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46章 关门打狗

第四十六章 关门打狗

中正街为东西走向,走进西门就是中正街,一条路长达五华里。孟达坐在饭馆里,在食客离去后,迅速和饭店老板做了商量。听说日军要偷袭潘阳县,饭店老板顿时吓得屁滚尿流、冷汗淋漓。虽然胆小但他有精明的头脑,有民军在他的饭店就不会被小鬼子毁掉。

孟达选择饭店作为临时指挥部,主要是看上了这栋古楼有两层高度,登上第二层朝外一看,只见西城门保安团的防守就在眼前。他笑了,城内有警卫营和猎枪大队,城外又有独立师和骑兵支队,用重兵吃掉这千人的日军大队简直是杀鸡用牛刀!

饭店老板看着一个年轻人带着一群漂亮的女孩子占据着这里,惊讶的嘴巴好久都没有合上。他慌忙让厨师做着可口的小吃,走上楼对孟达说道:“小哥,民军也是军人,听说婺源县民军打小鬼子很厉害,难道你的部队都是些女人?”

“穆桂英、花木兰、梁红玉都是女人,难道他们不厉害?”孟达看到老板很健谈,微笑着辩解。

“是,是,这些女孩子都不简单,我一看就知道她们是女英雄。”老板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他可不愿得罪这些美丽的女人。

玉儿从窗口回过身来,对孟达低声说道:“司令,饭店这样灯火通明、叮叮当当的,小鬼子会不会怀疑?”

“放心吧,这是饭店,日军也是第一次来到潘阳县,还以为这座饭店在夜里营业呢。”孟达没有这种担忧,越是自然小鬼子越放心。

“你是民军司令?”饭店老板惊异的看着眼前的年轻人,不满二十岁的小伙子,竟然是赫赫有名的民军司令,这让他大吃一惊。

“不像?”孟达嘿嘿干笑着,调侃道:“我被你们县的人传扬成疯子司令,你看我像不像是疯子?”

“因为你打鬼子太厉害了。我们县有婺源县来往的商人,他们来到这里最受欢迎,为了听他们讲述你打鬼子的事情,经常是食宿免费。”

“哦?”孟达听完后很受刺激。百姓们是多么盼望把鬼子赶出中国,他们没有能力拿起武器,但火热的心里还有民族的自尊。

“大家都希望你像在上海战场上那样,站在战壕上边迎着子弹朝鬼子示威。”

“哈哈哈哈!”孟达喷然大笑。那次他为了试看胸前的九龙玉佩,他是狙击高手,像那样的行动简直是最愚蠢的行为。然而,国军中都认为他不畏子弹而奋勇杀敌,疯狂的举动令人佩服。明白了疯子司令的来源,年轻人爽朗的笑开了怀。

“他们是十八蝴蝶吧?咦,多了两个。”

老板惊奇的数着人数,十八蝴蝶咋会变成了二十个?

“老板猜得不错,这些人正是十八蝴蝶,我身边这两个嘛——”孟达不好意思的笑了,王芸儿和夏盈都还未有嫁给他,而且两个小丫头都才十六岁,说是他老婆岂不让人认为他是风流的浪子?

“我明白了!”饭店老板的确精明,从孟达闪烁的语言中很快猜想到,这两个女娃是疯子司令的未婚女人。

王芸儿眼睛一眨巴笑道:“来,大家闲着无事,我趁机给老板留一幅墨宝。”

随身携带着画板和颜料的女孩,很快收拾干净桌子。只见她拿出一张贵重的宣纸铺在桌面,画笔在手掌中很流利的画出了孟达身穿军装的威武画像。所有女人都围了过来,王芸儿展示的一手绝活,让大家都震撼不已。

“天呐,画的太像了!”饭店老板惊呼着,在画面和孟达的脸上不停地对比着。他俯伏在地双手一捧道:“小姐,这幅画像我掏一百两买下了!”

王芸儿的多才多艺孟达早就知道,但这样的画工展示,没有十几年熏陶根本不可能。他兴奋地伸开胳膊:“来,让老公抱抱你给你个奖赏。”

“哈哈哈哈!”饭店楼上所有人哄然大笑,都盯着王芸儿看她怎样回答。

“好几天都没有刷你的臭嘴,想偷吃你还是去找夏盈妹妹去。”王芸儿画手不停,微笑着瞟了一眼孟达身边的夏盈。

“你要吃我?”夏盈吓了一跳,她从五岁就跟着道姑师父练习功夫,对于男女之事根本一窍不通。看着孟达夸张的张着嘴吧,吓得朝后一缩逃离。

“哈哈哈哈!”大家笑坏了,孟达的风趣、王芸儿的机灵和夏盈的天真,三个人表演了一段美丽的演绎。

夜幕,在欢声笑语中拉下。猎枪大队开始了行动,要在日军进攻前把城内的敌人干掉!突然出现的无数矫健身影,让坐在街道两边的小鬼子大吃一惊。但是,在身怀绝技的猎人大队面前,他们连掏出武器的机会都没有。

“厉害!”饭店老板和孟达并肩站在窗前,外边的行动让他惊得张口结舌,一刀下去就是一具尸体,小鬼子临死之前不甘心的瞪着眼睛倒下。

“嗖嗖嗖!”三个小鬼子眼看不妙就要掏出武器的时刻,饭店二层楼上射出了三支弩箭。孟达回身一看,发觉是夏盈正在张弓以待寻找着下一个目标。

“好!”孟达正需要这样的高手,想不到自己的小娘子竟会这种功夫。

“嗖!”

“啊!”

一个日军已经掏出了腰间的手枪,夏盈弩弓轻抖一下,利箭射在了日军便衣的眼眶里,但他不甘心,强挣扎着举起手枪的时候,第二支弩箭一下子把手腕射穿。只听啪嗒一下响,手枪掉到地上。小鬼子就地一滚,被箭步赶过来的肖猴子割断了喉管。

有惊无险,总算没有开枪而消灭了潜伏在潘阳县准备里应外合的日军小队。王勇清点日军尸体后,很快用手势告诉了孟达。玉儿替王勇说了出来:“报告司令,日军一个中队一百八十人无一漏网!”

“好!”孟达早已明白,对玉儿说道:“打扫战场,把鬼子的尸体隐藏起来。小鬼子已经潜伏到城门外,开城门迎客!”

“是!”

城外日军有少佐松山率领早已埋伏好。可他不明白,城门大开里边的人却没有发出暗号。他认为是里边的人害怕惊动城防保安团,扫清城门防守后悄悄开启城门。望着这座古老的城池他狞笑着:“统统的给给。屠城三日,花姑娘米西米西的干活!”

“奶奶,等老子抓到日本小娘们,趴上去十天十夜都不下来!”肖猴子才学会日语,听清了日军指挥官的鸟语,愤恨不已的骂道。

“嘻嘻,我有仙丹!”夏盈俊脸一红,手腕一翻拿出了几粒绿莹莹的药丸。

“啊!”肖猴子无语了,这丫头好像在耻笑他办不到似的,不肖的说道:“你还是交给司令用吧。”

“你真的不要?龙虎山炼丹天下一绝,这是大补的药丸,我师父为了让我有力气使出风雷掌,在天山一年多才把药配齐。”夏盈妙目闪烁着真情,她看小猴子这样瘦,好心好意拿出来的。

“嘿,多谢少夫人!”肖猴子知道夏盈不是在开玩笑,慌忙接在手中藏在了怀里。

“胡闹!”王勇在远处怒吼一声,眉头一揪道:“鬼子马上就要到,你是狙击手,竟敢分心!”

“恐怕我这狙击手用不上了!”中正街西门街道两旁埋伏着警卫营五百多精兵,加上猎枪大队,光机枪都有好几十挺。在这样狭小宽度又无藏身之处的射击下,小鬼子纵有千军万马都难以逃脱。更何况警卫营和猎枪大队士兵一样,无数的冲锋枪和二十响盒子炮,强大的火力还真得让狙击手沮丧。

王勇笑了,这一仗不用想就是一场完美的胜仗。他死死的看着前方,等待日军全出进入才会下达射击命令。饭店的楼上,孟达拿着望远镜在观看着城外,当他发现远处已经出现特务营和独立师战士的身影时,嘴巴一列笑了出来。

饭店老板吓坏了,西城门人影晃动,日军的先头部队已经快要到达他的门前。他颤抖着喊道:“孟司令,再不打小鬼子就该祸害老百姓了!”

“哈哈哈哈!”一街两行所有店铺都接到通知,各家各户早已把门顶死。小鬼子正在用枪托砸门,不知道有多少人吓得尿裤子。他一看时机成熟,对凤蝶喊道:“发射信号弹,关门打狗!”

“是,关门打狗!”

三发信号弹升空,中正街顿时枪声大作。小鬼子像收割庄稼一样一批批倒下,活着人不知道敌人在哪里开枪。松山少佐面带惊恐,趴在地上恐惧的喊道:“支那人狡猾大大滴,我们被包围了。快,部队原路返回!”

“报告少佐,城门已经关闭,外边杀出大量的支那士兵。”

“八嘎!”松山眼睛一黑,身子一晃抽出了指挥刀。他知道自己的部队成了人家案板上的肉,顾不得把衣服撩起一刀刺进了腹腔。但是,飞过来的子弹还是没有饶恕他,刹那间身子被射成了马蜂窝。

“杀鬼子!”

街道东边突然传来很多人的怒吼。孟达吓了一跳,拿起步谈机喊道:“肖猴子,快,阻挡住乡亲们别闯进伏击圈!”

“是!”

乡亲们忍不住心中的怒火,竟然拿着刀具、各种工具冲了出来。孟达一看不妙急忙打出了照明弹,他不能让一个乡亲死在胜利的前夕。在照明弹的照耀下,小鬼子更是无处藏身,瓢泼般的弹雨很快把敌人全部放倒在地。

“清扫战场,不留一个活口!”孟达总算松了口气,这又是一场以少胜多的战役,城外的部队一枪未发,城内已经结束了战斗。

“快看!”玉儿惊呼着,对离开窗口的孟达喊叫起来。肖猴子一不注意,乡亲们冲过了警戒线。只见他们挥舞着菜刀,一下一下朝鬼子的头颅上砍去。

“拦住他们!”孟达无语了,小鬼子已死,对尸体发泄怒火是不是太残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