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73章 斗智斗勇

第七十三章 斗智斗勇

鲁世杰知道自己要和张雯琪较量必输无疑,但他必须一战。他在走出来的时候就想好了,决不能让女孩子走进他的身边,要用掌力逼的姑娘不敢近前就能打成平局。可是,张雯琪的身影太诡异,脸色大变的壮小伙,只能发疯的拍出连环掌。

“嘻嘻,我看你能坚持多久!”张雯琪也对鲁世杰这种不要命的打法所震撼。常言说一力降十会,天生神力的鲁世杰,还真得令人刮目相看。

“呼呼呼——”鲁世杰哪里顾得说话,只要发现女孩身子稍微一动,掌风就会不要命的打过来。

“冤家,你是我的克星!”张雯琪忍不住发怒。她是要面子的女孩,面对孟达都有取胜的把握,却偏偏遇到一个这样不要命、又是一身离奇的气力。她准备冒险一击,必须让鲁世杰尽快服输。但她又怕对方受伤,拳头打在自己身上也不好受。

聪明的女孩眼睛一眨飞快的跑动着,她不准备出击,先把他累趴下再说。可是,她的打算落空了,鲁世杰好像有使不完的力气,一掌接着一掌不停地打,自己的帽子反而被掌风吹落。女孩子的秀发从头顶上飘下,随着转动的身影煞是好看。

“嘿嘿,这女孩真漂亮!”王勇也怦然心动,但他知道自己喜欢的不是这一类的女人。

“鲁世杰功夫真不错!”肖猴子俯伏在地,他也是第一次真正认识到民军中藏龙卧虎、能人辈出。

“张雯琪,算你们两个平手如何?”看到女孩子已经两鬓流汗,孟达知道她也被鲁世杰小小的捉弄了一把。

“不打了!”张雯琪突然后退坐下,抬头看着鲁世杰愤恨不已的说道:“我恨你!”

“哈哈哈哈,是感觉丢了面子?”孟达狂笑不已,指着大家说道:“现在大家没有一个人不佩服姑娘的功夫。可是,你遇到他的确是你的克星。他是我的书童,也是我的兄弟,只有我才了解他,也知道他的天生神力能和你战成平局。”

已经十八岁的鲁世杰长得五大三粗,虽然不是眉清目秀,但也充满了男人的阳刚之气。狡黠的女孩子竟然动了心,噗嗤一笑道:“我也爱你!”

“啊!”大家被惊呆了,女孩咋这样直爽。

“这里的每一个人我都爱!”

“哈哈哈哈!”

在哄笑中张雯琪站了起来,她望着大家说道:“我是在池州跟着你们过来的,看到你们的行动,也看到了你们对这群孩子的照顾和训练。当我知道你们是民军后就准备加入进来,小妹是个直性子人,今后请大家看在姐夫的面子上多多照顾。”

“嘿,你好像跑江湖的,还一套一套的。”孟达对姐夫这样的称呼很喜欢,挥挥手说道:“大家都已经认识,按照计划开始行动吧。”

“是!”

一天又是一天过去,不知不觉少年营在野外训练了一个多月。如果不是陈诚和宋子文亲自派人来催促,恐怕他们还要在林中继续下去。孟达这时候才想起春节快到了,下令所有战马带着这群小鬼,犹如逐风追电一般朝开化县驶去。

在南华山基地,看到骑兵归来的宋子文终于松了口气。当孟达从战马上跳落下来,一挥手说道:“快,咱们去到你家再叙旧。”

“嘿,国舅爷这是咋了?”孟达忍不住想笑,宋子文这样焦急,肯定是为了那批黄金。

“你小子是明知故问!”

一行人坐着汽车飞快的朝县城而去,很快,汽车到达了夏府门口。黄维的夫人和女儿迎接出来,后边站着王芸儿和夏盈。他惊讶地看着自己的妻子:“你们从夏家村回来,我老丈人舍得放行?”

“嘻嘻,过春节都是一家人团圆,等过去新年,我们还去娘家住。”夏盈听到他老丈人的叫着,忍不住笑了。

“我的小爷,废话等会儿再说不迟,咱们赶紧办正事儿。”宋子文推着孟达进门,自己却差一点被门槛绊倒。大家哄然大笑,和孟达一起朝内院走去。

陈诚、罗卓英正在喝着茶,看到孟达回来都站起来。他挥挥手道:“这是我家,不用客气。国舅爷,你这样心急火燎的样子,难道是小鬼子又开始进攻了?”

“比鬼子进攻都可怕!”宋子文不等让座就坐下,叹口气说道:“四百多万部队,每一天的消耗都让我头疼。小兄弟,这批黄金你赶快拿出来,我得给各部队发饷。”

“这——”孟达故意看着陈诚,他不会不要凭证就这样白白的把黄金拿出来。

“这是借据,三十年,没有利息。”宋子文知道孟达等待的目的,从公文包里抽出一份合同,笑道:“签上你的名字就生效。”

事情出奇的顺利,等王勇带着人去装载黄金的时候,孟达直截了当解释道:“国家要用这笔款去给士兵发饷,所以,我用相当的价位给你换成法币、银元和美钞。国舅爷不会不同意吧?”

“可以!”宋子文并没有感到意外。孟达手里有的纸钞,而他拿着黄金也要在银行里销售。他知道年轻人不会少给,所以没有丝毫迟疑答应。

陈诚这才对这批黄金怎样被猎枪大队夺到手,又是如何运出南京询问起来。孟达微笑不语,对宋子文说道:“国舅爷,委员长也想凭仗自己的能力把这批黄金夺到手吧?”

“哼,当初我就知道他们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戴笠手下那群家伙有勇无谋,干这样的大事他们不行。听说在南京他们损失了七八个人,还有几个被活捉后投降给汪精卫。”宋子文办完正事,心情舒畅和孟达谈起了戴笠在南京的臭事。

看到大家都对他们神出鬼没的行动好奇,孟达把无意之间发现焦四,又是如何利用三方势力把日军吸引过去夺到黄金的事情说了出来。但他没有暴露那条秘道,这件事朱家骅都不知,是他在少年时无意之间开启了机关,才发现地道足有好几百年的历史。

“这么简单?”陈诚吃了一惊,他以为事情非常凶险,简直是一场龙争虎斗。可年轻人描述的好像不费吹灰之力,四吨黄金和一批珠宝、钞票就被他装进了兜里。

“哈哈哈哈!”孟达决心放弃小昆山基地,他笑过后说道:“我还有一批物资送给陈长官。在小昆山原来的武器库,存放着大量的战备物资。这些东西你们可以利用青帮运输出来,交给政府解一时燃眉之急吧。”

“小昆山?”陈诚惊讶的说道:“当初你并没有炸毁它?物资从哪里来的?”

孟达不好意思的笑了:“我手下有一批飞贼,专门在铁道线上抢劫小鬼子运送的物资。最近风声太紧,我已经把他们撤了回来。”

“你小子能耐真大!”宋子文佩服不已,他已经和孟达合作过一次,尤其是抗生素药品,让他现在还赚取着巨额利益。

“我最佩服的是你国舅爷。怎么样?咱们再来个交易如何?”孟达给宋子文送了顶高帽,趁机和他谈起生意。

“你和我做生意?”宋子文不敢相信,孟达会和他做生意。

“真的。你帮我从美国购买两条大型商船,要护照和证件一切都齐毕。只要两条船三千人的户口给我办理好,这四吨黄金我永远送给国民党政府!”

大家都是浑身一震,四吨黄金说送人就送人,而他们也知道年轻人这样做是为了让兄弟们走出去。宋子文叹口气道:“商船购买不难,使用美国国旗也不难,想一下子再办理三千人的签证我办不到!”

“如果办理成香港的呢?”看到宋子文也无能力,孟达试探着他的第二个方案。

“这件事你可以去找杜月笙,他比我有办法。”宋子文不住的摇头,叹息道:“你现在就开始给弟兄们安排退路,是不是太早了?”

“我要他们随时都能走出去。况且,国内战争正处于相持阶段,大的战役轻易不会爆发。你们国民党有四百多万部队,我的部队你们委员长又不放心。因此,我必须在确保家乡不被小鬼子占领的情况下,提前给兄弟们安排一条活路。”

孟达这番话,正是让陈诚和宋子文听的。他知道只有打消老蒋对他的防备,在抗日战场上才能有所作为。再一个说,他必须趁机打造两条商业船,两年后小鬼子一旦和美军开战,恐怕很多物资掏钱都难以买到。

“你要大量购买棉花、面粉等物资?”宋子文心中一惊,这小子不会无故发神经,难道他对时局看得非常清楚?

“是。我准备从美国到香港、大陆开辟两条航道,两条船加紧抢运物资。这不是发国难财,是为了让开化县人民不受战火的影响和物价的膨胀影响。”孟达意味深长的看了宋子文一眼,他相信国舅爷会明白。

“可惜,可惜!”陈诚连连惋惜,像孟达这样爱护家乡的人很多,但付出的谁也没有他大。陈诚想起了杭州、嘉兴等地,如果当初蒋介石不把民军撤下来,这两地说不定也不会沦陷。委员长自以为自己有识人的本领,不是自己相信的人,就算有才能也不会使用!现在,年轻人要带着他的精英去海外生活,这难道不是华夏的损失?

宋子文却非常支持孟达这种行动,他知道老蒋不好相遇,也知道国民党鱼龙混杂。但是,当他听说孟达要购买两艘三万多吨位的杂货船时,顿时惊吓一跳。新型的杂货船一般为多用途型,既能运载普通件杂货,也能运载散货、大件货、冷藏货和集装箱。特征是货舱设计成多层甲板结构通常为2-3层甲板,为便于装卸,各货舱的舱口尺寸均较大。

杂货船一般是指定期航行于货运繁忙的航线,以装运零星杂货为主的船舶。这种船航行速度较快,船上配有足够的起吊设备,船舶构造中有多层甲板把船舱分隔成多层货柜,以适应装载不同货物的需要。

“有困难?”孟达不明白了,不就是两条船么。

“我想,你恐怕在美国买不到!”宋子文哭笑不得,这么大的杂货船,当今世界能造出来,但这么急需要,他真的无能为力。

“你只管去试试,成不成我不埋怨你。如果这件事你给我办好,我会再送你一点好处!”孟达诡异的一笑。

“报告,大小姐和五姊妹都回来了,已经到达咱们的衢州地界。”

“啊!”孟达惊讶起来,这才几个月,他们放下生意不管又回来了?

“咱们骑兵部队已经去接应,大小姐电报中说,沿途国民党部队故意刁难,还敲诈他们。”

“混蛋!”孟达脸色一寒,对陈诚说道:“这就是你们的国军。打鬼子贪生怕死,祸害起百姓却理直气壮。”

“又是上官云相的部队。”凤蝶一看孟达发了火,急忙说出了实情,

“打他狗日的!”孟达一拍桌站起来,张开嘴就要对部队下达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