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67章 旗鼓相当的会战

第281章平定中南半岛(三)

面对这样的疯子,薛岳当真是哭笑不得。他已经被孟达吓得恐慌不安,幸亏民军安全的撤了出来。可他又惊讶起来,这支部队几乎没有损失,杀进杀出这么凶险的战斗,竟然才死伤不到百人!

“两军相逢勇者胜,敌人只顾逃跑,那里还有开枪的机会?”孟达呵呵笑着把这种奇怪的现象作了解释。

“是啊!上海战役如果不是自乱阵脚,也不会损失十几万人。南京之战如果真心打下去,也不会丧失几十万兄弟!”罗卓英想起了从前的战斗,此时此刻日军和他们一样,也是被骑兵吓破了胆,这才形成了不成比例的战损。

“把你的部队撤到锦江去防守,我不想被你吓死!”薛岳哀怨的看着孟达,他已经和眼前的年轻人玩不起了。

“哈哈哈哈,好,等我休整过来,你再把我当枪使。”孟达也知道部队太疲惫,各部更需要弹药补充和车辆检修。

薛岳想再创一次万家岭大捷,吃掉这个当时险遭全军覆灭的日军特设师团。遂令罗卓英增调第72军和第74军的第57师,连同第183、第184师,将日第106师团包围于甘坊。但是,该师团居然于10月3日冲出重重包围,并继续西进攻下大瑕街、石街,达到预定的赣北西行最远点。

10月5日,薛岳再次电令罗卓英、高荫槐、王陵基督饬所部,务必将日第106师团全歼。结果,当国军发起进攻时,该师团以反突击冲出国军的重重包围,撤回武宁据守,赣北作战至此结束。

因为新墙河局势紧张,罗卓英把休整后的民军派到这里。七步塘,日军第6师团在师团长稻叶四郎中将亲自指挥下准备强行攻打,却被守在这里的几千民军杀的血流成河。河道里塞满了日军的尸体,而国军阵地像钢铁一样坚固。

罗卓英走进孟达的指挥部,发觉坐镇的是警卫营营长马占河。他呵呵笑道:“你们司令可不像司令,你才是真正的司令。”

“我们司令从来就是这样,哪里有战斗那里才会有他的身影。长官,小鬼子在这里损伤很大,新墙河消耗敌人的有生力量正是司令的决策。”马占河敬重自己的司令,但也非常遗憾不能到前线去杀敌。

“如果都像你们的战斗力我就放心咯!”罗卓英感叹不已,没有去见孟达带着警卫朝别处巡查。

薛岳的诱敌至长沙郊区实行反包围与敌决战,进而将其歼灭的作战方案,即所谓天炉战法,依湖南的地势,左倚洞庭湖,右凭幕阜山,以其间新墙河、汨罗江、捞刀河、浏河这四条河做为迟滞日军的依据,将日军机械化部队的机动力消除。

国军以且战且退做法在四河与幕阜山间游移,攻击然后后撤躲藏,将日军拖入四河之中,最后再以长沙城中主力与外围藏在山林中的部队合围深入四河中的日军。接着,薛岳令战区直辖第4军及炮兵向岳麓山、长沙及其东北地区前进,占领进攻出发阵地。第9战区前线指挥所则移驻渌口。就在薛岳准备实行新的作战计划时,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日军突然又使出一手杀招,上村支队奇袭营田。该支队以机动舟艇突破国军防线,成功地威胁了第九战区主力的退路。

冈村营田登陆这一招,确是薛岳和关麟征都没想到的。营田失守,尤对关麟征的震动最大。日军第6师团从新墙河正面;奈良支队从右面向他压来,营田上村支队又源源上岸,他的几个军包在中间,陷入三面被围,一面临水之绝境,有被围歼的危险。

于是,在征得薛岳的同意后,立即组织各军后撤。这个决心下的非常及时,日本军对关麟征的不配合非常不满,在战史中大骂关麟征战斗意志薄弱,苦心经营半年到一年的阵地居然都不战放弃。

当新墙河南岸的中国军队有计划地撤向汨罗江防线时,日军第6师团、奈良支队紧追不放,跟踪南下。然而,被中国军队和当地民众早已破坏了的交通道路,令日军的机械化优势无从施展,只能在中国军队的屁股后面徒步跟进。

孟达带着民军悄悄的隐藏起来,当敌人完全通过后,他们伏击了鬼子的辎重部队,带着缴获的汽车和大批骡马,换成日军的服装大摇大摆回到了大后方。薛岳咂舌不已,各部队都是损兵折将,这小子又是发了一笔横财!

“我们都是在为你忙碌!”罗卓英简直无语了,又是几十辆汽车满载物资,小鬼子也真够大方。

“我没有被日军打死,差一点死在你的手下!”

孟达指指上身的弹洞,手指一抠挖出一粒弹头。罗卓英惊呼不已,庆幸的大叫:“好悬!”

坐镇咸宁指挥作战的冈村宁次自此次会战打响以来,接到的几乎全是属下报捷的消息:赣北第106师团和佐枝支队正按计划向湘北挺进;鄂南第33师团正向汨罗江上游推进;湘北第6师团、奈良支队、上村支队已突破新墙河、汨罗江两道防线,看来拿下长沙已是指日可待了。

谁知,就在这时,战场形势突然发生急剧变化。赣北日军硬是被中国军队给拖住了后腿,无法前进;鄂南日军虽到达汨罗江上游,与湘北日军主力会合,但中国军队主力已经后撤;湘北日军在突破国军两道防线后,中国军队已经不再死守阵地,而是采取且战且退的较为灵活的战术,而日军则开始不断遭到伏击。

尤其是运输的辎重部队被民军伏击后,东条英机知道再战下去会吃亏更大。当地民众在政府的组织下,和中国军队相配合,把新墙河至捞刀河之间的主要交通要道已全部破坏,就连这一地区间的土地都被翻了一层,成为新土,从而使得日军的机械化部队无从施展,其战斗力也就相应的减弱了,甚至后勤也不能完全保证。

在这种情况下,冲向长沙只能是冒险,冈村宁次仔细权衡后,最终下达了全线撤退的命令:“华军顽强,现仍潜伏于汨水、修河两岸地区。本军为避免不利态势,应速向原阵地转进,以图战斗力之恢复,并应严密防备华军之追击。”

孟达听出了罗卓英话中的意思,他微笑着摇摇头:“算了吧。追击敌人无利可图,还是让国军兄弟劳累一点吧。”

“哈哈哈哈,你可真够狡猾!”罗卓英诡异的一笑,朝远处站着的两个女孩努努嘴:“都已经有孕在身,晚上悠着点。”

“我去!”孟达无话可答。他其实是想念两个妻子,傻笑着道:“放心吧,孩子是我的,不会让他们受到伤害。”

“老族长已经放话,孩子生下来不会让你带走,他赔出去了五个女娃,一定要换一个带把的。”罗卓英和孟达并肩朝村子里走着,小声把老族长的话传达过来。

“嘿,他替我养活儿子,我还巴不得呢。”孟达乐了,孩子长大总会知道谁是他的父亲。

“这次会战日军损失了三万多人,而我方损失也不小,死伤四万多。目前敌我双方都需要休整和补充兵员,我非常担心部队战斗力会下降。你把景德镇一带接过去布防,让我腾出时间把部队好好地整顿一下!”

“嘿,我哪里来的那么多部队?告诉你,我要驻扎在夏家村不会离开,你想训练部队,还不如把我的警卫营交给你做教官呢。”孟达不是不知道,自己占领景德镇一点好处都捞不到。趁着这机会把部队分散到国军中去做教官,一来可以帮助罗卓英一把,二来还能减少很多不必要的开支。

“你想宰我?没门!告诉你,我这里的粮食非常难咽,能填饱肚子就算不错了。”罗卓英苦笑着摇摇头,把当前国军的困难说了出来。

孟达知道罗卓英说的是实情。重庆大后方自顾不及,根本顾不得各个战区。幸亏薛岳是湖南省主席,第九战区还算不错能填饱肚子。他叹口气道:“我知道你们困难,想不到这么难!算我倒霉,供给你十万斤细粮、三百只猪羊。”

“呵,这么多!”罗卓英站下来看着孟达:“我不能白要你的,用弹药换。但你也别太高兴,弹药不多,算是做哥哥的给一点补偿吧。”

“难道苏联援助的武器弹药还不够用?”孟达惊讶起来,关东军刚刚在诺门坎吃了败仗,苏联害怕日军报复,援助了大量的武器想让中国军队拖住日军的后腿。

“僧多粥少,分开了也就不多了。委员长把最好的武器布防在长江一带,害怕守不住被日军侵占了四川。”罗卓英唉声叹气,迷茫的说道:“现在是相持阶段,我真有点担心,一旦日军缓过气来,长沙守住守不住还在两下!”

“这是一场持久战,蒋百里将军说的没错,中国不是工业国,是农业国。对工业国,占领其关键地区它就只好投降,比如纽约就是半个美国,大阪就是半个日本。但对农业国,即使占领它最重要的沿海地区也不要紧,农业国是松散的,没有要害可抓。我敢断言,日本必败!”

孟达豪气冲天,抬头看着云雾笼罩的龙虎山,大声吼道:“小鬼子,只要我孟达活着一天,咱们会势不两立!”

“这家伙,又开始发疯了!”薛岳和陈诚正往这里走来,听到孟达在吼叫,忍不住调侃道。

“他是一个绝顶聪明的人!”陈诚若有所思站住,孟达是在把心中的怒气呼喊出来,但这也是发自肺腑的心声。华夏有多少英雄儿女都是这样,小鬼子霸占我国土的美梦永远都别想得逞!

“让他去会会汪精卫!”薛岳眼睛一亮,对感慨万千的陈诚提议。

“好一招妙棋!”陈诚猛然醒过来,大踏步朝罗卓英、孟达身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