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69章 较量(二)

第一卷 第六十九章 较量(二)

南京市梅园一栋别致的欧式小楼内,到达这里的孟达带着张顺和凤蝶走上了二层客厅。小张顺看到司令对这里非常熟悉,惊讶的问道:“你好像在这里住过?”

“三年多,一千多天都是在这里生活!”孟达指指一间卧室:“这就是我当年的卧室。”

“是你恩师的老房子?”凤蝶突然明白。难怪孟达走进来后不无留恋的到处看着,他是在寻找童年时代的回忆。

“嗯。”孟达轻轻地答应了一声,走到窗前问道:“大队长他们都已经到了吧?”

梅园中学正南就是总统府,在二层楼上能清晰的观察到哪里的日军动静。而汪精卫的一处秘宅也正巧在这里,想必是他从前的产业。身后的张顺听到司令询问,走过来指着对面说道:“咱们的人都到了,松本带领的人也到了。”

“不是冤家不聚头,这句话真有哲理!”孟达微笑不止,这批黄金牵动了各方势力,会不会又是汪精卫玩弄的遮眼法?

“咦,你看!”凤蝶把目光扫向汪精卫秘密小楼后面,发现紧靠院墙处锣鼓喧天围着很多人。

“有戏!”孟达盯着看了片刻,突然从嘴里蹦出了两个字。

“他们也是在打这批黄金的主意?”凤蝶非常惊讶,这又是哪一方的人?

“走,咱们过去看看热闹。”孟达心中一动,带领着两个人下楼朝后街走去。

梅园饭店后街,一群一人正在上演着拿手的杂耍。孟达从少年时代就看过他们的表演,这是经常来往南京至上海的潘家班。当他看到离墙不远的布幕时心中一跳,进出口坐着的人非常怪异。他疑惑了,这些艺人没有问题,但布幕后边肯定有问题!

“穿山甲焦四!”孟达大吃一惊,他想起了这个人。焦四是广州人,手下有一批徒弟,他也有一手特殊的本领。关中式盗洞一般不直接打到墓穴附近,而是选择一般人不注意的地方。根据墓穴的深度打好竖井,然后再横挖坑道进入。

他笑了,如果不是那根短柄锄他也不会想到盗贼身上,如果不是巧合,在当年无意之间见过焦四一面,恐怕他做梦都想不到这小子吃了豹子胆,竟敢暗中打汪精卫的主意。他随即又变得糊涂起来:“如果要打洞进入,足有几百米的距离。可这么大工程需要多少天?挖洞的土又弄到了那里?”

“不可思议!”孟达决心看下去,他使了个眼神带着两个人离开,发出信号让王勇去到朱家骅家的老宅。

王勇来了,听完孟达的讲述也陷入到深思中。他抬起头说道:“司令,根据我们掌握的情报,汪精卫明天就会运走这批黄金。如果咱们判断失误,恐怕机会就会错过。”

“真要判断失误,咱们明天在路上武力夺取!”孟达已经考虑成熟,焦四能把黄金弄出来更好,弄不出来关系也不大。他望着松本等人藏身的地方笑道:“咱们今夜不动手,不知道我的老朋友会不会下手。”

“哈哈哈哈。”王勇大笑起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一次行动竟然会遇到这么多高手。

“来,咱们研究一下部署。”孟达回到桌子身边,对王勇等人让着座。

夕阳西下的时候,潘家班的演出已经结束。在窗前观察的张顺盯着离开的艺人看了一眼,低声嘟囔着:“他们肯定被蒙在鼓里,焦四也真够大方,拿出了三百两银子把这些人打发走了。”

“这说明咱们的判断没错!”正在喝茶的孟达接过了话题。

“司令,他们把东西弄出来会运送到哪里?难道附近有盗墓贼的老巢?”张顺听到司令搭话,扭过身追问道。

“这些咱们不用考虑,只要他把东西弄出来就成!”孟达知道焦四非常狡猾,肯定在附近有一处宅院。他对坐在步谈机跟前的凤蝶说道:“告诉街道两端的战士,不见兔子不撒鹰,行动一定不能惊动日军!”

“是!”

王勇急促的登上二楼,对孟达说道:“司令,军统第一杀手陈恭澍带着人在探查那栋楼,会不会影响咱们的计划?”

“陈恭澍?好啊!”孟达知道好戏开始了,天已经黑下来,如果军统和日军的影子部队在前边开战引起小鬼子的注意力,焦四下手的速度会更快。他伏在王勇耳边低声交代着:“掌握好时机,让他们打得热闹点。”

“是!”

焦四在天黑时分就已经下手,当夜幕刚刚落下,他的几十个人就掀开布幕抬着箱子要转移。突然,四周快速冲过来一群蒙面人,毫不客气把他们打昏过去。王勇走过去掀开箱子一看,急促的下令:“快,从窗口吊上去,把这群人塞到地洞里。”

“是!”

四吨黄金加上一些珠宝和钞票,猎枪大队好一阵忙碌。前边突然传来枪声,他们慌忙带着最后一批箱子走进了朱宅。在朱家骅家里的地下室里,孟达随手打开一道暗门,对战士们命令着:“快,日军马上就要开始大搜捕!”

枪声,引起了陈碧君的重视。当她的卫队把影子部队和军统特务赶走后,急忙去到楼下的地下室里查看。可是,地面有一个地洞,地下室里存放的黄金和珠宝不翼而飞。她差一点晕倒过去,指着那群护卫骂道:“你们是一群猪,东西早已被盗走了。如果追不回来,我要把你们统统枪毙!”

卫队长知道这件事非同小可,一声不吭带着他的手下钻进地洞。很快,焦四和他的手下被带到陈碧君面前,颤颤嗦嗦跪倒在地喊道:“小人冤枉,是被人打昏扔到地洞里的!”

焦四不糊涂,那群蒙面人他一个都不认识,如果实话实说被人黑吃黑,恐怕这群拿枪的人不会放过自己。他只能硬抗,也许能逃得一条活命。陈碧君一脚踢过去:“把他们交给六十七号审问,你们赶快封锁城门,不能让这批东西运出南京!”

“是!”

军统被打死几个人,也有两个被日军活捉。松本的手下很狡猾,看到日军过来急忙亮明身份,表示是他们发现了这群人的企图。可松本差一点被气死,为这件事他已经忙碌了一个多月,是谁能在他的监视下悄悄地盗走数量如此巨大的四吨黄金?

所有人都认为东西还在南京,日军司令部对这件事非常重视,很快就开始了全城戒严大搜捕行动。然而,早已从暗道里走出南京的孟达,已经坐着一条商船朝西而去。肖猴子走到甲板上对孟达说道:“司令,有一件事非常紧要!”

“说!”

“影子部队的大队长木村住的地方被咱们发现,吴家桥河道不远处有一家废弃的工厂,他们正在训练一批少年童子军。”

“哦?”孟达惊诧的看着肖猴子:“这肯定不是普通的童子军!”

“我也感到奇怪,这群少年儿童不是他们本国人,是从上海周围挑选的少年男女孤儿,五百多个!”

“我明白了!”孟达恍然大悟,松本要抢劫汪精卫的黄金,其实是为了这群少年。但他又糊涂了,培养中国人下这么大本钱,难道他是个傻瓜?想到这里他心中咯噔一下:“不好,小鬼子这招真他妈毒辣,要用咱们的族人来对付咱!”

影子部队建立没有多久,在和猎枪大队交锋中已经丧失了两个多中队。木村愤怒异常,想出这样的毒计也算合理合情。可孟达决不允许未来的自相残杀,冷静地对小猴子说道:“这批物资你要确保安全运回到开化县,我去把这群少年救出来!”

“司令,这条船打的旗号是杜月笙的商船,没人敢动。我和你一起去,把他们救出来放到小昆山基地,培养几年出新一代的猎枪大队!”肖猴子急忙提出自己的建议。

“好,王勇,咱们走!”

“是!”

曾经做过军事学院教官的木村,得意地看着这批集合起来的少年。他已经花费了两年时间,被淘汰的那些少年不是被狼狗吃掉,就是被残杀后埋葬在河道边的树林内。这些经过淘汰后剩下的精英,让他喜出望外。

“他们是未来的精英,是专门暗杀、做情报的高手。学会三国语言,能到世界各地去执行任务!他们是我手中的利器,只有我的命令,他们就死赴汤蹈火也不会迟疑!”木村暗暗在心中想着,这群少年最小的八岁,最大的也才十二岁。等六七年过去,这些经过特殊训练的杀人工具将会让对手寝食难安!

“大队长,又死掉两个!”作为副手的佐藤走过来,有点惋惜的叹了口气。

“支那人多得是,不合格就淘汰,不能让他们活着出去!”木村阴险狠毒的目光直盯那批少年,六百人就算剩下一半,也要比原来的影子部队厉害!

“经费如此紧张,国内那群混蛋却一毛不拔不肯援助。听说汪精卫那批黄金莫名其妙的失踪,我们没有经费,恐怕维持不了多久了!”佐藤担忧的看着木村,就算六年时间,没有上百万银两都无法支撑下去。

“我去香港一趟,咱们必须冒险一次。”木村知道在上海很难得手,就算得手也弄不到足够的经费。他想去观察一下英国佬的动静,抢一次银行就可以保证足够的经费。

“咱们的人手已经不多了!”佐藤担心大队长的安全,可他知道行动非常机密,没有几十个人难以完成任务。

“一个小队足可,英国佬的战斗力大大滴弱!”木村鄙视的说道。

“嗨,我现在就给你调派人手。”佐藤回头正要走,看到两个对打的少年没有使劲全力。他走过去一脚踢翻一个,一只手抓住另外一个少年的头发提起来:“八嘎,偷懒使奸者死啦死啦滴!”

“啊!”少年惊恐的吼叫一声,他的喉管已经被狠毒的佐藤捏住。木村抽出指挥刀,一下子捅进地上少年的胸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