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66章 杀进杀出

第一卷 第六十六章 杀进杀出

龙虎山脚下,夏家村外五里之地就是民军的临时军营。可大家到达这里却没有发现一座帐篷。倒是罗卓英奇怪的迷茫起来:“奇怪,这里多了个小山包。”

“哈哈哈哈!”孟达忍不住得意的大笑起来,他手臂一挥,只见伪装网被掀开一角。王勇和警卫营长马占河并肩站立微笑着迎接这群国军将星。

“呵,好神奇的伪装!”白崇禧忍不住开口赞叹,几千人的部队能做到这样隐蔽,他从来都不敢相信。

伪装网下,一座座绿色帐篷整齐的排列着。坦克布置在两边,高射炮昂首挺胸直指长空,一旦敌机来犯,他们将会在瞬间把子弹打出去。陈诚惊讶的看着,脸色一变说道:“你太自信了,竟敢没有一个岗哨!”

“王勇,把你的岗哨位置指出来。”

“是!”

王勇一声鸟叫,只见身披迷彩布的狙击手和机枪手显出了身影。他们吃惊了,不知内情的人只要走进来,恐怕临死都不知道子弹是从哪里打进体内!白崇禧观看后惊讶的盯着孟达:“你的武器还是德式武器,这和国军里的装备差别不大。孟司令是不是把宝贝武器都隐藏了起来、”

“白长官多疑了。德军的武器并不比日军武器差,你看,二十响盒子炮、狙击枪、通用机枪和步枪,我的部队并没有装备美式武器。”孟达知道大家都不相信,干脆让他们走进帐篷自己去看。

“你打仗真的是用这种武器?”白崇禧看后不敢相信的再次追问。

“呵呵,第九战区所有官兵都知道,你以为我有很厉害的武器?”孟达忍不住发笑,白崇禧对自己的作战能力归纳到厉害武器上,这他还真的没有想到。

“不可思议!”白崇禧难以相信的摇摇头,他知道孟达说的是实话。

“杀人的是人,不是枪。”

白崇禧心中暗惊,孟达这句话别看很平淡,但语气中显示出了他的高傲和自信。但他很快释然,能在敌军的包围圈中杀进杀出,难道不是人在支配着枪支?他笑了,举起大拇指说道;“我白某很少佩服人,你是第一个。”

“哈哈哈哈,白长官号称小诸葛,小子岂敢。”孟达不好意思的摇摇头,但心中不无得意。

“第九战区能有你多次相助,我代表国民政府谢谢民军兄弟。”陈诚严肃的给军营内的战士们行着军礼,然后对白崇禧说道:“走吧,战役马上就要打响,咱们还是尽快回去把方案交给委员长早做决断。”

黄维要和陈诚们一起坐飞机离开,临走时拉着孟达的手道:“打仗不能太不要命,我要你好好的活着,希望能听到你疯子司令捷报传来。”

“哈哈哈哈,黄大哥不用担心小弟,我不是短命之鬼,还等着咱们的儿女长大后做亲家呢。”孟达调侃地说着,故意拿自己的干女儿说笑。

“嘿,你小子好狡猾,现在就打我的女儿主意。好,只要他们长大愿意,我把女儿交给你了!”黄维豪迈的迈开大步,朝陈诚准备好的汽车走去。

日军于9月14日夜首先向驻会埠的第60军第184师的阵地发起进攻。次日,便突破了第184师的阵地。日军攻占会埠后,第106师团兵分两路:一路向阴山村、罗坊西进,一路则向渣村、水口甘南犯。一路由高安以东的大城、鼓楼铺向第32军阵地进犯。

樟树岭,布置在战壕里的民军悄悄的等待着。敌人要从这里打开一道缺口南下,要三面完成对高安的包围。第一次在战壕里作战的鲁世杰早已等得不耐烦了,举着望远镜骂道:“他妈的,蜗牛都比他们跑得快!”

“呵呵,小鬼子是罗圈腿,又不像你的战马有四只蹄子。”王勇侃笑着讽刺鲁世杰,这一仗要打的突然,既然不在这里坚守,何不让骑兵发发威呢?他目光朝孟达看着,希望寻找到答案。

“不能这么快让日军明白我们的目的!”孟达当然知道王勇的意思,不等他说出来就做了笼统的回答。

“司令的意思?”王勇没有猜透孟达的方案,疑惑的问道。

“在阵地上坚持到天黑,咱们部队杀出去!”孟达坚定地回答。

“好,我带骑兵打头阵!”鲁世杰笑了,这样的仗才有意思,打这样的仗才过瘾。

“报告!日军企图包围第60军和第58军,第60军遂从前街冲出日军尚未完成的包围圈,向宜丰方向集结。第58军则且战且退,18日晚渡过锦江,向西往凌江口方向转移,与在宜丰集结的第60军从南到北形成一道新的防线。指挥部命令我们赶快撤出去,防止日军包围樟树岭!”

凤蝶清脆的声音在孟达身后响起来,语气中显然有点焦急。孟达猛然一愣,大声喊道:“告诉薛长官,我们坚持到天黑,一定要杀杀日军的锐气!”

“是!”

敌人开始发起进攻,只见漫山遍野都是日军,正面战场几乎被日军的人头排满。王勇遗憾的说道:“可惜咱们这次没有带着炮兵!”

“没有炮兵就不打仗了?放敌人过来,我要樟树岭阵地前成为日军的坟墓!”孟达狰狞的闪烁着满含杀气的眼光,手中的狙击枪推上了子弹。

小鬼子很傲慢,以为樟树岭阵地不堪一击,准备用重兵摧垮国军防守士兵的心里。可他们不知道这里是民军在防守,走进到一百五十米的时候,被几十挺机枪同时开火扫倒一片。紧接着,所有步枪、冲锋枪、二十响盒子炮和狙击枪一齐开火,进攻的鬼子一看不妙扭头就跑。

“哈哈哈哈,痛快!”鲁世杰兴奋地大呼大叫着,这一轮火力让小鬼子损失三分之一的兵力,恐怕进攻再也无能为力了。

“这是106师团佐枝支队,日军马上就要开炮了。”民军的战壕后边就是用木板篷起来的的防炮洞,孟达一挥手,让战士们赶快进去躲避。

“司令!”

“少爷!”

王勇和鲁世杰同时大叫着,他们宁愿自己留下来警戒,也不愿意让孟达在战壕里警戒。

“服从命令!”孟达眼睛一瞪,他不能然战士们冒险,自己身上穿着金丝蚕衣,还有那块神奇的玉佩。如果他都不能活着,弟兄们岂不是更惨?

“轰隆隆——”炮声带着呼啸而来,孟达纹丝不动的趴在战壕边。只见火光一闪,一颗炮弹落在他的身后。大家正在惊呼的时候,一个身影在战壕里翻滚着脱离炮弹爆炸的范围。所有人都吓坏了,可司令还在战壕边上注视着前方。

“准备战斗!”

日军的炮击没有坚持多久,不到三分钟就停了下来。孟达一看日军要发起第二次冲锋,急忙下令躲在防炮洞里的战士准备开打。小鬼子试探着走过来,但战壕里的弹雨丝毫不减,瓢泼一样发射出去。

日军支队长知道这是遇上了对手,急忙下令进攻的部队后撤。他的部队八千多人已经丧失了近半,现在已经和对方的人数相等或者略逊一筹。狂傲的日军望着阵地前自己的士兵再也回不来,畏惧的心不由得狂跳起来。

“报告,薛岳将军知道咱们歼灭了日军三四千人,希望司令趁机撤退。”张顺手中拿着电话,让孟达和薛岳通话。

“喂,小兄弟,再不撤你就会成为孤军!”薛岳非常焦急,年轻人太固执,明知不可为,何不撤下去另寻战机?

“长官,我准备今晚偷袭!”

“啊!”薛岳惊吓一跳,急切地说道:“日军已经从你背后围过去,你还要进攻?”

“对!长官都没有想到,小鬼子更不会想到。我要打残佐枝支队,从他的防线闯出去,然后朝西和咱们的部队会和。”

薛岳思考了一下笑道:“你这一招十分冒险,杀进杀出能给日军重创,我等你凯旋归来。”

“是!请长官放心!”孟达非常严肃,他在和薛岳交谈的时候,脑子还在快速的转动。这一仗是有点冒险,但日军绝对想不到,他敢主动出击。放下电话,他喊过来鲁世杰吩咐道:“骑兵支队准备好,掐准日军开饭的时间,咱们打他个措手不及!”

“是!”

日军指挥官佐枝非常恼怒,当他知道自己的友军从两翼已经包抄过来时,狞笑着等待包围圈形成。可是,他很快就脸色大变,在日落时分地面传来战鼓雷击一样的声音。他心惊胆战的举起了望远镜,发现大队骑兵朝他的军营奔过来。

“开炮,快快的开炮!”

“轰,轰,轰——”一阵炮声真的传来,但是,佐枝恐惧的看到是隐藏在伪装网下的坦克发射的炮弹。自己的炮兵来不及把炮弹送进炮膛,就被落下来的炮弹炸得尸体无存。他知道完蛋了,充满怒火的喊道:“快快的撤退!”

“杀!”

万马齐鸣,杀声阵阵,冲过来的骑兵挥舞着二十响盒子炮,马蹄下不知有多少人被活活的踩死。警卫营出动了,猎枪大队也出动了,坦克连在后边掩护着,樟树岭阵地所有人都奋不顾身的杀了过来。

没有人不愿意活着,没有人看到马蹄高高的扬起时不被吓得魂飞胆丧。小鬼子在前边跑着,后边的人像赶羊一样呼喊着,手中的武器丝毫不留情。夜幕完全拉下来,孟达知道该是收兵的时候了,他急忙让骑兵通知部队停止追击,掩护着步兵朝西南撤去。

“好,这一仗打出了中国军人的威风!”在前线等待着孟达的罗卓英,迎接着孟达后激动的喊着,他对国军将士说道:“弟兄们,疯子司令给咱们做了榜样,咱们要拖住106师团,等待大军到来打一次更大的胜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