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65章 搅局者

第一卷 第六十五章 搅局者

黄维和他夫人蔡若曙、大女儿黄敏南、小姨子一家人,和孟达一家以及八个女人度过了最开心的一个多月。他们游山玩水、谈文论武好不快活,好像忘记了是战争年代,也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和使命。

黄敏南已经两岁,童音清脆追着孟达不停地喊叫着二爸爸。他惊讶了:“小鬼头,我只听说过有二鬼子,还没有听说过二爸爸。”

“那我叫你小爸爸。”

“哈哈哈哈!”孟达比比自己的个头,诙谐风趣的说道:“我比你爸妈个子都高,咋能是小爸爸?”

“我不喜欢叫干爸爸,要不我叫你爸一个字行不?”黄敏南眼睛眨巴着,很快就有了主意。

“好好,你叫我爸,我叫你闺女,这样更亲近。王芸儿,快去,给咱的女儿拿一套像样的首饰来。”孟达大笑不止,弯腰抱起黄敏南,对身边的老婆吩咐着。

黄维一家已经见识到孟达从黄梅县古墓中、黄山莲花峰土匪的窑洞中运回来的奇珍异宝,这些东西江世麟要带到香港去出售,还准备在洛杉矶开一家古玩销售店。听说要给两岁的女儿一套贵重的首饰,他们并没有感到惊讶,因为,海蒂已经告诉夫人蔡若曙,黄家所有女性都有一套。

“我也该走了!”黄维有点恋恋不舍。不是他惦记妻子儿女,而是在这里的生活已经让他不愿去面对那些丑恶的嘴脸,尔**诈、勾心斗角的官场已经让他灰心丧气,真想趁此机退出那种是非圈。

“再停半月,我亲自送你到长沙。”孟达没有让黄维走,他知道这一走不知是多长时间,能让他们夫妻多亲热一时也是好的。

黄维知道,孟达正在他办理的卫校中给学生讲课。这所学校年轻人非常上心,学生都是十几岁的男女少年,要经过十几年培养才能成才。最令黄维吃惊的是,每一个人必须学会三种语言,不合格者将不会留在他的医疗机构。

“百年树木、十年树人,难怪你身边有这群强悍的部队,也难怪你的老婆们个个都有自己的本领。”黄维不住嘴的赞叹,这是发自肺腑的,是他和这群女孩子们熟悉后的感悟。

“我的目的是走出国门,他们不熟悉外国语就无法工作和生活。”孟达解释着这种做法的道理,指着在学习的几百人说道:“他们都是孤儿,我也舍不得扔下他们。”

“孤儿比有父母的都幸福,只有在你这里才能见到。”蔡若曙对夏家恩惠乡邻的事情见到的太多,尤其是医院和学校,有钱让你治病,没有钱也会精心的治疗。贫穷人家治好病欠下的医药费,海蒂总是当着他们的面把账具撕掉。

“你才是他们的荣幸。中将夫人来给他们当义工,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议论呢。”孟达嘿嘿笑着,给黄维的夫人戴了顶高帽子。

“等他们俩生孩子的时候,我给你当保姆。”蔡若曙脸蛋微微发红,趁机调侃着孟达。

“啊!都有了?”孟达惊讶的大叫一声,伸手就朝王芸儿的腹部摸去,她机灵的闪到一边,把夏盈推到孟达怀里。

蔡若曙捂住眼笑道;“快松开吧,大街上你看有多少人。”

“哈哈哈哈!”孟达紧紧地搂住夏盈,大声说道:“丈夫抱他的老婆,这说明我们很恩爱。走,让我背着你转一圈,告诉大家我的儿女又快出生了。”

“哈哈哈哈!”黄维狂笑不止,大街上围观的所有人都开心不已。

五胞胎女孩走了,夏静怡两口子也走了。夏府少了这群人,热闹的气氛下降了不少。黄维坚持着在这里呆了两个多月,决心到重庆去任职。孟达对凤蝶喊道:“通知猎枪大队、警卫营、骑兵支队和一个连的坦克部队,在南华山等待准备出发。”

“是!”

“好家伙,送我用得着这么大阵势?”黄维惊讶的笑着,将近五千部队,这可是最精锐的民军。

“东条英机太狡猾,他恨不得我死,我不能不小心一二。再说,我也希望把他给惹怒,只有这样我才有机会咬上他们一口。”孟达轻轻地解释着,对送行的黄夫人蔡若曙说道:“我的老婆交给你照管,夏家你成了大管家。”

“嘻嘻,你这里防卫森严,谁敢来老虎嘴里拔牙?”蔡若曙嬉笑着,她知道夏家都没有把她当外人,海蒂要在医院里忙碌,王芸儿和夏盈又跟在孟达身边,夏府真成了他一家人的小王国。

民军副司令身穿威武的将军服,亲自在南华山等待着。当车队过来的时候,他快步走过去打开车门。黄维下车一看惊诧不已,这阵势让人热血沸腾,雄伟的铁军整齐的站立在广场上,人山人海却无有发出一点点声音。

“好,民军,当之无愧的铁军!”黄维赞叹的喊着,他知道这不是给他看的,是部队出征前让年轻的司令检阅的。

“骑兵支队做前哨,坦克连分成前后两部分保护中军,出发!”

“是!”

平时顽皮搞笑的年轻人,这时刻非常严肃。简练的下达命令,部队按照指令开始行动。黄维急忙和方振山告别,登上开篷的汽车笔直的站立着,眼光注视着这支部队的仪容风貌。这不是仪仗队,这是一支部队铁的纪律和训练的结果。

“你的部队已经超过了德国军队!”黄维观看良久,坐下后说出了这句话。

“是,德军要比我的军队差很多!”孟达毫不谦虚,大言不惭的回答着。

“国军是画虎不成反类犬啊!”黄维叹口气,他们也是学习德军的模式,可学来学去啥都没有学到。

“国家积弱,国军腐败又不思进取,总有一日他们会把政权丢掉!”孟达淡淡的说出了这句话,黄维浑身一震陷入深思之中。

威武的民军到达夏家村前敌指挥部,一群将军们都惊诧不已。当黄维和孟达走下车,发现陈诚和白崇禧都在这里。他们急忙走过去行礼,又让王勇把部队带走在外围安下军营。小个子的陈诚惊喜的说道:“我的小老乡真让我吃惊,这样的部队不打胜仗没了天理。”

“陈长官高抬民军了。”孟达淡淡一笑,并没有在这群人面前炫耀。

“有孟司令带着部队来,我认为薛岳将军的计划可以试一试。”白崇禧心中震撼,但还是把急需解决的事情摆在当面讨论。

“哦?又要打仗了?”孟达吃惊的看着薛岳:“我也真够倒霉,来你这里就没有好事儿。”

“哈哈哈哈!”大家笑喷了,一个个捧腹大笑,孟达说的一点都不差,每一次来这里都会遇到大战。

“走,去指挥部!”罗卓英挥动着胳膊,让大家赶快继续讨论作战方案。

自从1938年10月,中国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后,侵略者不得不调整侵华方针。为了打击敌军继续抗战的意志,决定在9月中旬以后,开始奇袭攻击,以期在最短期间内,捕捉敌第九战区主力部队,将其歼灭于湘赣北部平江及修水周围地区。

日军频繁的调动,引起了第九战区的注意。陈诚奉命和副总长白崇禧抵湘,协助薛岳代长官指挥作战。出发前,他曾提出长沙“守”与“不守”两条作战方案,蒋介石当即回答“不守”。因此,一到达渌口,就将蒋介石的旨意转告给薛岳。

薛岳不以为然,说:“长沙不守,军人之职责何在?”

蒋介石一夜之间九次电话命薛退出长沙,而薛岳不听,说出了自己要打这一仗的道理。

第9战区所辖范围主要是湖南及鄂南、赣省一部。战区跨湘、鄂、赣三省边区,东西以赣江、湘江为天然之境界,两翼又各有一湖,东为鄱阳湖,西为洞庭湖,恰成为整齐对称形之战场。日军无法迂回作战,只能进行正面强攻。

而在湘、鄂、赣三省相交的地区,群山纵横,地形复杂。长沙以北的湘北地区,大多数也是山岳地带:湘北不仅多山,而且多水。以粤汉铁路为分界由北向南划一直线,其左侧有洞庭湖及澧水、沅水、湘江三大河流,右侧有新墙河、汨罗江、捞刀河、浏阳河,从而形成天然的防线。这样一种多山、多水的地形对部队行动会产生较大影响,尤其不利于日军的机械化部队行动。

“只要利用这些良好的地理条件,再加上正确的战略战术,完全有可能打退日军的进攻,化被动为主动。战区的作战方案大体如下:敌似在9月中开始南犯,将以主力由湘北南趋长沙,于赣北、鄂南施行策应作战。

战区拟予敌以严重之打击而开第二期抗战胜利之先河,诱敌深入于长沙以北地区,将敌主力包围歼灭之。赣北、鄂南方面,应击破敌策应作战之企图,以保障主力方面之成功。这一战略部署的核心之点总结为八个字:后退决战,争取外翼。”

“薛长官,我的任务是——”孟达听完薛岳的战术布置,急忙站起来问道。

“搅局者!”

“搅局者?”孟达愣住了。

“对,你要杀一下日军进攻部队的锐气然后撤退。哪里有危险我把你调到那里,哪里需要你的部队就去增援。我给你充足的油料、弹药和物资,把鬼子的计划打乱,让我捕捉有利的战机吃掉他们!”

黄维说到这里看看陈诚、白崇禧,兴高采烈地笑道:“请两位钦差大人指点,这计划能否实行?”

“好好,我会禀报委员长批准作战计划。现在我有个要求,咱们去参观一下民军部队如何?”陈诚见到孟达的时候,就确定支持薛岳打这一仗。现在作战计划敲定,他要在离开前再一次见识一下这支闻名已久的铁军。

“好啊,这一次我白某有幸亲眼目睹民军中的精锐,岂能放过,咱们走!”白崇禧不等大家回答,带头朝门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