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77章 唐人岛

第七十七章 唐人岛

一排排白墙红顶、对称的公寓式住宅,加上一块块相间的空地上装饰的葡萄园、蔗林、花园及风景林,把整个岛屿点缀得像一件精美的艺术品。岛上修筑了许多大大小小的蓄水渠,在坡地上开出层层梯田,栽满花卉树木,如今已经是巨本擎天,终年蓊郁。

“所有建筑都非常坚固,经过装修后会更加美丽。轮船上我已经对那群女人审问过,她们知道新主人不喜欢有任何男子活着,小男孩都被她们自己毒死!”

“啊!”孟达惊诧的看着江世麟,咋会发生这样的惨事?

“这都是德瑞克一家人上岛时留下的规矩,没有想到这些女人给他生了孩子,又是她们亲手把自己的孩子掐死!”江世麟非常惋惜,三千多人的岛屿如今只剩下八百多女子,恐怕这些人未来要绝种了。

“交给你处理吧!”孟达不会在这里呆的太久,他会把少年营留下,会把十八蝴蝶留下,更会把肖猴子留下做这座岛的主管。唐人岛肯定会从新整理一番,他只能交给姐夫安排,自己没有时间也没有能力去管理这里。

“你放心吧。我已经通知船队朝这里运送物资,这座岛上的果子也要运出去,请一个好的设计师来,把唐人岛好好地规划一下。”江世麟已经有了打算,这里真是世外桃源,为了孟达的后代,他也会尽心尽力。

部队还在继续行动,毒蛇必须完全清除,岛上的尸体也必须赶快处理。他站到门口对江世麟说道:“德瑞克几百年来攒下来的宝贝也真够多,你看着处理,需要留下的和需要带到美国销售的都有你拿定主意。”

“不,全部留下!”江世麟果断的回答。他们现在不缺钱,这些东西都是宝贝,每一件的价值都会是个天文数字。但是,为了给祖孙后辈留一点财富,他不同意现在卖出去。

“报告,那群少女都已经找到,劫持她们的土著已经被消灭!”凤蝶接到肖猴子的报告,慌忙走过来对孟达汇报。

“岛上要建立一所学校,这些女孩子不要让她们去学习武术,培养成技术人才。”孟达点点头表示知道,又对江世麟谈论起他的想法。

“司令,德瑞克趁咱们的人不注意自杀了!”张顺跑过来不等站稳就开始喊叫。

“这混蛋,我还想留他一条命呢!”孟达嘟囔着,对张顺说道:“把他好好埋葬,算是报答他几辈子人给咱留下的一切。”

“是!”

“报告,山林中发现大象、野猪、狮子、羚羊、斑马、长颈鹿、猎豹等动物,中队长肖猴子请示处理意见。”

“哦?”孟达惊喜的笑道:“留下,这是非洲独有的财富。”

“是!”

山上有几十种动物,更有一千多种不同的鸟类。如果不是这些海鸟,也不会养活那群可恶的毒蛇。现在毒蛇被铲除,飞过来的鸟儿好像很愉快,在这座古镇上空和房顶高声歌唱着。孟达笑了,这里和他家乡一样美丽,但这里没有战火,他和他的战友将在未来幸福的在这里居住。

“报告,岛上发现一处正在开采的岩盐、石膏共生矿。”

“哦?”孟达惊喜不已看着江世麟:“我的运气真好!”

“哈哈哈哈!”江世麟大笑不止,指着辽阔的海面说道:“到处是宝,几百平方公里的土地和一望无边的海域足能养活你这群人!”

清除毒蛇的行动,一直忙碌了二十多天。猎枪大队几乎踏遍了唐人岛山山水水,美不胜收的奇景和美丽的大自然让他们振奋不已。回到被命名为唐人街的小镇,他们又参观了这座类似皇宫一样的建筑。

那群土著女子被放了下来,她们要负责岛上的菜园、花圃、果园和果树的管理和采摘,更要交会那些木村带过来的倭国女人去劳动、去生产。看到一切就绪,孟达忍不住就要带着猎枪大队回家。

肖猴子这时候有点尴尬起来。岛上只有他和江世麟是男人,面对一群女人他却束手无措。孟达哈哈笑道:“你成了女儿国的国君,别人梦寐以求的好事,你还不愿意?好好干,我会尽快派人过来,三五年后少年营也会回去。”

江世麟知道孟达算计着王芸儿、夏盈快要生产,微微一笑道:“一个月时间足能赶回去。经过香港时告诉你大姐,把这里的喜讯让她知道。”

“我会的。”孟达知道大姐夏静怡已经和五个古怪的女孩回到香港,令他担心的是,一年后日军就要攻打这座岛屿。他没有对江世麟说出来,但必须告诉五姑娘,确保大姐的安全和夏家的财产少受损失。

要离开了,孟达却发现张雯琪也在船上。他严厉的喝问:“你是教官,谁让你离开的?”

“我是你的保镖!”女孩狡黠的笑着,对横眉竖目的孟达说道:“第一招四式我已经传授给他们,只要他们练习好,五年后我再传授他们下边的功夫也不迟。”

“让她回去吧,这丫头已经爱上了鲁世杰。”江世麟前来送行,看到孟达在呵斥张雯琪,急忙做着解释。

“呵,原来如此,回去我给你们办婚事。”孟达不再坚持,他也想到了,今后的战争会非常残酷,趁此机会让手下的兄弟们把婚姻解决一下。

江南的四月,细雨蒙蒙带着一丝凉爽。从福建登上大陆,猎枪大队感觉到了孩子回到母亲怀抱的温馨。他们身着便装全力前进,遇到盘查也会用假的路条掩饰自己的身份。经过上饶,眼看就要到达夏家存的时候,遇到了一群当兵的正在一个山村里抢劫。

“杀!”孟达不知道这是谁的部队,但敢于在大后方这样肆无忌惮的会害百姓,他不会放过。

孟达一行人并没有携带武器,可他们的身手岂能是普通人能抵挡的,一个个被匕首捅进胸膛,武器也落在了这些人的手里。

“谁敢挑衅第三战区特务团在此执行任务!”从村子里走出一个人,看到孟达后浑身一颤,急促的说道:“是孟司令,小人有眼无珠,得罪,得罪。”

“你是张廷发?”孟达想起了这个人,当年曾经在杭州担任行动小组长。

“是!”张廷发差一点吓尿裤子,疯子司令的厉害他是亲眼目睹。

“你们是国军,在此抢劫百姓作何解释?”孟达平端着步枪,毫不客气把枪口对准着对方的胸口。

“是这样的。我们奉了上司的命令,这一代的百姓要全部迁移。可他们不肯听从政府的号令,我只能强行驱赶。这件事你可以询问朱家骅老先生,他会告诉你我没有说谎。”

“哦?”一听张廷发把恩师搬出来,他知道这件事肯定有原因。他把枪扔到地上说道:“迁移必须用说服的办法,你们这样做岂不是比小鬼子更可恨?”

“这——”张廷发正要说是上级命令,看到孟达已经带人离开,慌忙用衣袖擦着脸上的冷汗。

“组长,他是谁?你好像很怕他。”一个小特务献媚的拿出手绢,迷茫的询问着。

“他是谁?他是疯子,是小鬼子都胆怯三分的民军司令!”

“啊!”小特务吓坏了,缩缩脖子道:“可惜,咱这十几个弟兄只能冤屈的死掉!”

“你他妈能侥幸活下来就算不错了!”张廷发暗自心惊,如果不是自己认识他,恐怕这一会也要挂掉!

孟达带着猎枪大队走出好远,王勇回头看了一眼道:“司令,驱赶百姓,肯定这里有啥秘密。”

“监狱!”当张廷发说出是上级命令时,孟达很快想到了他看过的上饶集中营电影。他明白这件事不敢参与进去,这才趁机拔腿而去。

“监狱?”王勇愣住了,关押犯人也不用这样神秘吧?

“以后你会知道。”孟达不愿把这件事告诉兄弟们,更不想让弟兄们知道自己的立场。国共两党恩恩怨怨,他不想卷进这种政治斗争中。

孟达已经知道这里是茅家岭,往西很快就会到达夏家村。他已经在香港给两个妻子发了封电报,要她们坚持住,丈夫马上就会到家。

“我坚持不了了!”夏家村的一间民居里,王芸儿在大呼小叫的喊着。医生好笑的说道:“夫人,生孩子哪能等待,你用点劲他就出来了。”

“该死的孟达,回来看我咋收拾你!”王芸儿努着劲,脸上汗水哗哗哗的淌着,她突然感觉腹部已空,一声清脆的哭叫声传了过来。

“咦,是个漂亮的小美人!”医生紧急的收拾着,把小孩的性别告诉了她的母亲。

“啊,丫头片子!”王芸儿惊叫着,直起腰对医生问道:“你没看错?”

“哈哈哈哈!”孟达大笑着走进来,坐到床边握着王芸儿的手说道:“我喜欢女儿,谢谢你,让你受苦了!”

“可惜,可惜,她还是早出来了两分钟!”王芸儿幸福的笑了,但想起没有等到丈夫回来,惋惜的直叫可惜。

“嘿,瓜熟蒂落,这可不能等。”孟达轻轻地抚摸着王芸儿的脸蛋:“好好睡上一觉,我去看看夏盈。”

“她也生了,也是个丫头。”王芸儿松开孟达,把夏盈三天前就已经生产的事儿说了出来。

“好啊,我已经两个女儿一个儿子,继续努力,争取再给我生个十个八个!”孟达高兴地手舞足蹈,此时此刻还真有点像疯子。

“噗嗤,你要把我累死!”王芸儿不停地摇头,果断的说道:“不要了,你让她们生吧。”

“报告,急电!”

“谁的电报?咦,是恩师的!”孟达摊开电报一看,顿时脸色大变,他急切地说道:“通知骑兵支队赶快来夏家村!”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