼光流离不定捂在了胸前。凤蝶嗤嗤笑道:“脱吧,你是一名战士,战士里没有男人和女人。”

“我——那个,那个——”王芸儿脸上像蒙了一块红布,结结巴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孟达回身瞟了一眼王芸儿,奸笑着道:“别不好意思,不就是大姨妈来了?来,让我背着你过河。”

凤蝶顿时笑出了声,这丫头平时挺胆大的,甚至有点野,但在某些时候却还是没有忘记自己是个女人。看着局促不安的女孩扭扭捏捏的样子,很快脱掉外衣背上弹药和枪支跳进河里。王芸儿一看没有外人,低声对孟达说道:“不准你**乱动!”

“哈哈哈哈!”孟达忍不住开心大笑,用手拧着她的小屁屁说道:“既然准备嫁给我,迟早我要把你扒光。”

“噗!”王芸儿也笑了,伏在孟达耳边说道:“海蒂够**吧?我还偷听过你们的演奏呢。”

“嘿,你可真够厚脸皮。”孟达的游泳技术相当高明,背着一个人飞速的赶上了泅渡的战士。战士们扮着鬼脸在和王芸儿取笑,让不好意思的小丫头勾着头再也不敢直视任何人。

“八勾儿——”一声清脆的枪声在河对岸响起来。孟达身子急速朝水里一钻。战士们迅速端起枪,相互掩护着开始冲锋。

“呸呸呸!”王芸儿没有防备一连喝了好几口水,露出头后开始呕吐起来。

这是战斗,如果不是孟达见机行事反应灵敏,恐怕王芸儿的脑袋已经被子弹穿透。王芸儿吓出了一身冷汗,她在孟达背上暗暗想道:“好险!他怎会知道子弹是朝着我打的?”

松本一看偷袭没有成功,知道自己的十几个人根本挡不住泅渡的部队。他一挥手带着人又开始朝北边窜去。孟达等过河后迅速穿好衣服,沿着小鬼子的脚印追了下去。山高林密,敌人又在前边,猎枪大队不敢过于靠近,但也不紧不慢的咬着敌人不放手。

“询问一下其他两个中队的位置。”孟达没有回头,但他知道凤蝶就在身后。

“是。”

“报告,电台联络不上,估计他们正在行进中。”凤蝶忙的满头大汗,很快站起来汇报。

“前进!”孟达知道三个中队都在奋力追击敌人,关闭电台也在情理之中。

“是!”

一天负重追击,让战士们一个个累的几乎要趴下。孟达看着疲惫不堪的战士说道:“敌人和咱们一样,现在就看谁能顶得住压力,胜利就会属于谁。兄弟们,这就是野外生存训练,鼓起勇气,要让小鬼子见识一下咱们猎枪大队的能力!”

肖猴子喘着呼吸笑道:“平时训练还没有这么长时间,一百多里啊!”

“前边就是五城镇,一旦小鬼子走出婺源县地界麻烦就大了。”孟达非常不甘心,但猎枪大队从来没有这样的行动,长途追击的确是他们的弱项。

“报告!大队长已经赶在敌人前边,第二中队也迂回堵住了敌人前进的路线。”凤蝶正要收拢电台,王勇及时发过来一封电报。

“好,松本你完蛋了!”孟达一听两个中队都赶在了前边,兴奋地对三中队喊道:“咬住敌人,在婺源县境内干掉他们。”

“是!”

战斗已经打响,前边的王勇和敌人展开了森林枪战。孟达带领第三中队扑了上去,很快,敌人被消灭在半山坡上。当清扫战场结束时,才发觉松本和另外两个日军没有在这群人当中。醒悟过来的孟达知道松本来了招舍卒保帅,冷冷地哼道:“他们朝西北方向,走,咱们只要把守着长江沿岸,松本跑不掉!”

其实,松本在河道遭受追击的开始就溜掉了。他知道自己跟着小分队不可能逃一条性命,扔掉装备和两个影子成员直奔长江。孟达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逃亡东至县附近。谁知道骑兵在这一带严密封锁,吃了一惊的松本再也不敢渡江,从驻扎在江边的部队身后朝彭泽一带逃命。

两天两夜急行军,猎枪大队总算赶到了长江边和警卫营汇合。孟达一听说没有捉拿到该死的松本,他知道这次追击又失败了。但他不甘心,冷静的思考后很快明白:“马当要塞!”

6月23日17时,日军800余人在新沟登陆,袭击香山,另一部袭击黄山、香口。24日,波田支队在毛林洲及新沟登陆。中国军队第16军在马当外围之黄山、香山阵地与日军激烈争夺,至12时,日军先后攻占黄山、香山、香口,并攻向马当。

孟达赶过来的时候,发觉敌人正在和要塞里的国军在开火。他通过望远镜观看了一阵,非常气愤的喊道:“太大意了,日军是一个支队,守卫要塞的竟然不足六百人!”

“沿沿太白湖口一片满是芦苇的水荡,日军准备向要塞的核心阵地长山包抄突击。”王勇看到要塞战斗打得这样激烈,准确的判断出日军玩的花招。

“分散狙击,不能让小鬼子阴谋得逞!”这时候的孟达再也顾不得漏网之鱼松本,一旦马当要塞失守,九江和武昌全完了。

“是!”

稻田里,小鬼子在水中一步一步走来,突然间,树林里响起了令人恐怖的射击。只见日军一个个倒下,却没有发现开枪的人。小鬼子一看后边有埋伏急忙后撤,但要命的子弹追击着干掉了大部。

“部队后撤,留下警戒哨!”眼看战斗结束,孟达早已累得没有了力气。他急忙下令猎枪大队朝后撤出五公里,在一处隐秘的林地里停了下来。

“司令,国军是不是没有准备在马当要塞和鬼子决战?”战士们正在休息的时候,王勇快速走了过来。

“日军在舰炮的掩护下大举反扑,战斗肯定打了很久。”孟达心里非常难受,如果江边有一支部队存在,就算小鬼子有一个师团都难以取胜。他不明白国军的作战计划,想了想道:“也许援兵马上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