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60章 养伤

第一卷 第六十章 养伤

不知昏睡了多久,孟达被一阵争吵声惊醒。他感到奇怪的睁开眼,迷茫的想道:“外边说话的人分明是五胞胎姑娘。她们在香港读书,咋会来到夏家村?”

“大姐,他活不过来咱们真的要守寡?”说话的是五胞胎中的老三小红,孟达一听苦笑起来,这几个丫头正在担心自己的命运。

“咱们还是未嫁之身,咋能算守寡?”

“可咱们的订婚礼已经举行过,活着是他的人,死了是他的鬼。”

“他的孩子真的要叫咱们妈妈?”

“公公婆婆不是已经抱着孩子这样喊了么?”

“我也想生一个,可他们说咱们太小,再等个三五载也不迟。”这是老五小雨的声音,好像很喜欢孩子,又有点等不及的样子。

“他不会死,咱们也不用着急。既然学校放假咱们回来,必须让他知道咱们姐妹都跟定了他。”

“大姐,是你帮助他脱光了衣服疗伤的,可我看见他的那个都害怕。”

“傻丫头,你是心中偷偷的高兴吧?你当我不知道,小手伸进被窝里偷偷摸过好几次。”

“哈哈哈哈!”孟达再也听不下去了,这群丫头真可笑,竟敢在他昏睡的时候偷袭。外边的人一听房内发出笑声,群涌着跑了进来。小雨一下子扑到**用身子压着孟达,小手插进被窝抓住了下边。

“我让你笑!”

“哈哈哈哈。”孟达疼爱的把小雨抱住,乐呵呵笑道:“雨儿,老公恨不得现在就吃掉你,可惜舍不得。”

几个女孩正在胡闹,外边跑进来一群人。薛岳不管不顾走过来坐在床边,惊喜的说道:“小兄弟,你已经昏迷了五天,总算醒过来了。”

“我的部队和刘大龙的部队伤亡如何?”孟达顾不得客气,急忙开口询问。

“你要节哀。”罗卓英难过的犹豫着。

“十八蝴蝶死了四个,狼队死了五个,其他人人都有伤,但都很好的活着。刘大龙的部队多亏了你,但也死伤两百多个。”薛岳知道必须把事情讲出来,这些事孟达迟早都要知道。

“一下子走了九个!”孟达喃喃自语说着,难过的对薛岳说道:“他们和我一样都是孤儿,是我父母收养了他们,和我一起练武习文。”

“有这样的结局已经很不错了。我希望你想开点。战争总是要死人的,这一次南昌战斗咱们又消灭了一万五千多鬼子,可惜陈安保死了!”

“啊!”孟达大吃一惊,焦急地问道:“陈军长咋会战死?”

“陈安宝仅带数人冒炮火往前沿督战,途经姚庄中弹牺牲,战场仅拾一腿,终年49岁。咱们部队由于缺乏攻城武器,反攻被迫停止。”

孟达眼中露出杀气,对薛岳问道:“我想知道上官云相的下场!”

“司令!”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嚎啕大哭,刘大龙快步冲进来,跪倒在床边呼喊道:“79师在我们师长率领下打得很勇敢,该死的一个营长临阵逃脱,整个计划被打乱,突击队完全暴露在日军夹击之下而无还手之力。上官云相却以个人芥蒂决定杀我们师长推卸责任,这难道还有天理吗?”

孟达支起身子抱住刘大龙,他欲哭无泪,又不知该说些什么。刘大龙愤恨的说道:“像这样黑白颠倒的部队不值得我们兄弟卖命,孟司令,收下我和我的弟兄们吧!”

“这——”孟达心里非常难过,抬起头看着薛岳恳求道:“他是知恩图报的人。段朗如被冤死,你就算强行留下他们也会弄出更大的麻烦。我要求把刘大龙的一个团交给我,请长官恩准。”

“我答应你,但你必须答应我放过上官云相!”薛岳不等孟达开口,叹口气继续说道:“他是何应钦的人,像这样的小人不值得得罪。”

“好!”孟达为了刘大龙等人,决意放过见死不救的上官云相。他搀扶起壮汉刘大龙说道:“去吧,告诉手下弟兄,跟着我没有前途、没有仕途,但我会像亲兄弟一样对待大家。不愿意离开的不要勉强,国军毕竟比民军有前途。”

“是!”

处理完这件事,罗卓英才慢慢地把孟达身中四十多颗子弹的事情说了出来。他惊讶地问道:“你身上这件宝衣救了你,没有一粒子弹钻进你的体内。”

“这是金丝蚕宝衣,来自印度,它已经有上千年的历史了!”

“哦?”所有人惊诧的看着孟达。

“不瞒大家,这是我的祖先从长安皇宫里得到的,当年我的曾祖母带到广州,因为我是独苗才穿在了我的身上。当年豹子把我叼在嘴上都没有吃掉,这才被我大姐夫救了回来。”

薛岳和罗卓英相视一笑,难怪年轻人敢于像疯子一样在敌人的重兵下横冲直闯。他们也都想道:“子弹射不透宝衣,难道他的头颅也击不穿?”

“王芸儿、夏盈两个呢?”看到这么久没有见到自己的两个妻子,孟达不由得担心起来。

“她们正在和你的儿子玩耍。”

“海蒂也来了?”孟达惊喜的问道。

“你大姐和你大姐夫都来了!”老族长走进门内,后边跟着一大群人。薛岳摇摇头和孟达做了个鬼脸告辞,这一家人好不容易聚在一起不知道有多少话要说。

孟达看到了大姐怀中的孩子,疯狂的跳起来叫道:“大姐,把我的儿子给我!”

“嘻嘻嘻,你总得穿上衣服吧?”

“啊!”孟达吓得一激灵钻进被窝,蒙着头叫道:“快出去,等我穿好衣服你们再进来。”

“哈哈哈哈。”一家人都喷嚏大笑,结伴朝门外走去。

孟达回家了,在独立师、骑兵支队护送下,浩浩荡荡的汽车护送着这群在战场上负伤的人回到了开化县。所有乡亲都来看望,县政府也组织了慰问队伍来到夏府庆贺他们凯旋归来。孟达伤心的说道:“凯旋归来?我们是打了一次败仗!”

“不,你们是胜仗,打败仗的是国民党军队!”江世麟铿锵有力地说着,赞扬的看着孟达:“不枉我对你的期望,但也不能像疯子一样这么拼命!”

“这你也知道?”孟达不好意思了。江世麟既是他的救命恩人,又是他的领路人。他对江世麟像对待父亲一样尊重。

“谁不知道你疯子司令?南昌这一仗你打出了威望,虽然战斗失败,但国军里没有人对你不佩服。”江世麟微微笑着,把他听到的一切都说了出来。

“可惜了我的几个兄弟姐妹!”孟达想起死去的九个伙伴,忍不住眼泪哗哗流了下来。

“军人死在战场上是最好的归宿,他们死得其所,人们会记住他们的音容。记住,男儿有泪不轻弹,有仇报仇,要把仇恨记在小鬼子的头上。你抢回来的七十二辆坦克,我已经和你岳丈商量好,把上边的机枪更换成德国的通用机枪,炮火换装后再也不愁弹药消耗。兄弟,振作起来,抗日战争才刚刚开始!”

江世麟一番话,让悲哀的孟达擦干了眼泪。他站起来说道:“我一定会要小鬼子的好看,要用他们十倍人头去祭奠我的兄弟姐妹!”

“目前你的任务是好好养伤,趁着这个时节多多的生几个儿子!”夏静怡吃吃笑着,抱着弟弟的头不肯松开。

“广州已经被日军占领,你们从那里回来的?”孟达突然想起,对大姐和姐夫问道。

“我们坐着英国人的轮船在福建上岸,经过福州回来。原本是为了庆贺你喜得儿子,想不到遇到你负伤这件事。”

“大姐,我的儿子交给你抚养,把他带到美国去吧。”

“哈哈哈哈。”江世麟大笑不止,看了眼妻子说道:“和我们想的一样。老爸老妈说,见不到你的儿子他们要跑回来。”

“啊!”孟达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儿子的名字已经起好了,老爸起的,叫夏文勇。”夏静怡松开双臂,把侄儿接过来塞到孟达怀里。

“好,好,文武双全,他一定比他老爸有出息!”孟达一下子亲吻在儿子脸上,逗得小家伙嘎嘎大笑起来。

“让我也生个好不好?”小雨憋了好久,看到孟达这样喜欢小孩子,傻笑着说了出来。

“啊,哈哈哈哈!”一家人都笑坏了,这丫头不知害羞,脸皮还真够厚的。

“等着吧,你会得愿以偿。”夏静怡抚摸着天真的女孩,对孟达说道:“她们五个在香港学习很好,等她们大学毕业,我会把他们送回来给你们完婚。”

“大姐,难得咱们一家人团聚,我要上山去打些野味,今天咱们好好地在一起享受一下。大姐夫,咱们趁机比比枪法,让你见识一下小弟的本领!”孟达非常高兴,身边的八个女孩个个都是花容月貌,他知足了,等赶走了小鬼子,寻找一处世外桃源去享受人生天伦之乐。

“你恐怕又要出征了!”江世麟没有动,但他知道门外的人已经等不及了。

“哦?”孟达惊讶的看着门外,他也听到了外边的脚步。

“报告。”

“进来。”

凤蝶飞身进来,拿着的电报摊开后念道:“速去芜湖,有一桩大买卖。朱!”

“是恩师发来的?”孟达疑惑起来,难道恩师不知道他负伤?

“是。朱长官告诉这件事非常紧要,必须在后天赶到芜湖。”

“奇怪,恩师咋会这样焦急?”孟达心中疑惑,但必须按照朱家骅的命令去做。他站起来把儿子交给大姐,回身喊道:“猎枪大队集合!”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