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45章 潘阳县防线

第一卷 第四十五章 潘阳县防线

薛岳是刚从兰封战役后调过来的,他的部队担任盛家咀至星子一带的湖防,防止日军九江南犯,企图占领南昌,进而占据湖南长沙和粤汉铁路,从南面包围武汉。他在龙虎山夏家村这顿饭吃的非常舒畅,在众人笑声中告辞而去。

老族长收起了笑容,对着孟达说道:“你小子一心抗日咱们夏家都很满意,但你不清楚,你老爸老妈和家人已经开始节省减食为了筹款。太不容易了,六万多人的部队,加上那么多难民,夏家几辈子的积累都被你挥霍一空!”

孟达岂能不知,民军一年的消耗需要两百万银元,小鬼子十年八年不完蛋,恐怕他们不吃不喝不穿也难以支撑。他难过的说道:“夏家倾家荡产在所不惜,只要能保住两个县的百姓不受战乱也值得。只是,委屈了老人家被我所累。”

“我没有你爸妈家底儿厚,但三五十万两银子还是有的。小子,狠狠地杀鬼子,这是我给女儿的嫁妆!”

“不可!”孟达急忙站了起来,惭愧的说道:“我已经毁了一个家,不能再让你老人家跟着受累。”

“胡说!”老族长生气的撅着胡子,气哼哼的说道:“听说汉斯为了女儿送给你一个师的武器装备,我现在交给你六个女娃,难道你嫌弃银子太少不成?”

“这——孩子我收下,你老人家怎样过活?”孟达为难了,再坚持下去恐怕老人会生气。

“嘿,我只有这一个女儿,她嫁给了你,我老人家当然需要你来养活。放心吧,放着这些银子也是累赘,迟早还不都是你的?”老族长满意的笑了,他必须尽快让孟达吐口承认这桩婚姻,把女儿托付给一个好男人他已经满足了。

朱家骅陷入深思之中。夏家原本可以独善其身过着丰衣足食的生活,但他们为了抗日,为了满足儿子带兵打鬼子的心愿舍出了几辈子的积累。现在老族长又是这样,他内心激动、感动和钦佩。孟达也太不容易了,可他没有经济实力,想帮弟子一把都成了梦想。

孟达暗暗想道:“地穴里的宝藏短时间内无法起出来,必须尽快想一个周全的办法。再这样下去,他将会成为抚养他的恩人一家千古之罪人。可怎么办才能确保万无一失呢?如果进入地穴出不来怎么办?”

罗卓英感动的说不出一句话,这一家人为了抗日付出沉重的代价,反而遭受到老蒋的猜疑。他暗暗思忖道:“别的我帮不上,想办法给他解决点弹药还是可以的。”

“车到山前必有路!”孟达坚定地抬起头,心情舒畅的笑道:“我也要告辞了,潘阳县防守压力不小,不能因为我在这里耽误防区防守而被薛长官割掉脑袋。”

“把你的一群婆娘们都带走吧。”老族长忍住笑说道。

“啊,我这是去打仗!况且,她们是一群孩子!”孟达吃了一惊,从新坐下来想了想说道:“五胞胎姑娘送到香港大姐那里去上学,战争不会永远打下去,她们不能因为战争而耽误了今后的人生。”

“正好,我要到香港去一趟。”朱家骅急忙插话,他同意孟达的分析,也同意他这样安排这群孩子的未来。

大家走出夏家村给孟达送行的时候,发现村口正在上演一场武术对抗。他们忍不住站了下来观看。只见一身白色绸缎紧身衣服的夏盈,正和猎枪大队里的肖猴子打得难分难解。孟达吃惊的喊道:“咦,夏盈练的是横练功夫,从来没有听说过女孩子练这种武术。”

老族长乐呵呵的笑道:“龙虎山是张天师的发祥之地,他的后裔一直在山上修炼。这是一套天雷掌法,盈儿和小莲她们已经跟着老道姑练习了十多年。”

“爷爷,我现在把夏盈带走你舍得吗?”孟达看着虎虎生风的拳法,心里早已乐开了花。这群丫头不简单,加入猎枪大队个个都是好手。

“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老族长诡异的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罗卓英喷嚏大笑,低声在孟达耳边说道:“你这头狼可要小心点,别被她们吃掉!”

“我还真的有点发怵!”孟达顽皮的伸伸舌头,对王勇喊道:“目标潘阳县,出发!”

“是!”

鄱阳县东北依山,西南濒湖,自东北向西南倾斜,依次形成低山、丘陵、湖区、平原。潘阳县盛产棉花、水产、油料、水稻和瓜果,难怪被称为鱼米之乡。部队到达这里,孟达很快把独立师和所有部队隐藏起来。布置好炮兵阵地,他带着张顺、王芸儿朝县城走去。

“十里长街半边商,万家灯火不夜天”。走在中正街上,孟达被这条长达五华里的商贸大街所震撼。一街两行都是木工、雕刻、刻印、打铁、竹器、乐器、裱画、纸扎、裁缝、绣品、酿酒、屠宰、饮食、理发等百十种传统手工业,其中不乏百年老店。

走进一家茶馆,只见一个说评书的老人正在演绎着偷袭安庆之战的战斗经过。老先生声音洪亮、吐字清晰道:“各位,要说疯子司令也真是吃了豹子胆。日军刚占领安庆不久,大批的物资源源不断从上海、南京运送到这里,准备对武汉政府实行进攻的时候,疯子司令却在大雨倾盆的夜晚进了城。”

王芸儿扑哧一笑,低声对孟达说道:“你咋成了疯子?”

“嘘!”孟达杀鬼子从来不手软,但他没有想到百姓们竟然给他起了个疯子司令的绰号。他微笑着想道:“我倒要听听疯子司令是如何疯狂。”

“疯子司令带着他的神秘部队偷偷地进了城,这群人像虎狼一般用刀子割断了南城门所有日军的喉管。城门打开后,民军部队和几万运输民夫进了城。”

“嘎嘎嘎嘎!”王芸儿忍不住大笑,一纵身跳到讲台上,对老先生很不礼貌的推开。她啪的一声拍响惊堂木,清脆的声音宛如鸟儿歌唱一般:“安庆之战,民军部队投入了独立师、预十师、预十一师和炮兵师。最危险的不是攻下安庆,而是为运输物资的队伍保证一定的运输时间。

炮兵师在长江南岸布置了几十处阵地,小鬼子的军舰相当厉害,但在民军的炮火打击下大败而逃。安庆城外,独立师死死地守住阵地,要给增援的日军来一场迎头痛击……”

王芸儿口齿伶俐,声情并茂,茶馆里的人听得如痴如醉。她把安庆之战完整的讲了出来,并且用夸张的语言添油加醋描述了疯子司令作战的经过。孟达听着笑的浑身颤抖,这丫头无所不能太厉害了!

评书说在正关键的时刻,王芸儿发现孟达和张顺走出了茶馆。她心中一急嗖的一下从讲台上蹦了起来,身子一晃像一道闪电飞了出去。茶馆内的人惊得长大了嘴巴,难道这丫头是仙女的化身不成?

“哈哈哈哈!”看到王芸儿追了上来,孟达再也忍不住狂笑起来:“好啊,你有这一手绝活,每天给我来一段。”

看着一脸坏笑的司令在调侃她,王芸儿遗憾的说道:“可惜,我说了半天还没有收钱你就走了。我肚子饿了,咱们去饭馆搓一顿。”

孟达正要去饭馆,但他忽然脸色微变,惊异的打量着街上的行人。他观察片刻对张顺说道:“快,通知猎枪大队进城,让独立师在城外埋伏,小鬼子准备偷袭!”

“啊!”王芸儿吃惊的差一点大声喊叫,她目光朝街上一扫,很快确认有一些可疑之人。

“是!”张顺不满的瞅了一眼王芸儿,低声答应后飞奔而去。

事情太突然了,薛岳没有防到小鬼子会首先选择潘阳县下手,孟达也是这样想的。日军进攻的目标是武汉,潘阳县地处南昌东北。走进饭馆的孟达在桌子旁边紧急的思考着:“鬼子的目的何在?难道要从潘阳县绕道乐平进攻南昌?不可能!”

孟达相信鬼子的目标是武汉,日军想一举摧垮国军主力,这样才能做到整个华夏大地被征服的可能。可小鬼子不会盲目的出兵,难道是为了征集粮草?有可能!想通了鬼子的动机,孟达忍不住微笑起来。

王芸儿刁钻古怪,但在孟达思考时却不敢打扰。看到年轻的司令露出笑容,她呼出一口气低声问道:“又要打仗了?”

“嗯。”孟达轻轻地应了一声,目光在饭店扫视一圈:“你去告诉鲁世杰,要他迅速弄清楚小鬼子上岸多少人。”

“是!”

孟达带着两个机灵鬼进城的时候,王勇已经带着猎枪大队化妆进城。王芸儿刚走出去,肖猴子和大队长闪身进来,三个人在吃着饭的时候,已经完成了战斗部署。风风火火的丫头跑了进来,趴在孟达的脊背上轻轻地吹着芳气:“日军只有一个大队!”

“哦?”孟达有点意外的看着王芸儿:“日军是不是太狂傲了?一个大队也敢进攻?”

“不是日军狂傲,是国军的战斗力太令人失望!听说兰封战役,一个小队的日军竟敢和国军一个师开战,而且还打败了八十八师。”

“贪生怕死,在国军中大有人在!”孟达听着王勇的哀叹,气愤的哼着:“鬼子可能在夜间偷袭,放他们进来,在西城门就地歼灭!”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