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78章 反围剿(一)

第七十八章 反围剿 一

日军在池州、泾县、青阳县、石台县大举进攻,一下子让刚见到妻子、女儿的孟达紧张起来。他匆忙的看过夏盈,和老丈人族长交谈几句后去见罗卓英。战区副长官一见失踪多日的民军司令出现,惊讶的问道:“是你的女儿让你坐不住了吧?”

“现在我是被小鬼子逼得坐不住了!”孟达无心开玩笑,急切地说道:“我需要弹药,可以掏双倍的钱从政府手里购买。”

“哈哈哈哈!”罗卓英讥讽道:“你以为有钱就能买到任何东西?薛长官知道你着急,已经给你准备了部分炮弹和子弹。”

“啊!”孟达略感意外,但他很快释然,朱家骅得到的情报,肯定会通知第九战区。

“这可不是你根据地的事,是关系到第六战区、第九战区防区安全的大事!委员长不糊涂,他不愿出兵,但拿出武器把你当枪使自然高兴。”罗卓英在暗示孟达,认为这是他和政府讨价还价的机会。

“不,我不会放鬼子再朝西行进一步!”孟达很坚决,小鬼子一旦进入东至县、祁门县,婺源县根据地将会受到两面包围。更可怕的是,日军这样做是要封锁长江,要把我的物资来源渠道堵死。”

“你很聪明!”罗卓英听完孟达的叙述,微微一笑夸奖一句。

“我不明白,他一个师团加上一个支队、皇协军两个师和一些汉奸保安团就敢狂傲到这种地步,难道我吃不掉他?”孟达在疑惑,敌人大胆起来,他反而有点忧心忡忡。

“日军用心阴险,他不是针对民军,是在针对我第九战区!”罗卓英指着地图说道:“他们如果打到景德镇,我湖南地界将会遭受日军多路进攻的局面。这么长的防守压力,上百万部队也难以防止日军突破。”

“被动的防守不如主动的进攻,日军也是这种心理吧?”孟达若有所思,低声喃喃自语。

“你是说日军故意制造进攻的态势,其实,他的用意是让我战区分兵防守而无力进攻?”罗卓英惊讶的看着孟达,这种推断他不敢相信,恐怕委员长也不会相信!

“借给我两个军,我把芜湖、宣城一带全给你收复回来!”

“啊,两个军!”罗卓英惊诧的看着孟达:“你以为我和薛长官可以随便用兵?委员长不会答应你的条件。”

“武汉会战后,日军发现他们陷入到一直想避免的持久战之中。此时的选择应该是停下来,一面巩固占领区,一面采取局部攻势,以施加压力于国民政府。明知敌人的策略而不主动去寻找战机,这不是畏战?”

“你可能不知道,枣宜会战张自忠将军殉国,委员长不能不慎重!”

“啊!”孟达想起了这件事。抗日战场上官职最大的牺牲者就是他。他用拳头捶着他骂道:“我真混,如果不是我去海外,说不定能避免这种悲剧!”

“海外?这几个月你去了海外?”罗卓英惊呼不已,难怪年轻人一直没有消息,他竟然跑到了非洲。

孟达没有说出去了哪里,但他承认是出国了一趟。和罗卓英告辞后,带着警卫营和猎枪大队朝东北方向挺进,经过景德镇,被在路边等待的彭泽拦住。他知道没有好事,迟疑着跳下马说道:“长话短说,你需要啥。”

“我想利用你的武器,牵制在芜湖、南陵一带的日军。”

“哦?”孟达此时才想到了泾县是新四军的根据地,心中一惊道:“小心别人对他们动武。武器我只有五百支步枪、四门掷弹筒,请他们到莲花山找田富贵去要。”

彭泽微微点点头:“你可以走了,我不会让你担忧。”

“记住我的忠告!”孟达说完翻身上马,带领着队伍朝北而去。

“这是非常重要的情报!”彭泽目送着孟达,心中暗暗吃惊的想着。

至一九四零年初,日军在华(除东北)共部署达二十四个师团.二十一个独立混成旅团与两个骑兵旅团,地面部队总数将近八十万人。这兵力数字非常庞大,驻军开销也令日本政府颇感压力,可是占领区太过广大,以致日军虽将驻军化整为零,驻防于大量的班、排级据点,以求控制占领区。

冈村宁次调走,第11军司令官由关东军第7师团长园部和一郎接任。听说民军非常嚣张,这位新上任的司令官准备在老虎头上抓苍蝇亮亮招数。孟达很快与骑兵、特务营等部队会合,听说边防有独立师、预十师两个师建筑工事,严防死后,更加放心根据地的安全。

“少爷,情况我已经基本侦察清楚。这次来对付咱的是一支新部队,战斗力非常彪悍,和苏军交手好几次!”鲁世杰从来不喊司令,他和孟达一起长大,是夏家捡来的一双兄妹。孟达处处维护他们兄妹,甚至不惜得罪二小姐夏静。

“他们是从东北调过来的警备师团?”孟达惊讶了,园部和一郎胆子不小,想用警备师团困住他们。

“总兵力只有两万多人,加上皇协军两万多人,他们的兵力在五万人以下。如果咱们集中优势兵力,杀其一路回头再吃掉另一路,不上一个月就能把他的部队完全打垮!”

“不,我要猫戏老鼠,要让小鬼子在咱们手里胆战心惊,要让他们听到民军就会惧怕!”

孟达掷地有声的豪言壮语,让所有人都热血沸腾起来。石台县日伪军不足一万,孟达以他为饵,要把日军调过来好好地收拾一番。他盯着预十三师师长刘大龙道:“你们师是这次战斗的主力部队,我要胜利,更要你保证伤亡比例不能超过十比一!”

刘大龙惊吓的冷汗直流,死一个民军要小鬼子十个陪葬,他不敢想,也从来不敢相信。但他是热血汉子,从来不畏生死。可他知道,自己的死是小事儿,能保住兄弟们的命又能干掉敌人才算一个合格的指挥官。

“这一仗我替你指挥吧。”孟达知道他是个勇将,在国军里呆的时间太长,思想和作战方法不容易改变。为了让这支部队迅速成长起来,他决定让大家看一次他的指挥艺术。

“是,卑职一定照办!”刘大龙心中暗喜,能在司令手下多呆一分钟,他就能学到很多东西。

“鲁世杰。”

“到!”

“骑兵部队开赴梅村镇一带隐蔽起来,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出击!”

“是!”

“警卫营、特务营。”

“到!”

“你们两个营在贡溪乡潜伏,吃掉任何敌人都可以,但不能暴露你们的位置和人数。”

“是!”

“刘大龙。”

“到!”

“进军石台县!”

“啊,强攻?”刘大龙吃惊了,日军有近万人,而自己的部队也才一万一千人。加上猎枪大队一百多人,这么少的部队去强攻岂不是开玩笑?

“不,咱们围而不攻。”

“围而不攻,司令要的是围城打援?”刘大龙眼睛一亮,难怪司令把骑兵和警卫营、特务营这些部队隐藏起来。

“你错了,我要小鬼子自己上门送死!”

石台县的警备司令叫小坂正雄,这位奸诈的指挥官曾经在和苏联人交手时立下赫赫战功,因为负伤而被调到江南来做警备司令。初到南方,他对这里的气候、山水甚至女人都有一种崇拜的感觉,在严寒的东北和自己的家乡都是冰天雪地,这里却是山花烂漫、林木青翠、河流清纯。

警备司令,简直就是这里的土皇帝。他谨记板垣征四郎的话,集中优势兵力不要分散,就算出外抢劫、扫荡,也会保持五千人以上。日军的五千人足可以打败国军两个师,一个小小的山区县,国军会这么舍得本钱?

“报告,城外发现大量的国军,四个城门已经被封锁,我们已经被堵在县城里出不去了。”

“八嘎!”小坂正雄一巴掌扇在传令官的脸上,他纠正道:“石台县不能丢失,凭他一个师的国军,挡不住我的部队!”

“嗨!”

“命令部队登上城墙,把敌人歼灭在城下!”

“嗨!”

石台县被围,傲慢的小坂正雄并没有把情况上报这一招让孟达大感意外,骑兵、警卫营和特务营成了摆设。部队摆开了阵势,孟达却让猎枪大队在四个城门外玩起了狙击的小把戏。一声枪响干掉一个日军,小鬼子还要送上一顿炮击。

“这是什么打法?”刘大龙暗暗想着,小鬼子不在城外构筑工事就已经奇怪,司令围而不攻,引诱敌人开枪开炮,难道是为了消耗他们的弹药?

“这是在打击敌人的士气!”孟达知道刘大龙有许多疑问,淡淡的提醒了他一句。

“司令,小鬼损伤不大。”刘大龙不以为然,狙击手也不是万能的,敌人隐藏在城墙上,不露头你就没办法。偶尔被击毙一个,微弱的损失能打击对方的士气?

“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比死都难受!”

“难受?他们好像识破了咱们的招数,把主力撤下城墙,大吃大喝的有啥难受?”

“哈哈哈”孟达狂笑不止,对刘大龙说道:“士兵也许不难受,如果小坂正雄难受起来,咱们的机会就出来了!”

“司令的意思是,小坂正雄一定会出城?”刘大龙不敢相信,占据城墙之利的日军会放弃又是而主动进攻。心中有了怀疑,脸上自然挂了出来。

“不相信?敢不敢和我打个赌?”孟达此时像一个赌徒,和自己的部下在前线玩起输赢豪赌。

“我没钱。”刘大龙苦笑起来,司令家大业大,他是个丘八,只有微弱的饷银够生活。

“赌女人。”

“啊,女人?赌你的女人?”刘大龙惊异的大喊大叫,他认为司令真成了疯子。