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41章 悲沧的败阵

第一卷 第四十一章 悲沧的败阵

日军并没有进攻,炮弹稀稀落落的轰击一阵,竟然不再朝长山阵地发起冲锋。孟达看到这种情况更加不安,他知道短时间的平静后将会是狂风暴雨般的恶仗。然而,一直到天黑小贵子都没有动静,这让他松了口气。

肖猴子领回了弹药,看着一箱箱黄澄澄的子弹,孟达心里安静了许多,只要有子弹,他们会让小鬼子在长山阵地撞得头破血流!肖猴子低声说道:“司令,马当要塞兵力只剩下三四百人,如果援兵不来,恐怕阵地失守是迟早的事。”

“老蒋的命令早已下达,难道是领到命令的师长怕死而故意迟缓增援行动?”孟达已经感觉到不妙,彭泽驻守的部队离这里只有几十里地,别说步行,就算是爬也该到了。

“就算有咱们帮忙,马当要塞最多也只能坚守一天。要不把咱们的骑兵和警卫营调过来?”王勇也走了过来,焦灼的战斗打得这样惨烈,他们这一百多人根本无力扭转战局。

“迟了!”孟达不是没有想过。特务营、警卫营和骑兵支队都在石台县,距离这里好几百里地。部队在深山老林里行动非常艰难,恐怕来到马当已经失守。

日军飞机在长山上空不停地盘旋,孟达知道这是日军在侦查。他望着猎枪大队潜伏之地不无担忧的看着,一旦日军扔下来炸弹,这批精英将会死伤惨重。幸亏日军只是侦查,等飞机离开后他松了口气。

“又是一天过去了!”孟达暗暗庆幸,只要日军不再攻打,国军的增援部队也该来到。

猎枪大队的指挥官们深感无奈,这是战争,不是武术擂台赛,更不是偷袭行动。他们有再好的身手都无能为力。大家谈论了一番各自散去,明天说不定又是一番恶战。走进自己的小帐篷,两个小鬼都不在。孟达没有多想躺倒在地面铺好的地铺,闭上眼睛思考着。

帐篷的门帘被掀开,孟达从脚步声中就知道是鬼精灵王芸儿。但他听到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后,一团火热的肉体靠近了自己身边。他惊诧的睁开眼睛,发觉烛光下眼前是火红的凤凰,薄薄的绸衫半遮掩着光滑雪嫩的玉体,椒乳半露如羊脂白玉般美观。

王芸儿眉梢眼角更是春意荡漾,盯着孟达睁眼的脸蛋显得很不自然。他明白了,女孩子终于忍耐不住。可他怜惜小美人还未成年,伸出一双有力的胳膊圈住她的柳条细腰,温和的说道:“你是我的,但你年龄还小。忍耐几年,我会好好地待你。”

“我要你知道,虽然我没有海蒂高大饱满,但我也不是凡品吧?”王芸儿并没有准备把身子献出去,她只是好奇,更是为了要孟达知道她也是美丽的女人。

“嘿,你们各有各的妙处。”孟达好气又好笑,为了惩罚小丫头的胡闹,他的大手一下子按在对方的小馒头上。王芸儿玉体微微的颤抖了一下,一抬头把香唇对准对面的男人咬了上去。两个人顿时滚在一起,在地上热烈的长吻起来。

“轰——”

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把两个人从睡梦中惊醒,王芸儿蹦起来检查了一下衣衫,她知道孟达并没有冒犯自己。两个人拉着手走出帐篷,发觉天色已经朦朦胧胧能看到物体。王勇走过来慎重的说道:“奇怪,鬼子的炮弹杀伤力不大,开炮后发出浓浓的白雾。”

“不好,是毒气弹!”孟达惊呼出口,对王勇交代道:“快,吩咐下去,用毛巾湿水后捂住口鼻,用尿液更好。小鬼子的毒气弹很厉害,我估计国军已经吃了大亏!”

毒气弹他们从来没有碰到过,但王勇也是从军校里走出来的高材生,听说过这种武器的厉害。他慌忙集合部队,把孟达吩咐的办法交代给战士们。好一阵忙碌过后,孟达脸色沉重的站到队伍前边。

“兄弟们,今天这一战我们十分危险,但咱们不能走,就算国军弟兄全部丧生,咱们也要等到援军到来。大家赶快进入各自的狙击位置,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注意隐蔽。”

“是!”

日军发射毒气弹后大约有两个小时,大部队才小心翼翼朝长山阵地杀了过来。孟达盯着马当要塞看着,听到的炮声稀稀落落。他长叹一口气,小鬼子使用毒气弹谁也没有想到,恐怕几百人已经剩下不多了。

“呯!”王芸儿一枪干掉了一个日军,回头朝自己藏身不远处的孟达望了一眼。

“杀!”孟达咬着钢牙把狙击步枪伸了出去,快速的点击着进攻的鬼子。

也许敌人被阵地外围的部队打恼了,放下长山阵地杀了过来。孟达一看日军把主攻方向对准了他们,焦急的喊道:“相互掩护朝后撤退,把敌人朝石台县方向引!”

猎枪大队装备的是冲锋枪、狙击枪和通用机枪和手枪,像这种狙击战根本不占便宜。再加上日军人数众多,纵然狙击手干掉了鬼子的机枪手和指挥官,但丝毫没有影响到他们的攻击速度。孟达正高兴已经把日军引开的时候,发觉小鬼子开始后退。

“妈的!”孟达知道鬼子已经醒悟过来,身子一抖喊道:“杀回去!”

猎枪大队开始了反冲锋,日军一看这股敌人又缠了上来,竟然兵分两路和这支难缠的队伍较上了劲。枪声、炮声在整个长山阵地外围达成了白热化,如果不了解内情的人绝对想不到是一百多人和小鬼子两千多人开战。

“司令,弹药不多了。”正在狙击的孟达准确的射杀着敌人,王勇跃过来汇报。

“撤吧!”孟达明白长山阵地已经失守,就算他们再坚持下去,恐怕也等不到国军到来。他两眼发出悲壮的怒火,看着坚守到最后一刻的马当要塞发出一声长叹。

从来没有打过败阵的猎枪大队一个个灰心丧气的朝后撤离,孟达知道是他的情绪感染了大家。冷静下来的年轻人高昂的喊道:“兄弟们,你们是好样的。小鬼子在咱们手里死亡足有三百多人,这不是败仗,是一场以少胜多的大胜仗!”

“司令,你不用安慰大家,他们都是在为长山的勇士们感到悲哀。”肖猴子用手指揉着眉心,把大家的心情说了出来。

“他们都是好样的!”孟达再也无话可说,如果国军增援部队及时赶来,内外夹击小鬼子绝对占不到便宜。他在这时候才明白,老蒋的部队都是从各大军阀中收拢来的,难免有些指挥官不服从命令而贻误战机。

“这是中国人的悲哀。”王勇当然知道孟达心里在想什么,叹息着让蝴蝶小队把负伤的战士包扎好,其他战士正在收拢帐篷准备撤退。

驻守在彭泽县的薛蔚英的第一六七师离马当要塞不过几十里,如果率军火速奔袭救援,也许能挽回战场颓势。但第一六七师出发后,师长薛蔚英就提出要走小路增援马当,他说:“敌军围攻要塞必有增援部队,从大路走必遭敌人死命阻击。”

第一六七师师参谋长提出:“以一师之众走小路,势必行动缓慢,会来不及的。”

师长薛蔚英不容置疑地说:“一切都等上司决定,还要我们这些人干什么?出发!”

第一六七师部队出发后不久,就钻进了南方山区的小山路,山林茂密,道路极其狭窄,全副武装的部队难以快速行走,而且第一六七师的官兵长期驻扎北方,多是北方人,不熟悉走南方山区小路,部队进入山区后仅一两个小时就迷了路。马当要塞要求增援的电报和上级要求火速抵达的电报雪片般地飞向第一六七师。等第一六七师于6月26日下午到达指定位置时,马当要塞已经在当日上午沦于敌手。

薛岳听说有一支部队在外围支援守卫要塞部队,很快想到了是民军。当孟达把电报发过来质问他是如何调兵遣将时,薛岳只能苦笑着看向罗卓英。

“薛蔚英该杀,但校长的胳膊伸的也太长了!”罗卓英明白这一切都是委员长造成的。部队长官不听命令,其原因是老蒋直接对各部队指手画脚。

“这是多么好的一次杀敌机会,可惜!”薛岳并不是为要塞失守而难过。如果增援部队及时赶到,和民军和在一起包抄小鬼子,只怕日军的两千多人一个都跑不掉!

“可惜他们已经撤退了!”罗卓英知道孟达不得不退走,但委员长又下达了命令,责令李韫珩立即派出援兵,恢复阵地。

马当失守等于长江门户大开,直接威胁武汉安全。因此,他下令中国守军全力反攻,收复马当要塞。在中国军队手中没能有效发挥作用的马当工事,却成了鬼子手中坚强的盾牌。中国军队连续反击十几次,大批勇士血洒战场,却一直没有撼动马当要塞。

“马当要塞已经不可能夺回来。数番激战中,一旦攻击受阻,日军就毫无人性地施放毒气,然后冲上阵地将毒倒的中国军人肆意砍杀,咱们的部队因之死伤惨重。武汉,估计坚守不了多久了!”

薛岳在思考着下一步作战计划,要塞失守后,日军下一步肯定全力以赴攻打浠水,为了大后方的安全,薛岳深思熟虑后对罗卓英说道:“发一封电报,让民军帮助咱守卫好景德镇。”

“还是我去一趟吧。这次长山阵地失守他好像对国军很有意见,我得解释清楚。”罗卓英心里非常难过,但他更知道,必须和民军搞好关系。第九战区担负着广大的面积,别看有几十万大军,分到各处会让日军各个击破。

“报告!朱家骅长官来到!”

士兵走进来汇报,薛岳和罗卓英同时眼睛一亮。有孟达的恩师亲自去见年轻人,这是最妙的一招棋。他们俩慌忙朝外走着,迎头和朱家骅相遇。看到两位战区指挥官出来迎接,朱家骅哈哈大笑道:“我明白了,你们要拿我当枪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