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59章 杀开血路

第一卷 第五十九章 杀开血路

众人都在惊讶的时候,薛岳苦笑着摇摇头。他太需要这样的装备,但是,小鬼子的弹药打不了几仗就会消耗殆尽,很快就会变成一堆废铁。他乐呵呵笑道:“东西我不要,我要你帮我一次忙。”

“长官请讲。”

武汉失守后,日军开始进攻南昌。就在孟达抢劫日军军列的时候,南昌失守了。薛岳奉蒋介石按时收复南昌之令,指挥罗卓英部兵分三路开始反攻。左路由第一集团军代总司令高荫槐指挥国民革命军第58军、国民革命军第六十军向靖安,安义、奉新地区之敌进攻,并截断日军的后方交通。

中路以宋肯堂等军沿赣江西岸北上,直接进攻南昌,并以一部在西山牵制虬岭、生米街、牛行之敌,切断西山周围日军的交通和通讯。右路由俞济时的第七十四军东渡赣江,从东面进攻南昌。

“你要我带部队收复南昌?”孟达吃惊不小,这可是一场攻坚战,会死很多人的!

“你只需带领猎枪大队攻至南昌附近冈下、关村、莲塘,与各主攻部队向纵深发展,克复机场,我会派部队跟进。其余的仗我已经安排妥当。”

“好!”孟达一听任务难度不大,更何况他已经有了妙计。

“你真的答应?”罗卓英害怕孟达变卦似的追问。

“哈哈哈哈,我虽不是君子,但说出去的话不会再收回来。可惜,我儿子刚出生还没有见到他的老爸,这让我有点遗憾。”就在他们到达国军防线时,开化县发来一封电报,他的第一个儿子顺利降生。孟达感觉十分对不起海蒂,心中惭愧的说道。

“我已经看过小孙孙了。”朱家骅好半天都没有开口,听到孟达提起他的儿子,大笑着说道:“胖乎乎的小家伙非常可爱,你应该回去见一面再来。”

“恐怕我会舍不得离开。算了吧,等这一仗打完,我一定会去陪伴他们娘俩。”孟达美滋滋的傻笑着,和一群将军们朝两辆小轿车走去。

“乖乖,这辆车我要了!”罗卓英一看缴获的小轿车,爱不释手的摸着再也不肯离开。

“这是送给你和薛长官的礼物。”孟达打开车门:“走,我亲自开车,咱们到前敌指挥部再讨论战役的计划。”

4月22日,南昌反击战终于打响了。只见一队日军匆忙的行进着,让防守的日军很惊讶。别的部队都在朝前攻击,可这股部队却朝后退却。当日军过来询问的时候,对方好像翻脸一样举起枪支就扣动扳机。日军阵地顿时一片慌乱,第一道防线被这一千四百多人的队伍很快占领。

“我的心快要蹦出来了!”在国军前线指挥部里,罗卓英和陈安保军长相视一笑,孟达的鬼点子真多,他的胆子太大了!

“快,增援部队跟上!”陈安保顾不得把胸口中窝着的闷气吐出来,急忙下令后援部队跟上去。

在日军的战壕里,79师刘大龙团长钦佩不已,他和民军第一次并肩作战,想不到不伤一兵一卒拿下了第一道防线。看到接应的部队很快就要过来,跟着猎枪大队朝前进攻。日军第二道防线非常松懈,他们听到了第一道防线打得并不激烈,认为是自己人消灭了敌人。

“八嘎,他们是支那人!”鬼子中队长正在疑惑的时候,一下子发现这些人的装备和他们不一样,他急忙喊了出来,可是,瓢泼的子弹已经漫天飞舞飞了过来。

“冲!”偷袭了两次,下边必须趁敌人还没有完全醒悟,要利用自己的优势把敌人构筑的防线撕开。

日军全线崩溃,战场上不知道拿着枪该打谁。一样的军服其中必定一个是敌人,可开枪打上了自己人岂不是笑话?猎枪大队的身手让刘大龙俯伏在地,部队进攻好像不费吹灰之力,大踏步前进,用手中的武器朝侵略者的胸口上发泄着。

“不可思议,简直不可思议!”陈安保有点忙不过来了,猎枪大队进攻速度太快,他们的后续的部队根本想不到。

“快,后续部队跟不上,他们就有危险了!”罗卓英急了,下令79师和其他另外两个师快速跟上.

“这仗打得!”陈安保从来没有见识过这样的攻击速度,此时此刻好像小鬼子的战斗力不堪一击,难道是他们高看了敌人?

“咱们十天的计划,恐怕今晚就能完成!”罗卓英也惊讶的直吐舌头,他已经看得清楚,孟达亲自抱着一挺通用机枪在前边开路,王芸儿和夏盈紧紧地跟在两边。张顺机灵鬼也不甘落后,挥动着手里的二十响盒子不停地更换弹匣。

“他的疯子绰号名副其实!”陈安保赞叹不已,如果一支军队里有这样一支队伍,作为指挥官当真是荣幸之极。

时间在一分一秒度过,杀得兴起的孟达,带领着不知疲倦的部队很快进攻到日军的飞机场,他们利用缴获的汽车直闯禁区,开始对慌乱的飞行员进行屠杀。日军一看抵挡不住,闯出一条血路大败而去。

刘大龙急促的喘着呼吸,对跟在后边的报务员喊道:“快,给指挥部发电报,我们已经圆满的完成了任务!”

“是!”

“司令,把这些飞机炸掉!”王勇大步走来,对躺倒在地上舒坦的伸开四肢休息的孟达要求着。

“不,留着。”

“留着?”王勇愣住了,难道司令连飞机都想弄回去?

“一旦飞机被炸,小鬼子别处的飞机就会在我们头顶上狂轰滥炸。留着它,鬼子会认为能从新夺回去。”

“哈哈哈哈,司令高明!”王勇佩服的伸出大拇指。

“战争不仅需要胆量,更需要智慧。咱们兄弟我一个都不想让死掉,明知做不到,咱们作为指挥官就要想办法把损失降到最低。”孟达淳淳教导着身边的人。

他这几句话让刘大龙激动不已,自古以来都是一将功成万骨枯,像孟达这样仁义的将军非常罕见。他心里默默的想着:“我跟着他干该有多好。士为知己者死,为他卖命我也心甘情愿!”

“让兄弟们赶快吃干粮,留下少数警戒哨,其他战士抓紧休息。”

“是!”

孟达这一招,可以说救了这些闯进飞机场的所有人。鬼子想用炮击,又怕油库爆炸、飞机被毁。再加上进攻到飞机场的人只有一千几百人,日军干脆舍掉重武器,在外围严密封锁,用重兵割断了陈安保派过来的后续部队。

“什么?”陈安保一听说79师没有跟上,猎枪大队和刘大龙的一个团成了孤军时,惊吓的从椅子上蹦了起来。

“严命前线各部加紧进攻,贻误战机我要枪毙他们的师长!”罗卓英黑丧着脸,怒不可遏的盯着陈安保。孟达不能死,他就算把所有部队拼光,也要把民军司令救回来。

“上官云相、段朗如都是混蛋!”陈安保气愤的骂着,不停地摇着电话下达着进攻命令。

这一夜,陈安保和罗卓英都没有合上一眼。当天快亮的时候他们已经知道,救援行动已经遥不可及。万般无奈的罗卓英哀叹一声:“告诉孟达,让他想办法突围吧。”

接到电报,孟达无语的好久都没有开口。王勇忍不住骂道:“混蛋!老子舍生忘死攻了进来,他们却连打下来的缺口都守不住!”

“告诉战士们,我们已经处于敌人的包围之中。没有人能救了我们,我们要想活着,必须从重围中杀出一条血路!”孟达没有发怒,这时候他需要冷静,需要精确的判断。想了半天对凤蝶说道:“发电报给鲁世杰,我们只能指望自己的骑兵,咱们里应外合杀出去!”

“是!”

鲁世杰在外边差一点和国军开战。如果不是罗卓英的劝阻,如果不是孟达及时发来的电报,他会毫不犹豫对国军开火。伤心极了的年轻人嚎啕大哭,瞪着上官云相骂道:“卑鄙小人。如果我们少爷不能活着出来,我会带着我的部队割掉你的狗头!”

“把我的警卫连带上,赶快行动吧。”罗卓英轻轻地拍拍鲁世杰的肩膀上,现在说啥都迟了,必须按照孟达的计划,趁着黑夜从鬼子重兵中杀出一条路。

飞机场,已经集合起来的队伍整齐的站立着。孟达一个个看着,走到前方站稳。他悲愤的说道:“兄弟们,是我把你们带到了绝路上。但我给你们保证,我会第一个冲锋,请大家紧紧地跟上不要掉队。咱们还有一希望,唯一的希望就是两军相遇勇者胜!”

“司令,跟着你死了也不后悔,请下命令吧!”刘大龙再也忍不住,不等孟达说完就抢过了话题。

“部队不能分散,形成一个拳头才能敌人恐惧。现在我命令,突围行动开始!”

“杀!”

日军的防线上,他们眼看着这群罗刹一样的兵将冲了过来。子弹在呼啸着,可冲锋的人没有一个人停下来。前边的倒下,后边的人及时填补上来。当小鬼子心中恐惧的时候,这些人已经和他们短兵相接。

“通通的死啦死啦地!”日军指挥官脸色大变,他们在等待着拼刺刀,可对方不按规矩来,用手中的冲锋枪、二十响盒子炮全力发射着愤怒的子弹。刹那间敌我形势发生了转变。到处是枪声,不知道那里是敌人,那里是自己人。

“听枪声攻击,跟我来!”孟达大喊一声,带头朝日军的人群中杀过去。

“杀!”

猎枪大队正在嗷嗷叫的时候,他们已经听到了骑兵接应过来的喊杀声。日军防线瞬间崩溃,猎枪大队在骑兵的掩护下快速撤退。等天亮的时候,战场上到处都是被砍掉了脑袋的无头鬼。而孟达带着部队一直朝南,被闻讯赶过来救援的薛岳部队迎接着。

“好兄弟,我对不起你!”薛岳一看孟达还活着,顿时热泪长流再也忍不住落下来。

“活着真好!”孟达裂开嘴苦涩的笑着,眼睛一黑倒下。

“司令!”

“少爷!”

“小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