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68章 较量(一)

第一卷 第六十八章 较量(一)

“刺杀汪精卫?”陈诚一开口,孟达这才想起了汪精卫已经卖主求荣投靠了日本。他摇摇头道;“戴笠挺有能耐,手下干将如云,让他们去做吧,我对这样的事儿没兴趣。”

薛岳没有想到,陈诚也没有想到眼前的年轻人会拒绝。罗卓英哈哈笑道:“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是怕敌后太危险,你的猎枪大队还没有刺杀的经验,所以不敢答应。”

“别给我使用激将法,没用!”孟达翻着白眼看了罗卓英一眼,冷哼一声道:“还是我儿子的干老子呢,国民党中净是些当面叫哥哥,背后掏家伙的混蛋!”

“你——”薛岳认为孟达这句话打击面太大,正要纠正,被年轻人摆手拦住。

“薛将军,你当初在黄埔军校有多少拜把子兄弟?那块石头你还记得吧?据我所知,你们这些拜兄拜弟打起仗来谁都不含糊,你想作何解释?”

“哈哈哈哈!”陈诚看着被孟达追问的张口结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的薛岳,爽朗的笑了起来。

“你这混蛋,信仰不同,政治观念不同自然不可能尿到一个壶里。况且当初他们都还年轻,把结拜当成了游戏。”罗卓英只得出头解释。

“对,你说的不错,我的信仰和你们也不同。”

“哦?”陈诚惊讶的看着孟达。

“我的信仰是吃喝玩乐,我的信仰是不亏欠自己的人生。但我有民族情结,等赶走了小鬼子,抱着我的女人使劲的造孩子!”

“嘎嘎嘎嘎——”王芸儿和夏盈已经走了过来,听到孟达说的这样理直气壮,两个女孩捧腹大笑起来。

“我有一件你感兴趣的事儿!”陈诚知道指望孟达去刺杀汪精卫已经不成,突然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左右看看低声说道。

“哦?”孟达来了兴趣:“快说!”

“黄金!”

“黄金?”孟达惊异的看着陈诚,他不敢相信,国民党的二号人物会给他这样的好处。

“是汪精卫那批汉奸的私人财产,据我所知,存在芜湖一家商会银行里。”陈诚没绕弯子,把他知道的事情说了出来。

“抢银行?”孟达笑了,像汪精卫这样的人物能有多少黄金?他又不是穷光蛋,把千把两黄金都当成是很大的财富。

“这是汪精卫准备印制钞票的储备金,四吨黄金马上要运送到日本去。”陈诚看他半信半疑,又好像不感兴趣,只得把一切都说了出来。

“他妈的,老子干了他!”一听说要把黄金送给小鬼子,孟达的火气忽的一下窜了上来。

“等等。”陈诚微微一笑拦住了孟达:“这批黄金算你的,但我有个要求。”

“想和我平分?”孟达明白了,陈诚不会这么大方把这批黄金送给自己,肯定有目的!

“不。黄金是你的,但你必须借给政府使用三十年。到期后政府再把黄金还给你。你也知道,为了抗战咱们从国外贷款,为了赶走日本鬼子,你会答应我这个条件吧?”

“哈哈哈哈,好高明的手段!陈长官开始算计起他的小老乡啦。”孟达忍不住发笑,但为了抗战,这批黄金交给国民政府使用也未尝不可:“我答应你!”

汪精卫、陈碧君、周佛海、陶希圣、陈春圃等一批汉奸为啥会把这么多黄金隐藏在芜湖呢?孟达带着疑问发了封电报给朱家骅。谜底很快揭开。原来,芜湖占据着水路、铁路、公路和飞机场等交通的便利,这里又是青帮的地盘,这群汉奸们既怕日本人不答应自己的卖国条件,又怕被军统、中统发觉后强行没收。

机关算尽的汪精卫,只能暗暗地把这批贵重物资托付给青帮老大。现在汪精卫准备建立伪政府,要发行自己的钞票,这才准备把黄金运送到日本,作为印制钞票的发行底垫金。可谁知道消息走漏,引起了军统、中统的注意。

孟达搞清楚来龙去脉,让恩师给他提供准确的消息。朱家骅为了打击戴笠,更为了打击日军、汉奸的嚣张气焰,当然愿意让自己的学生动手。两个人经过仔细的商量,确定了行动方案。可是,挑选队员时他又发愁了。

这是一次武力抢劫,既要有很好的身手,又必须能在得手后把黄金运出敌占区。十八蝴蝶有较好的轻身功夫,但毕竟是女孩子身单力薄。王勇等搏击格斗相当厉害,但能做到从防卫森严的银行里不暴露行踪而完成任务恐怕很难!

孟达有些气闷了,如果王芸儿、夏盈两个没有身孕,这种事她们两个是最佳人选。他想到了肖猴子,可这位身手不错的年轻人自从玉儿死后一直很消沉,如今能用的人只有小张顺和凤蝶两个。

夏盈被孟达一番折腾后累的呼呼大睡,身边的王芸儿伏在孟达的胸口上说道:“要不我去?”

“不。我宁愿取消这次行动,也不能让你们母子遭受一点风险!”孟达把大手放在王芸儿微微鼓起的小腹部,很坚决的断绝了他的女人要去的念头。

已经十七岁的王芸儿自从有了身孕后显得格外沉稳。她知道孟达不是对这批黄金动了心,而是害怕东西被小鬼子得到。她看了一眼孟达左边躺着的夏盈,嘻嘻笑道:“车到山前必有路。我建议你带上三十多个人,随机应变到时自然会想出办法。来,咱们再做一次也该好好地睡上一觉了。”

“嘿,你个贪吃鬼!”孟达温柔的抱住王芸儿,把下体对准拿出早就凑到金箍棒跟前的小妹妹猛然一插,开始了那种欢乐无比的运动……

上海沦陷后,日军上海派遣军司令官松井石根很快便与张啸林达成了协议。之后,张啸林布置门徒,胁迫各行各业与日本人“共存共荣”,大肆镇压抗日救亡活动,捕杀爱国志士。又以“新亚和平促进会”会长的名义,派人去外地为日军收购粮食、棉花、煤炭、药品,强行压价甚至武装劫夺。还趁机招兵买马,广收门徒。

张啸林在芜湖几乎是一手遮天,无论粮食、商业和银行业都在他的控制之下。孟达乔装打扮,带着凤蝶和张顺坐在对面的饭馆里,他们在仔细的侦查着银行里的动静。张顺看着银行门口摇摇头:“老大,你相信那批货会在这里?”

“不相信!”孟达已经产生了怀疑。如果银行里有大批黄金,根本不会无有防守。大门敞开着的银行里只有一男一女在营业,连个安全防卫的人都没有是不是太奇怪了?

“松本!”凤蝶突然一声惊呼,大街上出现了一个熟人,而这个人正是他们的老对头,影子部队的中队长松本。

“他怎会在这里出现、难道他也是在这里打这批货的主意?”孟达非常惊讶,汪精卫已经做了汉奸,小鬼子连投靠自己的人也不放过?

“恐怕不只是影子部队在这里出现,你看!”张顺没有伸出手去指,但他的目光已经告诉了自己的上司。

“热闹,小小的芜湖竟然这么热闹!”孟达笑了,大街上行动诡异的人的确太多,这给他们的行动增添了不少的麻烦。

“大队长已经发现了这些人,派人正跟着他们呢。”凤蝶妩媚的一笑,她已经发现了猎枪大队的战士,蝴蝶中队长青蝶亲自出马,和一个狼队战士扮作情侣跟踪着诡异的松本。

“凤蝶,你们都已经到了成家的年龄,如果有心上人就打报告,可不能耽误了你们的婚姻。”孟达突然想起,十八蝴蝶都已经是十七大八的女孩子了,在民国的时候已经是嫁人的时候。

凤蝶脸蛋微微一红,摇摇头道:“我不管她们嫁不嫁,我不嫁!”

“哦?”孟达惊讶起来,十七八岁的女孩正是思春的时候,她怎会不想成家呢?

“想想玉儿姐我都想哭,她死的太不值得了!”凤蝶没有说出自己不嫁的原因,却提起了让人伤心的一幕。

孟达无语了,看到店小二端着盘子走过来,急忙从窗户跟前走到饭桌跟前坐下:“吃饭,咱们还有事儿要做呢。”

“呯!”一声清脆的枪声在大街上响起来,只见一队日军端着三八大盖冲过来,和一群陌生人开始混战。从新走到窗前的孟达吃惊了,日军咋会和影子们打起来?

“嘻嘻,这是大队长玩的手段,是在给咱清除障碍。”凤蝶抿嘴一笑,小手朝远处的一个店铺门口指去。

“呵呵,王勇的鬼点子真不少!”孟达也乐了,但他却担心打草惊蛇,日军一旦对这一带戒烟,恐怕他们行动更加困难!

“大队长发来信号,让咱们撤!”张顺死死地盯着联络员,看到发出的信号后急忙低声汇报着。

“撤!”孟达知道无法再行动,只有见到王勇后才能知道事情的原因。

芜湖道教城隍庙门前,王勇很快走到孟达身边:“老大,我们上当了!”

“上当?”孟达不明所以,瞪着眼等待王勇说下去。

“松本暗中把银行经理抓了起来,他在审问的时候我们悄悄跟过去的人听清了他们的审问。汪精卫早已经把黄金运到了南京东花园一座洋楼里,这里是他故意散播谣言转移视线。”

“哦?”孟达心里咯噔一下,急切的问道:“松本为啥和汪精卫过不去?”

“这是影子大队长木村的主意。他们需要经费,准备暗中吃掉这批货。没想到汪精卫挺狡猾,把他也给骗了!”

“影子需要经费,难道日军不给他?怪,这件事真的很怪!”黄金已经没了,可松本的行动引起了他的好奇。他知道得到准确情报的小鬼子绝对不会甘心,抬起头说道:“走,咱们也去南京!”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