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44章 厉害的丫头

第一卷 第四十四章 厉害的丫头

军事会议在薛岳颁布十杀令后结束。大家都清楚,后退也是死,而且死的很不光彩。作为一名军人,热血洒在疆场上不丢人,但如果被军法处置,后辈子孙都难以抬头。散会后,薛岳热情的招待了孟达和朱家骅。

夏家村老族长盯住孟达不停地观看,让年轻人浑身不自在起来。罗卓英乐呵呵的笑道:“老族长莫非在相女婿不成?他可是花心大萝卜,娶了一个,还有一个在追着呢。”

孟达顿时被罗卓英挪揄的红了脸,老族长放声大笑道:“好男儿多风流,这说明他很优秀。”

“这么说是真的啦?”罗卓英惊喜的追问。

“可惜,我和他父亲是叔伯兄弟。”

“啊!”餐桌上的人都吃了一惊。薛岳惊讶的问道:“你是从开化县迁移过来的?”

“夏郎中一家是从夏家村迁移到开化县,他们在清朝中期因为逃避战火离开了夏家村。”老族长慢悠悠地讲述了夏郎中和他们家的关系,长叹一口气说道:“我们已经是第五代人了,但族谱上还记载着他和我同是一个祖宗。”

“他是捡来的孤儿!”在门外偷听的夏盈一见老爸不同意他们的婚事,焦急之下从外边窜了进来。

“胡闹!”老族长脸色一变,丫头这句话当着孟达这样说,这不是揭人家的短?

孟达一看老族长发怒,微微一笑道:“她说的没错,我为啥姓孟,其实孟姓也不是我的姓,我应该姓黄。”

“啊!”所有人都惊呼起来,如果孟达不说,他们谁也想不到!

“唐朝的时候,黄巢带领义军攻下长安。兵败后害怕给自己的后代带来灾难,让自己的妻子带着怀孕之身去到广东淡水镇。”

“你是说黄巢的妻子姓孟,而你们家正是他的后代?”薛岳吃惊的看着孟达,不用问他已经明白了。

“还有更神奇的事儿!”王芸儿突然开口,面对孟达说道:“你的祖先是黄巢我早已知道,但我的身份你不明白。我的祖宗是王仙芝!”

“啊!”大家又是一惊。

“姑娘是黄梅县人?”薛岳惊讶的看着王芸儿,他有点相信了。

“大家请看!”王芸儿抿嘴一笑跑到孟达身边,毫不客气的从他内衣中拉出那块九龙玉佩。她伸手掂起自己胸前的玉佩放到一起,正色的说道:“这是义军攻下长安所得的两块九龙玉佩,它原来被沾合在一起,一旦两块玉佩相遇,后辈人必定会结成夫妻。”

罗卓英呵呵一笑:“如果他不答应娶你怎么办?”

“这两块玉佩牵涉着一桩隐藏上千年的秘密,我相信你已经知道了吧?”王芸儿没有回答罗卓英,而是盯着孟达询问。

孟达点点头,如果当初他身陷地穴有这块玉佩,再也不会回到民国时期。这时候他恍然大悟,没有王芸儿手中这块玉佩,地穴纵然进去也出不来!想到里边隐藏的珠宝和黄金,他内心忍不住狂喜。

“还有呢!”王芸儿伸手抓住夏盈的胳膊,一下子把女孩的玉臂拉出来。只见胳膊上那朵鲜艳美丽的牡丹花正在绽放一样,水灵灵的花朵竟然有一丝红光。她把自己的胳膊也伸出来,和夏盈的放到一起。

“啊!”老族长大吃一惊,急切的问道:“姑娘怎会和她一样有这样的牡丹花?”

“不是我们俩,是我们五姊妹。”王芸儿妩媚的笑着,喜滋滋的看着孟达:“只有你全部见过,但现在还有两个没有出世。”

“天方夜谭,太神奇了!”朱家骅从来不相信鬼神之说,可他现在却无法解释眼前的一切。

“丫头,你说的这些话可有根据?”老族长虽然半信半疑,但他明白姑娘胳膊上的牡丹花不是伪造的。

“当然有根据!”小丫头伸手从夏盈怀中拉出那条绣着火凤的胸带,红着脸说道:“我从十岁就开始一心要绣出这样的东西,夏盈,你是不是和我想法一样?”

夏盈没有王芸儿这样胆大,胸前暗藏的秘密被疯丫头揭露出来,只得低着头摇晃了两下。餐桌上的人都张大了嘴巴,件件事儿都这么巧合,他们不得不相信。孟达叹口气道:“海蒂是一号,王芸儿是二号,夏盈姑娘是三号,我二姐夏静是四号。牡丹花中心的花芯中有数字,只有五朵金花聚齐,一切谜题才能解开。”

老族长伸手拉住了自己的孙女,他盯着牡丹花仔细的一看,哭笑不得说道:“我原来是给你养了个女孩。”

“哈哈哈哈!”饭桌上的人差一点笑喷,他们完全相信了王芸儿说的一切,但这件事透着怪异,让他们在内心非常震撼。

“小莲、小菊、小红、小芳、小雨过来!”夏盈突然开口,让门外的五个小女孩走进客厅。她像王芸儿一样霸道把几个女孩的衣服扯到上边,只见女孩子胳膊上露出牡丹花的花瓣。

“咦!”朱家骅惊异的看着夏盈,他明白了女孩子的心思,高声喊道:“你是说她们五个原来是一朵牡丹花?”

“爷爷,当年她们母亲的话你还记得吧?”夏盈重重的点点头,对老族长询问着。

“神奇,神奇!”老族长激动地话都说不出来。他仔细的看着五胞胎姑娘,叹口气说道:“她们姊妹是我一个远房表妹生的。我表妹生下她们血崩临死之前,告诉我说她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大家静静地听着,都知道这件事与五个女孩未来有关。老族长哀叹一声道:“她说,不该是五个,不该是五个,一朵好好的花朵让她给破坏了。”

“还有呢。”夏盈听着老爸迟疑着不肯说下去,急的脸发红。

“她们姊妹有心灵感应,别说动作出奇地一致,就算生病也是一样。表妹临终的时候嘱托我,既然她们心灵相通,将来选择一个好男人同时嫁了。”

“啊!”大家都把目光看向孟达,罗卓英哈哈大笑:“好,好,好,小兄弟命犯桃花。不,是命犯牡丹花。十全九美才是真正的美,我喝一杯给小兄弟庆贺一下。”

“不能这么便宜给他!”老族长站了起来奸笑着道:“我赔出一个女孩子,一定要换回一个带把的。”夏盈俊脸一红,一跺脚朝门外跑去,一群女孩嘻嘻哈哈笑着追了出去。老族长是有眼光的人,看着面前英俊神勇的年轻人,早有把孙女嫁出去的意思。更何况其中有这么多的巧合和怪异,他才说出了这番话。

大家都把目光盯向孟达时,发现年轻人好像傻了、痴呆的在沉思。孟达面无表情如老和尚入定,心里早已翻腾起来。他在暗暗的想着:“老祖宗害怕我在这个时代寂寞,竟然准备了这么多如花似玉的女孩。难道我在前世是混世魔王他也知道?”

大家都无声地看着孟达,这么大的变故放在谁的身上都是一种震撼。而这时张顺轻步走来,看到发呆的主子眼睛一眨有了主意:“各位长官、长辈,小子有一手绝活今天要展示一下。”

孟达的小警卫武功很好,罗卓英微微一笑道:“好啊,我正想看一看你的武功。”

“罗长官,今天小子给你表演的是单口话剧。”

朱家骅是文人,听说一个人表演话剧大笑起来:“好啊,今天这顿饭越吃越有意思,你快快的表演,让我老人家见识见识。”

张顺干咳了两下,清清嗓子开始了精彩的表演——

“姐,咱们真的都嫁给他?”

张顺模仿女孩子的声音很像,大家哄然大笑,都知道这小子偷听了女孩子说话,来这里献宝。老族长已经听出来,这话音像是五胞胎姊妹最小的小雨。

“都嫁给他是父母的遗命,可将来的孩子怎样称呼?你的孩子叫我姨呢还是叫妈?”

“哈哈哈哈!”餐桌周围的人爆发出狂笑,张顺学得太像,女孩子们的话也很有意思。五胞胎发愁今后的称呼,正在私下讨论。

“当然是叫娘了,我们都是他老婆。”

“可咱们是姐妹。姐姐妹妹的孩子应该叫我姨,叫妈好像咱们很生疏。”

“干脆叫姨娘,即是姨又是娘多亲热。”

“不成,不成,咱们姐妹心灵相通,他和谁在一起都有心灵感应。一个人受罪大家都跟着受累,这种日子我受不了!”

“噗!”

“扑腾!”

客厅里,朱家骅曾经是大学教授、大学校长,还做过浙江省的主席。薛岳身居第九战区长官,又是湖南省主席,罗卓英率领大兵团多年,从来不拘言笑,而这一刻,他们笑得东倒西歪捂住了肚子。孟达醒悟过来,飞起一脚朝张顺踢了过去。

“司令,你是老族长的孙女婿,是半个孙子,我呢,现在成了夏盈姐姐的干弟弟,既然是弟弟当然也得叫老族长的父亲是爷爷,所以我也是孙子。但我是个完整的孙子。现在我这孙子是主人,而你只是个半拉孙子,只能是客人,哪有客人孙子驱赶主人孙子的道理?”

“啊哈哈哈——”客厅里每个人的笑声都很怪异,他们在变态的大笑,狂笑已经不能形容此时此刻的情景。这小鬼太能搞了,孙子孙子的一直缠绕不清,说了半天才知道他和老族长的女儿成了结义姐弟。

“我从来没有这样开心过。”朱家骅笑出了两眼热泪,不停的喘息调整着。

“丫头们厉害,这小子更厉害!来,孩子,老爸认下你了!”老族长笑得岔了气,背过身对张顺命令:“快,先给我捶捶背!”

“是!儿子给老子捶背理所当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