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58章 截火车

第一卷 第五十八章 截火车

听说要截火车,王芸儿眼睛一眨笑道:“我有个最好的主意!”

“快讲。”孟达知道王芸儿跟着两个哥哥经常做这种生意,她的办法肯定很管用。

“但你必须听我的。”王芸儿诡异的瞅了丈夫一眼。

“我听你的就是。”孟达心想:“这又不是难事,只要你的办法管用。”

“先把我哥哥的家底儿给炒了!”

“啊!”王芸儿这句话,一下子把指挥部里的人都给说愣了。妹子算计哥哥,还要妹夫去,这算啥事儿!

“我不希望他们做一辈子强盗、土匪,只有把他多年来的积蓄全部吃掉,他们才会死心塌地跟着咱们干。”王芸儿看到大家惊异的样子,幽幽的说出了心中的想法。

“哈哈哈哈,我的两个大舅哥会不会记恨我?”孟达好气又好笑,王芸儿这主意太损了,竟然要他去算计王龙、王虎。

“咱们来招假扮强盗,就算他发觉了,你把责任推到我头上。”

“嘿,我有点不忍心。”孟达忍不住发笑,王龙、王虎一旦知道这件事,会不会和他翻脸?

已经被日军占领的黄梅县,地处通往南京和武汉铁路的交叉口。这里是军事重地,小鬼子的护路队和警备队防卫森严。然而,灯下黑这道理都知道,在紧靠铁路线的一座古墓中,却隐藏着一股特别厉害的飞贼。

身穿一身绿色旗袍的王芸儿像一位贵妇人,在两个少男少女护送下打开机关进入古墓。正在抽大烟的王龙睁开眼一看骂道:“死丫头,私自嫁人你还知道有哥哥?”

“嘻嘻,我是女孩子,迟早要嫁人。你也知道我选择的丈夫是多么厉害,他可是威震四方的杀敌英雄。”王芸儿嬉笑着,坐在王龙身边谈论着自己的丈夫。

“他是疯子!”王虎在对面**睁开眼睛,没好气的唱着反调。

“我喜欢这样的疯子。”王芸儿没好气的看着二哥王虎:“小鬼子都打到家门口了,可你们都在干啥?藏在古墓里像缩头乌龟一样活着很光彩吗?”

“报——”王龙的手下慌慌张张跑进来,对王龙、王虎惊慌的说道:“大头领,二头领,小鬼子的警备队有一百多人包围了这一代,估计日军是发现了古墓的秘密。”

“坏了!”王芸儿故作惊慌的站起来,对吃惊的王龙说道:“我来时看到有两个人鬼鬼祟祟的样子,还以为是你的手下。”

“完了,你把老哥哥的秘密给泄露了!”王虎眼睛一黑差一点晕倒。

“报——”第二个人跑进来结结巴巴说道:“大头领,对方已经用机枪对准了古墓口,日军少佐派来翻译官,声明五分钟内不投降,他们会用炸药把咱们埋葬在这里。”

“老子就是死也不会向小鬼子投降。弟兄们,抄家伙!”王虎眼睛一瞪,掏出王八盒子顶上了子弹。

“不能硬拼,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老二,去和日军谈判,咱们把古墓里的东西献出去,让小鬼子放咱一条生路。”王龙知道硬拼也坚持不了多久,与其死在这里,还不如冒险和鬼子做一次交易。

“大哥,这可是咱们祖祖辈辈、辛辛苦苦上千年用命换来的财富!”王虎急了,古墓里的家当决不能给小鬼子,他会对不起祖先。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老二,人没了啥都没了,小鬼子能从咱手里弄走,咱也能从新夺回来。”王龙阴沉着眼睛朝王芸儿看了一眼,好久叹了口气道:“我原本给你准备了一份嫁妆,这一下全完了!”

王芸儿知道两个哥哥最疼她,她眼泪巴巴的说道:“是我害了你们,还是让我去和鬼子谈判吧。”

“不行!小鬼子太他妈不是东西,你一旦出去将会是羊入虎口会被他们糟蹋。快,换上男人的衣服,把脸弄脏和我们一起撤退!”王龙拦住要走出古墓的小妹,急忙吩咐着手下人拿来几套衣服让王芸儿和夏盈换上。

古墓外,假扮鬼子少佐的王勇早已笑的忍不住。这群让小鬼子头疼不已的飞贼,竟然被自己的妹妹算计。看着一群垂头丧气的人他挥手喊道:“哟西,你们的开路!”

“真的放我们走?”王龙早知道有点不妙,看到小鬼子的少佐竟然开恩放行,忍不住朝架设的机枪阵地瞅去。

“赶快跑!”王芸儿眼睛一眨推了王龙一把,拉着张顺和夏盈带头朝树林中钻去。其他人一看鬼子没有开枪,迈开腿跟着王芸儿走的方向抱头鼠窜。

“哈哈哈哈!走,咱们到古墓里去看看。”王勇笑的两眼眯缝着,对手下的战士下达命令。

“天呐,这简直是宝库!”王勇走进古墓,按照王芸儿留下的线索打开了藏宝库。他眼睛瞪得圆溜溜的,一箱箱珠宝和黄金堆满了整个房间,洞内抢劫鬼子的武器弹药简直像一座武器库。特别是大量的布匹、盐巴和各种物资,估计用汽车装载也得二十多辆车才能运完。

“从王仙芝到他们这一辈世世代代做贼,上千年的积累。这些东西咱们不能要,存放起来,将来还给王家兄弟。”孟达并不稀罕这些东西,他已经想到了十八洞地穴里的东西,那可是自己的祖先打下长安从皇宫里得到的奇珍异宝,要比王家的更值钱!

“东西装好箱子先不要动,等咱们打下鬼子的火车一块运走吧。”王勇知道孟达不缺钱,更何况这是他大舅子的家当。

“对,命令十八蝴蝶严密监视日军的运输线。”

朱家骅很快发过来一封电报,他对日军的运输物资做了详细的通报。孟达看到有七十二辆95式轻战车时眼睛一亮,这可是宝贝,一旦得手将会是小鬼子的悲哀。王勇惊呼不已:“乖乖,一百辆两吨半的卡车,加上大批的桶装汽油,这需要多少火车皮?”

“截下火车不难,东西很难运回去!”孟达发愁了,这是敌占区,一旦小鬼子发觉,从武汉、南京、九江和武昌四面围过来,恐怕到手的鸭子又飞了。

“发电报给独立师接应,咱们不朝南走,朝西!”王勇知道朝西走很快就能进入到国军防区,薛岳知道这件事不会不帮忙。

“一旦引发了大的战役,不知道有多少人为此丧命!”孟达忧心忡忡,他不知道该不该和薛岳谈起这件事。

“司令,我们不截火车,这东西小鬼子肯定用在他们头上!”王勇不以为然,按理说这还是帮助了国军。

“好吧,咱们只有赌一把!”古墓外不远处就是铁道线,算准了时机,在军列将要开过来的时候他们扒掉了铁轨。小鬼子的火车嘎然停下来,车上的押运部队急忙架起机枪防守着。可日军没有想到,这群人从他们眼皮子底下杀出来,手中的武器瓢泼似的发泄着,小鬼子不得不跳下火车溃败而逃。

没有逃走的日军更加悲哀,他们仰望着两个女孩杀了过来,一人手持匕首在车皮上快速的飞奔,一个个来不及反抗的皇军很快被抹掉脖子。更可怕的是那个身穿一身白色紧身衣服的女孩,一掌一个击在头顶上,像西瓜开了瓢一样惊恐的瞪着眼死去。

“妈呀,吓死我了!”隐藏在树林里的王龙弟兄看到了这一幕,颤抖着在低声祷告上帝保佑。

“大哥,死丫头吃力扒外,咱们被她算计了!”这时候的王虎醒悟过来,那群占着古墓的人已经换成民军的服装,原来他们的目的是要抢小鬼子这批物资。

“给她也好,吃这碗饭咱们不能善终,再多的金银财宝也无法花出去。小妹有眼光,也不枉咱们兄弟精心教育十几年。”王龙想通了,他们不会缺吃少穿,金银财宝留下一点用处都没有。但是,他们也不会加入民军。自由自在惯了的人受不得拘束,权当把家产献出去支援抗日。

“这些人太厉害了!”王虎不得不服,猎枪大队一个个都是神枪手,想不到搏击格斗也这么厉害。

“走吧,这里不能呆了,等风平浪静时再杀回来。”王龙知道日军会报复,留在这里没有活路。

袭击火车的战斗基本结束,战士们慌忙把汽车开下来,会开车的驾驶着坦克、汽车,其他战士在装载着小鬼子的战备物资。鲁世杰骑着大马飞奔而来,对孟达喊道:“司令,鬼子从武昌、九江发兵了!”

“快,把古墓里的东西装上车,咱们朝阳新县撤!”

“是!”

“报告,黄梅县一个日军大队追了过来。”

“坦克和骑兵留在后边掩护,走!”

“是!”

追击的日军悲催的看着浩浩荡荡的车队,他们只能远远地观望,靠近一点就会被坦克上的94式37毫米坦克炮轰击。那种穿甲弹和榴弹在300米的射击距离上可穿透45毫米厚的钢装甲,他们是血肉之躯,跑上去也是送死!

“八嘎,该死的支那人,狡猾大大滴!”鬼子大队长非常愤怒,坦克已经够厉害了,还有那上千匹战马来回攻击,不用开枪马蹄就能把他们踩死!

“这是该死的民军,我们惹不起。”小鬼子的中队长认出了这股部队的身份,想起在麒麟峰的战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战术非常高明,他们大大滴厉害!”鬼子大队长眼望着敌人抢劫后大摇大摆离去,站在几里地外再也不敢进攻。

“前进!”

“快,咱们的部队已经得手!”刘泰在指挥着独立师用汽车运载着部队,他们顾不得和国军兄弟部队打招呼,让坐在车上的副官出头。等他们赶到龙港镇时,和猎枪大队会合。

孟达顾不得客气,对刘泰下令:“独立师留下阻击敌人,保证不能让日军靠近我们五公里。”

“是!”

这是一场长途奔袭,所有部队在敌后强行攻击前进整整五天。所有日军只能像苍蝇一样远远地缀着,没有一支部队敢和民军开战。当走进国军的防区时,前边迎过来一群威武的将军。孟达急忙从坦克里钻出来,对亲自迎接的薛岳、朱家骅和罗卓英一一敬礼。

“好,你们这次行动震撼了日本天皇,七十二辆95式轻战车是他们研制的最新型柴油机主战坦克,一下子被你们抢光了!”薛岳兴高采烈的笑着,好像上百辆汽车上运载的物资他都没有看到。

“报告将军,如果你喜欢,我把这些东西送给你!”

“啊!”所有人都惊诧的看着年轻的司令,这可是他们舍命抢回来,这么大方要送给第九战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