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40章 要塞保卫战

第一卷 第四十章 要塞保卫战

“难道国军都在睡大觉不成!”肖猴子躺在地上,日军的飞机轰炸、军舰开炮,长山防线却只有几百人在坑道里顽抗的还击。他和王勇一样迷惑,不知道国军是怎样的布置。

“从这次战役来看,老蒋的军事能力太差了。”孟达心有所思,但他只是在心里暗暗琢磨。

猎枪大队都已经累坏了,幸亏小鬼子也停下了进攻,飞机开始在他们狙击潜伏的地带扔着炸弹。地动山摇的爆炸声没有挡住战士们的熟睡,一直到天黑时分轰炸结束。战士们吃罢野餐接着休息,他们知道天亮后还要激战。

“轰隆隆——”猛烈的炮击声把孟达从睡梦中惊醒过来,他直起身一看,天色已经大亮。只见太白湖口日军的运兵船上下来一群群日军,他知道鬼子又开始进攻。

“潜伏,自由狙击!”

“是!”

大家都已经醒过来,顾不得肚子饿着,拿起枪支就弯着腰走出了树林。

“鬼子发疯了!”王芸儿在清点着日军的人数,经过粗略的计算,日军兵力已经达到两千人以上。

孟达在密切的注视着自己的队伍,芦苇荡虽然藏身很妙,但如果日军用火焰喷射器或者炮弹击中燃烧大火,恐怕一个人都逃不出来。他仔细观察后放心了,自己的猎枪大队也都明白这一点,没有在芦苇荡里埋伏。

日军轰炸。炮击后开始发起了冲锋,当敌人到达有效射程后,零散的射击声开始在敌人的后背响起来。守卫在马当要塞的江防第2总队总队长鲍长义惊喜的喊道:“援军来了,兄弟们,把鬼子朝死里打!”

长山阵地一片欢腾,隐藏在洞里的大炮开始发威,无数炮弹落在日军进攻的队伍中爆炸。在树林边缘埋伏的孟达惊喜的笑了:“这群兵不错,像个军人的样子。”

战斗异常激烈,虽然有猎枪大队在敌人背后准确的射击,但日军数量多于他们,大有不拿下长山誓不罢休的武士道精神。孟达看着日军蠢笨的战术,嘴角不由得露出了笑意。机灵的王芸儿低声问道:“咱们能顶住小鬼子的进攻?”

“很难说!”孟达担心鬼子增兵,更担心马当要塞里的弹药不足。他当初大意了,认为国军肯定会在这里埋伏重兵,现在才知道只有几百人!

“你开枪啊!”看着孟达只是瞄准而不扣动扳机,王芸儿焦急的喊了起来。

“闭嘴!”孟达严厉的喝了一声,还是没有打出枪膛里的子弹。

“还是神枪手呢,这么长时间都不敢开枪,你是个胆小鬼子。”王芸儿根本不害怕孟达,撅着嘴小声嘀咕起来。

“嘿嘿。”孟达不怒而笑,他想起了在地穴里的经历,此时看到王芸儿嗔怒的面容,很快想起了在他跌入地洞时那个小美人。干脆放下枪凑到王芸儿面前,伸手就要扒掉女孩子的衣服。

“你要死呀!”王芸儿吓坏了,前边枪声大作,他却在交战的关键时刻想入菲菲。

“去,我不是想要你,我要仔细的看看你胳膊上的牡丹花。”孟达很好奇,这牡丹和洞里女孩子胳膊上的一模一样,难道是天生的不成?就算牡丹花是生下来就有,胸前戴着的火凤凰围胸难道也是天生带来的?

王芸儿虽然害羞,但孟达要做啥她也十分高兴。听说要看胳膊上的牡丹花,小丫头嘎嘎笑道:“这朵花很奇葩,我生下来就有。”

“哦?”孟达的猜疑被证实,但他还是一愣,他伸手抓住王芸儿胸腔上的围胸:“这也是你生下来就有的?”

“滚你的!谁的娘肚子里有这东西?”王芸儿只当孟达故意调侃自己,忍不住发怒。

“请你告诉我实情!”孟达没有丝毫猥琐调戏的神色,王芸儿却微微感到有点失望。但他回想起往事儿,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我也奇怪。在我十岁的时候,脑子里天天都是想着要绣一条这样的围胸。可我不会做针红,只得央求奶妈帮忙。可她老绣不好,花费了一年时间我才满意。”

孟达明白了,当他正要继续说下去的时候,胸前的玉佩突然发出强烈的震动和光芒。他脸色剧变,抬头一看鬼子距离长山阵地已经只有一百多米。发怒的年轻人很快伸出枪,大声吼道:“兄弟们,绝不能让小鬼子占领阵地,给我打!”

猎枪大队有十个班一百三十多人,每个班都有一挺德国造的通用机枪。十挺机枪突然发威,小鬼子的身影在哀嚎中一批批倒下。王芸儿嗤嗤笑道:“都怪你,如果早下命令,日军很难攻进长山阵地附近。”

其实,孟达并不是指挥失误,他们是特战队,为了追击松本而碰巧遇到日军攻打马当要塞。他心里非常明白,自己的弹药有限,过早把子弹浪费掉,后来就无法参加战斗。但他也知道,是自己陷入往事的回忆而迟疑了片刻,这才让战士们等待命令而不敢开火延误了战机。

“鬼子败退了!”王勇也很奇怪,五分钟前就应该让所有武器开火,可孟达迟迟没有反应。现在鬼子大败而退,他钦佩的举起了大拇指:“司令的指挥艺术的确高明!”

“哼,他是——”王芸儿满含不肖正要揭穿孟达,突然身子一颤用手捂住了胸口。但她很快发现,那只有力的大手死死地抓住她还未发育成的玉兔上。她浑身发软无力的松开了手,眼睛里却发出火辣辣的光晕。

王芸儿从小便被两个哥哥像明珠般托在掌中,百般宠弱,养成了刁钻古怪的个性。每日撒娇耍赖、戏弄两个哥哥,从来没有人敢对她动手动脚。自从她见到孟达后一心想嫁给他,最让她好奇的是年轻人也有和她一样的九龙玉佩。

可孟达出手如闪电侵入她的神圣领地,害羞的女孩惊慌失措之时也感受到异性带给她的快感。她没有去拨开那只魔抓,身子朝前一送依偎在孟达的怀里。孟达不好意思的松开手,低声对王芸儿调侃道:“不好意思,我是脑子一热。”

“哼,你有海蒂那么美的大美人,哪里能正眼瞧我一眼!”王芸儿委屈的发泄着不满,依依不舍从孟达怀中离开。

孟达面容挺秀,英气咄咄逼人,实是千里难挑的美男子。但他每日只和海蒂在房中戏耍,从来没有关心过王芸儿。她醋味十足的话让年轻人大感恐慌,伏在她耳边说道:“你才十五岁,等你长大了,我会百般爱怜。”

王芸儿不由得脸泛羞晕,眉眼一挑道:“我现在已经十六岁了。”

“司令,他这是向你叫阵。”张顺突然从两个人背后窜出来,侃笑两个人竟然在这里谈情说爱。

“哈哈哈哈,你个小屁孩!”孟达哂笑着站起来,对远处的王勇说道:“部队后撤,派一个人去长山阵地和他们的指挥官联系一下,希望他们能支持咱们一些弹药和粮食。”

“是!”王勇面无表情的指挥着部队撤离,又派出肖猴子到马当要塞做联络官。

打了胜仗,马当要塞的指挥官鲍长义很快把战斗情况上报给武汉指挥部。当他知道上级并没有派增援部队时,心中惊讶的长大了嘴巴。那支部队太厉害了,别看只有一个连的兵力,战斗力相当惊人。孟达正要派出联络官的时候,鲍长义已经带着警卫员朝这里走来。

“兄弟,你们是——”鲍长义不明白对方的身份,但仗义出手打鬼子的队伍,绝对不会是汉奸卖国贼。

“我们是民军,这位是我们的民军司令孟达。”王芸儿快人快语,不等别人开口,嘴巴像机枪一样把身边每一个人都介绍了一遍。

“民军?”鲍长义吃惊了,他只是一个阵地指挥官,婺源县民军的事情从来不知道。

“我知道你,鲍长义,江防第2总队总队长。”孟达呵呵笑着,邀请他到自己的指挥部去做客。

在后边的树林里,鲍长义见识了猎枪大队全部队员。他吃惊了,这一百多人中有十九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子,年龄最大的王勇也不过二十岁出头。这群娃娃兵能打出这样的枪法和战术,让他在军中血战十几年的军人都感到惭愧。

“我的身份你可以询问第九战区司令官,指挥长,我们弹药消耗殆尽,如果没有弹药补充只能撤离。”孟达不是威胁人家,他快刀斩乱麻,必须解决眼前的困境。

“别,别,子弹我给你补充,粮食只是些粗粮,非常遗憾!”马当要塞里有足够的粮食,但细粮不多。

“没关系,我这里别的没有,野味还是很多。”孟达爽朗的笑了起来。守在要塞里的士兵恐怕很久都难以吃到肉,他大方的对王勇交代:“送给长官一些野味。”

“是!”

“有你们在我放心了!”鲍长义感激的握着孟达的双手,他心里明白,如果不是这些人帮忙,恐怕长山阵地早已失守。

“国军难道不知道日军在进攻马当要塞?”孟达感觉到很奇怪,这里打得热火朝天,国军却不派出援兵。

“别提了!”鲍长义难过的摇摇头。

驻防彭泽的第167师师长薛蔚英奉命赴援,部队正在路上。第十六军军长兼马当湖口要塞区司令李韫珩正在举行他的军政训练班的结业典礼,日军趁机开始偷袭。孟达明白了,日军肯定有间谍,难怪仗打了这么久不见一个援兵。

两个人正在交谈的时候,发觉日军的飞机又在长江南岸轰炸。孟达急促的站了起来,对鲍长义说道:“你必须赶快回去,日军马上要展开进攻。肖猴子,护送鲍长义长官回去并领些弹药回来。”

“是!”

鲍长义动情的说道:“兄弟,援军不来长山阵地坚守不了多久,如果我死了,请你们一定要在外围牵制敌人等待咱们的部队到来。”

“请长官放心,打不完最后一粒子弹我决不后退!”孟达对国军中能有这样的热血战士非常高兴,但他知道,自己的一百多人并不能挡住日军的大部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