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74章 少年营

第七十四章 少年营

陈诚和宋子文急忙拦挡,孟达总算没有动用部队。但他气愤难消,对陈诚说道:“陈长官,你可以告诉他,三天内我要当众扇他一巴掌,要他记住和我作对的下场!”

“司令,前去迎接的鲁世杰支队长已经痛揍了他们的师长,听说上官云相还要发兵攻打咱。”

“嘿,他以为打内战很在行是吧?告诉猎枪大队,把他的指挥部给我干掉!”孟达又一次站起了,这一次是真的火了。

“你先消消气。”宋子文急忙挡住要走出去的孟达,他对陈诚说道:“这件事交给你处理,让上官道个歉。”

孟达知道这一架打不起来,但他恼恨上官云相不该招惹了他的大姐。他对夏静怡像父母一样尊重,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陈诚看到气愤难平的年轻人不肯罢休,故意说道:“孟司令,欧洲战场上德国军队横扫西、北欧,你对目前的占据如何评价?”

“欧洲反法西斯战争处于低潮,日军决心趁西方大国无力东顾之机,南下太平洋、夺取它们在东方的殖民地。”

陈诚大惊,朝宋子文、罗卓英看了一眼,不相信的说道:“北方有苏联虎视眈眈,咱们国家又吸引了日军主力,他敢于再去东南亚另开战场?我们已经得到情报,东条英机扬言要南取昆明,中攻重庆,北夺西安。小鬼子有多少兵力?”

“哈哈哈哈,为放手南进,日军故意对国民党政府进行的的军事讹诈。声东击西的计谋难道陈长官也看不透?”孟达放声大笑,谈论起军事,他真把一切不快都忘掉了。

“你的判断可有根据?”陈诚非常震撼,但还是不敢相信。

“打仗需要的是什么?是钢铁,是资源。小日本本身就是因为资源匮乏才起了霸占中国的狼子野心,可他需要的石油、橡胶和其他物资必须从东南亚或者非洲得到。德国和他是同盟国,英法两国的殖民地当然不会再卖给他们紧缺的物资。”

说到这里,孟达故意停顿了一下,看到大家听得津津有味,这才继续说道:“日军原本想和德国左右夹击苏联而得到需要的东西,但去年的一仗他们明白,和苏联为敌结果是很悲惨。所以,小鬼子开始把目标转向了东南亚。”

“这样说来,战局会对咱们更加有利?”罗卓英可不管他小鬼子侵略哪里,只要他树敌越多,死亡降临的越快。

“如果说是机会的话,白白的被国民政府浪费!”

“啊,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老子在第九战区是吃干饭的?”罗卓英眼睛一瞪,生气后粗鲁的语言顺口而出。

“你们哪一次是主动进攻?那一次不是被日军攻击而被动防御?哪一次是各战区协同起来,把鬼子单独的进攻变成有利的反击?委员长在保存实力,在等待国际上的时局变化,还在和日军暗中和谈!”

陈诚吃惊的望着孟达,这小子说出的话正是他忧心忡忡我在心里的疑问。他和蒋介石都知道,但他和自己的领袖、干老丈人也有不同的政见。孟达每句话正是他心中不断思考的问题,可他知道,固执的蒋介石有他自己的处世哲学,自己也无法改变。

罗卓英被质问的哑口无言。抗日战争初开始的时候,国军被逼还曾不断地反击,现在稳定下来,却没有发动一次战役进行失地收复。他气闷的说道:“校长不是不想收复失地,是时机不成熟。”

“机会是创造的,如果是我,把手中的部队派出一百万到敌后去,小鬼子就算占领一座城市,得不到农村的物资岂不是咱们的胜利?”

孟达这时候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宋子文狡黠的说道:“你这话好像是共和党的理论。他们在北方正是这样,到处都是游击队,让小鬼子毫无办法。”

“哼,我如果是共和党,也不会把我这批黄金交给你们使用。不管是那一党那一派,只要对华夏民族有利的方法,咱们就得去学习、去吸收、去深入研究。外国的军事咱都能去学习,难道自己的同胞身上的好点子不值得去探索?”孟达不肖的撇撇嘴,表示自己任何党派都不会加入。

陈诚身子一震,这话说的太对了。当年他也曾经想过学习对手的方法,让国民“耕者有其田”。现在是共同抗击外侮的时候,有好的办法为何不用?他很想夸赞年轻人几句,但他想起了自己的主子,忍不住在心中暗暗叹息。

这群人中,罗卓英是唯命是从的铁血军人,宋子文既是政治家、经济家、银行家,也是对老蒋有很多不满的人。陈诚当然对委员长忠心耿耿,但他也不是没有自己的见解,嘴上不说心中会判断每个人的言辞。

看到客厅里冷了场,孟达呵呵笑道:“莫谈国事。走,咱们摆开宴席痛痛快快喝它一天一夜!”

夏府的第二进院子是专门招待外客吃喝、住宿的地方。这里的餐厅外是一出出鲜花绽放的花圃,高大的树木四季常青,给院子增添了不少的生机。虽然是腊月时节,通过餐厅朝外望去却是花的海洋。

“好漂亮!”宋子文观看良久,忍不住出口赞叹。

“可惜,未来的主人不知道是谁!”

“啊!”陈诚等惊诧的望着孟达,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世事难料啊,开席!”孟达不愿多谈,下令让厨子师傅端上酒宴。

客人走了,江世麟带着妻子和五个女孩风尘仆仆回来。喝了一肚子酒的孟达并没有一点醉意,在客厅和大姐、姐夫亲热的交谈着。江世麟告诉孟达:“咱们这次上了个大当!”

“哦?”孟达只当是药厂出了事,紧张地问道:“损失很大?”

“一个亿的美金。”

孟达一惊,一亿美金在民国时期是非常可观的,药厂虽然暴利,一年也不可能获取这么大收入。

“购买佛得角土地的事,咱们上当啦。葡萄牙根本没有控制那个无名小岛。我带领勘探队、设计师登岛的时候,岛上涌出一股土著。他们手持带毒的弓箭拼命阻挡,不允许任何陌生人走上去。葡萄牙的外交官摊开双手告诉我,岛上有几千土著居民,他们非常彪悍,就算攻上去也会被他们的游击战术打得跳海!”

“哦?哈哈哈哈!”孟达惊愕后喷嚏大笑,江世麟是黄埔军校的高材生,他们这一代在国军中个个都是军团长、战区司令一级的人物。如果他都痛疼的事情,说明这件事非常棘手。

“笑,笑,笑,你损失了这么大一笔,还能笑出来!”夏静怡嗔怪的看着小弟。

“谁说我损失了?葡萄牙人虽然欺骗了咱,但未尝不是好事儿。”孟达故弄玄虚停下来,所有人都拭目以待等待着下文。

“一、我们不是侵略者,是当地政府和咱们的合理买卖;二、既然他们是游击战高手,我正好可以检验一下自己的猎枪大队;三、这座岛的真面目引起了我的好奇,土著能在上边生活,说明这座小岛不会是火山岛。因此,我决定亲自出马,带领我的部下去国外一趟。”

江世麟正是带着这种希望回来的。他拿出一沓子照片放到桌子上,遗憾的说道:“【忽闻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缥渺间。】佛得角群岛我都到过,可没有一处令我动心。这座小岛是我偶然从商船上发现的,岛周围白茫茫的一片,在海上不要说用肉眼观测不到它,就连望远镜也看不到岛上的一切!”

“这更令我动心!”孟达更加坚定自己的想法,对江世麟说道:“明天咱们就出发!”

“啊!”夏静怡吓得脸色大变,惊惧的喊道:“这次说啥我也不去,来回两个多月,我已经快闷死了!”

“你当然不能去。”孟达指着客厅里三个大肚子女人笑道:“我把她们交给你,等我回来的时候儿子也该出生了!”

“你有对付毒箭的办法?”江世麟心有余悸,不解决这个难题就不可能登上岛屿。

“最简单的办法也是最好的办法,咱们的祖先有一个典故:矛与盾!”孟达狡黠的一笑,他知道姐夫会明白。

“哈哈哈哈,真有你的!”江世麟放声大笑,这么简单的办法,他却没有想到。

“必须做好充分的准备!”孟达已经有了计划,他伏在江世麟耳边轻轻地说着,让姐夫赶快去办。领会了孟达作战方案的江世麟大笑着站起来,对凤蝶说道:“走,给我发一封电报。”

海外行动,一下子让猎枪大队一个个摩拳擦掌兴奋不已。张雯琪冲进客厅,对夏盈说道:“师姐,这次行动我也去!”

“不行!猎枪大队女队员全部留下,咱们的少年营要比这次行动重要。”孟达不等夏盈替张雯琪求情,直接拒绝了她的要求。

“少年营?”江世麟发完电报回来,惊喜的问道:“前院的那群少年是你组建的少年营?我建议你把他们都带上,带到那座岛上训练,要比在咱们这里训练更妙!”

“耶!”张雯琪鼓掌笑道:“我终于可以去了!”

“这样一来,人数要超过上千人。这么大的行动需要多少船只?一旦海上遇到日军的军舰,恐怕咱们多年的心血都要葬送在汪洋大海!”孟达把目光看向江世麟,他希望姐夫改变主意。

“咱们的散货船长达将近两百米、宽度在二十三米多,别说一千人,就算有五千人也足以可以运走。目前小鬼子还未和美国人开战,只要穿过南海,一路上非常安全。再一个说,猎枪大队终究要回来,难道你攻打下来不准备搞建设也不驻扎防守力量?”

“这——”孟达听完江世麟的话,心中暗暗思忖道:“他说的也对,现在冒险要比未来冒险风险更小,可我未来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