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42章 蛰伏

第一卷 第四十二章 蛰伏

孟达不明白薛岳的身份,他只当第九战区是这位精明的长辈指挥,当朱家骅把陈诚才是战区长官,老蒋亲自指挥的情况挑明,他才原谅了马当要塞失守的疼痛。罗卓英趁机点明要他担负起景德镇防务,年轻人爽快的答应下来。

景德镇属于江西省第五行政区,抗战爆发后共和党在这里设置了新四军办事处。朱家骅担忧的看着孟达,迟疑良久说道:“我真的不希望你去景德镇!别看这是一个小镇,各方势力都有。你要小心一二,别被戴笠抓住了小辫子。”

孟达是聪明人,恩师话中的意思他当然明白。但他不知道那些人是共和党,只得苦笑道:“难道让我和任何人都不能接触不成?”

朱家骅笑了,意味深长的说道:“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你只要光明正大的交往,任何人都无可奈何。”

孟达是从新时代穿越过来的人,更知道未来的江山共和党要统治。但他知道,现在是白色恐怖的年代,拥有五百万国军的蒋介石非常强大。他踌躇良久暗暗想道:“这些人肯定会和我接触,明里不能支援他们,暗中还是要出点力。”

朱家骅来到这里是想了解一下婺源县和开化县的详细情况,罗卓英正有兴趣参观,三个人坐着吉普车开始了在山路上飞驰。好奇的罗长官非常惊讶,指着农民们驾驭着的马车问道:“这么多胶皮大车,你从哪里弄来这么多轮胎?”

孟达笑了,得意的说道:“是薛长官和罗长官送给我的。”

“我——送你的?”罗卓英非常惊讶,他自己也想要,可他没这种本领。

“是从安庆弄回来的吧?”朱家骅有非常人的智慧,很快明白马车上轮胎的来源。

安庆战役让孟达收获很大。上千小汽车轮胎和十几台多用车床,这些东西在民国时期花钱都买不到。特别是缴获日本商人的两辆小轿车,听说是美国佬最豪华的新产品。孟达并没有参加后来的计划,反而是海蒂带领着一干人,组建了水泥厂、机械厂和骡马车队运输队。

“嘿,原来是这样!”朱家骅听完了孟达的讲述,忍不住喷然大笑。他感叹的说道:“媳妇用心良苦,用计把他老爸汉斯骗了回来。”

“啥?”孟达惊异的看着恩师:“我岳丈在开化县我家?我咋不知道?”

“你已经很久没有回家了吧?”朱家骅知道孟达率领部队在长江南岸和日军开战,自从安庆偷袭战到现在,恐怕他一次家都没有回去过。

“若果不是弹药匮乏,小鬼子一日不离去我就不罢休!”孟达长叹一口气,袭击敌人只是消耗战,特务营、警卫营和骑兵支队在长江坚持了一个多月,不得不退回来进行休整。

“把你的民军编入我的部队,我给你充足的弹药。”罗卓英诡异的笑着,他知道孟达不会答应,但还是说了出来。

“算了吧!”孟达不停地摇头,愤恨不已的说道:“国军里鱼龙混杂,我不希望死在那些卑鄙无耻的小人手中。马当要塞一战让我明白了,国军是内战内行、外战外行。”

罗卓英尴尬的摇摇头,他长叹一口气说道:“咱们还未来得及准备好,小鬼子就开始了侵略。况且,日本是工业强国,咱们国家虽然资源丰富,可技术和工业不能和人家比较。国军的部队都是从旧军阀中改变过来的,很多新兵来不及训练就送上了战场。怕死的将军不能说没有,但明知是去送死,他们的行为虽然不可原谅,却也说明了问题。”

孟达无语,罗卓英说的都是实情。谁不怕死?在死亡来临的时候,自己不也是吓得六神无主吗?

“你的军事造诣让人刮目一新,这说明你在德国这几年没有白白的浪费。但是,有些东西你不能太较真,必须把锋芒收起来。”朱家骅看着自己的学生,太年轻了,没有社会阅历的年轻人,恐怕以后会吃大亏!

孟达暗暗想道:“我在前世里虽然没有学过军事,但网络上见识的要比民国时期的军事强太多。可惜我没有强大的工业,如其不然小鬼子还能这样嚣张?”

他在后悔,当初是一个混世魔王,生在大财阀的家庭,不用为五斗米折腰。虽然练成了一身功夫,但从来没有细心的研究过现代军事。想到这里他笑了,对朱家骅调侃道:“做长辈的都和你一样,恨子不成龙,恨铁不成钢。恩师放心,我这辈子不会给你闯祸,等打跑了小鬼子建一座医院,专心拿起手术刀就是。”

“太可惜了!”朱家骅还未说话,罗卓英惋惜的叹了口气。他见识过孟达杀鬼子的手段,像这样的人如果能加入国军,不愁不能飞黄腾达。

“我也喜欢你做将军。”依偎在孟达身边的王芸儿,突然开口说话。他两只有神的眼珠咕噜噜转动着,喜笑颜开道:“你做将军我才有面子,你领兵挂帅,我给你做先锋。”

“哈哈哈哈。”朱家骅和罗卓英大笑不止,小丫头心直口快很讨人喜欢。

“我还是做我的医生吧。”孟达没有笑,他知道自己的脾气个性,也许做医生才能让他从一个混世魔王中变成一个有用的人。

汽车速度放慢,山道崎岖很难行走,大家紧紧地抓住车帮坐得非常难受。但道路两边的景致非常漂亮,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到车外。很快,汽车已经到达开化县境内,孟达看到威武的预十三师战士在检查着来往的行人。

“大家下车休息一下!”孟达想趁此机会视察一下自己的部队,让开车的肖猴子把吉普车停在军营外边。

“你究竟有多少部队?”罗卓英看到这支部队吃了一惊,他们身着暂新的军服,德国造的毛瑟步枪已经够让人惊讶,更何况有一部分人手中还拿着带有瞄准镜的狙击枪。

“这是我岳丈汉斯送给我的。可惜,子弹不多。”孟达淡然一笑,谁看到他的装备都会大吃一惊。

“好,好,好!”朱家骅连喊了三声,他希望孟达悄悄的发展,树大招风引起蒋介石的注意也不是好事儿。

孟达怎能听不出恩师话中的意思,他苦笑着讥讽道:“委员长的担心是多余的。我没有他财大气粗,养活一支军队需要的钱财从哪里来?目前我这五个师都让我老爸倾家荡产了!”

“五个师!”罗卓英吃了一惊,但想想两个县的防守也不算多,换成笑脸道:“厉害!如果我有你这样的五个师,一定能把小鬼子从武汉消灭掉。”

“谈何容易!”孟达冷冷一笑道:“他们是驴屎蛋外表光,都是些新兵蛋子。真要走到战场上不吓得尿裤子就算不错了。”

“嘎嘎嘎嘎!”王芸儿喷嚏大笑,但她想起自己第一次打仗的时候只想着小便,红着脸点头表示孟达说的没错。

“新兵怕炮老兵怕机枪,第一次上战场都是这样。”罗卓英也笑了起来。他们都经历过第一次,尿裤子好像不是丢人的事。

“这是一场持久战,有机会把他们拉到战场上锻炼一下就可以了。”朱家骅笑看着罗卓英:“你有这样的好邻居,将来不愁打不了胜仗。”

大家正在谈论的时候,朱家骅对军营旁边不远处的市场引起了好奇。开化县是浙江的“西大门”,素有“九山半水半分田”之称。华埠镇位于浙江开化县城西南15公里处,当马金溪池淮溪之会口,清时设华埠营于此,附近天然产物颇多,自古商业发达,素有“浙西小上海”之美誉。

这座千年古镇境内山青水绿群峰秀,想不到商业贸易这样兴隆。孟达也是第一次这样近距离观看自己的家乡,当然,他在幼年时曾经到达过这里,自从自己组建民军以来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热闹的市场。

“好,好,好!”朱家骅又是一连声喊出三个好字,乱世之秋能有这样的繁荣,这让他惊叹不已。

孟达又是一番苦笑,叹口气道:“从杭州、上海一带逃亡的民众都涌到开化县。一个山区小县增加了二十多万人,他们没有活路,是我父亲拿出资金让他们做生意。”

听到自己的学生诉苦,朱家骅微微一笑道:“开化县夏家财大气粗,拿出点钱财做善事也是应该的。我和你父亲是生死之交,夏家几百年的积累,不会因为这场战争变成乞讨者。”

“恩师太高看我们家了!”孟达苦兮兮的说道:“夏家的钱财已经被我消耗干净,如果不是我大姐在香港做生意,恐怕还真得讨要。”

“哦?”朱家骅猛然一愣,但想到孟达养活着六万多人的部队,这样大的消耗没有人能承受得了。他点点头道:“听说你把税收都用在难民安置上,这件事你做的非常好。”

“这你也知道?”孟达警觉的看着恩师,他是不是太厉害了?

“我还是从委员长的文件中看到的!”朱家骅瞟了一眼罗卓英,但他知道孟达一定明白其中的因由。

“嘿,戴笠本事真大!”孟达惊出了一身冷汗,恩师话中的含义他已明了,这肯定是戴笠的部下打的小报告。

“民军能存在到现在,他也是功不可没。”朱家骅看到孟达把话挑明,慌忙从中打圆场。

“只要他们不在开化县兴风作浪,我不会动他们。”孟达明白恩师的担忧,微笑着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咦?”罗卓英突然面色一变,惊讶的朝镇子后边的山峰上看去。孟达和朱家骅也被他的惊叫吸引,扭头一看顿时长大了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