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61章 情断长江

第一卷 第六十一章 情断长江

胜利的喜悦总是短暂的,而伤痛却留在心中难以忘却。

集中起来的猎枪大队面前,孟达有感觉到心中那一丝丝疼痛。可是他看到队伍没有减员,还像原来那样一个人都不少。再仔细一看,发觉从麒麟峰加入的郭胜站在这支队伍里,另外几个却是夏家村最优秀的青年男女。

狼队还是狼队,十八蝴蝶一个不少。

“大家的伤都好了吗?”

“好了!”

“咱们没有时间休整,现在我命令,猎枪大队分成九个小队出发!”

“是!”

这是一次奇怪的行动,朱家骅没有把要做的事情说出来,要求他们一定要按时到达。孟达带着张顺、王芸儿、夏盈正要走出府门的时候,突然发现五胞胎姑娘也牵着大马。他惊讶地看了一眼这几个纠缠不清的女孩子:“这是去执行任务,不是去游山玩水。”

“别小瞧我们。”小雨快人快语翻着白眼,站在王芸儿身边一扬手道:“你看,我比她高好多,身子比他也不瘦,你害怕我没武功?不相信咱们俩对击一掌,我败了留在家里,你败了一切听我的。”

“哈哈哈哈。”所有女孩都忘乎所以的大笑,好像很希望孟达和小雨斗起来。

孟达不由得也笑了。小雨姊妹虽然只会天雷掌中的一掌,但这一掌隐含着杀气,纵然是狼虫虎豹都逃不脱。夏盈一掌毙敌的那一掌谁都见识过,五姑娘正是学的那一掌。看到小雨和王芸儿站在一起还高出一头,他猛然醒悟过来。

“王芸儿是江南水乡娇小可爱的美人,而这几个姑娘既有苗条的身材,又有高大的体魄。五个人一模一样已经让人好奇,想不到十三岁的丫头已经成了大姑娘!”

“看看看,我知道你的贼眼在盯着我的胸脯看。实话告诉你吧,没有海蒂的大,但也像一个小馒头。同意我去我先让你沾点便宜,不让去你也拦不着。”

小兰胆大的出奇,简直是一个野小子。孟达狞笑着走到她身前,一伸手按在她的肩膀上:“你很有能耐是不?打呀,我要看看你的力气有多大,掌法有多厉害!”

被压着肩膀的姑娘悲催了,她感觉到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身子软绵绵的像没了骨头。她扬起惊恐的眼神哀求着:“小雨知道错了。”

孟达松开了小雨,一挥手道:“出发!”

“是!”

被修理了一顿的小雨老实了,但她还是跳上孟达的身后紧紧地抱住已经服气的男人。大家嘻嘻哈哈笑着走出了县城,却不知后边有无数羡慕嫉妒的眼神。八个女娃加上小张顺、孟达总共十人,这一路不知道要被多少人议论。

从开化县去芜湖要经过黄山、宣城很远很远的路,朱家骅只给了他们两天时间,必须昼夜兼程只留下吃饭和让马吃草的时间。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在急行军行进到第二天清晨,把所有人都累的也只有夏盈和孟达两个人还能站起来。

“解开他们的衣服。”孟达没办法了,时间已经不多,再耽误下去恐怕很难赶到。夏盈知道他要用九龙玉佩给大家补充体力,慌忙把女孩子们的上衣解开。他蹲下身掏出玉佩按在胸口上,很快,被救治的人睁开眼睛站了起来。

但是,最后一个女孩他却不敢出手,呆站着好半天才把玉佩取下来交给夏盈,让她按照自己的方法去给凤蝶恢复体力。众人醒来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迷迷糊糊好像感觉到一只大手偷袭了自己。凤蝶害羞的不敢直视别人,她心中也有疑虑但不敢说出口。

“快,时间不多了!”孟达不给他们反应的机会,翘腿上马朝前飞奔而去。

芜湖,位于安徽省东南部,地处长江下游。物产丰富,交通便利,地理位置优越。芜湖米市名扬全国,朱家桥码头汇聚着无数的商船。孟达见到了朱家骅派过来的接头人,很迷茫的问道:“我的任务是——”

“救人!”

“救人?”孟达傻了眼,救个人用得着让他把整个猎枪大队都带出来?他没有露出心里话,继续问道:“是谁?”

“你的熟人。”

“他是谁?”孟达差一点动怒,这个人咋是个惜字如金的家伙,说话吞吞吐吐这么不爽快!

“见了面你自然会知道,恕我不能告诉你。”来人知道孟达发怒了,说完后塞给他一张纸条,快步离开消失在码头上。

“嘿,故弄玄虚,好像见不得人似的!”孟达没办法打开纸条,只见上边说出了执行任务的地址、行动方法和救人后撤退路线等等。

民国时期,在长江很少见到万吨轮。孟达带着身边的九个人换成了日军服装,大摇大摆登上了靠在码头有人严密防守的大船上。走上去所有人都吃惊了,每一层甲板上都有脱得赤条条的男女在作战,其中也不乏有日军的士兵。

“来呀,你们他妈的都是猪,十个人还不能我舒服舒服。快快的,本小姐还想要。”

孟达听到叫声脸色大变,凤蝶惊呼道:“是玉儿!”

“她不是在小昆山吗?怎会在这里?”王芸儿感觉到事情奇怪,难怪朱家骅没有把事情说出来,联络的人也不肯吐口,都是羞于启齿。

孟达带头朝舱室里走去,只见十个鬼子兵围着一个女子。她的双手被绑着,浑身没有一根丝线遮体。半坐着的女孩下身流淌着**,嘴里还在不住挑衅那些从她身上起来后再也无力而战的臭男人。

“她已经疯了!”夏盈仔细一看真的是玉儿,观看神色就知道这女孩彻底完了。

“我没疯!”玉儿抬起头盯着夏盈的脸蛋,她狂呼道:“我从小就爱着一个人,可他从来不正眼看我。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和他撞倒在一起,那时我还是个姑娘,但不顾一切把他的宝贝送进我的体内。

可是,他不顾我的感受猛然挣脱离去,让我留下了最大的遗憾。我想忘记他这才嫁了人,可他的影子不停地在我眼前晃荡,我发疯了,不住的索求想用丈夫的爱把他驱走。可丈夫却讨厌我无休无止的举动,说我再也不是从前那个纯洁可爱的丫头。

我哭了,我知道是我错了,**原本不该像我这样,再这样下去我会把丈夫给害死!所以,我只能别无选择离家出走。可是,我遇到了青帮的混蛋,他们用迷香把我迷倒,送到这里来做这种让祖宗蒙羞的事儿!

我醒过来一口气杀了三个小鬼子和五个青帮汉奸,他们舍不得我这副臭皮囊,用锁链把我捆住让我做。我的一切都完了,是谁让我变成这样?是他?不,是我心胸狭隘,是我多情空留恨。我爱他而他不爱我,这只能是我的错!”

“杀光他们!”孟达听着玉儿的叙述,经过他已经完全明白。看到在舱室内地板上坐着的女孩心里充满了歉意,不顾别人正在厮杀而蹲下身就要松开玉儿背后的铁锁。

“别碰我!”玉儿扬起失神的眼,脸色苍白看着孟达:“你不该来,我一生最丑陋的一面被你看到,让我下地狱都会抬不起头。”

“玉儿,你应该好好活着。”孟达不知道说啥好,他在四下瞧着想找件衣服给玉儿遮住身体,去发现舱内根本没有。万般无奈他脱掉身上的鬼子上衣,闭着眼给玉儿遮住了下体。

“我已经活不下去了。对不起自己的父母、叔叔,对不起夏家十多年对我的精心栽培,对不起我心中暗恋的男子,更对不起我半年多来的丈夫!司令,这条船上有一千八百多女孩子,他们是青帮替日军抓来要送到南昌做军·妓的良家妇女。把她们救走别让小鬼子和汉奸糟蹋了!”

“玉儿!”孟达感觉到不妙,正想出手时却发现玉儿已经咬舌自尽。他悲愤的喊了一声,发现女孩在临死的一刻露出一丝苦笑。

“杀!”只见肖猴子闯了进来,看到地上死去的玉儿挥掌朝孟达击来。

“是我!”孟达伸出手捏住肖猴子的拳头,对后边跟着的战士说道:“杀,把这条船上的汉奸、小鬼子统统杀光!”

“是!”战士们答应着离去,整条船上开始了虐杀。

“司令!”肖猴子一看是孟达,委屈的嚎啕大哭起来。

“兄弟!”孟达伸开胳膊抱住肖猴子,他知道两个人的结合留下的只是伤痛,这一切还都是他造成的。

“她太傻了!如果当初把话明说,你就算施舍也会留下她。”

孟达苦笑不已摇摇头:“不。我不知道爱的含义,但我知道我心中没有她,也容不下她。她已经把一切都告诉了我,兄弟,是我让你受了这么长时间委屈!”

“她走了,这么年轻就走了。我知道她不爱我,但我从小就深深地爱着她。她还是我的妻子,我要把她埋葬在小昆山,我要给她守墓、给他报仇!”肖猴子边说边解下玉儿被困的锁链,用自己的衣服裹住尸体,站起来一声不吭朝仓门外走去。

这时候,猎枪大队和小昆山部队正在清理整个船上的汉奸和日军,王勇已经吩咐船老大把船开离码头,船只顺着长江河道朝铜陵出发。两个多小时后,凤蝶过来报告:“船上所有男人都已经被击毙,只留下船老大一个人。经过仔细清查,这艘船上有青年女子两千三百多人,其中还有从倭国送过来的八百多倭国女子。”

“哦?他们的姐妹也不放过?妈的,这群该死的战争贩子!”孟达狠狠的骂着,对凤蝶说道:“让她们自己选择,愿意走的现在就放行,不愿意走的跟着咱们去开化县。”

“司令,我已经询问过,他们害怕日军报复,更不愿在日军的压迫下屈辱的活下去。那群倭国女子也知道是自己的狗屁天皇欺骗了她们,情愿跟着咱再也不回家了。”

“这么多女人可该咋安排?”孟达用拳头轻轻地击着自己的头颅,他发愁了。

“朱长官已经替你想好了办法。”

“哦?”孟达抬头看着凤蝶:“恩师已经来电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